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四美国的真相]
谢选骏文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美国的真相

谢选骏:第四美国的真相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89
   

   《川普的庐山真面目 终于慢慢看清了》(观察者网):【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在美国掀起了另一波街头抗议潮。自特朗普当选,围绕他的反对声就不曾停止,全球舆论对特朗普政府未来执政方向也议论纷纷。这之中,不乏对他政策确定性和执政稳定性的质疑。观察者网在就职典礼后对话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分析“特朗普时代”,道来背后的深层原因以及这位“话题总统”未来的政策走向。以下为专访文字整理。】
   
   问:特朗普刚刚宣誓就职,外界对他的评论很多,对他执政的稳定性、政见都有许多说法。您对目前这些舆论怎么看?
   
   答:美国大选确实值得人们关注。去年以来,随美国选情起伏,中国舆论场的关注度不断提升,前几天特朗普就职典礼也吸引了众多眼球。因为大家不是做专门研究工作的,对美国大选以及特朗普新政府还只是一个表面印象,自然会对很多问题有些不太准确看法和评价。
   
   比如说,舆论普遍对特朗普的就职演说感到意外,甚至调侃说他“拿错了稿子”。其实,他就职演讲是他从2015年参选以来历次公开辩论和重要竞选演说的集大成。他就职演说中的观点和语言都是以前反复讲过的并不新奇。那天他只是把一贯想法和主张集中起来做了全面表述。很多舆论对此表示讶异,说明大家还是不太了解他。这两天我们做了一些数据性分析,结果表明就职演讲与特朗普一贯的语言和逻辑是高度吻合的。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特朗普未来执政有很大不确定性。这显然是不对的。特朗普当选并已任职是非常确定的事实,况且他是个意志坚强,甚至是个非常顽固执着的人。他的当选来之不易,他一定会坚定不移地贯彻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和主张,只是他能做到多少要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但他一定会按照他既定的方针来改变一些什么,改变美国,改变世界。这是非常确定的,怎么能说不确定呢?!美国新政府的执政方向,或者按特朗普说的那个“运动”的方向是十分确定的。说不确定,那只是你不了解罢了,可不是特朗普不确定。
   
   目前的舆论场上,也有一些专家、学者在没有做深入研究的情况下,发表了许多议论,这倒是很不靠谱、很主观的,有的离事实很远。这种情况不好,不利于我国舆论界和公众为美国政府更迭后可能出现的新情况、新转变,特别是对我国的国际环境、中美关系即将出现的新情况新变化,做一些社会心理方面的准备。所以,我也希望能够通过媒体呼吁我们的专家、学者们,多做一些研究,通过我们严肃的研究和认识,引导舆论对即将来到的变化做好准备。
   
   问:有一些声音说,目前的抗议非常多。担心特朗普不能坐满自己四年的任期,您怎么看?
   
   答:是吗?为什么会这么看?当然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我看来特朗普做不满4年或8年的更大风险可能来自他的身体,毕竟他也有70多岁了。美国总统可不是一份轻松工作。特朗普当选确实有很大的争议。2016年的大选是多年来美国少有的激烈竞争。如此激烈的选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社会的分歧。其实这种分歧乃至极化,从2000年大选时就已经明显地出现了,这个趋势持续了16年。
   
   对于特朗普胜选美国人的态度非常对立,有人欢心鼓舞充满了希望,有人非常气愤非常沮丧。据我们所知,很多美国家庭连圣诞节都没过好,因为即使是朋友、家人都可能对特朗普当选有不同的看法。这次我们研究团队有人在现场观察,注意到参加特朗普就职典礼的观众比以往有所减少。21日还有一个规模非常大的女权示威,尽管不是直接针对特朗普的,但是很多人也是出于对他的不满而参加这个游行的。
   
   但是,特朗普当选在美国引起的争议,并不意味着他领导的会是一个弱势政府,而他会是一个弱势总统。相反,特朗普现在十分强势。他执政后,是有基本条件来推行他的政策的。
   
   首先,特朗普作为一个所谓的“政治素人”,确实缺乏华盛顿权力系统也就是他总在批评的“建制派”的支持。也可以说特朗普他从参加竞选开始就打破了许多规矩,是一次非典型的竞选。而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恰恰说明特朗普在美国社会有非常强大和稳定的支持。
   
   根据我们的研究,特朗普支持者的坚定性、强烈性是大大超过对手阵营的。也就是说,在美国凡是支持特朗普的,大都是非常认同他的政策的,对他本人也是抱有很大期待。
   
   这次大选结果大大出乎民主党人的意料。原来民主党认为可以拿回执政权,同时可以拿回参议院的多数,进而可以在现在4比4保守和自由倾向的联邦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上,再添一位倾向自由主义的大法官。这本来是民主党的如意算盘。但现在实际情况是,除了特朗普当选以外,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保持多数。这也意味着特朗普会很快任命一个新的保守派大法官。(观察者网注: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1月31日晚,特朗普用个人推特账号公布,提名保守派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再有就是美国州的层面上也是共和党占优。这些情况与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形成鲜明对照,也就是说特朗普不是一个“跛脚鸭”,现在美国的制度体系比较有利于他。况且特朗普本人是一个非常精明、善于运用策略的人物,他的个人能力要胜于奥巴马和小布什。
   
   奥巴马和小布什在很大程度上是理想主义者。我们在美国调研的时候经常听到一种说法,说奥巴马是一个“哲学家”,不是个政治家。所谓“哲学家”是说他更多凭借一种理想和主张在做事。而政治家是非常现实的,是计算条件和成本的,政治家是凭借“工具理性”推进工作的。奥巴马,以及某种程度上的小布什,他们并不是一个典型的政治家。特朗普应该说在这个意义上是个典型的政治家。他非常精明,既有坚定的目标,也有非常灵活的手段,是不能被低估的。大家不应该被特朗普表面的个人风格所迷惑。
   
   谈到特朗普的个人风格,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个非常精明抑或说狡诈的商人,他不仅勤于实践还善于总结,他很早就有营商的畅销书。很显然他是一个策略大师,他从年轻的时候就非常善于处理各种关系。批评他的人说他是个con artist玩家(街头变戏法游戏)。从经商的角度看,特朗普远不是美国最成功的企业家。但一直以来他十分善于利用和处理各种复杂关系,善于声东击西、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纵横捭阖,化被动为主动。这是他的个人风格。
   
   问:我们知道,您的团队用“新民粹”这个新概念来解释特朗普的当选,也由此推断他未来的政策走向,请您具体展开谈谈。
   
   答:对特朗普执政的美国要做好一定的思想准备,调整我们的心态,这个是很必要的。
   
   16年来,美国政府出于种种原因吧,并没有把中国真正当做对手。2001年小布什上台伊始就提出“对手论”,但不久就发生了9·11,美国转向了。8年后奥巴马上台,提出所谓“重返亚洲”、“亚洲再平衡”等战略,当时的希拉里国务卿还提出了“巧实力”。我认为这些都是主要针对中国的。但我们知道,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具有非欧洲裔血统的总统,这就触及了美国政治最隐秘、最深层次的问题——美国的那个“永远的痛”。奥巴马当政之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这种阻击很大程度上是针对他本人而非他的政策的。十分遗憾,奥巴马这8年简直可以说是一无所成。他自己也很是沮丧。过去16年的国际环境给中国创造了很大的机会,我们称之为“战略机遇期”。
   
   随着特朗普的上台,情况会有很大的变化,这可要引起我们的警觉。现在大家很关心特朗普新政府的政策走向,但如何靠谱地分析这一问题,关键是要准确、深入认识特朗普上台的原因。如果我们不能真正了解特朗普如何胜选的,就并能不了解他的政治基础和社会背景,进而也就很难了解和理解他的行为和未来政策。换言之,正确认识特朗普胜选的原因是预测其行为和政策的基础。
   
   我们的团队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美国,关注美国选举。这是很复杂的问题,为了讲得通俗简单,我们想用“新民粹”作为解释美国发生的变化以及特朗普现象的核心概念。
   
   至少从2000年以来,美国社会的结构性变化日益明显,主要的特征是美国社会中原来的主流人群,即白人中间阶层出现了被边缘化的倾向。大家都知道美国是工业化立国的,过去有个说法,说“美国是一个装在汽车轮子上的国家”,在1960年代,每四个工人中就有一个和汽车及相关产业有关。随着各种结构性变化,特别是经济全球化和经济金融化,美国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原来在制造业发展起来的所谓中间阶层利益受到了损失。他们即当年尼克松在莫斯科美国展览会上向赫鲁晓夫炫耀的美国工人家庭,由此还引发了一场著名的“厨房辩论”。但进入新世纪,曾经引以为傲的,代表了“美国梦”并吸引了世界目光的美国中间阶层陨落了,被大大地边缘化了。这是后现代美国社会乃至西方世界发生的最大变化。轮不到我多说,特朗普在大选中对这个问题已经进行过反复的、震撼人心的讨论。
   
   20170126084049354.jpg
   
   今天美国“锈带”的衰败景象
   
   我只是想顺带说一句,有一个情况大家可能不太清楚,即所谓“1% vs 99%”问题,国内很多人还在沿用过去观点看这个事情,说这反映了美国的阶级对立。这话看似有道理,其实不对。如果是传统的所谓“阶级对立”问题,也就是所谓的资产阶级、无产阶级问题,那绝对不会是1% vs 99%。美国传统工人运动、民权运动的最高潮都要向华盛顿进军。马丁·路德·金发表《我的梦想》演说是在林肯纪念堂前。这次抗议的人们为什么去纽约百老汇边上一个小小的广场上安营扎寨?1% vs 99% 不是过去意义上的阶级对立,其背景是经济金融化,是金融垄断集团控制了整个经济活动,成了经济活动最大的受益者,从而引起了美国社会的广泛反对,甚至也包括特朗普这样的人。
   
   很多人会认为特朗普是大老板,他是1%。其实不见得,在我看来他恰恰不是1%,而是99%。他激烈地抨击华尔街,他本人不是一个金融大鳄。他想振兴的还是美国的产业包括工商业,他对经济全球化、金融化持不同看法,他要做出某种纠正。
   
   美国和世界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我们不能再用过去形成的那些概念剪裁现实,许多概念和认识已经过时了。囿于成见,现实反而是荒诞不经的。特朗普很懂得美国原有社会主流被边缘化的现实,很懂得适应和借助新的社会情绪。支持特朗普的重要社会群体是那些所谓的“愤怒选民”——欧洲裔的工人、中老年男人、受教育程度低的人,住在“锈带”、“圣经带”上的人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