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恋共情结]
观察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习近平的屈辱……英议会演讲中无人鼓掌
·生活与生命 (六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五)/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只会做醋!
·胡 平: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为何美派军舰入南海?传奥习会晚宴奥巴马被彻底激怒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吃虧是福新解
·韩尚笑:南海,是伟光正还是见光死?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汤桂仁:星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美军侦察机部署南海 新加坡中国针锋相对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贺卫方:浦志强被定罪,法律界的良知和勇气在哪里?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恋共情结

   

   西方人有恋母情结,恋父情结。

   

   中国人作茧自缚,有恋共情结。

   

   无论是恋母还是恋父,这样的情结,貌似不正常,却有属于人性的部分,可以理解。

   

   然而恋共,对残害自己几代人的中共暴政,痴迷硬化为情结,是非人性的,野蛮的,愚蠢的,更难理解。

   

   中国人的恋共情结,深植于潜意识中,无论男女老少。它至今尚未浮出水面,也没被发现,更没被切片剖析审视。

   

   恋共情结,不是形成于中共上台之后,而是早在中共夺取政权之前。那时是潜伏,象地下奔腾的岩浆,将一发而不可收。

   

   中国人的宿命。

   

   恋共情结,并不只存在亲共拥共人的身上,它亦顽强的生命在民主自由人士的血液里,有害更可怕。

   

   比如,海外的自由媒体,民主人士,均呈相同的症状。它们自觉不自觉地认同中共的资质与认知。

   

   他们一方面,反对中共的专制。另一方面,一切以中共官方为准。其表现为,中共认可我认可,中共没有认证算白扯。

   

   这样一来,奇迹出现了:只要是中共体制里的人,无论逃出与否,均按照中共授于的级别与颁给的职称,完全照搬,给予相应的对待,没有思考。

   

   这样的配合,长久以来,形成了共识,惊人的一致。我称它为,恋共情结。

   

   它并不是共产党所说的,打着红旗反红旗。而是反着红旗仍打着红旗,我说的。

   

   这种恋共情结,它抽象的否定了中共,却又在具体上,肯定了中共,认定了中共!

   

   在我看来,它比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更要命。因为它成了中共的吹鼓手,而不是中共的掘墓人!

   

   当我们自由民主的斗士,在为同胞奔走呼号的时候,想过吗,中国的明天,仍有可能,换汤不换药,期盼着一个没有中共的中共。

   

   因为在我们的潜意识里,在深层的结构中,恋共情结,仍挺立在任性的怒放中。

   

   恋母情结或恋父情结,已经成了过去的叙事,或许是一种病态。

   

   可恋共情结,却是今天的常态。

(2017/0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