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曾节明文集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毫无正常思维能力,却好为人师,好充学究的独评版主赛昆,因其水平太臭,余本不欲多理会,熟知此人却三番五次假公济私,报复性将吾封名,最近的一次封名,更拿出老谣子手段(可笑此老谣子最喜用的口头禅,就是贼喊抓贼说别人造谣),称吾“经规劝后继续违规”——明明是苦候得一个机会(因吾贴的标题骂梅克尔是圣母婊,“婊”字是“敏感词”(独评“敏感词”比新华网还多呀!),如获似宝迫不及待手脚并用地直接将我封名,赛某却婊子立牌坊地造谣说:
    ““经规劝后继续违规”、、.”


    明眼人可以睁了眼看,赛某一贯以“再照顾一次”的方式,照顾几乎每天都违规的特线X老贼,此次封名之前,对我何时有过“规劝”?去年的“规劝”,还是前年的“规劝”?
    可见其人之下作。
   
    于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在此我就将赛昆雷人的脑残表演大杂烩,略拾几片,让大家开眼。
   
   
    赛昆脑残奇观第一号:“庆亲王”决不是曾庆红,而是贾庆林!
    此高论一出,独评诸网民面面相觑,但敢言者不多,因无论高人低人,都畏惧赛某公报私仇封名的“赛虎犬”功夫,少数一两个看不过眼的异议了两句,赛昆马上做学究,维基出了一大摞象他的扁脑壳一样歪曲的“证据”来,终于再次大获全胜了。
    但只要生下来脑组织没被完全夹坏(还有点后脑勺的人),都可以通过几个常识,分得清“庆亲王”到底指谁?
    常识一,贾庆林是“太子党”或者驸马帮吗?不是。贾庆林既没有打江山的中共红色家族血统,与之也没有亲属关系,算哪门子“亲王”呢?
    与之相对的是,曾庆红身为红二代,且曾跻身政治局常委,曾庆红当然算得上中共红朝的“亲王”,曾庆红名字带“庆”,当然对得上“庆亲王”的名号;
   
    常识二,习近平中央通过中央媒体放出批判“庆亲王”的穿越文章,显然是要旁敲侧击地敲打某人,习近平以“九五至尊”,仍需要以旁敲侧击的方式敲打这个人,反映了这个人势力很强、能量很大,强大到了习近平都暂时不敢点名的程度,那么,贾庆林有这么大的势力和能量吗?
    没有,前政协主席贾庆林,只是江泽民身后一个陪吃陪喝的跟班。
    曾庆红有这么大的势力和能量吗?有,曾庆红曾是江泽民的大秘,也是江泽民亲信中最有智谋者,且长期掌控着中办、中组部、、.提拔了众多的高官,此外,曾庆红也是一个重量级的权贵资本家。
    试问,贾庆林对习近平能有什么威胁,犯得着要以此种“旁敲侧击”的方式来敲打?
    显然,“庆亲王”是指曾庆红无疑!
   
    常识三,2015年三月六日(“两会期间”),曾庆红的大秘施芝鸿遭港台等海外媒体记者围堵,追问有关“庆亲王”的问题,施芝鸿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份讲稿,情绪激动地为曾庆红辟谣,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架势。
    试问,为什么记者们不去就此问题围堵贾庆林的大秘呢?难道记者们都比赛昆蠢吗?曾庆红的大秘施芝鸿为什么早已准备好的一份讲稿,就“庆亲王”的问题辟谣呢?
    显然,显然,“庆亲王”是指曾庆红无疑!
   
   
    本来,此种不能正常思维的脑残,余不屑理会,岂料这厮似觉吾好欺负,挑衅得寸进尺,一次竟大骂余“文盲”,要余去“补课”,余只好回礼:
    “你赛昆是一个能把”庆亲王“认作贾庆林的人,你是需要补课,还是需要补脑?”
    岂料赛某竟就此展开立体攻势,歪扯诡辩之余,还特意维基了一大摞“证据”,置顶独评两周之久,并信誓旦旦要和我打赌(不知怎么赌法?):
    “庆亲王”就是贾庆林!
   
    余睹之,做梦都笑醒几回:好,好!感谢赛昆把自己的一号脑残奇观置顶两个星期,让大家开眼!呵呵,赛昆所置顶的,明明是满洲式的脑残扁脑壳,赛某还深觉得这是爱因斯坦的脑袋、历史学家的脑袋!
    置顶的,明明是一双裸奔的罗圈腿,赛昆还深觉得这是男模的美腿!
   
    “庆亲王”就是贾庆林,证据确凿、、.”胡说川粉反共是伪装的脑残黄左赛昆,你笑死人不偿命吗?
   
   曾节明 于2017.2.15丁酉壬寅癸酉凌晨于雪融纽约州
(2017/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