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谢选骏文集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谢选骏: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86
   
   


   美国之音认为,《离婚不是选项:未来美中关系的五大变量》:
   
   美国总统川普2月2日在国家祈祷早餐会(National Prayer Breakfast)上发表讲话。
   
   而美中两国关系自美国新总统唐纳德·川普上任以来充满了变数,甚至有恶化的迹象,未来美中关系将如何发展?美国“著名的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最近发表文章指出,美中政治中的五大变量将会影响双方关系的发展的轨迹。他也以婚姻关系比喻美中关系,他说,这可能不是最好的婚姻,但是离婚不是选项。
   
   沈大伟1月底在《亚洲政策》上发表文章,建议美国与中国打交道时,要进行 “强悍接触(tough engagement)”,但同时,也要“管控竞争”。
   
   他说,川普接手的美国与中国摩擦的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两国在军事和安全上、在亚太影响力方面、在国际地缘战略方面、在意识形态和政治领域、在商业领域都充满着竞争。他说,虽然令人遗憾,但是,这也将是两国关系的“新常态”。他说,在一些权力转移论者眼里,美中目前的关系应该是一个守成大国和一个崛起大国之间最不稳定,也脆弱(vulnerable) 的时期。
   
   沈大伟说,两国政府最大的任务,更准确地说,最大的责任,就是要管控这些竞争,免得让双边关系滑向全面对立。他说,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双方官员应该意识到,两国关系中有些更深层面的力量会影响到两国管控的能力。他在文章中列出了五大变量,他说,这些变量很可能会影响美中未来的关系。
   
   中共政治上的不安全感
   
   沈大伟在文中指出的第一个变量就是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的不安全感。沈大伟解释说,中国共产党一直认为“西方敌对势力(主要指的是美国)要颠覆共产党的统治,而且这种看法深深地植根于官方的心理和宣传中。他说,如果川普政府只关注美国内政,这可以缓解共产党的这种看法,反而消除了两国关系中的某种紧张成分,这一点应该是北京所欢迎的。
   
   鉴于川普在竞选中对中国的人权和中国内政并没有做出任何评论,因此这种紧张成分未来可能会减退,虽然两国在经济和战略上的紧张还会继续。
   
   川普是商人出身,而商人通常都会认为谈人权并无助于推进自己的商业利益。
   
   不过,沈大伟又说,川普政府的强硬派可能会批评中国压制人权,也有很能会给中国施压,这样可能会造成相反的效果。
   
   川普自己是第二大变量
   
   沈大伟认为川普本人是两国关系中的第二大变量。他说,川普已经向世界证明他是不可预测的,而且对世界事务的了解也不充分。
   
   川普很明显对中国没有好感。川普经常批评中国的一些行动。他甚至 打破禁忌,质疑两国关系的基石“一中”政策,并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以前的美国几位总统一直遵循“接触”政策、支持“一中”政策,和其他做法,中国已经习惯美国这样的做法,所以川普本人是一大变量,因为他偏好公开和尖锐地指责他人,而中国的政治文化对公开批评的容忍是有限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最近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会密切关注川普总统当政后的言行,也做了最坏的准备。
   
   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对全球领导力量认可的需求
   
   中国国内日渐上涨的民族主义以及中国希望被认作全球的领导力量的需求是影响美中关系的第三大变量。 他说,中国 这样的想法非但不会改变,只有可能还会越来越强烈。他说,中国相信“自己的时代已经来到”,而美国现在是陷入了长期的衰落之中。
   
   这个原因之所以可以成为影响两国关系的一个因素,是因为这样的看法可能会导致中国雄心过大,挑战美国,甚至可能会挑衅美国,从而引发冲突。
   
   另一方面,美国充斥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思维,对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问题感到敏感,所以一旦中国要试探的话,美国不太可能退缩。他说,台湾问题、南中国海、东中国海、朝鲜以及不经意的军事事件,任何一点,都有可能导致冲突。沈大伟说,在这样的心理背景下,任何一个偶发事件都可能会引发非理性的反应和真正的冲突。
   
   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国家利益和战略地位
   沈大伟说,两国关系的第四个变量是美国如何定义自己在亚太和东亚地区的国家利益和战略地位。
   
   如果美国采取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立场,也就是说,不允许力量对等的竞争对手出现,否定中国的战略空间,那么两国间发生摩擦和军事对抗是迟早的事。
   
   但是,沈大伟说,如果川普像他竞选时示意的那样,将美国撤出亚洲,这样一来,中国的战略压力得到缓解, 两国因此反而有可能会改善关系。他说,这样的结果在历史上也可以找到类比的。二十世纪初的美国和英国就是。英国将在西半球的势力范围让给美国,避免了当时时代的修息底德陷阱。(即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中国一直把西太平洋视为自己家的“前院”,对美军在自己的沿海地带的存在特别敏感,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在那里行动应该小心一些才好。
   
   与此同时,他说,中国也应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美国从1900年开始,特别是1945年之后,就是一个太平洋国家,而且正是因为美国的战略存在以及美国在亚太建立的盟友关系,保护了亚太带地区1975年以来的和平与稳定。他说,所有的国家,包括中国都从美国在亚洲的存在中获益,没有国家愿意美国撤出或是被赶出太平洋。
   
   区域国家的行为
   
   亚太地区国家的行为选择是美中关系的第五大变量。
   
   美国在亚太地区有五大盟友,包括日本、韩国、泰国、澳大利以和菲律宾。另外,有四个国家因为战略利益与美国站在一起,这几个国家包括越南、新加坡、新西兰和印度。
   
   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蒙古、老挝、斯里兰卡、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等几个国家在战略上保持中立。巴基斯坦和柬埔寨选择与中国站在一起。
   
   这些国家如何在美中的竞争关系中自处也是一个重要的变量。他说,没有一个国家希望被迫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他说,这些国家都在走钢丝,经济上,希望与中国和美国都保持密切的联系,但是在安全上,更多国家希望加强与美国的联系。他说,除了巴基斯坦外,亚洲基本上没有国家希望寻求中国的安全保护,相反很多国家都对21世纪的附属国关系表示怀疑。
   
   1972年以来,在历经了九届美国总统、六位中国领导人后,虽然美中之间一直存在摩擦的成分,但是最终两国关系还是存续下,并继续发展。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现在的这些外部和内部力量都不是哪一个领导人可以完全控制的。
   
   鉴于美中关系是世界事务中最重要的关系,建议双方以一种责任感来管控这个关系,对对方的观点保持敏感、做出符合实际的妥协。他说,双方应该意识到,如果两国不能管控这些竞争面, 这对两国、对亚洲、乃至对全世界都是灾难。 他最后说,虽然美中之间不是好的婚姻,但是离婚不是选择。
   
   ……
   
   网民评论:
   
   xu3331:以婚姻比喻国家关系,实在不伦不类,亏他还是研究中国问题的。那个汪洋就爱这么说,徒遗笑柄。
   
   qntyoex:中美现在的竞争关系与过去冷战时期的美苏对抗关系截然不同。当年的美苏之间贸易量很少,人员交流只有区区几千人次。现在中美各个方面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想强硬掰开已经不容易了。
   
   钟胜希:这个沈大伟什么时候准过?
   
   ……
   
   谢选骏指出:“老九不能走!”为什么中美两个势不两立的冤家对头不能离婚?因为,如果中美关系破裂,那么美国这些“汉学家”、“中国通”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黎安友(Andrew James Nathan,1943年4月3日-)就是因为和共产党中国“离了婚”,无法获得中国签证,因此丧失了“和中国学术交流”的可能,无法获得中国大陆社会的第一手资料,使得自己的研究大打折扣。为此不得不拼凑漏洞百出的赝品《天安门文件》,连带赔上了自己的学术信誉。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46)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