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医生张崇]
走向大自然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什么人应该从美国滚回去?
·在美国的中国人 (前言)
·简单说说共产党这几个头头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二) 台湾同学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医生张崇

   我在农场四队大田班的时候,曾经先后来过三个下放干部,范世春,王百川和张崇,我们常常在风雪迷漫的大草原上舞着铁镐刨肥,不过我与范世春和张崇一起工作的时间不长,他们后来都调到新成立的一队去了。以后我们只是在食堂吃饭时遇到,遇到了也只是一檫而过,为免嫌疑,招呼都是不打的。应该说我们交情不深。
   
   张崇四十多岁,长得高大英俊,像外国人。他有一半俄罗斯的血统, 是混血儿。他的罪名是现刑反革命,罪行是阶级报复,他是医生,将一个革命干部的家属看死了,因为他原来是国民党军队中的军医投诚过来的,历史不干净,很容易让人认为是故意的,这是人命官司,但又无法落实,所以就以反革命罪送到农场改造来了。
   
   非常凑巧,队里的车启轲师傅原来与张崇在一个部队待过,他告诉我们,别看张崇现在这个样子,十年前,他穿着少校的军服,与苏联专家在舞场一起翩翩起舞,那种潇洒和颖脱令全场人肃然起敬。以后我每次见到张崇就想象着他穿着少校军服翩翩起舞的样子,但是,看到他一身油腻和破洞的落魄相,怎么也无法联系起来。


   72年我调到大庆去后再也没有见过张崇,直到毛泽东死后,我想是77年左右,我的儿子三岁时我见到了他。
   
   那时候大庆生活非常苦,得肝炎的人非常多,我儿子经丈母娘医生诊断也得了肝炎,要我们去大庆第二医院,也就是传染病医院去治疗。我抱着儿子去了,到了那里我愁坏了,因为排队的人长得像龙,加上那时候大庆后门盛行,排在这里的人都是没有办法的人,能看到医生的可能很小。像我这样的小技术员,到哪里去走后门呢?
   
   正在发愁,我看到了从走廊里面走出一个穿白大褂的人,戴着医生的帽子,身材高大,俄罗斯的脸,我突然呆住了,那不是张崇吗?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崇也好像认出我了,他停了一下,然后坚定地向我走过来了。
   
   走到我面前,他说,这不是小黄吗?
   我说是的。
   他问,看病来了吗,
   我说是的,人太多了,挂不上号。
   他做了个手势说,跟我来。
   
   我跟着他走到一个办公室前面,上面挂的是主治医生的牌子,我们进去了,这时我才注意到他已经老多了,两鬓都已苍白,是的我已经三十多岁,他应该有六十多了。看到我他显然非常激动和高兴,我听到他对护士和等着的病人说,都出去,都出去,他们以为他疯了,他指着我说,我今天谁的病都不看了,只给他看病,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感到眼睛热乎乎的。
   
   将所有人都轰出去后,他将门关上,非常仔细地问了我现在的情况,并且超认真的看了我儿子的病,在整个会见的时候,他不断重复说一句话:
   
   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心里高兴,我心里高兴。
   
   我知道他在不断回忆,在农场那个蓬着乱发,穿着满是窟窿的衣服,在冰雪覆盖的荒原上顶着北风行走的我的样子。
   
   他将我送到医院门口,眼睛中露出慈祥和喜悦的光辉。在回家的路上,我也不断地想着他的样子:
   
   他现在穿着医生诊服的样子;
   他在农场穿着褴缕油腻劳动服的样子;
   和那个我从来没有见到的,穿着少校军服翩翩起舞的样子。
   
   (写于2017/2/20)
   
   请购买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我将重来》 《在暴风雨的夜里》 《心的挣扎》 书版
   
   购买格丘山的书
   
   
医生张崇

   
   
医生张崇

   
   
医生张崇

   
   

此文于2017年03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