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东海一枭(余樟法)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勉励
   你要在废墟中挺起
   你要在唾沫中成长


   你要在焦阳下造冰
   你要在黑暗中灿亮
   
   你要在冰山上捧日
   你要在泪水中歌唱
   你要在贫困中富贵
   你要在血泊中辉煌
   2006、9、28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
   给我花枝就斩犀截象
   给我草鞋就顶在头上
   给我天空就向上栖止
   给我囚笼就向内深翔
   
   给我长夜就孤灯深入
   给我洪流就砥柱汪洋
   给我风雪就千山独翠
   给我炉锤就百炼成钢
   
   给我白我就骄傲地白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
   给我蓝我就万里晴空
   给我红我就万古辉煌
   2006-10-15
   
   我告诉你
   以前我告诉你
   温柔有时是种绳索
   花束可以组成圈套
   很多珍宝不过垃圾
   甜蜜常常会变成毒药
   你总是不相信
   
   现在我告诉你
   圈套可还原为鲜花
   垃圾可以成为珍宝
   绳索有时比秀发温柔
   毒药也可以救命
   你总是不相信
   2006-10-4
   
   不要轻举妄动
   走错一步路
   可能伤害一大片心灵
   说错一句话
   或许触犯好几位神灵
   
   打一个喷嚏
   当心引起时代的感冒
   摔一个跟斗
   可能改变了历史进程
   
   我可以疯言疯语
   你只能谦虚谨慎
   我的放肆是美丽风景
   你的错误是灾难狰狞
   
   我尽管荒唐胡闹
   人世间一尘不起
   你不要轻举妄动
   牵一发动摇乾坤
   2006-8-11
   
   摸一摸岩石的头
   摸一摸岩石的头
   山花嘲笑我手腕开始铁了
   拈一支花朵而笑
   老岩以为我脊梁有点软了
   
   为地下的嫩笋轻轻喊声痛
   云朵怀疑我要钻地了
   为云间的翅膀小小叫声好
   小草传言我想飞天了
   2006-10-1
   
   产品
   不管怎么装
   不管怎么变
   我一眼就看出来
   你们是用同样材料
   从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
   同类型产品
   
   一样长的耳朵一样红的眼
   一样空的头颅一样黑的心
   连鹦鹉嘴巴蟋蟀鸡巴
   都千篇一律
   剥去鲜艳的包装纸
   一样龌龊一样黑
   
   生产你们的是同一个模子
   集中了古今龌龊
   中外黑暗
   2006-8-4
   
   狗日的中国
   没有向狗下跪过的人
   没有被狗日过的人
   没有认狗作娘作爹的人
   没有做过狗的人
   已经没有几个了
   
   没有几个人能够拒绝
   向狗下跪之后
   被狗日之后
   认狗作爹作娘之后
   做狗之后
   那巨大的诱惑
   
   甚至
   以向狗下跪为荣
   以被狗日过为荣
   以认狗作爹作娘为荣
   以做狗为荣
   
   狗日的中国
   2006-8-4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
   牛逼不是自个唾沫粘贴上去的
   牛逼是内部生长出来的
   牛逼只能长在牛人身上
   很多家伙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明明是鸡也一付牛逼轰轰的样子
   明明是鸭也一付牛逼轰轰的样子
   明明是羊也一付牛逼轰轰的样子
   明明是犬也一付牛逼轰轰的样子
   明明是狼也一付牛逼轰轰的样子
   
   台下台上到处飘着鸡鸭羊犬狼的臭气
   2006-7-22
   
   
   你的友好后面藏着一把枪
   你友好的面具后
   藏着一把心爱的玩具
   你已经玩得非常熟练的工具
   那黑洞洞的小口已经吞噬过
   许多鲜活火热的梦想
   它迟早要扑向我
   子弹是它尖利的牙齿
   
   你堂皇的话语里
   藏着黑洞洞的枪口
   它迟早要代表黑暗扑向我
   可是这一次子弹的尖利
   咬进我胸口的时候
   倒下的将是你自己
   还有你身后古老的黑暗
   2006-8-4
   
   
   主义
   唯心往往都是假的
   空心人太多了
   失心疯太多了
   
   唯物基本都是真的
   而且可以分为几大派别
   比如唯权
   比如唯钱
   比如唯人特别是美人…
   
   人数最多的
   当然要数唯权主义
   2006-8-3
   
   
   无题
   不是不会倒
   倒下我会很快站起来
   一百次倒下
   可以一百零一次站起
   
   不是不会死
   死了我会迅速活过来
   一千次死亡
   能够一千另一次复活
   
   而你不一样
   你一次也输不起
   输一次就永远起不来
   你更死不起
   死一次永远形神俱灭
   2006-6-3
   
   
   我只想让你好好做一个人
   当你跪倒在上帝面前
   我一棒敲在你脑门上
   让你知道
   你自己就是上帝
   
   当你上帝般站在众人面前
   我一脚踢在你屁股上
   让你知道
   你不过是个王八蛋
   2006-8-3
   
   
   自题
   平坦处密布着陷阱圈套
   甜蜜里添加了病菌毒药
   在前面一个个拐弯处命运
   为我准备了无数小验大考
   
   不管世界风云怎样变幻
   永保大根大本绝不动摇
   你可曾见哪座山峰被风吹走
   纵然山上树倒木折石走沙飘
   
   一次次跌倒一次次挺起
   病毒让我抵抗力不断提高
   每增一个伤疤就多一只眼晴
   命运终将与我紧紧拥抱!
   2006-8-4
   
   
   我心敏感依旧
   茅屋陋室也好华厦高楼也罢
   我心敏感依旧
   天狗吞日当然牵动我的神经
   牛喘出舌更加引起我的焦忧
   
   饱经风刀霜剑饱阅地覆天变
   我心敏感依旧
   一只蚂蚁失踪令我彻夜失眠
   一株小草疼痛令我四肢颤抖
   2006-7-26
   
   
   独酌
   与一些人一起
   最好的酒也喝不出味来
   与另一些人一起
   最劣的酒
   哪怕是白开水
   也能喝成琼浆仙液
   
   酒量越来越小
   可以共饮的人也越来越少
   渐渐没有了
   
   曹操那小流氓
   还有刘备坐在一块对酌呢
   偌大中国
   我却常常找不到一个大人
   碰杯
   
   只好常常独醉
   于小酒馆里独乐斋中
   或者孤峰之巅
   仿佛一一点微风
   就可以把我带走
   2006-7-22
   
   
   昨夜酒后
   昨夜酒后
   我取出一口深藏不露的古剑
   把弄了一会
   
   忽然窗外如蛇的电光
   与剑光接上了头
   霹雳一个又一个炸响
   接着是刘备筷子落地的声音
   四壁惨白
   
   我忙把剑插回体内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暴雨已经倾盆
   为千里之外一颗龌龊的脑袋
   送行
   2006-7-22
   
   
   人的一生要过许多关口
   人的一生要过许多关口
   没有人能够全都轻易通过
   如果不得不失足一次
   我愿意失足在你的身上
   
   深渊万丈又何妨
   粉身碎骨亦幸福
   那捂着胸口缓缓倒下的姿势
   会成为一段美丽的传奇
   2006-8-4
   
   
   这个人我一直吃不透
   许多厚厚的人物
   经不起我的目光
   轻轻一击
   可这个人我一直吃不透
   如果要概括一下
   我只能说
   这块坚冰很热
   这块巨石很轻
   这个古董很现代
   这头恶枭很善良
   这个傻子很智慧
   诸如此类
   
   这个人就是我自己
   2005-11-12
   
   
   功夫
   你看他在前面
   神彩奕奕衣袖飘飘
   或吟或啸或歌或舞
   轻轻松松逍逍遥遥
   
   你紧盯他身影
   死劲追赶拼命奔跑
   浊汗滚滚气喘吁吁
   距离却越来越远了
   
   你不要不服
   平时不习练不实践
   翻过多少秘籍都没用
   嘴巴叫得凶更没用
   2006-8-4
   
   
   老枭
   附以韩魏之家
   不能让我增重多少
   即使穷途潦倒
   不能把我减轻分毫
   
   苦难正好锻炼意志
   孤寂正好充实提高
   只要我自己不倒下
   没有什么能把我打倒
   
   我就是我强硬的后台
   我就是我无穷的珍宝
   我就是我无限的力量
   我与天地精神通好
   
   步履所及无路不通
   目光所及阳光普照
   真言所及顽石通灵
   精诚所及众神环绕
   
   在山出山一样清澈
   阴晴雨雪一样美好
   天堂地狱一样安逸
   过去未来一样逍遥
   
   不论风云怎样变幻
   不论世界怎样颠倒
   纵然沧桑再变老毛重来
   老枭都是这个老枭
   2006-8-4
   
   
   自勉
   有些东西不看也不行
   比如网络论坛电视报纸
   但要尽量少看
   偶尔看看足矣
   
   有些东西不想也不行
   比如柴米酒盐女人名利
   但要尽量少想
   简单想想就可矣
   
   大量知识都是糟泊
   大量信息属于垃圾
   大量人物事物似乎不得了
   看透了根本不值一提
   
   大量书籍开卷无益
   不仅浪费还受蒙蔽
   世俗文奴万卷昏沉
   不如觉者三言两语
   
   要多向远处高处
   看看清山白云日月星辰
   要多想想高远的事物
   深入经典义理宇宙本体
   
   家贫不碍心灵豪富
   位贱自有天爵高贵
   冷对一切磨难险阻
   吾善养我浩然之气
   
   虎狼窝里笑傲自如
   荆棘丛中从容立定
   纵然被埋草莽被囚黑狱
   也要化作一片小小光明
   2006-8-4
   
   
   目标
   把你定得高些再高些
   大些再大些
   远些再远些
   高出任何名声
   大过任何富贵
   远过任何追逐
   
   把你定得
   比人世所有的东西
   都高都大都远
   攀着追着求着
   一辈子也够不着
   够不着就一辈子
   攀着追着求着
   
   允许自己失误
   只要不犯大错
   只要不受大伤
   不怕偶尔失足
   一帆风顺有什么意思
   只有死海才没有风浪
   风浪最大也不让你
   从目光中飘走
   2006-8-4
(2017/03/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