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谢选骏文集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毛泽东不是中国人
·法国政府可能参与杀害法广记者
·放屁的人都说自己的屁不怎么臭
·共和党原是民主党,民主党原是共和党
·共产党中国不是西方的亲儿子
·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阿里巴巴涉嫌恐怖主义
·红色美国的崛起
·毛泽东早就变节过了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不拜麦加黑屋的穆斯林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红了就会被黑
·加拿大是极乐世界吗
·竞选比赚钱更加刺激
·“一个中国”的垂死挣扎
·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彭斯比川普更伟大
·美国也有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
·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马云自组黄埔军校自取败亡之道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国民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希望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北京是蛮族入侵中国的桥头堡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俄罗斯不想归还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毛泽东是个牛鬼还是个蛇神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这里是大陆,不是中国大陆
·所有的公司都将成为垃圾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王丹是受到共产党优待的俘虏
·马列主义者最恨马列主义者
·“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欧裔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美国国会反对终身制
·横行中国的非洲内奸
·换人,才是硬道理
·文艺复兴毫无新意
·吸血鬼的种族背景
·川普杀记者与李鸟监社会
·香港成为美国的保护国
·许信良可以出任台湾特首了
·文艺复兴就是邪教复兴
·西方社会的三高症
·赞美苏联的亡灵
·韩国瑜踩着主席的脑袋往上爬
·川普的臭嘴导致股市崩溃
·两个费拉民族的迎头撞击
·刘少奇代理主席所以不得善终
·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主义者
·康熙夷狄鞑子不懂汉字
·马克思就是碰瓷党的始祖鸟
·蔡英文比连战懂得廉耻吗
·缺水缺气的原因是缺德
·美国公立大学跨州上学的费用高出几倍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德国能够成为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吗
·真新闻假新闻达到目的就是好新闻
·台湾选举真正赢家是——互联网!
·战犯就是要为战败负责的倒霉蛋
·华人为何喜欢买房子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谢选骏:中国法官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06
   
   中国新年不久,中国共产党中国的法官创作了黑色幽默:《中国法官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说的是特朗普总统对阻止了自己移民禁令的联邦法官的公开批评受到各个政治派别的指责,人们认为那是对司法独立的攻击。现在,总统正受到来自一个意想不到地方的责备:中国。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何帆法官就特朗普对詹姆斯·L·罗巴特法官(Judge James L. Robart)最近的裁决作出的反应发表了一篇严厉的批评文章,罗巴特的裁决阻止了总统行政命令的关键部分,既禁止来自七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访问者入境。何帆说,特朗普违反了司法独立的原则,还说攻击法官的人是“法治公敌”。
   
   何帆在这篇周日发表的文章中写道,“哪怕你掌控三军脚踩核弹,也是尊严扫地,与恶棍无异!”
   
   一名中国法学家就他所认为的特朗普对权力分立带来的危险发表看法的做法,粗看起来似乎有点虚伪。在中国,法院被牢牢地控制在共产党的指挥之下。上个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曾公开谴责司法独立的概念,警告法官不要陷入“西方”意识形态的“陷阱”。
   
   但是,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上个月公开表露的态度掩盖了他任职期间发生的事情。像何帆这样的法官熟悉美国的法律制度,他们研究美国制度,是为了改善中国的法制,比如如何处理辩诉交易请求,或怎样对待非法获得的证据,美国学者苏珊·范德(Susan Finder)说,范德有一个关注中国最高法院的最高人民法院观察博客。
   
   范德说,何帆公开承认自己对“最高法院有瘾”,他翻译了不少关于美国最高法院的书籍,并在中国最高法院的司法改革委员会工作。何帆翻译的著作包括大法官斯蒂芬·G·布雷耶(Stephen G. Breyer)的《法官能为民主做什么》(Making Our Democracy Work)一书,以及琳达·格林豪斯(Linda Greenhouse)写的前大法官哈里·A·布莱克门的传记《大法官是这样炼成的:哈里·布莱克门的最高法院之路》(Becoming Justice Blackmun)。
   
   “最高人民法院对美国的注意程度比你想象的要大,”范德说,她是北京大学设在南方城市深圳的国际法学院的学者。“他们正试图提高中国司法机构的威信。”
   与美国最高法院只有九名大法官不同,中国的最高法院有数百名法官,其中包括像何帆这样的法官,他的主要工作是在法庭之外。
   
   何帆的文章中用了一个特朗普挖苦推文的截屏,特朗普在推文中用“所谓的法官”称呼那位阻止了总统移民禁命的法官,何帆的文章也注意到中国司法人员遭受暴力的问题,文章提到广西南部地区的一名退休法官被杀害一事。
   
   这篇文章也许是利用特朗普攻击美国的司法独立性的机会来安全地、间接地对中国自己的制度提出一些建议,但记者无法联系到何帆对此置评。
   “那可能是要表达的信息的一部分,”范德说,她认识何帆三年多了,并为他的博客写过文章。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傅才德@PekingMike。
   Kiki Zhao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
   
   谢选骏指出:这样的“批评”发生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
   
   费加罗报的文章《批评毛泽东在中国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介绍,费加罗报在国际版刊登了两篇有关中国的文章,占据了整整一个版面。有关中国政府禁止发表批评毛泽东的言论的文章占据了大量的篇幅,该报北京特约记者 犀利?布鲁也特( Cyrille Pluyette )介绍说,在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批评毛泽东可不是闹着玩的。
   
   中国共产党原以为1981年有关毛泽东的历史地位的三分过失,七分成就的结论已经足以了结有关毛泽东历史地位的争论,然而,四十年后的今天,如何对待毛泽东的历史功过依然是区别个人政治立场的分界线。随着中共十九大的临近,中国政府不断加强对共产党以及中国社会的监控,中国著名自由派知识分子茅于轼就成为最新的一个牺牲品,中国当局1月20日刚刚屏蔽茅于轼所在的天则经济研究所的官方网站。原因是茅于轼对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反对司法独立的言论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文章接着介绍说,今年一月初,中国山东建筑大学教的授邓相超,因为在微博转发了批评、否定毛泽东的言论,引起了毛左们的围攻,并被校方强制退休。
   
   对此,位于香港的法国现代中国研究中心的负责人埃里克?弗洛伦斯(Eric Florence )向费加罗报表示,中国高层担忧对毛泽东的政治遗产的追究将使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受到质疑。香港浸会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法国中国问题研究专家高经文教授则进一步指出,中国政府占在捍卫毛泽东的立场上也可以使中国势力强大的毛左派无话可说。不过,弗洛伦斯也分析指出,中国高层同时也担心如果毛左派势力仗势欺人,以崇拜毛泽东为借口来发泄对当今社会的不满,这比将导致新的社会动荡。因为,虽然毛泽东在一部分中国民众心目中受到推崇,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的中国人对毛泽东使他们的家庭以及个人所遭受的苦难耿耿于怀。
   
   中国警察:我要将你折磨得发疯!
   
   费加罗报另一篇有关中国的文章介绍的是709被失踪律师之一,近日被释放的谢杨律师在网上发表的对他在拘押过程中所遭受的酷刑的陈述;文章的标题引述了谢杨文章中的一句话,一位对他施加酷刑的警察对他说:我要将你折磨得发疯!费加罗报介绍了谢杨本人呢的文章,并且采访了谢杨的辩护律师,指出,尽管中国自己的法律明确禁止使用酷刑,但是谢杨律师在2015年7月13日至19日期间遭受了残酷地,非人道的肉体以及精神的折磨。谢杨的揭露再一次显示,此前多个国际人权组织披露的中国监狱的酷刑行为的普遍性,也使人们更加坚信中国被拘押人员在央视以及其他场合的认罪行为都是在酷刑之下得到的。文章最后指出,如果还有人对谢杨律师的陈述持有怀疑的话,今年一月被释放的处于精神失常状况的另一位律师李春福就从侧面证明的谢杨律师揭露的情况的真实性。
   
   由此可见,毛泽东僵尸依然统治中国大陆。
   
   那么,法国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
   
   2017年2月7日,法国各报纷纷就法国右翼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费勇举行的记者会发表文章,各报异口同声地分析说,费勇在承认错误的同时,也开始向他的反对者们发起攻势。左翼解放报的社论文章分析说,费勇在记者会上的演讲针对的对象主要是他自己的共和党内部的阵营,他强调指出,他绝不会退出自己费尽努力才争夺到的候选人的位置,明确地告诉他的阵营必须同心协力的支持他,否则就会给社会党提供可乘之机。
   
   右翼费加罗报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对费勇的支持,尽管该报社论文章同时依然指出,费勇为家人虚设职务的事件尚未水落石出,但是,费加罗报认为没有费勇在记者会上的陈述显示右翼政党依然拥有一位实力强大的候选人。
   
   天主教十字架报的相关标题是:费勇承认犯错,但却拒绝接受不诚实以及违法的指控。
   
   财经报纸回声报也重点强调法国总统选举过程跌宕起伏,波澜不断,正在引起市场的担忧,市场投机者开始认真审视几个月前还被认为机率为零的可能,那就是极右党派在选举中胜出以及法国可能成为继英国之后,第二个要求脱离欧盟的国家。
   
   法共人道报头版关注的是严寒凛冽之际,被困滞在巴尔干地区的中东难民们的绝望处境。但是法国共产党一点不关心中国共产党的人道毁灭。全世界的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呵呵。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06)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