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胡志伟文集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最後有一件事問詢,我見你第三次回港時,記者問,為什麼不見林榮基回香港銷案,你說他人的私隱,你無權回答。我想,私隱不外乎男女私情,是不是他在深圳有女友,因為我見到書店裡塞滿他的旅行床,床褥、棉被,冬夏衣褲,鞋襪等,好似以店為家,常年留宿不歸。
   △:是的,你猜對了,他與太太分居兩年,未辦妥離婚手續而已。假釋後,他在香港無屋可住,所以「上面」安排他在廣東某地當了個圖書舘職員,有一份工資餬口養家,不然連深圳的女友都保不住。
   
   我照樣每日致電李波兩次。六月七日下午四點五十分,打通了,李波剛下飛機,正在回北角城市花園寓所的路上。我說,香港報紙對他的關押地點,有猜想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的,究竟在何處?他說,都猜錯了,是在浙江。我說,是不是在阿海的故鄉寧波,為了兩案合併審理,以節約辦案的飛機票成本,他說是的。
   □:四張信用咭還給你沒有?
   △:沒有,不要緊,困住的錢不多。
   □:倉庫和書店的書,上面會不會賠償全部或一部份?
   △:絕對不可能!
   □:那個姑爺仔仍然押你進出深圳嗎?
   △:別再提他了,這是個小人物!
   □:你受那麼多委屈,付出幾千萬損失,你能嚥下這口氣嗎?我想,被控制,被軟禁,多不過一年半載,你還要在香港、在外邊過二、三十年,你怎麼面對那麼多親戚朋友鄰居?如果大家都認為你把七百三十萬香港市民的安危作為你自己平安獲釋的籌碼,你會活得安樂嗎?
   △:到適當的時候,我會講出事情的真相的,但現在還不能,否則就出不來了,我必須考慮妻兒的人身安全。
   □:這次回來,還走不走?
   △:還要回去,能住二十天。
   □:看來六月份也結不了案,是不是上面想拖過明年三月特首選舉?
   △:不知道。
   □:既然有二十天,我可不可以見面談一談。
   △:我有許多事情要料理,至少要後天才能見面。
   九個彪形大漢擄走
   六月九日,我電李波,他說明日下午有空。十日下午兩點半,我依約抵達他在北角的出版社辦公室。
   □:我最不明白的是,你怎麼會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市區被人擄走,報上說出事地點在康民街的小巴車站,有人看見你被擁上七人車,還有人試圖阻止並喝道:「做咩?」數人將你推上車後絕塵駛離。既然是在車站,你為什麼不反抗,你只要呼叫「搶嘢」或「綁架」,一定有市民見義勇為上前救你的。我七十五歲了,倘有人要綁架我,拚了老命也要反抗的。
   △:怎麼反抗呢?九個彪形大漢,反抗就沒命了。
   □:倉庫對面的小巴車站,正是下班時刻,人如潮水,我不相信抓個活人像老鷹抓小雞一樣容易:
   △:哪裡小巴車站,那是報紙亂講,當日是在柴灣一個偏僻地方交書。
   □:你獨自去偏僻地方送書,也不考慮後果?
   △:當日想不到會出事,既然發生了,後悔也沒用了。
   □:你有幾次機會可以脫離控制,例如三月廿五日第二次回港,在記者群包圍中被姑爺仔推上車,那是在你住宅門口,那麼多男女中外記者,只要你大聲呼救,一人一根手指頭都可以把姑爺仔制服,你為什麼不一勞永逸解救自己呢?
   △:上面已一再對我講明,倘若我不合作、不聽話,要我一世活在恐怖之中,即使跑到天涯海角也要追殺我,還舉國安部原北美情報司司長俞強聲為前車之鑒,說他叛逃到美國,不久就被我方五名特勤追到南美某國於海中溺斃。
   □:胡扯,俞強聲現在好端端活在舊金山一處警衛森嚴的豪宅。說他被制裁身死,那是心理作戰。不過,吳弘達倒確實溺死在海灘,這已成故伎。吳弘達作惡太多,反而沒人同情。你有多大罪過?充其量不過是縱容屬下職員寄書去大陸,還值得動用特種部隊追殺你嗎?周永康貪污四千億,還有人說是四萬億,那也罪不至死。令完成偷了兩千七百份絕密文件獻給美國中情局,包括核武管控系統和中南海內部奧秘,然而外派特工只找到他妻子的前夫!政府公告說你的夥計給三百八十個大陸客郵寄四千本書,這些書價值僅四十萬元,毛利僅區區六萬元而已,就是偷、搶六萬元,也值得派萬能特工去天涯海角追殺嗎?
   △:這道理是說不清的,他們跟我會講道理嗎?有權就有理!
   □:今年一月廿五日,廣東省省長朱小丹在省人大開幕式後聽香港記者問起李波案件,他驚詫莫名,呆若木雞,我不認為他在做戲,他確實不知道底細;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李慶雄話:「呢啲嘢我地都唔知」,由此可見,這是正規的公安幹部都不屑為的!你感覺,寧波公安敢越境擄人嗎?
   △:我聽說是彭麗媛辦公室主導此案的。
   □:一月廿日博訊透露,案件直接由公安部第九局執行,該局名義上靠掛在公安部,實際上由中辦主管,與地方公安系統絲毫無關。最初有人猜測是江澤民派系的劉雲山挖的坑,旨在抹黑習近平。
   △:劉雲山哪有這個膽量?的確是習近平親自批准的,因為沒有任何人敢於承擔如此大的責任。
   □:真想不到江山代有才人出,青出於藍,她比江青還厲害。當年紅衛兵火燒北京英國代辦處,毛澤東江青都下令制止,還抓了中央文革主要成員王力。上個月戚本禹死了,其回憶錄就敢出版了。從書裡知道,原來一九六六年紅八月僅北京市就殺了一萬多人,以及大興縣滅門殺絕黑五類份子,其後台總指揮竟是當時領導「首都工作組」的中央軍委秘書長葉劍英與北京市分管公安的副市長萬里。時隔五十年才真相大白。戚本禹回憶錄扭轉了我對江青的看法,至少她做不出越境擄人的事。還有,十一月十三日找你簽約承包書店時,那個所謂律師樓職員是假的,你知不知?
   △:簽約時我只看了承包人的身份證,確實沒有查究公證人的身份證。
   □:問題就出在這裡。事後,重案組幫辦去人事登記辦事處查過,本港七百多萬居民並無這一姓名,這意味著什麼?香港警方由此知悉事情棘手,以後就不敢再查下去了。我曾經致電那個幫辦,要求協助我取回銅鑼灣書店中我個人的三堆財物與文件,他竟回答說,他幫不到我,這就應了這句話:在香港,警察怕黑社會(警匪合流),黑社會怕記者(姑爺仔的照片常常上報,它不敢吭聲),記者怕警察(七個警官打一個記者,打了還不承認,上了法庭還詭辯)。我想,香港獨立這股風潮就是被逼出來的,官逼民反也!所謂天賦人權就是生命權、自由權和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權。當政府不能保障這些權利時,陳勝吳廣李闖王便出現了。姑爺仔毀掉了我的書籍以及私人財物,我當然要入稟法庭告他,就如斬傷劉進圖的兇手被判重刑,可是幕後黑手是永遠查不出來的……
   △:你個人的財物可以通知承包人開門取回,扔掉的書,他會賠你的,此人也是個膽小怕事的,你寄賣的書他賠得起的!不過,胡兄,你要小心點。「上面」說,境外的人,表現最差是你和貝嶺,成日搞事。你最近不要去深圳了。他們給我看過你的「一百天日記」,登在網上的……
   姑爺仔是教唆犯 毀毛著理應處死
   □:一百天日記是登在香港01這份左派刊物上的,01的創辦基金六億元是中央給的,拙文層層審查了個多月才在網上刊出,全文兩萬字只是一百天的流水賬而已。波兄,你記得十一月十三日晚上姑爺仔交接兩千五百元備用金時所說的話嗎?「客人要寄書,錢可以照收,書收不到是他們的事,晤通有錢不賺嗎?」後來他幾次叫我收錢寄書,我都嚴詞拒絕了。我說:「底櫃裡幾十捆退回的書就是上面拒收的證明,林榮基等四人抓去坐牢,是因為二零一三年中央郵電部明文規定不准收寄境外、海外出版的任何書刊,你叫我往槍口上撞,把我當傻豹嗎?要寄你自己去深圳寄,莫拖我落水。」由於我的堅持,鄧小姐也不敢收錢寄書。設若我聽他教唆收錢寄書,錢是他賺的,「書店五子」就成了「書店六子」了,我才不上他的當呢!再說,他毀掉書店的七千本書中,有毛澤東全集、毛澤東詩詞解讀,後者是你和舒非合撰的,店裡存貨有幾十本呢……
   △:是的,倉裡更多……
   □:還有北京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精裝十幾冊一套,總之大陸版書也有一千多本。這個黑社會,連章詒和、龍應台、周恩來是誰都不知道,竟敢毀滅二十多萬本書。回憶文革時,僅僅沾污毛澤東肖像的就會被打靶,姑爺仔若在那個年頭早就槍斃一百次了。他若不承認,無論香港或大陸法庭,我敢同他當庭對質,他賴不了……
   △:上面要他把書店繼續辦下去,卻又不信任他,自始至終他只扮演過關接送,從來未去過寧波。
   □:波兄,這是個一毛不拔的小器鬼,我不相信三萬九月租是他付的。
   △:現在舖租都是巨流付的。
   □:好!店和倉都被他用大鎖鎖起了,他對外號稱店長,連警察都怕他,舖租全由你付,坐牢的是你們幾人,這還有個天理王法嗎?
   △:共產黨會同你講理嗎?你十幾歲當右派關了二十年……
   □:我不是右派,如果是右派屬於人民內部矛盾不至於失去自由二十年了。我因為聽美國之音,判刑五年,留場強制勞改又十五年,文革時被戴背銬禁閉一年,肋骨被紅衛兵打斷兩根。家母被北京紅衛兵用銅頭皮帶抽得渾身是血,昏死過去。一九六六年九月我家四百平方米三層花園洋房全被查抄,六部十輛卡運了一天。紅衛兵留下一本清單,翌日又抄走了,說是「變天帳」。我父親說,他在三樓儲存的古董古畫,多過尖沙嘴任何一家古董店的存貨。從目前蘇富比拍賣唐寅、八大山人畫作的價錢來估算,共產黨搶走我父親的私有財產约合今日幣值逾六百億元,可是一九七九年落實政策時,僅退賠了十萬份之一。那時全市的抄家物資儲藏在上海九江路一座教堂,管庫的造反頭監守自盜,偷夠了就點火燒倉,因為是造反倉庫重門深鎖,誰也不敢救火,於是悶燒了多日全部燒成灰燼。那時溥儀自傳《我的前半生》已內部發售,造反派頭頭抄家見到此書,便效法書中太監的故伎——清末太監集體偷盜大內寶庫古物成風,他們生怕內務府派員清查,乃悄悄放一把火,把明清兩朝四百年寶物付之一炬,事後打掃火場還篩出幾噸金粉呢!
   一九八零年家父應上海副市長張承宗邀請回滬,父親質問抄家物資下落,張承宗說國家財政困難,待經濟情況好轉將會退賠。如今張承宗本人已成枯骨,國家富得流油,周永康貪污受賄四千億元(官方宣佈是九百億元,有人透露是四萬億元),那些錢都是民脂民膏呀,也包括了我父親半世的辛苦積蓄……
   △:所以,我認為同共產黨講道理是對牛彈琴,倉裡的書,我從不寄望他們會賠償我的損失。至於我欠供應商的,我正回聘呂波到倉庫結賬,他會多呆幾天;葉壹堂欠巨流的錢,不管對方怎樣出術,總會計清楚的。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