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20世纪中国新儒家学者唐君毅、徐复观、牟宗三诸君所关怀的中心课题是:“如何从儒学传统中开创民主政治?”而论及儒家民主政治时所涉及的核心问题则是: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如何可能?

   “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如何可能”这个问题,对于佛道两家来说确是个难题,对于儒家来说则完全不成问题。盖儒家道德,内圣外王,一体同仁。内圣强调的是道德主体性,外王则意味着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包括政治化和制度化。内圣与外王、即道德与制度、主体性与客观化之间并无理论隔阂。

   大学八条目中,诚意正心侧重道德主体性的建立,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实践,则意味着“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的实现。换言之,心性道德实践,可以也应该展开和落实到政治社会实践中去,落实于礼。礼制就是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制度化。《礼运》说:

   “是故夫礼,必本于大一,分而为天地,转而为阴阳,变而为四时,列而为鬼神,其降曰命,其官于天也。夫礼必本于天,动而之地,列而之事,变而从时,协于分艺。其居人也曰养,其行之以货力、辞让、饮食、冠昏、丧祭、射御、朝聘。”

   大意是说,礼必须以太一为本。太一分化成为天地,流转成为阴阳,变化成为四季,序列成为鬼神。礼制下降称为命令,是它对天道的效仿。礼必须以天道为本,运行于大地,序列于万事万物,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配合分际。人居于礼称为养,礼的实行是通过财物、劳动、谦让、饮食、冠礼、婚礼、丧礼、祭祀、射箭、驾车、朝觐、礼聘等等表现的。

   说“礼必本于大一”、“礼必本于天”,《礼运》后面又说“礼本于义”,说“仁者,义之本”等,将大一、天、仁、义都视为礼之本。大一和天,是形而上之道,仁统形上形下而言,道器合一。从最根源上来说,大一、天是礼的最高根本;义为仁之节制,礼的精神基础。仁则彻上贯下,上彻天道太一,下贯义德和礼制。

   礼的最高依据是天,礼的基本精神是义。礼本于义,是儒家一贯思想。孔子说:“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论语卫灵公》)“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就是礼以义为本的意思,只不过《论语》中讲的是个体修养,《礼运》讲的是政治之道,侧重点不同。

   可见,礼制就是天道的政治化和仁义的制度化,也就是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建设礼制,原是儒家政治题中应有之义。

   礼制具有因时制宜、与时俱进、从善如流的时代性,未来新礼制,理当汲取上古禅让制、传统君主制和西方民主制的优点而融会贯通。知此,“如何从儒学传统中开创民主政治”,也就不成问题了,只要考虑未来新礼制如何汲取民主制的精华既可。

   有必要指出的是,儒家可以为民主提供道德支持,但若以儒为本,为指导思想,开出来的一定是王道政治和礼制。说“从儒家文化中可以开出民主政治”,是矮化了儒家。如果一定要说儒家可以开出民主政治,那也是一种中华特色的高级民主:儒家宪政。关于儒宪,我在《中华宪政纲要》和《主权在民论》中有所阐说,兹不赘。2017-2-23余东海

(2017/0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