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点滴人生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近來我的老態又跨了一步。
   
   這次是和我的眼睛有關。
   
   我的眼睛素來不大好。也不是大毛病,只是很小的年紀,大概十三四歲,便開始患上近視。這也不是先天的,而是後天誤用眼睛而起。同時冤枉的是,不是勤力讀書引致。


   小的時候,因為白天協助家裡照顧商店,往往弄至晚上關門後才上廁所。我去的廁所不是家裡的,而是附近的公廁。那時我們都不作興用廁紙,(只有草紙,但草紙要錢買) 大家都用報紙清潔。通常如廁時,便從報紙撕下一兩頁用。這也不是隨便撕下的,而是選擇一些喜看的版面,一面如廁,一面閱讀。我也是這樣。可是公廁的燈光昏暗,閱讀光度不足,十分用力,大人還可以,但我正處於發育年齡,於是很快便發展了近視。
   
   有了近視,自己不知,也不識。只是覺得看事物要近些才清楚。等電車的時候,即使大白天,也要電車到了站才看到電車的路牌。看巴士一樣,看人也一樣,要很近才看清楚是誰。
   我十六七歲的時候跟隨我四叔做汽車學徒,(我以前在另一篇文章曾介紹過我四叔,他在戰時昆明的時候,是飛虎隊的機械師,對中共十分恐懼,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移民美國去了) 我們的車廠在灣仔俗稱鵝頸橋的地方,即在銅鑼灣和灣仔之間,遙望可以見到跑馬地馬場的鐘樓。一天,四叔著我看看鐘樓的大鐘是什麼時間。我跑出廠外觀望,怎麼也看不到鐘樓在那裡。四叔覺得奇怪,和我出去再望,指著遠方一個建築物,說那不是大鐘嗎﹖我仍然看不到什麼,他說﹕“為什麼你的眼睛這樣壞﹖”
   
   他這樣說,我仍然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有什麼問題。自己看不清,以為別人也是一樣。這樣一直到我十八歲恢復學業,看見有些同學戴眼鏡,才知道自己近視,也才知道可以佩戴眼鏡矯正視力。那時,我才發現我原來近視度數已有三四百度了。說起來好笑,頭一次戴起眼鏡來,視力是這樣清楚,連人面上的毛孔和暗瘡也見到了。不過,我住所附近有些人,見到我戴眼鏡糾正視力,竟然不相信有近視這回事,可見當時的人知識的貧乏。
   
   就這樣,我和眼鏡結了緣,眼鏡成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而且近視度數緩慢地不斷增加,到我五十歲移民的時候,雙眼每隻都近千度了。
   
   移民到了夏威夷後,可能因為陽光猛烈,我開始有了白內障的問題。白內障其實是眼晶體變濁,阻礙光線進入眼睛投射在視網膜上,因此患者看物不清。它是老年人自然生出的毛病。我可能在香港開始形成,不過去了夏威夷後,變得更為嚴重而已。最壞的時候,我的右眼要把書本放在眼前三四寸的距離,才可讀到文字。於是醫生給我動了手術。那是2006年的事。三年之後,左眼的白內障又同樣出現問題,於是也做了手術。
   
   現代醫學昌明,眼科也有了很大的進步。白內障是一個小手術,不需麻醉,十餘分鐘便完事,在手術室,等的時候超過做的時候很多。完了之後便可清晰的看物,當然要一段康復的時候,以便新組織生長,把值入的晶片予以牢固。這只需十天八天的時間而已。
   
   這樣,我治好我的白內障,開始享受清晰、銳利、愉快的目力。我以為會長此下去,直至永遠了。當然,這裡所說的“永遠”,是指終我一生,都毋須擔心視力問題了。然而不然,大概半年前開始,我發覺有重影。就是說, 單左眼看,很清楚,單右眼看,也很清楚,但兩隻眼一起看,便有兩個影象,一個左上,一個右下,而且分差隨時間愈來愈大。這不大影響我的日常生活,但卻令人不舒服。我去看眼科醫生,醫生說我的眼睛健康,用儀器和視力表檢查,說我的重影情況不嚴重。我去看驗光師,換了兩次眼鏡,最後一次還加了菱鏡,情況好了一些,但兩個星期之後又“故態復萌”。
   
   我想,沒有辦法了,人生是不美滿的,需要“逆來順受”。我現在是處之泰然了。不過,雖說這不大影響我的日常生活,但始終有礙我的動作。我現在行動比較緩慢,特別是走落樓梯時,因恐防失腳跌倒。因此,現在是進一步的老態龍種了。
   
   
   

此文于2017年02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