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东京热·懒·素食]
东方安澜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京热·懒·素食

         东京热·懒·素食

     茭白

   水做的不全都是好的,但一般都是好的,尤其茭白。茭白是最干净的,生长在水边,无污染,不打农药。天然纯绿色。

   父亲教我,夏天麦收时起市的是麦茭;初秋新米起,称米茭;麦茭米茭之间,有一个小断档。但现在一到夏天就有茭白,一直能吃到初冬。过了季节的茭白千万不能挑大的,容易黑心,黑心茭白最好不要吃。

   懒食茭白,就一招,腌!茭白剥壳容易,把茭白切断麻将牌长短,一剖四,放电饭煲的抽笼上蒸。同时,蘸料也要搁抽笼上。碗里倒点鲜酱油,千万记得要放菜油,蒸好的茭白吃油,蘸料不放菜油,一顿饭就废了,寡然无味。

   男人,马虎,第一次懒食,顾此失彼。蘸料忘了蒸,后来,碗里倒了酱油,锅里响了油,这样调合出来的蘸料,味道大差。后来记住了,宁忘茭白,不忘蘸料,因为茭白生吃,无妨!

     茄子

   夏天的懒食,多到不要不要的。这是乡居生活的便利。来,大家一起来,茄子……^&^,电视里以茄声为令,而笑;懒食客以茄生为令,而吃。茄子声声笑语晏,懒食生生夏日盈。夏天懒食,从茄子开始。

   蒸茄子需要刨皮,这是一大麻烦。夏天侍弄菜肴,需要对生活的热情。也许做菜,对我来说,是唤回生活热情的一种方法。生活大多时候只能苟且,等吃饱了,才有力气,念想诗和远方,还有女人。有些生活常识,虽然成年人都懂,但做得到的很少。

   刨好皮的茄子,把两头切掉点,放抽笼上蒸。吃时,拿起来撕到蘸料碗里即可,蘸了佐料,筷头上一卷,味道不要太赞。和茭白唯一不同的,茄子撕了蘸起来可立即送嘴里,茭白最好切蘸料里浸个把小时,入味!

     冬瓜

   夏天的食料,我趋向简单、清爽易操作的。同样的熟腌,还有冬瓜。

   不过冬瓜扦皮去籽切片,一连串的麻烦,懒食的星级低,我不推荐。不推荐的理由,不但前面的操作步骤繁琐,而且,冬瓜看起来似乎不耐火,但冬瓜汗毛孔密,耐蒸。

   一个人的饭锅,绝对蒸不熟。在电饭煲饭锅上蒸冬瓜,一要最起码有三个人的饭量,二冬瓜片儿须切得薄。蒸冬瓜这招,我是从母亲那儿偷师的,当年,母亲是在土灶上,现在换了电饭煲,这个世界有了新的东西,旧的经验不管用了。

   徐市客曰:何必食与肉,逍遥清与蔬。

     豆腐干

   我喜欢食豆制品,虽然豆制品属于碱性还是酸性,晚饭不宜多食,但我还是喜食。让理性滚蛋一会,把美味还给味蕾。毕竟吃好了,才有力气讨论理性。

   氽豆腐干要开个油锅,就不是懒食法了。不过也不烦。把豆腐干切成三角形状,开好油锅就可以钻下去。这个油,我用的是超市里的食用油。炒菜,我用自家打的菜籽油。惟有氽料的油,油锅火头旺一些,也不会氽枯食料。

   氽好的豆腐干松软糯口,但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拌料。葱醮拌料。调和出适合你味蕾的拌料,也有点小小的技术含量。葱醮切好,鲜酱油蒸鱼豉油对冲,撒点黑胡椒粉,辣油麻油,最最重要的,别忘了放一勺白糖。嘿嘿,徐市客还有一样秘诀,放点红腐乳的卤汁。

   如果你放了腐乳卤觉得味道特别赞,别忘了付我专利费!嗯哼!

     嫩豆腐

   农民伯伯最有首创精神,最早公社时,一天也难得刷锅动火做饭,往往是撩一块嫩豆腐,浇点酱油,碾碎了拌着吃,俗称“无骨头红烧肉”。

   食里吃出自嘲来,生产队的辛劳也就变得不足为道了。现在的嫩豆腐买来,也不需要任何操作,直接搁碗里,放点佐料,端抽笼上,饭熟,蒸豆腐也OK了。这是大众吃法。蒸豆腐不但油盐酱醋、葱!严格说是葱白头,外加是拍碎的葱白头,和红腐乳的卤,绝对不可或缺。葱白头去豆腐腥,腐乳卤吊鲜味,一样缺不得,两味料相辅相成。食的精致,显然要不惧烦惮,有违懒食法则。

   还有一道,必得一说,碾碎动筷前,放点白糖。在味之素未传入时,宫廷古法,少许白糖,吊鲜。白糖吊鲜,少少许胜多多许,宁少勿多。

   号外:红腐乳的卤,拌在酒呛虾里,吃功一绝!

     清烧黄瓜

   知人知心,吃食吃味。做人因内涵而达简单,食材因简单而达至味。清烧黄瓜,能入懒人食谱,就在于它的至味。

   烧黄瓜,收拾起来,也不算麻烦。去皮去瓤一剖两,切绞刀块。绞刀块,大概是所有动刀子的食材中最粗线条的,简单易操作一看就会。黄瓜条在手翻来落去,切菜刀削出时令清肴。清烧黄瓜,只要油盐即可,惟一的要诀,黄瓜吃火,要在中火上多烧一会。

   烧黄瓜,清淡而爽口。天地原味。太初有言,神与食同在。以自己的双手,妆点自己的舌燥世界,把溽热的夏天过得云淡风轻。

   人心老了,皈依简单;简单的,才是最好的。

     长豆

   长豆,在乡下,俗称“毒长豆”。早起晨露里摘的长豆,隔夜黄昏时要打一遍药水,这样长豆才能青溜溜无蛀眼,卖相好。卖相好,受小贩欢迎,母亲数着钱就笑逐颜开。

   我也吃“毒长豆”。露水中过了一遭的长豆,早已“无毒一身轻”。把母亲待卖的长豆抽一把,摘一手指长稍短些,放水槽里浸两个小时。挑长豆,有讲究,那种虚胖的长豆不好吃,丢掉;长豆,要挑骨感型的,这个,有点像夜总会挑小妹,骨感型的总归受欢迎。

   骨感型肉头紧的长豆,好吃。长豆耐火,长豆需配长火,味料倒是油和盐足矣。至于毒性,在一浸一火之后,早已荡然无存。至于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从没因食长豆而吃坏肚子。

   噢,忘了说,长豆最好一餐吃好,不要剩冰箱里。

     团菜

   团菜现在市面上都叫包菜。我还是嘴溜,叫团菜吧,因为从小,我们家前面,就是大片的团菜地,包菜是后来城里人传出来的叫法,消费者是上帝,乡下人喜欢盲从,就随了上帝,称“包菜”。但我总觉得别扭,习惯叫“团菜”。

   我在这里就叫团菜了,我的文章我做主,我也就这么一点可怜的特权。

   挑团菜,也有说法,卷的越紧的团菜,越好。写到这里,有拆俺们乡亲的台的嫌疑,诚然,卷的松松垮垮的团菜,自家不吃小贩不收,只能丢猪圈里。

   卷的紧凑的团菜,也耐火。现在烧团菜,还要多加一味料,辣椒!加了辣椒的烧团菜,比小时候的味蕾,确实有别开生面的效果。

   朱启金说,一般的国宴讲究六无,无骨、无刺、无筋、无籽、无核、无鳞,对照标准,好像木有差距,啊哈!夏风沉醉小国宴,天地闲人客徐市。

                                                             2016年10月1日

(2017/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