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胡志伟文集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9
·拒絕亂命 不賺髒錢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1
·航母之父一出手買五十本禁書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4
·桂民海有害人案底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9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0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1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2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7
·孔捷生稱阿海"樣衰加口臭"
·阿海竊密 惹出大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
·軍方人士出手闊綽
·禁書作者多數在大陸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共幹買書托運 害得店員坐牢
·「可惜這些書都帶不過海關,我就坐在這兒看個飽吧!」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之九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
·平息伊寧叛亂陣亡十員將官
·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
·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
·孤軍力戰六小時,擊破孫傳芳主力,攻克杭州
·率三萬官兵苦戰松潘八個月
·松潘成為十萬共軍埋骨之所
·張戎為什麼仇恨胡宗南?
·毛澤
·在槍林彈雨硝煙瀰漫的戰場裏,只有我一個女同志陪著主席……」
·成都之役正副師長殉節九人
·胡宗南將軍「引虎入川」
·張戎父親縱容部下將俘虜處死後挖心臟下酒、強姦地主家庭妻女後割乳處死
·冤怨相報,永無休止
·張戎父母文革挨鬥是天道好還
·胡部將領頗多視死如歸,不成功,便成仁
·涇渭河谷戰役斃傷共軍兩萬七千人
·數千里赴援之胡宗南部制勝出奇全師保地
·小流氓小混混怎能冒充歷史學家?
·南京總統府軍用電話台有七人為中共地下黨員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毛澤
·毛澤
·葛佩琦晚年吐露真言:胡宗南愛才,疏於防諜
· 張戎的作品是「遵命」文學
·中共現當權派需要一個英籍華人為它們搖旗吶喊
·忠貞廉潔 剛毅樸實
·蔣公親臨靈堂弔祭,賜匾「功著旂常」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嚴幼韻的祖父嚴信厚做過李鴻章的幕僚
· 前夫壯烈成仁 後夫名揚中外
·楊光泩為國軍將士的冬衣和藥品募集了一萬兩千美元
·嚴幼韻終於堅持到日寇敗亡
·張學良口述自傳記述的顧嚴苦戀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嚴幼韻慈悲為懷
·顧維鈞摘戰犯帽 楊光泩重修陵墓
·如果沒有杜魯門對國府禁運軍火武器兩年,蔣介石絕不會兵敗大陸,也不會有對
·嚴幼韻對中華民國過於涼薄
·出版中文版嚴傳的中和出版社胸無點墨、不知丁董
·——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四平戰役時出動百多架次投擲炸彈逾百噸
·執行大陸偵照任務二二O次遍及大陸卅餘省
·南越副總統阮高祺曾係衣復恩將軍麾下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篇篇麗句今成冊 處處冤魂早化詩
   梅振才編《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今年是文化大革命爆發五十週年,大陸上雷厲風行抓捕維權律師,整頓報刊網頁,呈現一片秋風肅殺、萬成齊瘖局面。由北大校友梅振才、李樹喜編著的《文革詩詞評註》於十二月十日下午二時,在紐約中國城東方書店展覽廳舉行首發式,正好為那史無前例的十年浩劫留下了真實的記錄。
   不忘十年浩劫 留下集體記憶
   梅振才(1943- ),廣東台山人,其曾祖父係清末首批赴美墾殖經商的華人。他十四歲開始研習舊體詩詞。一九六七年畢業於北大外文系,曾任廣州科技情報研究所翻譯。一九八一年移居美國後,歷經坎坷,備嚐艱辛,事業有成,現任全球漢詩總會暨紐約詩詞學會會長。他業餘筆耕不輟,詩詞、散文發表於國內外各大報刊,如中華詩詞學會的《中華詩詞》和作家出版社的《中國詩人誌》等。著有《百年情景詩詞選析》(北京大學出版社)、《文革詩詞鉤沉》(圖二)等,後者出版於二○○六年,每位作者衹選一首,共收入三百首。十年來,梅君以驚人的毅力,通過各種渠道蒐集文革詩詞,收錄二百零二位詩人一千多首詩詞,從不同的角度,拼湊出那段歷史的真相,保留下集體的記憶。

   梅會長在新書發布會作引言說:「十年文革是中華民族、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及中國現代史中都不可繞過的一段歷史,文革依舊影響著中國政治及中國未來道路走向,文革的歷史教訓值得研究。但鑒於僅憑個人力量,無法全方位研究文革,惟有以詩詞角度插入研究,給歷史證。我自己是文革的親歷者,文革期間正在北京大學就讀,而北大是文革的漩渦與中心,因而我所目睹的悲慘殘酷場景更是數不勝數。其中,恩師龔維泰老師自殺一事,依舊令我難以釋懷。」
   他指著會場旁一張黑白照片(圖一),道出那個悲慘的故事。該照片是梅振才與兩名北大同窗在文革初期時的合照,而拍攝該照片的就是恩師龔維泰。不久後,龔維泰就因莫須有的罪名被栽上「叛徒」罪名,被多次批鬥。終於,難以忍受肉體和精神折磨的龔維泰選擇在一個深夜,用鋒利的剃鬚刀靜悄悄地自殺,在流血漸漸死去的過程中,他沒有一聲呻吟,以致守在旁監視的兩人都沒有察覺。龔老師去世時僅卅六歲。梅振才帶著該照片走南闖北、漂洋過海,為的就是不忘記那場刻骨銘心的浩劫。
   梅會長說:「由於學生時代喜愛詩詞,身兼文革經歷者及詩詞愛好者,於是我藉編著此書,來為文革留下證據。但書編好後,如何出版,卻又遇了難題。因為書名《文革詩詞評註》中的「文革」二字尚為敏感詞,中國大陸的出版社無一願意出版,我衹好轉尋香港的出版社,殊不知香港剛發生銅鑼灣書店股東與職員五人離奇失蹤事件,接著又出現電視認罪的恐怖鏡頭,搞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今年七月我專程赴香港找老友、自由出版社社長胡志偉先生協助出版。香港雖有六百多家印刷廠,但個個都像驚弓之鳥,唯恐觸犯中共忌諱惹禍上身。胡先生找上相熟的印刷廠,耐心解釋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指出『一九六六年五月至一九七六年十月的文化大蒜全,使黨、國家和人民遭到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和損失。這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亦即徹底否定文革,而且此書收錄了中共開國元帥葉劍英、陳毅等人的詩作,絕不會跨越紅線。這才突破困境,順利付印。上個月我去北京探親訪友,帶去二百多冊,受到所有舊雨新知的讚賞。我委託胡先生在香港特區政府康文署書刊註冊處完成了版權註冊,深信總有一天此書也能在中國大陸出版與發行。」
   以禁書為統治利器 以毀滅文化愚民欺世
   梅會長邀我上台致賀詞(圖三),我說:「在座各位前輩都是十年浩劫的親歷者與受害者,每當我們聽到那首殺氣騰騰的《紅衛兵戰歌》,腦海中便會映現那幅生靈塗炭、昏天黑地的圖景。梅會長耗十年之精力,上窮碧落下黃泉,走訪一百多位詩人及其後裔,編註了這本六百五十五頁、五十萬言的傳世鉅著(圖四),為中國文學史和中國現代史建立了不朽的功勛。梅先生以古稀高齡,本應含飴弄孫、頤養天年,卻偏偏要櫛風沐雨、焚膏繼晷,忍受那案牘之辛勞。此書二百零二位詩人,每人都要撰寫作者簡歷,亦即為二百多個詩人立傳;一千多首詩,每首都要為時代背景與歷史典故作註釋,而且每篇都用心作出詩評,最難能可貴的是以詩評詩,憑添了詩話的文學趣味,大大提高了本書的可讀性。梅先生這份敬業精神感動了著名攝影師李振盛先生,他從大陸攜出幾十萬張新聞攝影作品,平時中外報社要他配圖,概收八百美元一幀,但梅先生編註的詩集,他分文不取。所以我們在劫後五十年能夠重睹文革中走資派戴高帽捱鬥、遊街等真實鏡頭。這本書取材平衡,正反兩方面人物的作品都予選錄,上至國家主席、開國元帥、中央委員、顧委紀委,下至地委、市委書記、駐外大使、作協與詩詞學會會長、主席、理事,大中學校校長、教授,報紙社長總編、文史館館長、博物院院長,乃至國民政府的省政府委員,凡對文革有牽涉者,均予收錄。譬如毛澤東〈水調歌頭•重上井崗山〉詞就表明了這個暴君為了鏟除黨內異己勢力,不惜重上井崗山、把一切推倒重來;而林彪的〈西江月•重上井崗山〉則已登上了批林的中央文件,成為林彪謀反的罪證之一。作者對郭沫若的文革詩詞所作詩評「縱是詩豪莫騎牆,跟風豈有好文章?十年才氣銷磨盡,只識諛詞頌太陽」,正是對此文痞的蓋棺論定。
   江平詩〈批鬥會上聽友人揭發〉云:「大夢覺時已半生,始知人間仇和恩。巫山行雲覆為雨,洛水桃花污作塵。推腹何須向泥偶,抱琴未必是知音。恨得紅葉碎萬片,從此不做多情人。」李經綸詩〈愚人國〉:「山雨不來潭水死,雷鳴鼻息九州聞。愚人國裡遊春夢,偏地侏儒慶撥群」及〈冤鼓〉:「白骨成山欲插天,孤兒千萬跪墳前。籲天早竭爺娘淚,紫禁城搖擊鼓冤」使人回想起那遍地腥雲、滿街狼犬的年代。
   王永民一九六七年〈清宮秘史觀後〉云:「皇帝驕橫,珍妃嬌艷,母后將位篡」影射江青想奪權,當年若此詞洩漏,僅此一句,足殺頭矣。文懷沙〈無題〉云:「沙翁敬謝李龜年,無尾乞搖女主前。九死甘心了江壑,不隨雞犬上青天。」被姚文元看破是一首藏鋒詩,每句第六字可串成「龜主江青」四字,於是詩人文懷沙被重判死緩,至四人幫垮台才跨出死囚的牢門。何永炘的〈接見〉云:「手棒紅書不住揚,真真假假滿場狂。天安門下歡呼罷,識得人間有帝皇」,更直指毛澤東是封建帝皇。這些擲地有聲的詩詞在烏雲蔽日之時,本應起到振聲發聵的作用,可惜只能藏在屜中,至四人幫覆滅才能見光。
   胡煥章詩〈讀史有感〉云:「焚書之後更坑儒,直把書生當草除。倘使儒生都戮盡,君王功德倩誰書?」;陳紹覺詩「家貧未惜買書錢,辛苦珍藏冊數千。竟爾一朝成毒品,傷心秦火又重燃」;李汝倫〈書店〉「四壁林林總總櫃,可資拍案二三無。愚民騙世巫師藥,醫得氓心靠禁書」寫於一九七五年,可嘆四十多年來,中共毫無寸進,仍然以禁書為統治利器,以毀滅文化來愚民騙世。銅鑼灣書店庫房中廿五萬冊書全被黑社會份子盜竊運往大陸銷毀,此一惡行將遺臭萬年!
   灑淚祭雄傑 揚眉劍出鞘
   《文革詩詞評註》所選的詩詞作者,有著名作家錢鍾書、豐之愷、聶紺弩、茅盾、廖沫沙、王若望、唐大郎、邵燕祥、張文達;博學鴻儒余英時、朱光潛、陳寅恪、黃萬里、翦伯贊、馮其庸、呂叔湘、王世襄、王力、文懷沙、厲以寧、程千帆;詩人郭小川、曹葆華、牟宜之、鄭伯農、賀敬之;名畫家范曾、方書久、黃志堅;民運人士鐵流、李正天、遇羅克、蔡可風等;中共官員:毛澤東秘書李銳、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郭沫若、國家經委主任袁寶華、人民日報社長鄧拓、廣州市委書記吳有恆、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副院長吳江、中國政法大學校長江平、駐外大使邵天任等。最引人矚目的是陳明遠與王立山二人。前者所作十九首詩詞曾被誤認為毛澤東詩詞,被無知民眾爭相謄抄,傳誦一時;後者是一九七六年春天安門廣場四•五運動中膾炙人口的五言絕詩「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灑淚祭雄傑,揚眉劍出鞘」的作者,當年四人幫把他列為全國頭號通緝犯,反而使他成為人民心目中的一個大無畏勇士。
   梅振才所選的詩人,有父子檔(劉逸生、劉斯奮)、夫妻檔(唐堅、李秀蘭)、兄弟檔(孫宇輝、孫曉輝)、師生檔(沈祖棻、劉國武)、母子女檔(林葉萌、黃兆寬、黃蓓蓓、黃小甜)。為他寫序的有美國耶魯大學講座教授余英時、中共中顧委委員李銳、《人民文學》主編劉心武以及紐約文藝出版社社長王世道(圖八)。
   梅振才的寬廣人脈與俠肝義腸使這場新書發布會鸞翔鳳集、冠蓋如雲,大紐約地區著名的作家、畫家、書法家、詩人到有近百人,盡皆一時之俊彥。接著發言的有來自香港的《北斗》創辦人之一蔡可風(圖五)。這本香港最早的傷痕文學雜誌,曾創下零售六千本的紀錄,作者梁冬的小說《反修樓》曾榮獲台灣中國時報第三屆文學獎;凌耿所著「天讎》在台灣被改編成電影《皇天后土 》,榮獲第十八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獎。
   蔡可風1945年生於廣東順德,1968年文革中在華南工學院畢業分配到雲南西雙版納軍墾農場,1970年因病遷回廣州,自修文史。1977年與友人在港創辦北斗月刊及北斗出版社。1980年赴美,做過店員、技工、繪圖員、經理和公務員。現任海外華文作家筆會紐約分會會長,兩個孩子都成材,女兒做律師,兒子是飛機師。他在會上說:
   「1950~1970年,二十年間成功越過邊防線偷渡至香港市區的,至少有一百萬人,這還是非常保守的算法。」在西半球,東德在同一時期成功翻過紅色柏林牆、逃入西德五千多人,死亡239人,震驚全世界。可是,有多少人知道,翻越『中國柏林牆』的中國民眾之規模,其慘烈程度數千倍於『柏林牆』,這麼大的事情,很多中國人自己都不知道,丟不丟人?
   蔡可風本人從 1974年起,曾三次偷渡港澳,前兩次未能到達港澳,不幸他被抓回。1976年他於珠海縣山場拘押中破獄越監,成功抵達澳門,同年再移渡香港。 1980年他獲得美領館恩准對中國逃港難民的移民申請,舉家移民紐約。此後,港英政府取消抵壘政策,不再發臨時身份證給來自中國大陸的偷渡者。
   2015年12月蔡可風推出的《開,南風窗——十年文革前後大逃亡港澳紀實》一書(圖六),就是對那段時期他和身邊——眾多偷渡者切身經歷的真實描寫,書中描述了三代人的偷渡境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