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谢选骏文集
·“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欧裔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美国国会反对终身制
·横行中国的非洲内奸
·换人,才是硬道理
·文艺复兴毫无新意
·吸血鬼的种族背景
·川普杀记者与李鸟监社会
·香港成为美国的保护国
·许信良可以出任台湾特首了
·文艺复兴就是邪教复兴
·西方社会的三高症
·赞美苏联的亡灵
·韩国瑜踩着主席的脑袋往上爬
·川普的臭嘴导致股市崩溃
·两个费拉民族的迎头撞击
·刘少奇代理主席所以不得善终
·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主义者
·康熙夷狄鞑子不懂汉字
·马克思就是碰瓷党的始祖鸟
·蔡英文比连战懂得廉耻吗
·缺水缺气的原因是缺德
·美国公立大学跨州上学的费用高出几倍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德国能够成为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吗
·真新闻假新闻达到目的就是好新闻
·台湾选举真正赢家是——互联网!
·战犯就是要为战败负责的倒霉蛋
·华人为何喜欢买房子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国家是人民的敌人
·全球宪兵不够全球政府才行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为什么日本兵特别残暴
·癌细胞是地下党操纵的第五纵队和游击战争
·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中国正在重蹈日本的战争覆辙
·应该多宣布十亿美元
·英国掩盖了新界大屠杀
·是共产党学生还是中国学生
·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货币的后面是强权
·白宫的赤祸
·维权律师与基督精神
·饥民成群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中国共产党强奸伊斯兰教
·金人如此警告金权
·马赛克战争是文化战的具体化措施
·习近平成为时代周刊百年风云人物
·蔡英文的败笔
·美国学术界为何睁眼瞎
·毛泽东批判宋江投降其实是自我批评
·党国也是一种朝代——“党朝”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缓期执行就是不执行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川普自命为当代的赫鲁晓夫
·朱元璋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汉字的谐音语义的陷阱社会的真实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文明人应该学会吃塑料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美国走向君主政治
·共产党中国铁嘴豆腐心“破财消灾”就可以了
·毛主席的好孩子一把菜刀家庭革命
·中国式自杀蔓延美国吗
·美中关系就是争霸轴心吗
·五眼联盟与中华世界
·种族主义的依据是种族差异吗
·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合法性何在?在于列宁!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比香港还大的香港
·贸易战有利生态环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谢选骏: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小人儒”是什么意思?
   

   指追求名望的儒者。 一说指无远大见识, 只追求眼前小功利的儒者。
   
   《论语·雍也》: “子谓 子夏 曰: ‘女为君子儒, 无为小人儒!’” 何晏 集解引 孔安国 曰: “君子为儒将以明道;小人为儒, 则矜其名。”
   邢昺 疏: “言人博学先王之道以润其身者, 皆谓之儒。 但君子则将以明道, 小人则矜其才名。”
   
   刘宝楠 正义: “君子儒能识大而可大受, 小人儒则但务卑近而已。君子小人以广狭异, 不以邪正分。 小人儒不必是矜名, 注说误也。”
   
   宋 王迈 《简同年刁时中俊卿诗》: “间有小人儒, 旁献生财策。”
   元 郑光祖 《王粲登楼》第一摺: “衰哉堪恨您小人儒, 呜呼不识俺男儿汉。”
   
   明 朱权 《荆钗记·觅真》: “弃旧怜新小人儒, 亏心折尽平生福。”
   
   《君子儒"与"小人儒" :儒者未必是君子》说“于丹论语心得”第56页这样说:孔子曾经直截了当地跟他的学生子夏说:“女(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论语·雍也》)就是说,你要想着提高修养,不要老惦记眼前的一点点私利。孔子从来不说做君子就要像谁谁谁那样,在孔子看来,做君子就是做一个最好的你自己,按照自己的社会定位,从身边做起,从今天做起,让自己成为内心完善的人。因为只有你的内心真正有了一种从容淡定,才能不被人生的起伏得失所左右。这两段文字出现在《于丹〈论语〉心得》之四“君子之道”中。于丹用了整整这一章的篇幅来讨论“究竟什么是君子”,得出的最终结论是:由此可见,“君子”这个《论语》中出现最多的字眼,它的道理永远是朴素的,是温暖的,是和谐的,是每一个人可以从当下做的;而那个梦想,那个目标,既是高远的,又不是遥不可及的,它其实就存在于当下,也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真君子。(第66页)
   在这里,我们先不讨论于丹对《论语》里“君子”的分析是否正确,因为这个问题实在有些大。我们单就来看看于丹对“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的白话解释,大家仔细想想,解释为“你要想着提高修养,不要老惦记眼前的一点点私利”,对吗?大家初次看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也许就会想,怎么“儒”还有“君子”、“小人”之分?因为大家认为,都能称得上“儒”的人,他肯定就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道德修养,不至于还会是“小人”吧。
   于丹的解释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的。这里,于丹也许只求能蒙混过关,却不曾想到,她的解说牵动了一个历代学者争论不休的公案。那就是对“儒”的本义的争论。最初,“儒”到底指的是哪些人呢?为什么把那些人称为“儒”呢?也许,许多读者对这个问题也迫切想知道答案吧。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历代一些著名学者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这里仅举一些有代表性的观点,罗列如下:
   
   1、汉代许慎《说文解字》认为:“儒,柔也,术士之称。从人,需声。”
   
   2、汉代郑玄认为:“儒之言优也,柔也,能安人,能服人,又儒者,濡者也,以先王之道,能濡其身。”
   
   3、宋代刑昺在疏《论语·雍也》时同意郑玄的看法,他说:“此章戒子夏为君子也,言人博学先王之道以润其身者谓之儒。”
   
   4、近者章太炎在《原儒》中认为:“儒在古文字中本是写作需的,而需是求雨的巫觋。”
   
   5、刘宝楠《论语正义》引用《周礼》中的条目把“儒”解释为“教民者之称”,也就是老师的意思。
   
   历朝历代对于“儒”的相关说法还有很多,我们但看上面罗列的五种比较有代表性的意见,就足以知道这个问题在历代学界的重要地位了。
   
   现代学者对“儒”的解释大致可以分为两种,这两种看法基本没有跳出前人的范畴,不过在前人的理解上有所阐发罢了。一种持“柔”说,这种说法源于许慎的《说文解字》。在20世纪30年代初,胡适在他的《说儒》中就解释“儒”的本义为“文弱迂缓的人”。郭沫若不同意胡适的看法,在《驳说儒》一文中他认为:“儒之本义诚然是柔,但不是由于他们本是奴隶而习于服从的精神的柔,而是由于本是贵族而不事生产的筋骨的柔。古人称儒,大约犹今之人称文诌诌、酸溜溜。”这也不失为一种新见。到了20世纪50年代,饶宗颐在他的《释儒》一文中认为《说文解字》中虽把“儒”解释为“柔”,但其意并不是“柔弱迂缓”,而是“安”、“和”的意思,认为这才与儒家的核心思想——“中庸”、“中和”相一致,这又是一种新的见解。
   
   另一种持“需”说。此说在20世纪初由章太炎首先提出,认为“儒之名盖出于需”,而“需”指的是求雨的巫觋,其实就是主持祭祀求雨仪式的祭司。这也代表了一派学者的看法。
   
   两种说法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我们先不论“儒”的本义究竟是什么,但就“儒”而言,在孔子生活的时代,是社会的一种行业,在这一点上还是很多学者持相同意见的。
   
   有学者认为,孔子少年时期,家道中落,过着贫穷生活,“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论语·子罕》)。后因友人的推荐,他得以在贵族家中充任下层小吏,帮助贵族办理婚丧庆吊之事,从事的就是“儒”这种职业。“儒”这一职业极有可能是从《周礼》中的“卜师”、“丧祝”、“司巫”等职业分化而来。当然从事这种职业,还是需要具备一些专门的知识来更好地为贵族服务,这些知识有可能就包括贵族平日为人处事的规范、管理国家或家族事务的知识、国家庆典、家族红白喜事等仪式上的礼节等。
   
   也有学者认为,“儒”本来行动的目的其实是“求仕”,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为了当官,后来才逐渐转向“任教”,相当于现代的教师,而孔子有可能就是促使这种转变的一个关键性人物。因此,我们后人把他作为儒学的创始人,也认为他是中国师道的创始人。在那些向孔子求学的门徒中,比较早期的那些弟子,大多还是抱着“求官”的目的,而比较后期的那些弟子,则更多把目标转向“为师传道”。
   
   对于“儒”这种行业的性质,上面两种说法尽管还有很大的差异,但都有各自的合理性。
   
   在大概了解了“儒”这种职业之后,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孔子的“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到底说的是什么。
   
   其实,对于这话的理解,早期儒家学派的一位代表人物就曾在著作中提到过。他,就是战国末期儒学的大师——荀况。
   
   在《荀子·非十二子》篇中,荀子认为:弟佗其冠,其辞,禹行而舜趋,是子张氏之贱儒也。正其衣冠,齐其颜色,然而终日不言,是子夏氏之贱儒也。偷儒惮事,无廉耻而耆饮食,必曰君子固不用力,是子游氏之贱儒也。
   荀子在文中所说的“贱儒”,相当于《论语》里所说的“小人儒”。荀子的大意是说:把帽子戴得歪歪斜斜的,说起话来却平淡无味,还要故意模范着圣人禹、舜的样子,这是像子张这样的低贱的儒者所为;衣冠穿得很整齐,神情很庄重,却装出谦虚的样子整日不说话,这是像子夏这样的低贱的儒者所为;懒惰而又胆小怕事,没有廉耻之感却又贪吃贪喝,并且借口说君子本来就不用劳动,这是像子游这样低贱的儒者所为。
   
   我们怎么理解荀子对他们的抨击呢?
   
   我们知道,自从孔子死后,儒家学说便分成许多流派,这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儒分为八”,在这些派别中尤其以孟子和荀子为代表的两个派别最有影响力。在上文中,荀子巧妙地借用《论语》中“小人儒”的概念,来对其他流派进行批判。这些批判,语言上虽然不免有点激烈,但荀子针对的都是被批判者的举止言行、品行操守,与儒家学说思想本身关系不大。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对思孟之儒的批斥,还是对子张等儒学流派的抨击,荀子并不是要完全否定他们所信奉的学说理论,而是着力指责他们未能体现孔子儒学真精神,反对他们对孔子儒学的歪曲和背离。
   
   虽然荀子的说法有可能与孔子的本义还是有所不同,但他的说法对我们理解“君子儒”、“小人儒”还是有所帮助的。对于“君子儒”、“小人儒”,钱穆在他的《论语新解》第142页中说:或疑子夏规模狭隘,然其设教西河,而西河之人拟之于孔子。其从学之徒如田子方、段干木、李克,进退自有自见。汉儒传经知皆溯源于子夏。亦可谓不辱师门矣。孔子之诫子夏,盖逆知其所长,而预防其所短。推孔子之所谓小人儒者,不出两义:一则溺情典籍,而心忘世道;一则专务章句训诂,而忽于义理。子夏之学,或谨密有余,而宏大不足,然终可免于小人之讥矣。
   
   钱穆认为,“儒”本来是一种职业,相当于今天我们所说的教师,后来才逐渐成为学派的称谓。今天我们在分析“儒”的时候,我们看重的只是分辨“儒”的真伪,却早已没有“君子儒”、“小人儒”的分别了。因为我们会认为,“凡为儒者,则必然为君子”,这是我们对孔子所言产生误解的根源之一,因为他当时所说的“儒”是指行业而言,而不指学派而言。
   
   钱穆解释了我们今人产生误解的原因,还为我们总结了孔子所说“小人儒”的两种含义。他的说法不一定对,但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孔子话的真义。或者还有读者会问,既然子夏如钱穆所说,还算是“不辱师门”的,那么在《论语·雍也》中,为何会有“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的记载?
   
   宋代解经大师刑昺在疏《论语·雍也》时说:“子夏于时设教,有门人,故夫子告以为儒之道。”原来子夏在当时已经学有所成,并且自己开始传授弟子了,这就像今天我们说徒弟“学成出师”了,这时,作为老师的孔子对这位已经成为别人师父的徒弟有所告诫,说你要做“君子儒”,千万不要做“小人儒”。这就像代代相传的箴言,体现的完全是孔子教诲学生的一片苦心。
   
   说到这里,请大家对比于丹的“就是说,你要想着提高修养,不要老惦记眼前的一点点私利”的解释,可能我们不能说于丹的说法完全错了,但又实在不敢对其解说表示苟同。这就是所谓的学术“蒙混过关”,用一些大而不当的虚话,让别人觉得这种解法也并无错误,至少这种解说没有与文章的原义对立起来。但我们要说的是,学术的尊严在于它的严谨,不着边际的话,只是对学术尊严的挑战。
   
   ……
   
   谢选骏指出:上述话题和基督徒有什么关系呢?
   
   用小人儒之定义“指追求名望的儒者”或“无远大见识, 只追求眼前小功利的儒者”来观察,不难发现基督徒里也有这样的人,前者在教会里追求成功,后者在生活里追求神的保佑。至于耶稣“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的呼吁,则被置若罔闻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