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圣灵光照中国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荒漠甘泉》10月8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3
·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荒漠甘泉》10月9日-10日
·你真懂得学习吗?文/齐宏伟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文/宝藏
   
    生于60年代的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郑绪岚。
   
   郑绪岚自幼随父母在天津长大,喜欢唱歌。在一次业余文艺活动中,被东方歌舞团的王昆发现。1977年,郑绪岚进入东方歌舞团,成为一名职业演员,很幸运地受到几位前辈的栽培,很快就崭露头角。1979年,郑绪岚为电视风光片《哈尔滨的夏天》录制插曲《太阳岛上》,这首歌让郑绪岚一举成名。


   
   1983年,郑绪岚参加了首届春晚,这首《太阳岛上》更是让郑绪岚在一夜之间家喻户晓。80年代,郑绪岚还先后演唱了电影《少林寺》的插曲《牧羊曲》、电影《大海在呼唤》的主题歌《大海啊故乡》、电影记录片《鸽子》的主题歌《飞吧鸽子》、电影《小街》的主题歌《妈妈留给我一首歌》,等等。
   
   在那个大众偶像风行的年代,“郑绪岚”三个字就像风一样刮进了中国大地的大街小巷。1977年到1987年,郑绪岚的事业如日中天。
   
   在80年代的流行词汇中,“走穴”“下海”“冲出亚洲”“深圳速度”分外显眼,很轻易地勾勒出那10年间中国的整体面貌。机会大把,人心浮动。很多人的命运由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郑绪岚事业的第一个巅峰也在这一时期。
   
   但紧接着,郑绪岚就从人们的视线中迅速消失了。那时候,没有铺天盖地的互联网,没有无孔不入的自媒体,一个新闻事件不会像今天一样被各种转发或炒作。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位大明星一夜之间消声匿迹?
   
   
   
   突然间,一纸封杀
   
   
   
   在东方歌舞团工作期间,郑绪岚遇到了她的初恋,但团里不许谈恋爱,如果谈恋爱就必须辞职。郑绪岚的初恋被扼杀在摇篮中。
   
   80年代后期,一位美国小伙子热情地追求她。这时的郑绪岚已经羽翼丰满,她决心从东方歌舞团辞职。
   
   郑绪岚曾在一档女性节目中回应,当年自己的想法非常简单,完全不知道后果竟会如此严重。
   
   辞职后,郑绪岚上交了工作证、退还了住房钥匙、户口本也被收回。为了生活,她到一家剧院演出。但就在演出前,她被通知演出取消。因为一纸“封杀令”已经从中央传达到中国所有的基层文化单位,从此再没有人给她演出的机会。由于出国手续复杂,又失去了生活来源,郑绪岚只能靠亲友接济度日。
   
   后来,回忆那段往事,郑绪岚说她曾一度想跳楼自杀。
   
   
   
   再一次,晴天霹雳
   
   
   
   直到1989年,郑绪岚才移居美国,生了儿子,做起全职太太。不幸的是,她付出高昂代价换来的婚姻,并没有持续多久。1994年,郑绪岚和美国丈夫离婚,一个人带着儿子回到中国。
   
   1999年,沉寂了10年的郑绪岚,在新加坡举办了名为《红楼梦》的独唱音乐会,轰动狮城。郑绪岚又回来了。朋友们感叹郑绪岚跌宕起伏的人生轨迹,曾戏称“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郑绪岚”。
   
   自从郑绪岚回国后,目睹过她坎坷的生活,并深爱她的一位基督徒师母,常常来探访她,向她讲述耶稣基督的福音,并送给她圣经和属灵书籍。但它们都被郑绪岚丢在了角落里。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只要自己好好努力、好好做人,善良、诚实、助人,把人做好了不就成了,还要什么信仰呢?”
   
   此时,郑绪岚已经有了意中人,且情投意合。儿子已读完小学,去美国读初中,单身一人的郑绪岚要为自己的个人生活做些打算。就在郑绪岚事业和爱情风生水起之时,2003年,她患上了肠梗阻。原本只是一个小手术,可术后她却一直不能康复。起初,她还能靠吃止痛药坚持演出,后来就只能卧病在床,靠流食和营养液维持生命。
   
   男友一直不离不弃、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就在他们筹备婚礼的时候,郑绪岚的身体尚未恢复,男友却不幸患上了黏膜癌,且癌细胞已经转移。
   
   最终,这个深爱郑绪岚的男人永远地离开了她。郑绪岚非常心痛,用一首《红楼梦》送走了心爱的人。
   
   
   
   几处寻,绝地逢生
   
   
   
   身患怪病的郑绪岚四处求医,没有结果,几乎绝望。这时,那位基督徒师母再次来探望她,一进门,她就说:“岚岚是时候了,你要到上帝的面前来了!”这句话,让郑绪岚大为震惊,终生难忘。
   
   师母走后,郑绪岚找到被自己丢在角落里的圣经和福音书籍,开始读。她说:“很多读不懂,一直捧着它,一直读,一页一页读,好像只有它能给我跨越这些困苦的力量。”
   
   郑绪岚开始学习呼求上帝,求天父医治自己所患的怪病。当时,她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
   
   人的尽头是上帝的起头,三年的煎熬让走投无路的郑绪岚开始警醒思考自己的人生。她说:“我这才知道,人的能力是多么有限。你的眼睛能看多远?你的手能伸多远?你能闻到多远?瞧,这就是人的能力范围!我在困境中遇见了主,认识了上帝的世界。”
   
   经好友介绍,郑绪岚被抬进了一位医生的办公室,经过检查,医生告诉她,三年前的那个肠梗阻手术切错了地方,原本该切掉的还留在她的肚子里。这让郑绪岚悲喜交加。而此时,她已经明白,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三年的困苦,甚至绝境,她才发现自己真的不行,不借助上帝的力量,她回不来。
   
   手术一周后,郑绪岚就能下床了,周围的人都不乐观,觉得她受了重创的身体很难恢复,更不可能再唱歌了。谁知,她凭着对上帝的信心,开始筹备个人演唱会。2007年底,她仍然非常瘦弱,就在第一场演唱会的前10天,她突然失声,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有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祷告。
   
   郑绪岚回忆说:“失声不是一两天能恢复的,除非神迹出现,否则就是哑巴。”但上帝眷顾了他的孩子,神迹真的出现了。之后,郑绪岚连续举办11场演唱会,每隔一天换一座城市,她的身体不仅越来越好,一路下来,歌也越唱越好。
   
   经历了数十年的风雨沉浮,郑绪岚感念自己的生命终于有了温暖而坚定的方向。而今,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感慨万千:“就是凭着一个信,就是相信上帝真实的存在。在我身上,有很多神迹,此时的我,就是一个神迹!我知道,是主耶稣基督为我修复了翅膀,是他帮我擦干泪、抚平伤,是他带我走出困境,用他的爱托着我乘着彩云飞翔,我要一生为主放声歌唱!
(2017/0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