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谢选骏: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67
   
   记得一位历史学家说过,天才人物总是给他身边的人带来危害……那就像太阳,离得太近会被烤化了的……


   
   有人说了,《美国盟邦各国领袖亲近川普都惹了一身腥》:
   
   川普上台以来,和他走太近的英国、墨西哥、日本等美国盟邦领袖,几乎全都吃亏,和川普来往后都在国内被批。
   
   川普上任后第一个到白宫和他会面的外国领导人是英国首相梅伊。两人的会面相当成功,梅伊还邀请川普到英国进行国是访问,川普欣然同意。没想到梅伊离开华府飞往土耳其访问途中,川普就签下行政命令禁止叙利亚等7国民众和难民入境,争议马上扫到梅伊。
   
   梅伊表示川普这项命令是美国内政问题,这番话马上引发在野党和党内同志抨击。上百万民众联署要求别让川普到英国访问,伦敦首相官邸前也出现群众示威。
   
   梅伊只是和川普走太近搞得自己受伤的最新案例,日本和墨西哥领导人都吃过亏。他们发现和川普打交道结果会面临困境,不是被迫公开批评美国总统,就是隐忍而在国内被舆论炮轰。
   
   纽时说,和川普打交道却吃亏,并不让人意外,因为他喊出“美国优先“口号之际,就经常批评盟邦在贸易、安全等问题上占美国便宜。欧洲商会研究部门主任夏皮洛说:“梅伊的问题就是川普根本不重视友谊,他重视的是力量和获胜。如果你匆匆忙忙跑去白宫伸出软弱的友谊之手,保证会被吃死死。“
   
   墨西哥总统潘尼亚尼托也有同样经验。去年川普还在打选战时,痛批墨西哥人是毒贩和强暴犯,宣称要在美墨边境筑墙还要墨西哥出钱。潘尼亚尼托竟邀请川普访墨,说要跟他和解对话,结果在国内被痛骂软弱。
   
   川普当选后,潘尼亚尼托立刻安排访美与他接触,希望运用影响力,让川普不要实现建墙等竞选承诺。结果川普在两人会面前几天下令筑墙,演变成双方互批,两人取消会面。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吃过亏。去年11月川普刚当选,他就跑去纽约会见川普,劝川普不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结果川普一就职就退出TPP,日本每日新闻随后发表社论,抨击安倍对川普不够强硬,“很难理解为何安倍首相要帮川普总统辩护,他上台第4天就毁掉辛苦谈了6年的贸易协议“。
   
   纽时说,至今唯一逃过这种遭遇的就是德国总理梅克尔。梅克尔一直和川普保持距离,她上周六和川普通电话,还提醒川普美国必须遵守日内瓦公约,有义务收容战争难民。
   
   谢选骏指出:德国和波兰(不是苏格兰)的杂种尼采说了:雄鷹絕不結隊飛翔。那種事應當留給燕雀去做……高飛遠翥,張牙舞爪,才是偉大天才的本色。
   
   又有人说了,《这件事不解决好 美国和墨西哥必有一战》:国和墨西哥必有一战
   
   特朗普上台后哪个国家过得最憋屈?
   
   非墨西哥莫属。
   
   边境墙、边境税、重谈自贸协定,特朗普烧的N把火中有好几把直接烧向了墨西哥。
   
   通常来讲,美国历届新总统上台后,不管他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他的外交重心在欧洲、亚洲还是中东,都会对墨西哥和加拿大两位邻居礼遇有加,优先保持“后院”的稳定。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莫不如此。
   
   特朗普其实最开始也延续了这种策略。
   
   他先是邀请墨西哥总统涅托月底(31号,也就是今天)访美,然后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通了电话,预计两人2月初也会见个面。
   
   但在外事儿看来,特朗普对涅托的邀约明摆了就是场“鸿门宴”。
   
   明天对(美国)国家安全来说是个大日子。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开始建墙啦!
   
   发完推特后,他正式签署了在美墨边境修建边境墙的行政命令,并表示这一工程将在几个月内开始动工。
   
   一天后,他又连发两条推特怼上了墨西哥。
   
   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达600亿美元。自从签订NAFTA(北美自贸协议)后,大量美国企业、就业机会都流失到墨西哥去了。如果墨西哥不愿意承担边境墙的费用,那最好取消即将进行的(美墨领导人)会面吧。
   
   想必涅托当时的心情是崩溃的。当初是你打电话约我见面,现在你又威胁说要取消,你这是要闹哪样?!
   
   特朗普如此不给涅托面子,这让涅托在国内遭到强烈的批评。他的前前任克萨达就毫不留情地说,正是涅托的一再让步,才使得特朗普步步紧逼。
   
   作为堂堂一国之总统,涅托再忍下去,在墨西哥哪还有威信可言。于是在27号,他发了条推特,说取消了访美之旅。
   
   今天上午我们已经通知白宫方面,我不会出席下周二(31号)的会议。
   
   或许是意识到这样互怼并不能解决问题,两人在一天后进行了长时间的电话会议。
   
   按照美国媒体的报道,双方在坦诚、务实和友好的气氛中就加强美墨关系等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决定不再公开讨论边境墙的问题。
   
   外事儿觉得,双方只是象征性地各让了一步,但这个问题一天不解决,美国和墨西哥再爆发冲突、甚至战争的可能就一直存在:
   
   建边境墙的钱到底谁来出?
   
   在美墨边境建墙是特朗普竞选期间最著名的承诺之一。在特朗普的眼里,墨西哥移民等同于“毒贩”、“强奸犯”,他们给美国社会带来了诸多负面影响。
   
   为了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国,特朗普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做法:
   
   在两国边境线上建堵墙,将非法移民挡在墙外。
   
   这堵墙怎么建,建多高、多长,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不过据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曾透露,这堵墙长达3145多公里、高约16.7米。《华盛顿邮报》在研究分析后认为,这项工程的总耗资或将达250亿美元。
   
   特朗普一直强调要由墨西哥来支付这笔巨额费用。但涅托多次表示墨西哥不会出这笔钱。
   
   双方就这么你来我往隔空打嘴仗,至今也没定下来到底由谁掏钱。
   
   BBC分析了美国向墨西哥“征收”这笔费用的四种可能途径:
   
   一是向墨西哥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征收20%的税。白宫发言人斯潘塞26日表示,一旦实施,这将每年为美国带来近100亿美元的收入,足够建边境墙的开销了。
   
   二是对美国流向墨西哥的汇款下手。因在美国的合法及非法的墨西哥移民众多,每年流向墨西哥的汇款高达25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可以通过征税或其他方式截留部分汇款。
   
   这件事不解决好 美国和墨西哥必有一战
   
   三是征收贸易逆差税。如特朗普所言,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每年高达600亿美元,如果对其再征收20%的税,一年就是120亿美元。
   
   四是提高签证和出入边境的费用。不过这部分收入对边境墙的巨额费用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尽管这些还只停留在猜测层面,但对墨西哥来说,特朗普上台了,他们的倒霉日子才开始。
   
   这件事不解决好 美国和墨西哥必有一战
   
   外事儿想想都觉得墨西哥可怜,100多年前的美墨战争让他们损失了一大半的国土,如今又被逼着为美国建造的“长城”买单。
   
   难怪墨西哥前总统迪亚斯曾无奈地感叹说:
   
   墨西哥最大的悲哀,就是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
   
   ……
   
   谢选骏指出:墨西哥最大的悲哀,不仅是离上帝太远,而且是离太阳太近,所以就被烤的难受,不过现在,还远远不到“烤化”了的地步……问题是,既然离美国太近是一种悲哀,墨西哥人为什么还要自讨没趣,硬往美国里面钻呢?这也难怪老太太要捏他。特别大家都知道吃柿子要找软的捏,因为软柿子是无法反抗的。现在有些软柿子希望别的软柿子起来抗争,避免自己的被吃,这是典型的“中国特色”。因为老太太吃了一个软柿子以后觉得不错,就会接着吃下一个,所以大家都排队,先不要着急,更不要幸灾乐祸。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67)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