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谢选骏文集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谢选骏: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86
   
   


   美国之音认为,《离婚不是选项:未来美中关系的五大变量》:
   
   美国总统川普2月2日在国家祈祷早餐会(National Prayer Breakfast)上发表讲话。
   
   而美中两国关系自美国新总统唐纳德·川普上任以来充满了变数,甚至有恶化的迹象,未来美中关系将如何发展?美国“著名的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最近发表文章指出,美中政治中的五大变量将会影响双方关系的发展的轨迹。他也以婚姻关系比喻美中关系,他说,这可能不是最好的婚姻,但是离婚不是选项。
   
   沈大伟1月底在《亚洲政策》上发表文章,建议美国与中国打交道时,要进行 “强悍接触(tough engagement)”,但同时,也要“管控竞争”。
   
   他说,川普接手的美国与中国摩擦的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两国在军事和安全上、在亚太影响力方面、在国际地缘战略方面、在意识形态和政治领域、在商业领域都充满着竞争。他说,虽然令人遗憾,但是,这也将是两国关系的“新常态”。他说,在一些权力转移论者眼里,美中目前的关系应该是一个守成大国和一个崛起大国之间最不稳定,也脆弱(vulnerable) 的时期。
   
   沈大伟说,两国政府最大的任务,更准确地说,最大的责任,就是要管控这些竞争,免得让双边关系滑向全面对立。他说,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双方官员应该意识到,两国关系中有些更深层面的力量会影响到两国管控的能力。他在文章中列出了五大变量,他说,这些变量很可能会影响美中未来的关系。
   
   中共政治上的不安全感
   
   沈大伟在文中指出的第一个变量就是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的不安全感。沈大伟解释说,中国共产党一直认为“西方敌对势力(主要指的是美国)要颠覆共产党的统治,而且这种看法深深地植根于官方的心理和宣传中。他说,如果川普政府只关注美国内政,这可以缓解共产党的这种看法,反而消除了两国关系中的某种紧张成分,这一点应该是北京所欢迎的。
   
   鉴于川普在竞选中对中国的人权和中国内政并没有做出任何评论,因此这种紧张成分未来可能会减退,虽然两国在经济和战略上的紧张还会继续。
   
   川普是商人出身,而商人通常都会认为谈人权并无助于推进自己的商业利益。
   
   不过,沈大伟又说,川普政府的强硬派可能会批评中国压制人权,也有很能会给中国施压,这样可能会造成相反的效果。
   
   川普自己是第二大变量
   
   沈大伟认为川普本人是两国关系中的第二大变量。他说,川普已经向世界证明他是不可预测的,而且对世界事务的了解也不充分。
   
   川普很明显对中国没有好感。川普经常批评中国的一些行动。他甚至 打破禁忌,质疑两国关系的基石“一中”政策,并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以前的美国几位总统一直遵循“接触”政策、支持“一中”政策,和其他做法,中国已经习惯美国这样的做法,所以川普本人是一大变量,因为他偏好公开和尖锐地指责他人,而中国的政治文化对公开批评的容忍是有限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最近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会密切关注川普总统当政后的言行,也做了最坏的准备。
   
   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对全球领导力量认可的需求
   
   中国国内日渐上涨的民族主义以及中国希望被认作全球的领导力量的需求是影响美中关系的第三大变量。 他说,中国 这样的想法非但不会改变,只有可能还会越来越强烈。他说,中国相信“自己的时代已经来到”,而美国现在是陷入了长期的衰落之中。
   
   这个原因之所以可以成为影响两国关系的一个因素,是因为这样的看法可能会导致中国雄心过大,挑战美国,甚至可能会挑衅美国,从而引发冲突。
   
   另一方面,美国充斥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思维,对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问题感到敏感,所以一旦中国要试探的话,美国不太可能退缩。他说,台湾问题、南中国海、东中国海、朝鲜以及不经意的军事事件,任何一点,都有可能导致冲突。沈大伟说,在这样的心理背景下,任何一个偶发事件都可能会引发非理性的反应和真正的冲突。
   
   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国家利益和战略地位
   沈大伟说,两国关系的第四个变量是美国如何定义自己在亚太和东亚地区的国家利益和战略地位。
   
   如果美国采取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立场,也就是说,不允许力量对等的竞争对手出现,否定中国的战略空间,那么两国间发生摩擦和军事对抗是迟早的事。
   
   但是,沈大伟说,如果川普像他竞选时示意的那样,将美国撤出亚洲,这样一来,中国的战略压力得到缓解, 两国因此反而有可能会改善关系。他说,这样的结果在历史上也可以找到类比的。二十世纪初的美国和英国就是。英国将在西半球的势力范围让给美国,避免了当时时代的修息底德陷阱。(即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中国一直把西太平洋视为自己家的“前院”,对美军在自己的沿海地带的存在特别敏感,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在那里行动应该小心一些才好。
   
   与此同时,他说,中国也应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美国从1900年开始,特别是1945年之后,就是一个太平洋国家,而且正是因为美国的战略存在以及美国在亚太建立的盟友关系,保护了亚太带地区1975年以来的和平与稳定。他说,所有的国家,包括中国都从美国在亚洲的存在中获益,没有国家愿意美国撤出或是被赶出太平洋。
   
   区域国家的行为
   
   亚太地区国家的行为选择是美中关系的第五大变量。
   
   美国在亚太地区有五大盟友,包括日本、韩国、泰国、澳大利以和菲律宾。另外,有四个国家因为战略利益与美国站在一起,这几个国家包括越南、新加坡、新西兰和印度。
   
   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蒙古、老挝、斯里兰卡、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等几个国家在战略上保持中立。巴基斯坦和柬埔寨选择与中国站在一起。
   
   这些国家如何在美中的竞争关系中自处也是一个重要的变量。他说,没有一个国家希望被迫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他说,这些国家都在走钢丝,经济上,希望与中国和美国都保持密切的联系,但是在安全上,更多国家希望加强与美国的联系。他说,除了巴基斯坦外,亚洲基本上没有国家希望寻求中国的安全保护,相反很多国家都对21世纪的附属国关系表示怀疑。
   
   1972年以来,在历经了九届美国总统、六位中国领导人后,虽然美中之间一直存在摩擦的成分,但是最终两国关系还是存续下,并继续发展。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现在的这些外部和内部力量都不是哪一个领导人可以完全控制的。
   
   鉴于美中关系是世界事务中最重要的关系,建议双方以一种责任感来管控这个关系,对对方的观点保持敏感、做出符合实际的妥协。他说,双方应该意识到,如果两国不能管控这些竞争面, 这对两国、对亚洲、乃至对全世界都是灾难。 他最后说,虽然美中之间不是好的婚姻,但是离婚不是选择。
   
   ……
   
   网民评论:
   
   xu3331:以婚姻比喻国家关系,实在不伦不类,亏他还是研究中国问题的。那个汪洋就爱这么说,徒遗笑柄。
   
   qntyoex:中美现在的竞争关系与过去冷战时期的美苏对抗关系截然不同。当年的美苏之间贸易量很少,人员交流只有区区几千人次。现在中美各个方面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想强硬掰开已经不容易了。
   
   钟胜希:这个沈大伟什么时候准过?
   
   ……
   
   谢选骏指出:“老九不能走!”为什么中美两个势不两立的冤家对头不能离婚?因为,如果中美关系破裂,那么美国这些“汉学家”、“中国通”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黎安友(Andrew James Nathan,1943年4月3日-)就是因为和共产党中国“离了婚”,无法获得中国签证,因此丧失了“和中国学术交流”的可能,无法获得中国大陆社会的第一手资料,使得自己的研究大打折扣。为此不得不拼凑漏洞百出的赝品《天安门文件》,连带赔上了自己的学术信誉。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46)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