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旧詩十首]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平昌老人:欣闻一枭或有牢袱之灾,勉之
·皮介行:試看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老调重弹: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给中共讲个小故事---算我亲自向胡哥温仔讨饶了呵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关于《仁者必有大智慧!》的一点更正
·写怀
·一间草堂足矣!-----兼谈制度建设和道德建设
·中国需要自由,自由需要运动!-----驳斥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歪解古文,厚诬古人!----略驳綦彦臣《孔丘诚实与善良吗?》
·孔孟支持我“夜遁”!
·“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美色怀中致和谐!---关于召开“中华和谐大会”的倡议书
·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虎口狼窝智勇双!----老枭“退坛”事件回顾及其它
·自题示友人
·我为每一篇枭文负责!
·通权达变与时偕行的“圣之时者”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平昌老人:自嘲
·平昌老人:自嘲
·芦大侠佯狂卖傻,平昌公逃之夭夭(一枭拟题)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儒门大智慧
·丧心时代
·杨万江:改东海一枭《《一声长叹:只能这样了》》
·揭破甚深微妙义,如来低首不能言
·此是乾坤万有基!----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五:本体揭奥及儒佛辨异
·平昌老人:题东海一枭《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修正稿)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川歌:爱我大师,护我国宝(一枭附言)
·为芦笛疗愚!----芦文《鸟兽不可与同群──答东海先生》略批
·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夜越来越深》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木杖》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唱和诗一束(二)
·你们只看到匹马纵横(组诗)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自嘲示饶君惠熙
·甘做垃圾清理工!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偏要拉起袁红冰的手!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北京之春---无题(组诗).......(广西)东海一枭
·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见道者言
·《推倒陈良宇》
·道不同,不妨为友!
·怀明锵丈兼向杭州诗友问好
·乐乐乐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旧诗一首,祝海内外旧雨新朋中秋愉快阖家团圆
·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詩十首

   旧詩十首
   
   鷹
   鋭眸凝電火,怒翅挾驚雷。
   世上狡狐兔,聞風膽盡摧!


   
   錯過
   錯失靑春悔已遲,落花豈有再登枝?
   當年多少尋常事,抱恨重尋盡是詩。
   
   獨立
   木葉蕭蕭遍地秋,秋聲凛冽撼危樓。
   樓頭獨立誰家子,一夜霜風雪滿頭。
   
   獨步
   曾借千山隱獨蹤,乘興嘯月最高峰。
   輕揮竹杖敲天碧,絶響長傳外太空。
   
   梟
   豪聲發天際,猛氣壓危樓。
   日落雲如鐵,霜嚴翅更遒。
   千爭甘喋血,百折不回頭。
   極目獨孤影,神馳萬里秋。
   
   夜深二首
   其一
   夜深難築夢,吟苦不成詩。
   落葉聲疑雨,孤燈鬢有絲。
   途窮休怨鬼,婦老漸成獅。
   世味嘗應遍,酸咸我自知。
   
   其二
   徒倚陽臺久,露霜侵敝衣。
   纏綿腸九曲,家國淚雙垂。
   逐日情空熾,憂天意轉癡。
   中心何耿耿,雲外一星知。
   
   感事
   白發樓頭亂,黑雲天際橫。
   四周多虎視,遍地盡蠅營。
   大陸成孤島,西風撼赤旌。
   何時發獅吼,重振漢唐聲!
   
   登樓
   西風肅殺滿荒城,醉倚殘陽百感盈。
   遍地雞蟲雙眼白,萬家憂樂寸心縈。
   天涯落拓書生氣,筆底鏗鏘金石聲。
   吟罷浮雲多變色,明朝誰與定陰晴?
   
   自題寄友
   少年氣盛出山深,浪子歌成淚滿襟。
   商海飄零歸學海,花心萎謝賸冰心。
   觀人獨具金剛眼,寄意聊憑焦尾琴。
   偶展霜鋒君識否?天風海雨一狂吟!

此文于2017年03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