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巨婴国》批判]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巨婴国》批判

门外寒虫不堪听---《巨婴国》批判

   一武志红书《巨婴国》,红极一时,因为被下架而越发的红了。作者将中国人和中国的绝大多数的问题,归结于一个基本事实——大多数成年人心理上是婴儿。巨婴,即生理上长大了,心理和精神状态仍然停留在婴儿阶段。

   作者从心理学的角度,呈现和分析了巨婴的全能自恋心理及其深层心理机制:集体主义和愚孝,进而把矛头指向以儒家为代表的中国文化,认为是中国文化催生了中国好人、控制狂、被迫害妄想、无助感、不安全感、躁狂抑郁等一系列当下普遍存在的心理问题。

   作者指出的诸多中国人的问题即国民病状,确实不同程度的存在,可惜与柏杨、鲁迅一样找错了病因,开错了药方。作者不知道,巨婴病的普遍化,恰是否弃儒家文化的结果,而儒家恰是疗治巨婴病的最重要、最有效的大药。

   首先,所谓的巨婴全能自恋心理,包括中国好人、控制狂、被迫害妄想、无助感、不安全感、躁狂抑郁等等,都是心理、精神、人格失常和反常的表现,都属于小人心态和心理。儒学作为最好的人格主义哲学,最能培养君子人格,最能对治诸如此类的病态和变态。

   其次,中国文化不仅不集体主义不愚孝,而且反对之,认为集体不能本位化、主体化也就是主义化。集体主义非正义,愚孝非孝。

   二作者强烈反对孝道,认为《孝道是人性的逆袭》,充满了对孝道的歪解妄论。作者在《孝就是顺》一章开头写道:

   “孝道,不是孝顺。孝顺,是被后人给曲解了。但孝的本义就是顺。“孝”字拆开来,上面是“老”,下面是“子”,字源的意思是“子承老”,“子”要承“老”的意志。这个字,讲的是“老”和“子”共生在一起。但除了6个月前的共生属正常外,以后的共生都是病态共生,而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病态共生。本来,母婴共同体的共生,是母亲要顺着婴儿的意志,因为婴儿没有能力解决他自己的需求,而在中国式的亲子共生中,是要孩子顺着父母的意志。所以说,孝道是人性的逆转。孝道的根本,即,成年人都是巨婴,得找人共生,还有强烈的全能自恋,希望有人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运转。孩子向父母磕头,这意味着,孩子不能有人格尊严,而这也构成了中国社会的基本图景——强者打弱者耳光,而弱者向强者磕头。从这个视角看,当我们把孩子孝顺父母视为必需的道德后,也意味着,我们将关系的不平等视为了必然,它是所有不平等关系的源头。”

   全是妄言妄论。

   孝的本义不是顺,本义有效仿、传承之意。《说文解字》解释篆体孝字云:“善事父母者。从老省,从子,子承老也。”《礼记•祭统》说:“孝,从爻从子。效也,子承爻也,善事父母也。顺於道,顺天之经;循於伦,循地之义。”

   关于孝道,儒家自有原则和各种具体规范,四书五经都有阐说,《孝经》又最为集中。孝道讲顺,但不唯顺。对于唯父母之命是从的所谓孝,《孝经》就有严厉批判:

   曾子曰:“若夫慈爱恭敬,安亲扬名,则闻命矣。敢问子从父之令,可谓孝乎?”子曰:“是何言与,是何言与!昔者天子有诤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诸侯有诤臣五人,虽无道,不失其国;大夫有诤臣三人,虽无道,不失其家;士有诤友,则身不离于令名;父有诤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诤于父,臣不可以不诤于君;故当不义,则诤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孝经谏诤章》)

   孔子在此明确指出,“从父之令”非孝。这段话也说明,儒家对任何人都要忠心相待,对君主、诸侯、卿大夫、朋友和父亲,都要尽谏诤之责,谏诤是尽忠的一大表现。朱熹《集注》引苏氏说:“爱而勿劳,禽犊之爱也;忠而勿诲,妇寺之忠也。爱而知劳之,则其为爱也深矣;忠而知诲之,则其为忠也大矣。”

   这样的忠孝,正体现了思想的自由和人格的尊严,正如作者所说:“一颗独立的灵魂,比什么都重要。这样的灵魂,才可以入道,才有资格臣服。这个臣服,不是臣服于某人,如父母或君主,而是臣服于道。”儒家忠于国家和君主,孝于父母,归根结底就是“臣服于道”。反掉儒家中道和孝道,还奢谈什么入道和臣服于道?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作者先曲解孝道,再无限上纲,将孩子的尽孝和向父母磕头,“意味”成人格尊严的取缔、不平等的起源,并等同于“强者打弱者耳光,而弱者向强者磕头”。门外谈孝,一派胡言。

   作者反对孝道文化,当然不是反对大家对父母好。可是,反掉了孝道,不知“道”,不懂得如何尽孝,即使对父母好,也非常有限,甚至自以为好,自以为孝,其实大不孝。

   《孝经纪孝行》指出:“事亲者,居上不骄,为下不乱,在丑不争。居上而骄则亡,为下而乱则刑,在丑而争则兵。三者不除,虽日用三牲之养,犹为不孝也。”身居高位而不骄横,身在下层而不作乱,在民众中不争斗。这才是事亲之道。否则,即使对天天用牛羊猪三牲肉食奉养父母,也是不孝之人。

   孝敬孝敬,关键在敬。《论语》记载: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为政篇》)人对于犬马也能饲养,对宠物也能爱护,但不会讲礼仪,不会敬重它们。如果对父母能供养但不尊敬,与养犬马无异。《礼记坊记篇》曰:“子云:小人皆能养其亲,君子不敬,何以辨?”孟子曰:“食而不爱,豕交之也;爱而不敬,兽畜之也。”都说明尊敬的重要。现代社会,对父母无礼不敬、忤逆不孝现象层出不穷,很多子女连供养都谈不上,遑论尊敬。

   儒家强调“父父子子”,意谓父亲要有父亲的样子,儿子要有儿子的样子。《易经家人卦》彖曰:“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现代中国大量家庭和社会问题,就是家道不正造成的,就源于父不父子不子、兄不兄弟不弟、夫不夫妇不妇、男不男女不女!

   三作者在《孝道是人性的逆袭》一节中写道:

   “很有趣的是,中国文化一向被贴上男权的标签,但我觉得更多的是母系的文化。很多东西都是为了维护母亲的,孝道的核心就是捍卫母亲,《二十四孝》中强调的是对母亲的孝,而对父亲的孝,不是主流。对父亲是忠,对母亲忠和孝都要有。我们的文化都是围绕着怎样做一个好婴儿,并且找一个好妈。”

   殊不知,重母不重父,也是不正常、非儒家的。

   儒家尊母更尊父,强调夫为妇纲,父为子纲。对于父亲和丈夫,“三纲”是地位的肯定,更是道德的要求。父为子纲,儿女犯罪,父母要负主要责任;夫为妻纲,妻子贪贿,丈夫要负主要责任。这是家庭、社会秩序之常,与天地自然秩序是一致的。《易经系辞》开宗明义:“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

   《易经》乾坤两卦象辞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男人应该学习天道,尊严高贵,自尊自重,自强不息;女性应具有坤德,谦卑逊顺,顺承天道,厚德载物。

   《坤文言》说:“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终也。”这是阐释坤卦六三爻辞,说明阴顺承阳的道理。有内美而含之,有能力而辅之,有功而不敢成,不居功,所以能善始善终。《周易正义》解释:“地道卑柔,无敢先唱成物,必待阳始先唱,而后代阳有终也。”

   注意,天地男女的尊卑不是绝对的,就像乾坤的阴阳刚柔动静不是绝对的一样。天行健,天道健动,但动中有静,有“无思无为,寂然不动”的特征,动静合一;地道则静中有动,柔而能刚,《文言》说:“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云。同样,尊者必能谦卑,卑者必有尊严,尊卑相反相成。

   所以,君子无不敬,自然也尊重妻子和孩子。《孔子家语》说:

   “昔三代明王之必敬妻子也,盖有道焉。妻也者,亲之主也;子也者,亲之后也;敢不敬与?是故君子无不敬也。敬也者,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支也,敢不敬与?不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其本也;伤其本,则支从而亡。三者,百姓之象也。身以及身,子以及子,妃以及妃,君修此三者,则大化忾于天下。”(《群书治要》)

   但这种尊重,不能丧失夫和父的主体性,更不能乾坤颠倒,牝鸡司晨。《尚书•牧誓》把“惟妇言是用”视为纣王之一罪。武王说:“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意谓母鸡在清晨打鸣,家庭就要破败,比喻女性掌权,阴阳颠倒,会导致家破国亡。这句话在周武王时就是古人之言,可见流传之久。

   目前中国家庭普遍有母无父、父亲边缘化的反常现象,正是反儒的后遗症之一。这种情况,在礼崩乐坏的春秋时期也曾出现。王夫之曾经指出:

   “天子化于母党而天下沦,周平王也;诸侯化于母党而国日衰,鲁庄公也;士庶人化于母党而家以圮,凡今之人也。故曰知母而不知父者,禽兽也,又况从妻党以坠家法者乎?”(《船山遗书》)

   王夫之斥“知母而不知父”为禽兽,“从妻党以坠家法者”更是禽兽不如。春秋礼崩乐坏,但朝野都存在礼乐的碎片,而今则是学绝道丧,这种禽兽不如的家庭反常,比春秋时期又严重得多了。

   有必要重申:“二十四孝”故事有正常,多反常,非儒家也。其故事来源,有刘向的《孝子传》,有古代神怪小说,还有佛教故事改编。如郭巨埋儿、卧冰求鲤出自干宝的《搜神记》,前者反常情,后者反常识,都违反儒家精神;鹿乳奉亲故事,史籍没有记载,《佛说睒子经》《六度集经》则有,主人公不同而已。

   “埋儿奉母”的故事最邪。因担心三岁之子“分母之食”,居然要杀子,违常情,悖伦理,反孝道,莫此为甚。他们没想到,母亲得知孙子被埋,会伤心死。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孟子言“无后为大”。纵然母亲不伤心,奈列祖列宗何?奈天理人伦何?杀子比一般杀人更违天悖理。关此,东海曾有专文批判,兹不赘。

   四在《都在找妈:中国文化的实质》一章中,作者写道:

   “在传统文化和集体主义的双重压制下,中国人多被抹杀了个体性,个人往往依傍于一个共同体结构,如家庭结构或社会结构,而这会形成你我不分的共生关系。在古代,个体性不被强调,虽然我们讲修行,但修行的一个诀窍是,主动抹杀自己的个体性。在现代中国,我们也融入到了全球化的洪流中,自然而然地,开始强调个性化与自由,但是,集体主义仍是我们的文化基因,而这个基因,尚未被深刻地分析。”

   西方现代文化建立在个人主义基础上,并不意味着集体主义就是“我们的文化基因”。仁本主义才是我们的文化基因。民胞物与,仁爱无疆,故儒家爱族爱国,胸怀天下;以仁为本,爱有差等,故又反对天下主义、国家主义和任何性质的集体主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