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谢选骏文集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谢选骏: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04
   
   《移民潮正在摧毁西方文明》從文明演變的角度來看移民潮。移民潮包括“合法移民”、“非法移民”和“难民”。說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是西方文明自我挽救,擺脫解體命运的最后努力。


   
   仅以移民来说。人是文明的載體;換句話說,文明是由人所負載的。人口是一个文明的生物学基础。移民,负载着他们原居地的文明。那些支持非法移民、無視甚至踐踏法律鼓,励各种移民进入西方世界者,目的是要改變西方文明的人口結構,最终從生物學上消滅西方文明,造成當年蠻族(即現代歐洲人的祖先)入侵并灭亡羅馬帝國一樣的結果。他們混淆關於“移民”的兩個概念:
   
   1、含混的說“美國是移民的國家”、“美國建國和發展就靠移民”。沒錯,美國是移民的國家,但是歐洲移民的國家。是同質文明的移民進入美國,加強同質文明的力量,是“正能量”。若是異質文明的移民進入美國,又沒有自願同化,就是絕對的破壞力量,是“負能量”。非欧洲移民进入欧美,都是破坏性力量。
   
   2、故意混淆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統稱為“移民”。因此,美國前政府及其支持者有法不依,把要求執行現行法律、反對非法移民的呼聲和政策稱為“反移民”。通過這兩種混淆,大肆引進異質文明人口,它们的涌入,必定改變西方文明人口結構,最终导致西方文明解体。
   
   作者認同西方文明精神和價值,願意遵守西方文明的規範,故而來到美國追求的理想。因此,非常理解並支持川普的政策:每一位移民,必須接受審查,要非常熱愛這個國家,深深熱愛這個國家的人民,這是移民的先決條件。對絕大多數不懂何為“文明”的百姓來說,只能如此在“國家”層面上檢驗和要求他們。
   
   和別的異質文明人口一樣,絕大多數中國人只知“入籍”拿好處,其實,"入籍"這個詞的正確含義是:“歸化”。異質文明的移民若不歸化,必定成為瓦解西方文明的病毒或腫瘤,並自絕後路,殃及自己的子孫。西方文明,又被稱為基督教文明,是在教會的“子宮”(母體)裏孕育、成長起來的。西方文明的精神和價值,根源於基督信仰。重建西方文明的精神和價值必須回歸基督信仰。
   
   中國人說“人多勢眾”,沒錯,這是物質世界普遍的生命真理。人是文明的載體。當人口結構發生變化,文明就一定相應演變。比如,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選民的結構變化了,就一定導致政府的改變。美國民主黨和歐洲自由派“開放邊境”政策,是要增加異質文明人口的數量,讓人口結構、具體說就是選民結構,朝著有利於他們掌權、暨在選舉中獲勝的方向變化。民主黨和自由派已經蛻變為代表異質文明人口的力量。民主黨和自由派同時支持和鼓勵同質文明中的同性戀、變性人、人工流產、非婚不育,以此減少同質文明人口的數量,形同谋杀自杀,对西方文明而言,罪莫大焉!
   
   当然,奥巴马和喜来莉还不一样。奥巴马骨子里就是要毁灭西方文明。喜来莉及同伙,只是想借助异质文明人口力量来攫取权力。当然,一旦异质文明在美国占了绝对优势,喜来莉和同伙,及他们的后继者,最終也逃脱不了被毁灭的命运。
   
   网民评论:
   
   溪谷闲人:你不要把美国和中国相提并论。中国和美国,风马牛不相及。知道“风马牛不相及”什么意思吗?革命,在美国如何解释吗?
   
   老度:就是说呀,这就是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我觉得美国不应该搞社会主义的那一套,非法移民潮,难民潮,吃大锅饭,吃大户,多干少干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穷过渡,平均主义。 中国就是吃这个亏吃大了,现在还是贫穷落后,如果英国美国也来这一套蠢行,明摆着就是往死路上奔。中国的习胖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就让他去走,英国的脱欧和美国的脱左,说明这英美这两个国家还有救,西方文明也许还可能保留下来。
   
   溪谷闲人:按川普总统的说法,美国不应该有“非法移民”的存在。现在的“非法移民”数量达到一千好几百万,不正常。应该只有“合法移民”和“待审批移民”。具体如何做到,还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但是“非法移民”堂而皇之”的进入美国社会生活是不对的。
   
   telehe:单是移民成潮不应摧毁西方文明。移民文化坚硬如古、认定“你死我活”是“历史发展动力”的,人移了价值观坚持不变的,才是摧毁西方文明的源动力。
   
   南山皓:说的好,赞!必须区分同质文明移民和异质文明移民,必须区分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如果说前一条还有点“高深”,西方人需要进一步提高认识的话,后一条简直就是常识,既然有移民法,为什么不遵守?法制是人类文明的基础和保证,川普依法治国何罪之有?
   
   秋念km:很有道理……单纯讨好红脖,可能是太愚蠢了。但关闭中东穆斯林仍然是对的。
   
   
   谢选骏指出:所谓“新的移民潮”就是“逆向的殖民主义”,类似古代的“民族大迁徙”、“蛮族入侵”这是旧文明灭亡的开始、新文明酝酿的开端……其结果之一,就是所以中国人这个“新的野蛮民族”迁徙到了八国联军的故乡,这就是“历史的报应”。(类似的事情是:印巴人到了英语国家,北非人到了法国,土耳其人到了德国、回民到了俄罗斯……)至于合法与非法的问题,其实无关文明的兴衰——我在日本的时候,迎着中国留学生愤愤不平地说:当初日本人到中国的时候,何尝是拿着签证进来的?所以他们拒不买票上车,坚持套票战略,不仅是为了省钱,而且说是在伸张民族正义、曲线收取战争赔款——类似的心理和说辞,赖在美国不走的墨西哥人,未尝未有也。因为我觉得,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这是一种类似“希腊化时代”的东西,当然会摧毁希腊的城邦制度。这也是为凯撒“大帝”君临世界在作准备的。所以我们要向前看、向前走,而不是向后看、向后走……虽然历史的结构,在根本上也是“循环”着的。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04)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