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海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维权网
·上海市民声援高智晟 作者:上海声援民众
·上海的警察勿要耍流氓参与动迁
·上海拆迁户跳楼身亡
·上海土匪式的野蛮拆迁:受害人自焚自杀(图)
·上海土匪式的野蛮拆迁(续):更多图片
·上海为世博动迁2万户 雇人造假新闻
·上海访民跳楼自杀
·上海苦主促港府引渡周正毅
·上海访民寻求民主国家接纳,以摆脱厄运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上海居民赵荷英致胡锦涛、温家宝的一封声明书——声明书委托书遗嘱(图)
·上海访民居荣麟只因口干向截访人员讨水喝被殴打(图)
·“上海帮”的警察兄弟执法自有一套(图)
·强烈抗议上海驻京办的法西斯暴行——坚决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陈良宇为何敢在中央专案组门前螳臂当车/三言两语
·管世锋:我的强迁之路
·陈良宇、黄菊在上海造的孽..... 强迁!强迁!恐怖的强迁.....
·六中全会期间上海数十访民遭非法拘禁,郑恩宠出狱仍如被囚
·人权组织:上海拆迁上访人士三送精神院(图)
·世博动迁:阳光下的罪恶/王黎庄
·遭遇暴力动迁 哪里讨得说法?
·血腥的上访血腥的劳教——控诉陈良宇、黄菊
·我是陈良宇我怕谁?
·民宅被霸占:一个在中国上海被折磨的91岁老太的凄惨遭遇
·野蛮、残暴、邪恶、亲历强拆、监控、刑拘、劳教……
·控诉陈良宇黄菊----我的动迁血泪恶梦史
·韩正步教父陈良宇后尘对访民又开始劳教了(图)
·谁有病提照顾就打死谁!--紧急关注:上海帮有灭失访民的嫌疑!
·铁证!上海公安直接全程参与陈良宇黄菊野蛮强迁的……
·陈良宇下台后上海帮暴政下上海部分人权状况(图)
·和二战时的"屠杀犹太人"对比一下有什么两样
·Zt只反暴政对中共如同挠痒???
·zt高智晟:还需要由他人来颠覆你的政权吗?
·中共党员王雄珠的遭遇,反对暴力动迁杀人动迁!!!(慎入)
暴政索引图集
·中国上海暴政网——暴政图集索引(一)
·中国上海暴政网——暴政图集索引(二)
·暴政图集索引(二)未打开部分
·暴政图集索引(三)
·暴政图集索引(四)慎入!!!!
·暴政图集索引(五)
· 暴政图集索引(六)
·暴政图集索引(七)
·暴政图集索引(八)
·上海暴政网——暴政图集索引(9.1)(慎入)(图)
·暴政图集索引(9.2)(慎入)(图)
·暴政图集索引(9.2)(慎入)(图)
·暴政图集索引(9.2)(慎入)(图)
·暴政图集索引(9.2)(慎入)(图)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死里逃生:颈上留有绳索印——上海的人权灾难(之二)(图)
·上海帮将暴政进行到底-人权灾难之三(图)
·陈良宇下台 上海帮未倒 他的爪牙在干啥?!请看(图)
·陈良宇下台 上海帮未倒 他的爪牙在干啥?!(二)
·上海政府流氓化七十岁老人都挨打,怎么搞"和谐"?(图)
·控告黃菊、陈良宇、姜亚新、周正毅等上海帮的暴行
·如此杀人判死缓,祸根"三个代表"黄菊、陈良宇、韩正
·劳教、精神病院、拘留所,爪牙刘云耕无所不用其极
·陈良宇黄菊的"政绩",掠夺房产九年,至今想灭口
·无罪的毛恒凤藐视上海帮的"法庭"
段氏兄妹惨案
·就"段惠民惨案"联系我遭绑架的经过,我声明......
·上海“段氏兄妹惨案”图集(1)(血腥慎入)
·慎入:上海“段氏兄妹惨案”图集(2)(图)
·上海“段氏兄妹惨案”图集(3):警察禁止吊唁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上海强拆:陈良宇莫伤心,我韩正接你班,继续打......(图)
·段惠民死后,“上海帮”爪牙在干啥?无耻“置顶”
·上海机密文件曝光,访民晚上11点左右被警察抄家
·逼迁的理论,代表着“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利益”
·哈哈公检法司都是爪牙刘云耕管,越告越冤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杨浦区市民控告上海
·中共党员颜芬兰致北京十届人大五次会议
·上海居民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上海徐桂银控告上海帮杀手刘云耕
·上海张桂兰有话与温总理说:老伴遗体放一年,无法安眠问天理?(二)
·480位上海市民再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要求修改物权法草案
·上海机密文件曝光,快讯!韩正震怒非要抓个替罪羊
·上海杭丽娟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代表上海市长韩正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
·“上海帮”如此残忍为的啥?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体代表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悼念杜荣林 数百访民抗议上海暴政
·上海市民给习近平公开信 要求韩正、刘云耕下台
·上海黄浦杭丽娟二致市长韩正的公开信
·祭上海住房卫士的先驱者和英雄
·祭上海住房卫士的先驱者和英雄
·抗日战争仅八年,失房无所十六载! /华神清
·上海人民给书记的签名信
·冤民张君令近况(陈良宇下台 他的爪牙在干啥?)
·习近平应到杨浦区91号地块调研被非法行政强迁居民的惨状
·彻查上海杨浦区91号街坊非法行政强迁的黑幕!强烈要求习书记和中央“九部委”
·请习书记查一查上海帮怎样“扑向第一信号”
·上海民众抗议报纸载不实报导被拘
·上海370位冤民给习近平书记的签名信
·关注黃菊陈良宇的爪牙黄浦区长姜亚新在干啥?!
·暴政图集索引(10)(图)
·上海公安内部文件曝光,稳控人员难逃之厄运
·看看上海市杨浦区行政暴力强迁疯狂的动力背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视频】祝愿中国为民主奋斗的人们2017年新年快乐!

   

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人权日上海访民丁德元遭警察绑架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

【访民的骄傲】上海访民丁德元心历路程

   --------------------------------------------------------------------

天为什么这么黑? (11)

    你热爱共产党吗?

    市公安局信访办领导同志:

    我于9月3日寄出的上访信你们收到了吗?半个月将要过去,这信如同以往的信相同:石沉大海。今天至5月17日第一次到你办走访举报‘017299’恶棍警察将我殴打致伤已有4个月,你们对这事调查得怎么样了?已经调查清楚了吗?9月23日我将再一次到你办走访,向你们讨要一个说法,希望你们不要再说:“这事还在调查之中”,或者说:“这事还在处理之中”;到那天我希望你们能将对此事的调查结果、对恶棍的处理结果告知我,并与我协商对我的赔偿问题;我作为恶棍警察暴行的受害者有权提出这些要求。

    我在9月3日的上访信中向你办举报反映广场派出所警察在8月28日又一次将我殴打的事,这次殴打的事已在9月5日得到解决,解决结果是:派出所负担了我的看伤费用,并赔偿了我500元伤痛补偿费。

    在8月28日我被关押及9月5日商谈解决的期间,广场派出所一位领导多次的问我是不是热爱共产党,并教导我要热爱共产党;我对他实言相告:“我在青年时代热爱共产党,但青年时代之后几十年的经历使我对共产党的热爱逐渐消失,刁官几十年的对我刁难,使我不得不奔走于各部门上访,期望上级部门能消除刁官对我的刁难,但各部门对我的苦处却视而不见;面对这个容忍刁官刁难百姓、无视百姓苦难的执政党,我实在是热爱不起来。”我的看法是:任何持久的热爱都是双向的,单向的热爱是不可能持久的;这位领导向我提出是否热爱党这个问题,我也想提出反问:共产党热爱我们访民这一群体吗?恶官将访民关进黑监狱、投入疯人院、残暴殴打,这类暴行是否在党的默许下进行?党将这些冤民救拔、赔偿了吗?党将这些以残暴治民的恶官惩治了吗?我又要问:共产党热爱我这个访民吗?以前我被刁官欺压、刁难得苦不堪言,党为什么不替我主持公道?党为什么不将我救拔?党为什么不将刁难、欺压百姓的刁官给予惩治?现今我多次遭受黄浦恶警的殴打,党为什么不替我主持公道?党为什么不惩治这帮对民施暴的恶棍?党为什么不把这帮恶棍的皮子剥掉?!如果以强势逼迫一方单向的向另一方保持热爱,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暴行!在这次关押与商谈解决时,那位派出所领导又教导我:“人民警察是热爱人民的,你要热爱人民警察,不要对警察有敌对情绪”;我又对他实言相告:“警察几次无故将我打伤,我怎可能对警察热爱得起来?我几次无故被警察打伤,怎可能不对警察产生敌对情绪?即使我犯了罪违了法,警察也不应该打我。”我要问:警察将我肋骨打断是不是对民‘爱’的表现?按‘骂是亲、打是爱’这个观念来界定,警察对我殴打是出于‘爱’,但如此的‘爱’,我这小老百姓怎么承受得起?!为了不受痛苦,我只得希望警察不要对我施以如此的‘爱’,我也不想如此的‘爱’警察。我认为:解决警民之间的矛盾只能依靠法律,百姓做事不做法律禁止的事,警察执法只做权限以内的事,这才能使警民真正的和谐;由此,我这个老百姓并不盼望得到警察的爱,只希望警察能按法执法。

    在这次关押与商谈解决时,那位派出所领导还劝说我要服从公议,要听从别人的劝说;我又坦率的谈了自己的看法:“公议是可以用钱买来的!当年,我为申请宅基地一事各处上访,刁官、亲戚劝我‘养啦囡没必要造房’,她们的相劝是公议吗?我能听从这种放弃自己巨大利益的相劝吗?当年,我为办宅基地使用证一事各处上访,亲戚们又来对我相劝:‘房子已经造好,没证是没关系的’,这相劝是公议吗?我能听从这隐藏着严重不良后果的相劝吗?”近来一段时期,众多乡邻又对我相劝:“不要再出去了,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还在搞啥?”“不要再出去搞了,老百姓是搞不过共产党的”,“不要再出去了,被他们打杀是犯不着的”;我窃思:乡邻们如此的相劝是不是组织所引导、所操纵的?我对乡邻们的回答是:“刁官对我以前的刁造成我不便不适依旧存在,我怎肯轻意的不搞?我的巨大利益被抢劫,我怎肯轻意的算了?”“因为共产党没管好官,使我的权利被剥夺、利益遭侵害,我怎能不要求共产党把官管好?”“我不想遭受恶棍殴打,更不希望被恶棍打死,但为了维护自己权利,为了得到公道,决不惧怕遭受恶棍殴打,也不惧怕被恶棍打死。”

    信访人:丁德元 2013-9-17

    住 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合庆镇东风村五队周家宅11号;邮政编码:201201

    天为什么这么黑? (12)

    让公众来评论:究竟是我姓丁的不讲理,还是你们警察局不讲理!

    市公安局信访办领导同志:

    今天我又上你办走访,这是我为被黄浦公安分局恶棍警察‘017299’殴打一事第五次到你办走访。

    今天接访的过程大致如下:

    接访员看过接访单后问;“你有什么事?”我答:“为被黄浦公安分局警察殴打我的事,我要求得到赔偿。”接访员问:“在什么地方发生的事?”我答:“在人民大道200号市信访办门前。”接访员问:“他们为什么要打你?”我答:“我不知道,这事你们要去问那打我的警察。”接访员问:“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我答:“5月15日一次,8月28日又一次;8月28日那一次已经解决,广场派出所承担了医药费,还赔偿了500元伤痛补偿费;我现在要求解决5月15日被打的事。”接访员问:“二次是同一伙人打的吗?”我答:“不是,是二帮人打的。”接访员问:“你还认得出他们吗?”我答:“认得出,第一次是以‘017299’为首打的,上星期三我仍看到那二伙人在那里‘执法’。”接访员问:“他们为什么专要打你呢?”我答:“我不知道;为这事我在5月17日到这里来上访,至今已有四个多月,你们还没调查清楚吗?”接访员问:“为什么要打你,你真的不知道吗?”我说:“警察为什么要打我?这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再由你来回答!我第二次到这里来上访,那次接访的同志告诉我:‘这类事的解决需要九十天,不包括节假日。’至今日九十天已满,你们为什么还没调查清楚?!我恐怕你们找不到这个人,我就在上访信上把他的警号告诉了你们,他警号是‘017299’;我还是恐怕你们找不到他,我又对他拍了照把照片寄给了你们;你们找他谈过吗?他承认了吗?你们对这事的调查究竟难在什么地方?”“你刚才多次问我:‘他们为什么专门要打你?’我现在想起来了:第二次打我时那恶棍问我:‘你还敢对着我们警察拍照吗?’现在我问你:老百姓为什么不能在公共场所对着公开执法的警察拍照?要老百姓守法,你们警察为什么不能按法执法?即使老百姓犯了罪违了法,你们警察也不应该打人。”接访员说:“你回去吧,这事我们知道了,我们会进行调查的。”我说:“你们调查得清楚吗?已经四个多月了你们还没调查清楚,这是什么原因?!维护自己权利与利益的事,我还会继续做下去的,不会被恶棍们的暴行所吓退,我预备被恶棍们打杀!你们既然如此不讲理,那我只能将给你们的上访信散发出去,让公众来评论:究竟是我姓丁的不讲理,还是你们警察局不讲理!我还会将那‘017299’恶棍警察的照片散发出去,让访民们认清这恶棍的嘴脸。”保安进来将我劝出。

    市公安局信访办领导同志:今天接访的同志多次问我:‘他们为什么要打你?’这个问题你办接访的同志以前也曾多次问过我,我认为:这个问题你们应该去问问那帮恶棍!你们问过了吗?他回答了吗?恶棍们要打我的原因,你们究竟是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就这个问题我已在7月31日给你们的上访信上讲出了我的猜测,你们赞同我这讲法吗?

    7月17日我到你办走访,临走时我对你办接访员说:“如果你们对我上访的事即不解决又不给我回复,我下次只能再到你办上访,请你们不要觉得厌烦。”她回答:“我们市公安局会按法处理的。”信访条例所规定的90天期限已满,你们按法处理了吗?为什么还不能解决或给我回复?你们为什么至今还没调查清楚?是案情复杂难以调查清楚还是你们能力有限不能调查清楚?是你们有意包庇恶棍不想调查清楚还是恶棍背景强硬你们不敢调查清楚?这个对民施暴的恶棍警察至今仍逍遥法外,他究竟是仗了那一股恶势力?!是这恶棍凶横你们奈何不了他还是你们市公安局权力有限管策不了他?是为了使百姓对你们敬畏放纵他对民施暴还是为了‘维稳’执政党需要他对民施暴?!对于你们这个不依法不讲理的市公安局,我这个老百姓还能什么办?我只能将把给你们的上访信公开,让公众来评论:究竟是我姓丁的不讲理,还是你们警察局不讲理,我这做法希望能得到你们的谅解,这实在是出于我的无奈。又,二星期后我会将这恶棍的照片向外散发,目的是让访民们认清这恶棍的嘴脸,让访民们在维权时尽可能避开这恶棍,免遭他的毒手;如果在10月9日前我收不到你们的回复,我就视作为你们默许我如此的做法。

    信访人:丁德元 2013-9-23

    住 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合庆镇东风村五队周家宅11号;邮政编码:201201

    天为什么这么黑?(13)

    问: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你管得了不依法不讲理的公安局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