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郑恩宠
·高洪明: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全国各界声援维权律师
·秦永敏:治理“访民综合症”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政法大学教授声援建三江勇士
·香港绝食进入第三天
·49律师和学者致函公安部抗议践踏法律
·王甫律师:建三江困局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女律师战斗在建三江
·律师组团继续前往建三江战斗
·高扬人权旗帜中国律师群体
·江平:维权乃是律师之天职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关注香港未来就是关注自己未来
·香港年青人不接受北京指挥棒
·谢燕益律师:建三江最新情况通报
·《环球》:律师是第一政治反对力量
·山东民众声援维权律师
·隋牧青律师:评建三江事件
·香港“占领中环”在筹备中
·建三江处处设卡如临大敌(4月2日)/谢阳律师
·律师前往全国律协请愿
·济南游行抗议纪实/刘卫国律师
·香港反对派代表人物访美
·香港绝食进入第七天
·律师继续战斗在建三江
·美国国会将重开香港工作组
·中国律协保护律师太阳西出?
·香港“占领中环”发起全民投票
·中国9000法官离职律师被关押
·建三江前线报告(4月4日)
·上海市民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
·夏钧律师美国、台湾立法会作证后难回国
·李柱铭促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
·建三江今日能释放律师?
·律师刚获释建三江再次抓人
·陈建刚律师:勇闯建三江
·香港绝食超二百小时
·美副总统晤民主人士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张磊律师状告建三江公安七星分局
·两会向雾霾宣战?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北京会向香港民主派让步?
·全国公安联手打压建三江律师的思考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转载来源:谷歌
    高天韵:无惧流氓政权 律师之妻勇气非凡
   相关专题: [中国人权]
    2016-12-29 03:48 AM
    12月27日,大纪元发表了专访《离开梳妆台打流氓》。受访人是李文足女士,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的自述,从侧面展现了王全璋律师多年来的正义之举,同时道出了她自己从逃避到正视,再到为丈夫奔走呼吁的心路历程。


   
   
    王全璋律师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在大学期间便帮助法轮功修炼者维权,为非法被劳教者提供法律帮助。2012年,王全璋因为代理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苗福案,受到东甯县法官王传发的殴打和谩骂,并遭上海法官徐敏芳当庭驱逐。2013年4月,王全璋在江苏靖江市法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被法院当庭拘留十天。有上百名中国律师连署要求公开现场录影并释放王全璋,此事引起大陆和国际媒体的关注报导。三天后王全璋被释放。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为〝建三江事件〞中被迫害的律师维权,遭警察暴力虐待。2015年7月10日,王全璋在709事件中〝被失踪〞,之后半年生死不明。其代理律师多次受胁迫退出代理。目前王全璋被变相剥夺辩护权,不许会见,不让通信。
   
    作为妻子,李文足受到株连。她在〝709〞之后被严密监控、软禁、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甚至24小时被监控日常行踪,无法自由生活。李文足没有被吓倒。她与几位〝709〞律师家属一起,主动邀约联合国、欧盟等机构的人权和外交官员会面,积极接受国外媒体采访,介绍709案的情况和影响,呼吁国际社会的帮助。
   
    李文足在受访时介绍,〝说全璋有一次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他说一句话,那个法警就打他一巴掌,问他还说不说,他还说,就又一巴掌,最后,我听那个律师跟我讲,他被扇了一百多个巴掌,一百多巴掌啊〞。
   
    王全璋的遭遇具有普遍的代表性,反映了中共的法治和人权现状。只因凭良心说话,他一再被法警、法官、警察、国保公然虐待、侮辱,如此惊人的事实,不断发生在千万个〝王全璋〞身上。中共黑势力一方面迫害依法维权、坚持信仰的民众,另一方面严厉打压协助弱势群体的维权律师。同时,对于这些守法公民的家属,实行株连惩罚,试图从各个方面堵死他们的生路。在中共的恐怖高压下,勇敢的人并未屈服或退缩。在大陆律师界,不断有正义律师挺身而出,前仆后继,为民请命。
   
    当铁肩担道义的律师身陷囹圄之际,一位又一位伟大的女性,站了出来,为她们的丈夫鸣冤发声。
   
    今年9月27日,四位维权律师的妻子前往最高检察院询问并申冤。她们是:谢益燕的妻子原姗姗、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谢阳的妻子陈桂秋。9月28日晨,四人联名在社交平台发文〝我们的柴米油盐生活〞,讲述她们在丈夫被失踪之后遭遇到的不公。她们呐喊:〝究竟是我们出了问题,还是这个国家出了问题?〞
   
    11月16日,耿和女士授权大纪元,发布了高智晟律师所着《2017年,起来中国!》的电子版。耿和质问中共:〝他们怕什么?怕一本书吗?那好,我就免费公开,让大家自由下载,广泛传播!看看这书里到底写了什么,让他们这么害怕〞?!作为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给予了丈夫强有力的支持。她理解高智晟为何放弃家庭的幸福而为他人奔走。2015年7月6日,耿和与女儿、儿子三人向中共最高司法机关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因为江氏不仅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还迫害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并牵连到家属。控告人要求将犯下多项反人类罪行的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并赔偿经济损失。
   
    据维权网12月19日报导,李文足于当日向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递交行政起诉书,状告中共公安部在其发布的《警惕颜色革命——谁想扳倒中国》视频节目中抹黑人权律师群体。其中,李文足的影像两次在视频场景中出现,被解说成〝意图在中国挑起颜色革命的人〞。李文足表示,她明白此类告官成功率微乎其微,重要的是,她要让当局明白,不能随随便便给公民扣政治帽子。
   
    12月22日,被中共拘押的江天勇律师的妻子金变铃女士表示,她已委托律师定于23日正式起诉《检察日报》等七家中共官媒,因为这些媒体发布了抹黑江天勇的文章和视频。
   
    这些普通的中国妇女,只不过期望与家人温馨相守。然而,中共的残暴打碎了她们的幸福愿景,夺走了她们的配偶。于是,她们奋起抗争,继续丈夫的维权之路。
   
    李文足专访的感人之处,在于她真实的袒露了内心世界。几年前,她通过微博了解到全璋的工作,她有恐惧,有担忧。她也曾选择逃避,心存侥幸。她说:〝于是我选择了逃避,我不再看微博。那时我还抱着幻想,抱着侥幸,认为那些恐怖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不去看,不去关心那些,它就会离我很遥远。〞但是,当黑暗降临在她的世界,她终于醒悟,她必须站出来。暴政之下,百姓不可能过上平静的好日子。
   
    〝但是没想到,你选择逃避没有用,最后我自己就面临了这样的恐怖,我面临迫害,我需要站出来,需要维权。〝709〞一下打破了我的小日子,你没有选择,你没有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权利,〝709〞对我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它改变了我。〞
   
    当李文足的家人、朋友以及陌路相逢的人士建议她不要和当局对着干时,她疑惑了:〝我们中国人是怎么了,这是自己的丈夫啊,不能说因为危险我就不管他了啊。那如果这个事情落在你头上,你希望你的另一半怎么做?不管你吗?〞〝过好自己的日子?……可是,很多受害者都是想在家里过好日子的啊,比如雷洋,招谁惹谁了?都是想过自己的日子啊,在这样一个法制不健全的国家,灾难随时可能就到你头上了,哪里有我们自己的小日子?〞
   
    行走在凡间,勇士并非没有恐惧。勇士和懦夫的区别在于,他们凭藉良知,战胜心中的恐惧,毅然迎向苦难。坚守的意义,在穿过荆棘的旅途上升华。
   
    李文足说:〝其实你说那些律师不怕吗,那些酷刑!谁不怕呀!只是在害怕的同时,他们还要坚守,坚守他的良知。全璋能够坚持下去,其实也是做了一个最普通的人、一个正常律师最应该做的事情而已,他只是良知尚存的一个人,他看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即使害怕他也得去帮啊,他必须走下去啊,就像我今天一样。〞
   
    我们为何而坚守?李文足说:〝我说我现在所做的,为了孩子他爸爸做的这些,是对孩子一个最好的交代,是最负责的。因为等他长大,我可以很有底气地告诉他,当初他爸爸遇到困难时,他妈妈带着他,我们一家人是一起承受的!〞
   
    他们,可以选择明哲保身、闷声发财,保住完整的家。可是,他们义无反顾,选择了道义良知,承受被迫的分离。同胞的遭遇和抗争,激起悲愤、感动、痛楚,激起深刻的反思。为了子孙后代,为了明天的光亮,为了生命的永远,我们必须在今日选择。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2017/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