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我的吴市记忆]
东方安澜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吴市记忆

           我的吴市记忆

   我有一个赤卵小兄弟,十三岁那年,他在吴市念五年级,那年,也是他哥哥苏大毕业,分配在吴市中学教书的第一年。暑假里,他哥哥正巧值班,因了这层关系,我们决定去吴市。吴市我从没去过,当我们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我相当激动。

   父亲却不放我去。不放我去的原因,是怕我们去长江边上,怕我们不知深浅,下水去。淹死了儿子,父亲就没父亲做了。父亲不同意,我当然很沮丧。跟父亲拗气,父亲为了疏解父子关系,说,吴市有什么好玩的,都是一步一层楼。一步一层楼是什么,父亲说出新鲜名词,引发了我的好奇心。他贬损吴市,却不知反而激发了我的欲望,我迫切想看看一步一层楼的吴市是什么样子的。

   父亲看他的阻挠适得其反,就告诉我们,一步一层楼就是我们日常拉屎的坑缸。父亲进一步解释说,往坑缸板上踏一步,不就是一步一层楼吗。坑缸能有这么形象别致的称呼,使我脑洞大开,吴市在我想像中一下子高大上起来。父亲看不凑效,又来一招。他说,吴市街什么也没有,憋了一泡尿,可以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憋一个来回,你还憋得住。父亲没想到,他把吴市说的这么幽默,我在心底早已打定主意,一万个要去了。

   父亲看我主意铁定,拿我没办法,也就遂了我们。父亲的好,是真的好,不但遂我们的愿,还把他的大自行车借给我们。骑自行车上街,是我做梦才想到的事。比过年还开心。父亲的大自行车,我只能脚伸在三脚架里,才够得着踏全圈,如果坐正姿势,屁眼搁在铁棍上,搭脚搭手,只能够踏半圈,坐坐垫上,就根本够不着了。

   我们半拉子骑车,在土坷垃的泥路上,啪嗒啪嗒到了吴市。浑然不知到底摔倒了多少次,还是到了吴市,他哥帮我们把车把手扶正的。中学就在市河边,望上去,红瓦白墙,很是气派。跟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我以为,学校就应该是这样子,整洁清爽。跟我呆的农村小学差别太大了。吴市中学的样子是我第一次开了眼洞。学校安安静静,我把自行车停在过道里,有一条机帆船在我身后的市河里卷起一阵水浪,带来短暂沁人心脾的凉爽。

   过道那头的空场靠墙,有一块水泥板的乒乓球台,我们相约,等街上回来,一起打乒乓。尽管父亲用幽默的语气描述过吴市的街景,我们在街上,还真没在意那一步一层楼的野景,倒是兜里叮当作响的那一元钱,在我手心里跳跃。跳跃的还有挣脱父亲的束缚、和少年入城的喜悦。这是少年人忘我的喜悦。尽管憋尿街被父亲说的那么不堪,但它毕竟是街,比村巷热闹百倍。一步一层楼常有,但憋尿街不常有。

   从小,乃至现在,豆腐花都是我们的欢喜佛,所不同的是,在憋尿街,我们吃的是欢喜,现在吃在嘴里,是心安佛。吃到儿时的味道,内心才会生出安逸和稳妥。不记得一口气吃了多少个豆腐花了,只记得吃的心满意足。一样心满意足的,还有赤豆棒冰。这要感谢父亲的大方,使小土豪尽情挥霍。最后,我们俩来了个大败家,最后把兜儿翻了个底朝天,败到手两块冰砖,那是我们俩生命里的第一砖,第一次砸开了幸福和甜蜜,把幸福和甜蜜砸的那么的淋漓尽致、欢天喜地!

   能做败家仔的日子真幸福。一无所有的我们,依然能从天地间找到快乐。市河的水,是快乐的源泉。脱掉裤衩,甩掉汗衫,没有了平时大人的管束和唠叨,从头发到脚趾,全身到处都是舒展的。脚底是舒服的沙砾,头顶是蓝天和白云,两个精灵在市河里打滚,无忧无虑。潜水、躺水、憋水、扑水,玩的不亦乐乎。偶尔机帆船上的哨工,大概是他们在我们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少年时光,对我们笑脸晏晏,看到光溜溜在水中踏浪的我们,玩儿似的把杂物丢向我们逗趣。机帆船远了,还不时回头张望。留给我们一个岁月的诧异。少年的我们不懂,赤卵游水,有那么多好看的吗!少不更事的我们,不知道岁月的和鸣与回环。

   好时间总是太短,玩兴正酣时,也是日落西山之际,一晃,吴市晚霞照耀里的儿时伴、发小情、憋尿街、那中学,“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光顾了玩水的我们,乒乓球就没有打成。直到今天,吴市中学,还缺着我们一次乒乓球的机会。

                                    2016年11月26日

(2017/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