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01811/weizidan2005/12
·2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當陶惠芬為房小梅申請助學金進行辯護時,拿出了申鎮的話、作為立論的根據。在低年級學弟、學妹眼中,高中老大哥、老大姐都是些高深莫測的人物,他們的話語自然會具有說服力的。她還不知道,申鎮已經為他的發言吐語、付出了沈重代價,被逼退學了。
    申鎮賭氣離開了學校、回家務農,心中自是悶悶不樂。村裏人說他,“花了錢、作了難,還得回家來種田。”父親問他:“有沒有什麽打算?是不是就這樣、種一輩子地?”學校那邊,韓劍魂、楊茂森正在為拔掉眼中釘、肉中刺,消除了一個招是惹非的刺兒頭、而拍手稱快,並為“申鎮走、遠鴻悲,物傷其類”而幸災樂禍。
    申鎮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壯志淩雲之人。他對家裏、學校和外面的一切嘁嘁嚓嚓,統統不爭、不辯、不理、不睬。他對自己的人生目的、胸有成竹。他自信,不會因栽了這個跟頭、就一蹶不振。但是,與其白天做夢、不如起而行動。他清楚明白,始於足下的千里之行,要跨出的決定性一步、是什麽?這就是,要拿他一個名牌大學給韓劍魂、梁乖真、楊茂森之流看看,給友好的同學們看看,給鄉親父老看看。當他聽到冷潮熱諷、當他聽到他的同學有的留校、有的升入本省師範學院的時候,更是心急如焚、更是給自己的決心火上澆油。本來他的事業心是由對知識的興趣激發出來的、一點也未曾想到要做給誰看看。現在面對著要看他的“好看”的人們,“看看”當然還是要讓他們“看看” ,特別是要讓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們,自己去挖掉自己的眼珠、至少也要讓他們大罵自己有眼無珠。但“看看”、畢竟只是情緒化的副產品。對自己追求的事業,不管誰看、誰不看,依他的性體,都會一條道兒走到黑的。
   

   
    一種自我實現、人生目標的驅動力,像舞臺上的演員受鑼鼓點的催促,去逢山開路、遇河架橋、過關斬將,去痛擊人間的假惡醜。他在現實生活中、找不到立足之地,漢奸混們卻立足於沃土之上。他只能從藝術的幻景中懲惡揚善、倡美肅醜、打假存真。有一天他成為作家、把作品寫成,在藝術法庭上,把他們統統置於被告席、加以審判。今天不成、有明天;“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20世紀不成、還有21世紀。以他年輕的生命,在正常情況下、該能熬到下世紀的。如果是他們、千年王八走了萬年鱉運,到那時仍是假惡醜當道、真善美被打倒在地——他連“30年河東、30年河西、60年山水輪回轉”都想到了。他萬一應不了驗,那也只好藏之名山、傳之後人了。他不信善惡不報、只信時辰未到。單等那——“到最後、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凈!”
    今天,申鎮要進城去買一本斯改尼《解析幾何》、為高考作準備,順便也到房立倫老師家看望一下師母。
    “我偏偏要去劃不清界線!再也沒人能來管得著。界限本不存在,人們偏要把它編造出來。誰能把這塊界碑一頭撞翻,他將是中國歷史上、又一個開天辟地新盤古。”
    申鎮到來時,喬曉月正在手忙不叠地糊火柴盒,猛然發現丈夫的得意門生、出現在眼前,驚呼道:“好一陣子、沒有見到你了!”她還不知道他正是为了她,才陷入荆棘地、處于為自拔而奮力挣扎中。
    申鎮從肩上放下那一袋小米、略顯喘息,說道:“我恨不得、再也不進這個北蒙市!”說著、房小梅也下學回來了,親切地喊了聲:“申鎮哥!”
    申鎮看她這一年多、個子不見長高,臉上的表情倒是多了些大閨女氣息;又轉過臉去、對師母端詳了一會兒,發現母女長得像極了。小梅告訴他:“是周老師教我們數學,原來還擔我們的班主任。”
    他疑問:“原來。。。。。。?那就是說,現在不是了。”
    “現在換成了楊老師,同學們都想念周老師。”小梅的眼裏汪上淚水。
    師母接著說:“是他批給小梅3元錢助學金、犯了錯誤。”
    申鎮冷不防、唿聲站起,要去找周遠鴻;說走就走,不容師母分說、勸留。
    小梅說:“面條已經是下鍋了!”他置若罔聞,頭也不回。
    申鎮走近學校、自覺心跳加猛,擡頭撞見臨近的棺材鋪門口,站著一個乞丐打著竹板、唱著數來寶:
    打竹板
    邁大步
    一來來到棺材鋪
    棺材鋪
    棺材好
    一頭大
    一頭小
    死人躺進活不了
    活人躺進死不了
    哎
    棺材鋪
    真發財
    大堆元寶滾滾來
    。。。。。。
    他又看到鋪子的門梆上貼著白色的喪聯,已撕得看不清字跡。同樣,門兩邊墻上殘存著斑斑駁駁、揭發陶然樂的“五毒”罪行的大字報,也被風吹雨淋得、字跡模糊了。所謂“五毒”,即“五反”運動所反的行賄、偷稅漏稅、盜騙國家財產、偷工減料、盜竊經濟情報五項罪行。“果然是人不可貌相!”申镇驚嘆道:“看上去心胸坦蕩,其樂也融融的老樂子,原來是一個五毒俱全、畏罪自殺的大老虎!”
    老樂子自殺的傳聞有多種版本。其實,他在北蒙市的五反運動中,是第一個過關的。他由於年邁經不住拷打,挨一頓打、承認一項。打虎隊摸著了這個規律,要是“君子動口不動手” ,你磨掉半截牙他也不承認,可是,只要一打、就承認。所以對他,只要不承認就打,隨後,只用喊打、他就承認,做到了有求必應、勢如破竹。最後,他受到了表揚,成了“坦白從寬”的樣板。政府利用他做典型去蒙騙、誘惑或打擊別的不法資本家。
    為此,還專門在人民大戲院組織了一次、批鬥不法資本家陶樂然大會,導演了一次假戲真演、以誘使別的資本家徹底交你自己的問題和鼓舞群眾的鬥志。收場時,群眾和資本家同聲稱贊黨的寬大政策,“像他這樣五毒俱全、罪大惡極、都可以免於刑事處分,並且,退賠也要酌情減免。資本家還不爭先恐後、向人民政府坦白,還猶豫什麽?世界上哪兒有這樣好的政府?”
    胡峰中學的師生、也參加了這次批鬥大會。老樂子的舞臺形象,留給周遠鴻印像最清晰、最鮮明的是,他在臺上低垂著那光油油的禿腦袋,頭皮長得像臉皮一樣。他低著頭自然是臉朝下、頭頂朝前對著大家,而大家卻把他的頭頂、當成了臉面,至於說,為什麽分不出鼻子、眼兒,則可以用“距離遠、看不分明”來向自己解釋。另外,老樂子的臺詞熟極而暢。臺上的工人打虎隊每揭發他一項罪行,他都應答如流。有時候都等不及、隊員問完,他就提前、應答完畢。好像是事先偷到考題和答案的學生,在考場的表現一樣。胡峰中學的學生都覺得、“痛快”得好玩。
    一時,在學校院裏,在這裏和在那裏,只要有人學打虎隊員提出問題、就有人自動學老樂子即口對答如流。臺詞千篇一律,演技唯“痛快”是求。“什麽思想?”——“資產級思想。”“什麽企圖?”——“唯利是圖。”“你承認不承認你有罪?”——“承認有罪,五毒俱全、罪大惡極。”“你怎樣認識運動?”——“運動挽救了我。黨是我的再生父母。”“你能老實退賠嗎?”——“能!有決心!有信心!”
    老樂子僥幸地躲過了“初一” ,但到“十五”、要他退賠的時候,一估算、家產全賣光也抵不上退賠數的三分之一;那三分之二,更是無處起土。就這,這個退賠數還是黨體諒他態度老實,經過從寬、減免後的數字哩!
    他鉆了黨的政策的空子,及早獲得了“解放” 。他以被“解放”的身份,去自由地“自絕於黨、自絕於人民”(對於“自殺”的官方用語)。不像那些在押的老虎,在打虎隊的嚴密監控下,求生無門、求死不得。
    陶樂然、陶樂然!名副其實。就在他決定走自盡道路的生存片刻,仍能從容不迫、幽默詼諧地向他的老伴、交代後事。老伴摸不著頭腦地問:“你說這些幹嗎?”“不‘幹馬’、要‘幹驢’!你就只管聽。”當他說:“政府來追退賠款項時,你就說,一共就這些家產,讓政府看著辦吧!”老伴不耐煩地說:“一切有你,政府才不來鍋竈窩裏、找個老娘兒們說事呢。”他說露了嘴:“萬一找不到我呢?不說這了,沒意思!咱們來吧!”他執著堅挺挺的那話,趴在老伴的身上,做一次垂死掙紮;“寧為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老伴說:“你先給我說說清楚、再來,你是否主意已拿定了、要逃跑?”他從她肚皮上爬下來,那話已萎縮得軟溜溜、徹底泄氣,自是辦不成美事。老樂子半嗔半謔地說:
    “活該你不美!”
    第二天,他拿起筆寫遺書。內容除了家事,還有,他否認了他的“坦白、檢舉材料”的真實性,並痛恨自己傷天害理:竟給學校一名文弱書生吳金正會計,進行栽贓陷害;鄭重聲明:“他分文也沒有受過我的賄。我的檢舉純屬捏造,是我屈打成招。”
    他不想學他從前的一位當過保長的朋友,去投胡庵河。不!他覺得投河奔井、懸樑自縊、持刀自刎、飲毒亡命。。。。。。死法太土,皆不可取,而且,死相太扭曲。生前老樂子陶樂然,死後不能留個腌臜相。他要利用新能源、觸電成一快。他關了電門,把電線皮剝光、露出一束紅銅絲,火燎嶄新。他把這些絲縷,牢牢地緾在胖嘟嘟的手指上。窗裏窗外、巡視了一圈,正要向人間告別之際,他自言自語、迸發出人生最後一個字:“候!”接著,他用毛筆在紙片上寫了一行大字:“先關電門後管我!”然後用嘴銜紙片、以警告別人當心觸電。自認已做到了萬無一失,他才去拉開電門。喀嗒一聲,他作何感覺?則成千古之謎。就這樣,他把毛澤東在《矛盾論》中所羅列的、名目繁多的矛盾,全部地、乾脆地、徹底地上繳給了德國大胡子、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
    申鎮走進學校南院,正發愁不知周遠鴻在哪個屋、忽聽一陣高聲喧嘩,隔窗望見常篤真、楊茂森和周遠鴻三人都站著,你一言、我一語在討論什麽。他急忙轉身往回走,惡心與楊茂森相見。豈不知楊茂森在室內、早已看清陽光照射下的他,單等以勝利者的揚眉吐氣,對走背運的他的到來、以“禮”相待。他發現他向後轉,就抓緊沖著他的具有標本農民、微駝的後背,喊:“申鎮!老申!”他的喊聲越大、他步邁得越快,嘴裏憤憤地討伐著:
    “什麽玩藝兒?禽獸不如的東西!老子扛著獵槍打狼——不搭理兔子!”
    周遠鴻佯裝著並未看到申鎮、順便加以制止:“算了!算了!你可能是、看走眼了。”
    楊茂森負氣地說:“我看走眼了?是我認錯了人嗎?恐怕是你、在打馬虎眼?咱們同學了五年,剝了他的皮、我認不錯他的骨頭,燒了他的骨頭、我認不錯他的骨灰。”
    “彼此彼此。”周遠鴻又反問:“如果是他,他為什麽不來找我?”
    “問題就在這裏!不是他發現、我在場嘛!”
    “你們之間,誰做過對不起對方的勾當、結下仇冤嗎?”這個問題倒是將了楊茂森的軍。常篤真覺得到此為止,可以收場了。“閑話少說,言歸正傳。董校長叫跟你談談,關於你的班級工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