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谢选骏: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3
   
   《川普猛批「令法官易遭攻擊」》这个文理不通的标题,是北美“世界日报”出的,看了半天,它的意思大概是说“川普的猛烈批判,使得法官易遭攻擊”:


   
   它说西雅圖聯邦地方法官羅巴特(James Robart)發出適用全美的臨時禁制令,暫時中止總統川普的旅遊禁令效力後,成為網上的威脅目標,令人關注到全國司法人員的安全,有專家更擔心川普對司法界的攻擊,會讓法官更易遭到攻擊。
   
   曾經是聯邦法警,現在內華達州國家司法學院(National Judicial College)任教的梅菲拉(John Muffler)指出,就他與多位法官的接觸而言,目前司法界人心惶惶,非常恐懼。因為他們在法庭內會受到保護,但在家中或其他地方則沒有。他認為川普對羅巴特的激烈批評已帶來惡劣後果,因為一旦所使用的語言傳播開去,很容易對其他人造成推波助瀾之效。
   
   更有甚者,川普8日再次攻擊第九巡迴上訴法院維持羅巴特的裁決,指為出於政治目的,是一個恥辱。
   
   羅耀拉法律學院(Loyola Law School)教授、前美國助理檢察官勞莉?雷文森(Laurie Levenson)認為,川普對羅巴特的批評是不負責任、有損身分及非常危險,是對法治的攻擊,因為這些指責也充滿暴力。
   
   事實上,在川普在推文指責後,社交媒體上大量出現對羅巴特的人身攻擊及威脅。
   
   在推特上有網民指羅巴特是「行屍」,在臉書上有人更說要把他關在關達納摩灣軍事拘留中心。
   
   對法官的攻擊其實並非新鮮事,他們通常透過電郵、電話、信件及社交媒體等方式作出種種威脅。
   
   聯邦調查局目前仍拒絕評論羅巴特在社交媒體遭威脅之事。
   
   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的,不仅有法官,还有行政官员。《怕失聯邦補助…庇護城市扛不住了?》指出:從紐約州到賓州、堪薩斯州、佛羅里達州,曾經矢言要做無證移民庇護之地的某些「庇護城市」(sanctuary cities),如今立場似已紛紛鬆動或有妥協之勢。
   
   根據智庫機構「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最新公布的統計資料,原本地方法規條文有明文規定,明言將保護無證移民免於遭受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查緝或逮捕,但最近卻改弦易轍的地方政府包括紐約州薩拉度加(Saratoga)、賓州貝德福(Bedford)、堪薩斯州芬利郡(Finney County)、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戴德郡(Miami-Dade County)地區以及俄亥俄州戴頓市(Dayton)等。
   
   「移民研究中心」公關主任泰爾福特(Marguerite Telford)指出:「我們也正在檢視其他地方轄區的政策改變。」
   
   泰爾福特同時指出,「移民研究中心」接獲數量龐大的地方政府官員提出要求,希望研究中心把他們的城市從「庇護城市地圖」當中移除。
   
   以俄州戴頓市為例,今年1月底地方法規修正後,取消當地警方採行的「庇護立場」。原本的法規禁止警方逮捕違法的無證客後通報聯邦移民單位。
   
   戴頓市警察局長畢赫爾表示,這是幅度很小的政策改變,目的純粹是為了遵守聯邦法律。
   
   佛州邁阿密-戴德郡原本立場堅拒為聯邦機構扣押觸法的外籍移民,除非聯邦機構願意付擔這些移民被扣押期間的相關費用。不過,該郡郡長吉曼尼茲宣布改變立場,引發軒然大波。
   
   吉曼尼茲面對媒體詢問時表示,不希望失去數以百萬美元計算的聯邦補助經費,所以才會改變立場。
   
   不過,不少美國市長仍然強調會堅持做為無證移民的「庇護城市」,例如芝加哥市長伊曼紐( Rahm Emanuel)、紐約市長白思豪等。
   
   「美國移民改革聯盟」(Federation for American Immigration Reform)發言人梅爾曼預測,越來越多地方政府將會改變「庇護城市」立場。
   
   梅爾曼接受福斯新聞網訪問時指出,這種狀況會越來越普遍,「這些城市一旦面臨可能失去聯邦經費的可能,最後就會選擇以獲得預算為優先考量,讓政府部門得以繼續運作,而不是對無證移民提供保護。」
   
   与寒蝉效应同步进行的,则是《驅逐部隊掃蕩非法移民社區》:
   
   國安部在全美大規模搜捕無證移民罪犯,同時也加強邊界檢查。
   
   在誓言成立「驅逐部隊」的川普總統主政下,聯邦探員開始積極對付無證移民,雖然政府強調對象是有犯罪紀錄的無證客,但奉公守法者也遭波及,使得美國各地移民社區一片風聲鶴唳,流言四起。
   
   聯邦官員堅持執法行動並未根本改變,也否認設立檢查哨隨機攔檢,或對非法移民聚集的地點發動「掃蕩」作業。
   
   但是,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上周在大都會區接連展開行動,在芝加哥、洛杉磯、紐約、亞特蘭大和其他城市逮捕數百人的消息,使移民聞之驚心。
   
   國際特赦組織美國部門發布聲明,宣稱這些執法行動「造成嚴重的人權顧慮」。國會西班牙語裔黨團要求立即與ICE代理局長會面,並宣稱最近的突檢行動,使移民社區擔心川普的「驅逐部隊」正全力運作。
   
   川普宣稱他的移民政策是要除掉「壞人」,可是最近的執法行動卻顯示任何非法移民都可能遭殃,許多被捕的人根本沒有犯罪紀錄,雖然ICE宣稱絕大多數都是罪犯。
   
   川普也揚言要對庇護移民的城市取消聯邦補助,並把優先驅逐對象擴及曾觸犯或涉嫌觸犯任何刑事罪行,或對移民官撒謊的人。他也授權ICE官員對決定哪些人構成公共安全危害,賦予廣泛裁量權。
   
   移民維權人士說,ICE於9日在洛杉磯對非法移民發動連串突檢,還有個幼年非法入境的墨西哥婦女,因當年冒用身分向鳳凰城的移民官例行報到時,當場被捕和驅逐出境。
   
   ICE發言人說,在洛杉磯的突檢是針對危險人物的例行作業,被逐的墨西哥婦女則依法根本不能在美國停留。
   
   國土安全部發言人說,這些是威脅公共安全,或威脅移民體制健全的人。
   
   移民維權人士認為這方面的「教戰守則」已顯著改變,許多移民也嚇得不敢上工、上學、搭巴士或到公共場所。他們連跟媒體交談都要求匿名,擔心川普政府根據媒體報導把他們列入驅逐名單。
   
   幾十個社區領袖11日下午舉行電話會議,討論應變策略。一名律師表示移民必須設法自保,「沒有看到法庭令狀不要開門,不要開車燈破損的車,絕對不要在晚上開車」。
   
   谢选骏指出:这些“社区领袖”不是自封的,就是媒体炒作的,实际上他们除了给职业政客提供一些政治献金以外,没有多少社会功能。目前这种社会转型、重新洗牌的时候,正是他们山穷水尽、水落石出的时候了。但愿他们也不要成为人民公敌才好。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23)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