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曾节明文集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中共必亡于自己培养的脑残之手 ——苏州马拉松塞血旗事件的启示
·韓國瑜现象和台湾的宿命
·恢复汉服不是在排斥少数民族 ——驳胡平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的《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善本)
· 学会了汉字的贼鞑子,比不会汉字的贼鞑子更坏
·台湾的前景——被中共国吞并
·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中国民运烈士、杰出的政治思想家、行动家彭明先生早在2001年就指出:
    中国和平演变的道路是行不通的,因为和平演变需要中共主动配合,只要中共当局不允许有组织的反对派力量存在,以有序渐进改良的方式走向民主,便是不可能的。而“六四”以后,中共决不会主动转变。


    彭明得出结论说:“和平演变,此路不通。若西方大国现在还在坚持和平演变策略,只能说明他们无知和短视;若民运人士现在还在坚持和平演变策略,只能说明他们懦弱和无能、、.”中国要民主化,唯一选项是“突发式的激烈社会变革”(《民主工程》第二章第四节)
   
    事实印证了彭明的先见之明,从江泽民到习近平,中共几乎没有任何的体制改良,反而有的是倒退,形成了一蟹不如一蟹的现象:江不如邓,胡不如江,习不如胡——胡锦涛大搞“维稳”治国、大抓政治犯、狂喊“向朝鲜学习”,习近平回归毛泽东极权的趋向很明显。
    而那些对江泽民的幻想、对胡锦涛的幻想、对习近平的幻想、、.最后都证明是有意无意的忽悠。
    最近有人又在忽悠“习近平独裁是为了获取改革的权力,习在十九大后必然改革。”这是杨恒均们刻意的忽悠。对此,人们应当警惕。
   
   
    我多次指出:中共与没有市场化经济改革的苏共不一样,“六四”后的中共,决无可能再产生戈尔巴乔夫式的领导人。一则,在权贵市场化中获取了巨大既得利益的中共上层,再无可能产生胡耀邦、赵紫阳式的理想主义者;二则中共早从反面汲取了戈尔巴乔夫的教训,而戈氏在共产党的眼光中沦为失败的标志。
    从共产党政权的演变规律,也可知道中共再无可能政改:
    共产党政权一般亡于(包括统治集团在内)的内部觉醒,在意识形态破产+贫穷、短缺双重作用下倒台。前苏联、东欧和蒙古就是例子。
    前苏联、东欧和蒙古为什么先亡?因为前苏联、东欧民族传统中的民族主义和自由基因都较多,都有基督教的传统,而且东欧各国毗邻中、西欧,受西方影响较大;蒙古受苏联影响极大,且蒙古族传统在北亚各游牧民族中,民族主义和自由基因比较强。
    因此,苏联、东欧和蒙古的共产党政权会先中共政权而亡。这些共产党政权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从没有邓小平式的市场化经济改革。
   
    中共政权本来在1989年摇摇欲坠、命悬一丝,但一些偶然的因素助它化险为夷:如邓小平的长寿和强势,胡耀邦的早死和赵紫阳的懦弱、、.其后,邓小平于1992年“南巡”,打开权贵市场化闸门,以新的、特权资本化的利益驱动,给了中共维持政权的新支撑点。这也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道路。
    意识形态虽破产,但获得经济繁荣,而且共产党官僚集团通过市场化,得到了比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官员滋润得多的“实惠”,外加上由文化造成的——中国人对虚伪的较强耐受力(中国人素来重“实惠”而轻自由),所以中共政权获得了新的稳定。
    经过此轮变化,中共统治集团已不再是传统共产党的意识形态集团,而是一个与市场紧密结合的权贵资本主义既得利益集团,这种与理想主义无关的新犯罪团伙,是决不会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
   
    对中共来说,由意识形态危机导致的政权危机,发生于1989年,这个时间段,中共与前苏联、东欧、蒙古都大致相同,只不过,没有邓小平的前苏联、东欧、蒙古政权都亡了,而中共侥幸逃过一劫。
    由侥幸获胜者的惰性心理来看,中共必把顽固派奉为榜样,而把赵紫阳视为教训,故“六四”后中共,决不会再有政改。
   
    那么中共亡于何时?中共必亡于第二波危机,即经济破产引发的危机。因为经济繁荣是中共最后的支撑点。意识形态破产,再加上经济破产,必导致一个拥有市场的共产党极权崩溃。
   
    由玄学也可知,中共灭亡前再无可能改良。中共政权乃亥水命,行离宫运,灭亡前的那一卦是“山水蒙”,主往复倒退,也即是:中共灭亡前,再无改良,只有倒退。现在习近平向毛泽东倒退的趋势,还不够明显么?
   
    那么,没有经济改开的朝鲜、古巴政权为什么迄今没有崩溃呢?其实,朝鲜的国民经济体系早在2000年左右崩溃,十多年来其政权全靠中共当局大力扶持;苏联解体后,古巴也是凭借中共当局扶持,苟延残喘至今,当然,古巴的物产较丰富、气候温暖湿热,也相对朝鲜容易生存。
    只要不是政治白痴,都能够看出:朝鲜,古巴政权已到了最后阶段。
   
    现有的共产党政权中,只有越共政权是一个异数。越南是现行唯一个能够和平演变的共产党国家,因为越南的改革已经突破了邓小平,它开启了国会直选和党内民主的闸门,令它的经济改开有了体制保障,于是越南的和平民主化,必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曾节明 于2017.2.1丙申辛丑己未于雪融纽约州
(2017/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