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精还是人渣]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精还是人渣

谢选骏: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84
   
   人精和人渣,有时一步之遥,有时干脆就是同义词。说这个人“很精”,优势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人乃是特殊材料炼成人渣也。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人渣是怎样炼成的?往往是一个意思也。

   
   《川普别忘了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观察者网)就忘记了这一点,因为它只说“移民”,不分良莠。
   
   一、引言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伊始就签署行政命令推行他在竞选期间承诺的、但被视为疯狂之举的筑墙计划: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
   
   我们从两件事中就可以想见特朗普的决策有多疯狂:
   
   (1)国际交流乃至人员流动在过去四分之一世纪来是重要潮流,整个世界为柏林“政治”之墙的倒下而欢呼的声音还历历在目,特朗普就开始要重新建“经济”之墙了。难道经济之墙比政治之墙还坚固吗?这种反潮流而行的政策能成功吗?
   
   (2)筑墙连道路等配套工程总成本达一百四十亿美元,特朗普却打算由美国纳税人先付款,再向墨西哥政府追讨。有哪个政府会甘心做冤大头?这种成本花销是捉襟见肘的美国财政能够承担得起的吗?
   
   
   当然,所有这些在特朗普眼里似乎都不重要,他关心的是大量非法移民入境抢了美国人的饭碗,而筑墙就是要为美国人保住这些就业机会。为此,只要墨西哥拒付筑墙费,特朗普就准备对进口墨西哥产品强行征收20%的关税来弥补。事实上,特朗普本来就要推翻原来签订的各种自由贸易协定,对设在墨西哥等国的企业的输美产品抽重税,进而以优惠税率吸引企业到美国设厂,以此来创造就业和经济发展机会。
   
   那么,特朗普的美好设想能够成功吗?这就涉及到移民对美国经济发展的作用。
   实际上,前面发表的“特朗普为何推行保护主义?能否达到目的?”和“特朗普主义能否力挽美国经济之颓势?”两文曾指出,资本流动将会减缓资本输出国的经济增长,而全球经济一体化下的资本流动将会引发“高等收入陷阱”,这已经为英国、法国、日本、韩国以及中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所证实。不过,人们往往会举现实世界中的一个典型反例加以反驳,这就是美国。美国往往被视为资本输出大国,但它似乎依旧表现出强劲的经济增长势头,这又如何解释呢?
   
   一般地,基于资本流动的审视往往可以看到美国的两大特征:
   
   (1)尽管美国资本输出的绝对规模很大,但这是由于它的经济总量大,而资本输出量占经济总量的比重却并不高。例如,从1990年到2013年,中国的海外投资占GDP比重从34.9%飙升至47.8%,而同期美国则从21.5%降至19.3%。
   
   (2)长期以来,美国实际上是资本净流入国,流入的资本维持了它的投资和生产,尤其是尖端技术的研发和创新。例如,现代世界高科技产品几乎都是“美国制造”,最为典型的就是苹果、微软和谷歌等高科技公司;同时,这些高科技产业公司每年都要投入不断上升的研发经费,而这些经 费的来源往往是那些流入美国的风险投资基金。
   
   更为重要的是,除了资本的流入,大量的外来移民更是为美国经济发展注入了积极的生产劳动和技术创新。尤其是,在崇尚自由竞争的市场制度下,美国社会吸收了全世界的高级技术人才,同时也激发了国内的收入分化和资本积累,进而衍生出了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和冲突。
   
   因此,本文就移民对美国社会经济的影响作一剖析。
   
   二、美国物价为何如此便宜:外来移民的积极作用
   
   从人均收入水平来看,世界上有不少国家如挪威、卢森堡、瑞士、丹麦、冰岛、爱尔兰和瑞典等国都超过了美国,但是,美国的生活水平却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高的。为何人们总是感觉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更高一些呢?一个直观的理由是,相同数量的美元在美国能够比在其他发达国家购买到更多的商品和服务。进而,美元的购买力在不同国家为何有如此大的差异呢?
   
   剑桥大学经济学教授张夏准基于市场汇率和实际购买力间的差异作了分析:市场汇率主要由国际市场上进行贸易的货物与服务的价格所决定,货币的实际购买力则由该国所有的货物与服务的价格来决定的。其中,在非贸易性的货物中,最重要的是个人的劳动服务,如开出租车、餐馆服务以及理发等。显然,就打出租车或吃饭之类事情而言,在瑞士和挪威这样的高收入国家里就非常昂贵,而在拉美或东南亚等国则要便宜得多;究其原因,前者的劳动力价格非常昂贵,后者的工资则较低。
   
   因此,根据购买力平价(PPP)所构建的“国际美元”标准,富国的人均收入将低于用市场汇率衡量的收入标准,穷国的收入则高于用市场汇率衡量的收入标准。相应地,就欧美富国而言,按“国际美元”标准的人均收入也取决于劳务提供者的工资:以美国为不变标准,其他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将大幅度下降。由此,美国人用其收入可以购买到世界上最大数量的货物和服务,因而人们往往会感觉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更高。
   
   新的问题是,美国人的实际购买力为何如此之高呢?直接原因就在于,美国存在大量低工资的制造工人和劳务人员。进而,美国的底层工资为何如此之低呢?这又在于美国社会存在大量来自穷国的移民。正是由于移民的大量涌入,与欧洲国家相比,美国底层工人的工资比较低,工作条件也更恶劣,从而在美国打车和吃饭都要比在其他发达国便宜。相反,其他发达国家中缺乏这样的移民,工资就比较平均;相应地,服务业的工资水平就相对较高,这提高了服务品价格,并降低了本币的购买力。
   
   ……
   
   面对上述一面之词,网民们并全然不苟同:
   
   麻辣隔壁:美国的立国原则与核心价值是最早的英国基督教移民带来的,不是别的移民带来的。
   
   gulfyang:你也别忘了,美国是一个接收合法移民的国家,非法的统统滚蛋!
   
   looking:问过一个红脖子白人公民,假如把绿卡和非法移民都赶走,请他去农场做比非法移民薪水高的采摘蔬菜工作好吗。 他说,他宁可去死。假如筑墙成功,那公民得有多少个工作机会,才能赚到一百四十亿美金。筑10米高的墙,就有11米高的梯子,就有地下千米长的地道!!!
   
   之见:世界上哪一个国家未曾是移民国家?中国也曾经是!接收移民不是一个理念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也就是说,对现居民有利就可以继续接受,无利或有害就暂缓或停止接受。这就好比说旅店住满了,不再接受新旅客,你去跟旅店理论,旅店不应该为旅客服务吗,为什么你拒绝我入住? 明显是胡搅蛮缠。
   
   g2j2:其实根本的一条是看是不是有可持性。温室气体排放从来就不是问题,对人无害对环境无害,直到地球气温升高,北冰洋在融化冰层逐年降低,海洋水平在升高,成问题了,要减排。全球化问题,看看产业链的两端:美国大量工厂关闭工人失业,中国问题就更多,最主要的是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资源利用效率极低。可持续吗?把美国工人成本和解决温饱为基本需要的中国越南等地的工人放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转移产业强行淘汰产业工人是残酷的,政府的政策是有问题的。移民问题,早期移民,美国地大物博人烟稀少,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实现美国梦。后来即使到苏联东欧解体前,移民的身份和背景差别不大,加上一些社会主义阵营的“叛国者”,他们比美国人更认同美国。现在美国非法移民一千多万,还能接收多少?他们的美国梦在哪里?当然美国需要合法移民高素质移民,这些移民的宗教背景和文化背景更复杂,美国撕裂和川普没有直接关系,什么时候开始美国人在为支持穆斯林游行了?现在的合法的特别是高素质移民,都是双重身份,他们左右逢源,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对国家的责任和义务放在最后,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他们通过捐款和慈善来逃避国家税收。是到做些改变的时候了!
   
   西岸:移民就是移民,合法非法是人为定义的。移民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因素,而非法移民因为不能获得社会福利,比如对新合法移民的政府资助的学习机会,因此从工作效率来讲非法移民是最高的,高于合法移民,更高于美国公民。如果没有工作机会的话,非法移民是无法生存,也就不会来的。经济危机期间,加州是唯一人口减少的州,就是因为工作机会少了,非法移民就离开,有些回国了。没有非法移民,美国的物价不会是现在这么低。而非法移民交的税又是相对高的,因为其交税的方式是雇佣公司利用少数合法身份的人的SSN交很多人的税,因此税率就比较高,比如十个非法移民的工资通过一个人的SSN交税,否则不能洗白,那么这就比十个人单独交税的税率整体好高很多。
   简单讲,美国具有世界第一的工作效率,很大程度上是占非法移民的便宜。没有非法移民,美国的建筑业,服务业,和农业基本就没有了,因为无法承担成本。对非法移民的错误认识在于以为他们是不交税,同时享受福利的,比如孩子上学,但实际上他们是难以逃税的。尤其是在集体作业的行业。而在那种个体作业的行业,就不仅仅是非法移民逃税了,美国人很多都逃税,比如那些水管工什么的。而这些美国人同样享受福利,而且比非法移民更多。非法移民从来就有,只不过到现在才是个事情罢了。
   
   闲汉凡人:美国是移民国家,可决不是非法移民国家!
   
   AYA_:移民政策不等于无边界,可以自由出入,肆意犯罪!
   
   正义永在:美国是个移民国家, 但不是 犯罪分子可以为所欲为的国家。川普,学习列宁,镇压它们。
   
   xu3331:无的放矢。人川普抵制的是非法移民,尤其是恐怖分子入境。
   
   xbws:移民国家难道就可以允许非法移民随便入境。
   
   ……
   
   谢选骏指出:矛盾的是上面这篇大作(不是网民的小作)其实秉持了双重标准,请看以下说明——
   
   《川普的移民新政和中国户口政策异曲同工》:上任刚七天,川普就发布总统令禁止包括伊朗、叙利亚等七个穆斯林国家的人进入美国,同时还在酝酿宣布更加严厉的移民政策。此举目前引起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普遍反对,尤其高科技公司更是反应强烈。
   
   川普推出如此激进的移民新政,理由是为了符合他在选举时提出的美国优先的价值观,逻辑基础是——“限制移民,可以把工作机会留给美国人,让美国人过得更好”。但事实真是这样吗?那么如果用同样的逻辑推演,限制户籍就能使得上海和北京变得更好吗?反对这次的川普限制穆斯林新政的过程中,很多高科技公司的大佬冲在了第一线。比如Google的创始人在反对川普时,直接强调自己原本就是难民。另外众所周知的是,已故苹果创始人Steve Jobs的父亲是个叙利亚留学生。事实上,对于美国高科技产业的强盛,移民功不可没。在硅谷,有一半的高科技企业是由移民参与创办的,美国的科学工程的博士一半是移民。如果美国没有这些移民,美国的创新力一定会大打折扣。同样,中国大城市的活力,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外来人口。深圳是外来人口最多的城市,于是成为最具创新活力的城市。在其他的一线城市中,科技和文化创新产业也都集聚了来自全国的优秀人才。但是,中国现在限制大城市发展的政策,使得土地供应不足,导致房价高企;同时也使得教育资源供应不足,导致入学困难。总体而言,就是抬高了优秀人才进入大城市的门槛。举例来说,在上海,一个大学毕业生,即使在像携程这样的高科技公司工作,也很难在上海入籍买房,也难以确保子女能够分享当地的教育资源。这样的户籍政策,阻碍了大城市的人才集聚效应的发挥,明显不利于创新产业的发展。在川普的支持者那里,也许会强调目前移民政策主要目的是限制难民和一些低收入国家的低技能劳动力,他们认为这似乎不会影响创新力,而且可以把更多的中低端就业机会留给本国人。但对于一个城市乃至国家来说,不仅需要金字塔尖的高科技人才,同样还需要掌握各种技能的多层次人才。在北京、上海或者深圳,每引进一个高科技人才,往往会随之产生对于保姆、保安、厨师、快递和专车司机等职业服务的需求。如果把保姆、专车司机都赶走了,那么大城市的生活成本就会随之上升。最近在上海和北京,久违的“打车难”现象又回来了,这个结果恐怕与专车新政赶走外地专车司机不无关系。有人会说,倘若没有户籍和限购的政策,那么北京还不挤瘫了。北京的拥挤和高房价不是因为没有土地,而是城市规划滞后和土地供应不足的直接后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