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曾节明文集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毫无疑问,宪政民主的特征之一,就是宽容,如果说“政治是否正确”是指是否符合宪政民主的原则,则宽容与否,也可以成为“政治是否正确”的一项标准。
    但是,这项标准决不应被滥用,宽容不应该是无原则、无限度的,因为无原则、无限度的宽容,会反过来毁灭宪政民主。


   
    具体来说,就是那种决不宽容他人的人和势力,本身无权享有宽容,否则,社会将面临危险,文明将面临危机。
    如果一种过份的宽容,会反过来毁灭作为政治宽容之根的宪政文明,那么这种宽容非但不是“政治正确”,而是政治错误!
   
    伊斯兰教势力就是一种决不宽容其他的极端信仰势力:伊斯兰教势力要求其他人尊重其信仰,却决不尊重其他人的信仰;伊斯兰教势力要求别人尊重其信徒的人权,他们却决不尊重其他人的人权、、、、、、
    伊斯兰教势力决不宽容的性质,来自于伊斯兰教的教义:一千五百年来几乎从没有宗教改革的伊斯兰教教义,仍然完整地保留了暴力派他的性质,相比之下,现今的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都已没有暴力排他的性质;现今的犹太教虽然也很不宽容,但也没有了暴力排他的性质。
    伊斯兰教势力决不宽容和暴力排他的性质,令他成为了包括宪政文明在内的东、西方所有其他文明的颠覆性力量!
    君不见,利用西方国家的开放、自由和多元化,大批渗入欧洲和北美的穆斯林群体,很少归化所在国,他们在强烈要求政府和其他群体尊重自己信仰和习俗的同时,却拒绝尊重他人的信仰和习俗,绝对蔑视西方世界的信仰、言论自由,甚至因为言论杀害梵高的后人,大杀查理周刊的编辑记者!
    他们把伊斯兰教法置于国家宪法之上,拒绝效忠所在国,在美国示威游行的穆斯林公民们,不止一次地焚烧、践踏美国国旗,甚至公然狂喊“美国去死!”。
    在西方国家,他们一旦形成局部的人数优势,就要强迫别人遵从他们的习俗(如象他们那样穿着和饮食、、.),就要动用手中的选票,按伊斯兰教法来改造当地政府、、、、.
    请看看,这哪里是移民和多元化?这完全是在渗透和征服!
   
    由此可见,渗入西方的伊斯兰势力,酷似当年割据陕甘宁的毛共势力。当年的延安毛共,正是高唱“自由民主”,作为自己向国统区渗透的堂皇理由的,尽管同时,它绝对不让国民政府影响陕甘宁一丝一毫!
    你必须宽容我,我绝对排斥你——现今西方国家的绿教势力,不在做同样的事情么?
    而现今西方国家的左、右“建制派”“圣母婊”政客,不恰恰在做“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做的同样事情么?——单方面地让毛共极权势力在国统区办报、设办事处、发展组织、、.尽管毛共决不允许国民政府在陕甘宁有一丝一毫的存在!
   
    对穆斯林势力,西方“建制派”继续奉行“政治正确”的后果,必然就是象蒋介石那样被颠覆。
    渗入西方世界的穆斯林势力,就象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猴子,任由肚子里的猴子闹腾,其结果就是被猴子制服。
    伊斯兰教势力就象毒蛇,象希拉里、梅克尔那样怀柔穆斯林,恰如农夫以体温抢救雪中的毒蛇,其结果是(西方文明)反为苏醒过来的毒蛇咬死!
    现今的西欧,已经被穆斯林“绿化”得差不多了,荷兰尤甚!
   
   
    那么,对伊斯兰教势力应当采取什么原则?很简单:宽容不是无限的、无原则的,那种决不宽容他人的人和势力,本身无权享有宽容!
    决不宽容且暴力排他的伊斯兰教势力,无权享有宽容!
    因此,在日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下,特朗普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限制穆斯林国家国民移民、入境,完全是正当和必要的!需知,铁腕隔离穆斯林,比起文明遭“绿化”来,后者对宪政民主的破坏远为巨大,因为“绿化”的破坏,是毁灭性的破坏!
    隔离穆斯林的一个成功例子是日本:日本与伊斯兰势力划清界限,日本就不是宪政民主国家了?
   
    综上所述,川普保卫宪政文明的“禁穆令”其实是“政治正确”——符合“普世价值”,而共和党“建制派”和“圣母婊”政客狂反“禁穆”令,才是“政治不正确”,才是真正反对“普世价值”,因为这远比川普的“禁穆令”更加威胁宪政民主!
   
   
    由此也可见,老牌线人、外派战略五毛徐水良故意将“禁穆”与否,拔高到践行“普世价值”的标准的高度,其用心十分险恶:
    徐某无视欧洲的“绿化”危机,无视放纵穆斯林的“政治正确”对美国宪政的巨大威胁,竭力鼓吹对绿教极权势力无原则、无限宽容,再次暴露了其妄图搞垮西方世界的反西方理论特线本质。
    与之相符的是:徐某对绿教现行的恐袭大屠杀选择性失明,拼命挖掘旧约大屠杀,竭力声讨“一神教”,把矛头指向早已放弃暴力排他教义的基督教,这其实是在为中共当局镇压国内家庭教会舆论开道,也正是其特线面目的再暴露。
    尤其恶毒的是:徐某将“禁穆”与否的标准拔高到“普世”标准的高度之后,窃得了打击真反共人士的新法宝——现在徐某急不可耐地挥舞“禁穆”等于反普世的大棒,恶狠狠地将一切拥护川普“禁穆”的反共人士打成特线,以达到其真反西方、暗助中共的不可告人目的。
   
   曾节明 于2017.2.12丁酉壬寅庚午下午于大雪纽约州
   
   
(2017/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