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藏人主张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按語:
   
   有人說,袁紅冰過度解讀鄭南榕。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屆滿七十週年,同時也是民主鬥士鄭南榕推動二二八和平日運動的卅週年。
   讀者可從袁紅冰在鄭南榕自焚殉道的21周年紀念會上的演講,判斷「智者、聖徒、英雄」對鄭南榕是恰如其分或是過分解讀。
   
   
   許多人跟當年的葉菊蘭一樣,「對二二八與轉型正義不甚了解,讓她覺得辦活動是天方夜譚」,「如今人們敢公開討論二二八,許多專著、研究出版,甚至還在國家音樂廳舉辦受難者慰靈音樂會,代表當年這把鑰匙(鄭南榕發起「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平反二二八)發生作用。」
   葉菊蘭「強調歷史需要被正視,台灣許多歷史公道尚未整理出來,台灣要成為正常的國家,就要了解、討論與廣泛理解歷史真相,也希望更多仍在傷痛餘波中的人們能站出來。」
   
   ——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週年追思紀念會演講
   
   蒼天已經痛哭了一天一夜,大地沉浸在蒼天的淚雨中。這是一個令人痛斷肝腸的日子。
   
   我,一個理想主義者,懷著朝聖的心情來到墓園。我呼吸到了鄭南榕英靈的氣息---那是屬於火焰的芳香。
   
   無數人都渴望自己的生命能同永恆聯結在一起,歷史卻總是用時間把他們的存在輕蔑地抹去。
   然而,歷史又會把智者、聖徒、英雄的名字刻在太陽之上;只要太陽還沒有熄滅,那名字所象徵的精神價值,就將永遠與人類的命運相伴而行。
   鄭南榕恰是台灣的智者、聖徒、英雄。
   
   有人說,我在《台灣大劫難》這本著作裡,過分解讀了鄭南榕,但他說錯了。
   同鄭南榕英俊秀麗、壯懷激烈、炙熱如火的生命相比,任何解讀都會顯得蒼白,而我也沒有解讀鄭南榕。
   作為哲人與詩者,我只是用思想和詩句編織衣環,在一個不相信理想主義的時代,向偉大的理想主義者鄭南榕致以敬意。
   
   鄭南榕是一位智者。
   他以自己的思想和實踐,為台灣獨立建國奠定了自由價值的精神基礎。歷史將越來越清楚地證明,這是智者鄭南榕對台灣的重要思想貢獻。
   
   今天,中共鐵血強權和國民黨權貴階層正在用統獨之爭這個偽概念,掩蓋兩岸關係的真相。事實上現在兩岸根本不存在統一的政治基礎;極權專制與自由民主涇渭分明,水火不容,豈能統一。
   中共追求的並非「祖國統一」,而是用極權專制控制並進而消滅台灣的民主制度。因為,台灣的自由化在十五億中國政治奴隸心中引發的政治示範作用,已經構成對中共暴政最致命的政治威脅。
   國民黨權貴階層更不是追求什麼「祖國統一」,他們不過是以「統一」之名,行賣台投共之實。
   當前,兩岸關係的實質在於極權專制同自由民主之爭。
   台灣只有以自由的名義獨立建國,才能在抗爭中共強權的過程中,得到人類的同情與支持。因為,唯有自由,才是屬於全人類的共同事業。
   
   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並將獨立的理念建立在自由的價值之上,從而使台灣建國成為人類自由事業的構成部分。這是非大智慧者不能開拓的思想先河。
   
   鄭南榕是聖徒。
   有許多人都曾為台灣的自由民主事業做出過貢獻,有的甚至成為苦役犯或者被迫流亡。鄭南榕則是把生命作為祭品,獻給台灣的自由。鄭南榕把自己埋葬在金色烈焰中的那一刻,台灣已經有了永遠燃燒的靈魂。
   有冷血的庸人說,自焚是不珍視生命。我說,庸人錯了。
   鄭南榕是以偉大理想主義者的方式珍惜生命;他不允許生命在怯懦中墮落,在庸俗中腐爛。
   我曾有言:美是艱難的,高貴是艱難的,但為了不死於醜陋,我們必須承受艱難。
   鄭南榕不僅承擔起屬於美和高貴的全部艱難,而且讓生命在燃燒中昇華為壯麗的真理。
   
   當年,鄭南榕用他熾烈的靈魂撼動了歷史,點燃了歷史,他的生命因此成為台灣自由命運的紀功碑。今天,他的聖徒精神乃是為台灣保留理想主義的最後希望。
   在一個心靈普遍腐爛於物欲的時代,在一個只能聽懂金錢召喚的時代,如果理想主義徹底泯滅,就不再會有美麗高貴的生命為自由而獻祭。
   
   鄭南榕是英雄。
   想當年,他一身鐵骨,兩袖清風,以自由的名義,直接而明確地向威權專制發出毫不妥協的挑戰。「國民黨只能抓住我的屍體,抓不住我的人。」---這句英雄的誓言,已在永恆間迴響。
   百年易過,國民黨威權專制的罪孽難消。因為,它摧殘了一個自由而高貴的靈魂。
   
   又有人說,現在已經民主,不再需要英雄。我願說,藐視自己英雄的族群,必將被命運拋棄;今日之台灣,最需要的正是敢於同中共鐵血強權抗爭的英雄人格。只有用英雄人格鑄成台灣的國家意志,才能保住台灣的自由。
   民主與英雄人格並不相悖;在強權逼迫之下,英雄人格正是民主的守護神。
   看一看今日國民黨權貴媚共投共的奴才像,難道還不能理解英雄人格是鄭南榕留給台灣的寶貴主權的遺囑嗎?鄭南榕踏烈焰,作長風之舞,使生命成為英雄的史詩---那是值得每一個台灣人都驕傲吟誦的詩篇。
   
   鄭南榕是點燃在時間之巔的自由之光,他將永遠佑護台灣的命運。此刻,或向歷史預言:
   在未來的數年內,中共鐵血強權與自由的台灣之間,必將有一場歷史命運的決戰。
   當那個危險的時刻來臨時,鄭南榕的靈魂必將復活,並以時代精神的名義,以台灣之魂的名義,同不願做中共奴隸的台灣人一起,抗爭強權,守護自由。
   
   我願相信,自由的台灣終將贏得凱旋。凱旋之日,我將攜千斤金門美酒,走上蒼穹之巔,與鄭南榕共謀一醉。只有讓英雄沉醉於自由的凱旋,他雄烈的靈魂才能得到安息。
   既然如此,就讓我們為台灣的自由,為英雄能夠安息而竭盡所能吧!
   
   (本文原載2010年版《台灣大國策》,後收錄於2014年新編版《台灣大國魂》)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077469
   鄭南榕推二二八運動 葉菊蘭︰血與淚的回憶
   
   https://udn.com/news/story/1/2278511
   鄭南榕基金會舉辦二二八特展 葉菊蘭回憶往事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
   
   --------------------------------------------------------
(2017/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