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倒行逆施的「兩高」釋法與歷史大勢]
曾铮文集
·女兒(毛衣)語錄(9)Quote of My Daughter(’s Sweater) (9)
·當唐僧遭遇媒體……What Happens When You Fight Fake News?
·感悟神韻(之七):感悟神韻的觀衆反饋
·女兒語錄(10)Quote of My Daughter(10)
·女兒語錄(11)Quote of My Daughter(11)
·女兒語錄(12)Quote of My Daughter(12)
·女兒語錄(13)Quote of My Daughter(13)
·女兒語錄(14)Quote of My Daughter(14)
·女兒語錄(15)Quote of My Daughter(15)
·女兒語錄(16)Quote of My Daughter(16)
·感悟神韻(之八):神韻喚醒生命記憶
·感悟神韻(之九):感悟神韻的慈悲預警與開示(完結篇)
·女兒語錄(17)Quote of My Daughter(17)
·評川普缺席白宮記者晚宴
·川普首場國會演說中的掌聲
·舊文不舊:中共的字典里沒有「南韓」
·「不說話的右派」
·重溫童話
·最寶貴的建議與最難堪的問題 ——兼評北京新款抑制「不要臉」機器
·李克強訪澳 中領館僱人歡迎一天一百-Australian Chinese Offered $100 to W
·我是怎樣爲《靜水流深》找到英文出版社的?How Did I Find an English Lang
·曾錚學英文心得:必殺技只兩招
·曾錚演示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真材實料的造假
·曾錚學英文心得之二:方法、苦功及收穫
·女兒語錄(19)Quote of My Daughter(19)
·髒與淨的相對論 & 我是如何做到百毒不侵的?
·【十六年前的今天 】「信師信法」
·歡迎習主席有錢拿 Payment Promised for Crowd who Welcome Xi Jinping
·【曾錚快評】通知=統治?Notifying=Ruling?
·女兒語錄(20)Quote of My Daughter(20)
·十七年來的「糊塗帳」”Mysterious” Arrest
·一封差點讓我丟命的信
·正向思維又一例證
·憑什麼老是少數人挺身而出?
·曾錚的圖片故事(10)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0)
·讀史筆記:重讀歷史之必要·帝王之言之行·鄉愁
·【對話網友】關於寫作與演講技巧
·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续
·「繞樑三月」的美食經歷——在紐約
·Taking 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狀元」“Every Trade Has Its Master”
·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
·與《靜水流深》之恩人的聚會
·An Ordinary, But Extremely Extraordinary, Chinese-Style Mother
·Witnessing History Should be Mandator Reading
·一份被香港媒體封殺的採訪
·惡之火與善之心
·曾錚的圖片故事(11)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1)
·莊稼地裏的「祕密通道」Banned Books Mean Everything
·My Thoughts on Yang Shuping’s “Fresh Air” Speech at the University
·楊舒平「新鮮空氣」引發的「血案」與兩名北大外教的故事
·我也看見過UFO飛碟 I’ve also Seen a UFO
· 我看「巴黎協定」
· A Better Way to "Re-enter" Paris Accord
·【Mini Novel】 A Red Hairpin【微小說】 紅色的髮夾
·Quote of My Daughter ( 1)
·評熱門新片《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
·Why Do We Need a “Wonder Woman” Today?
·【讀史筆記之二】未讀史實 先樹史觀
·【讀史筆記之三】「文化」正解
·【讀史筆記之四】「中國」「新」知與走向未來
·【讀史筆記之六】神話即歷史&人、地球與宇宙
·曾錚的圖片故事(16)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6)
·The Story of My Father
·【讀史筆記之七】造人的傳說與人真正生命的來源
·【讀史筆記之八】「三皇開文明」及神傳文化
·曾錚的圖片故事(17)
·【讀史筆記之九】人類所經歷兩個截然不同的過程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8)曾錚的圖片故事(18)
·【讀史筆記之十】我之易學「研究」誤區:離道越遠越難很回返
·一道簡單而可怕的數學題
·【讀史筆記之十一】中醫的奧祕與實
·二十年前的今天
·【讀史筆記之十二】跳出局部看整體
·【讀史筆記之十三】巨细庞大的工程
·【讀史筆記之十四】德化天下與找尋真相
·Another Date to Celebrate! Plus Three "Trivial" Things That Really Sho
·在黑暗無望的濁世中 看見希望的金光
·曾錚的圖片故事(19)兔子與毛衣- 兔子與毛衣
·和《好兄弟,我哭了!》
· 讓人打寒顫的通知Chilling Notification
·三篇互相矛盾的报导詮釋何爲「厚顏無恥」
·A State of Torture
·Charles Hugo's Laughters
·虞超的笑聲
·兩張表情迥異的臉
·十六歲時的傷感
·三十歲的新生命
·Is Reunification of South and North Korea an Option for the Chinese Co
·與美國人做「生意」 Doing "Business" with Americans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25) 曾錚的圖片故事(25)
·愚蠢的我 令人神經錯亂的科技 Stupid Me & Terrifying Technology
·全球訴江(1) 「畢業旅行」陡吃官司
·「別跟特朗普總統打交道」?我焉能枉擔此虛名!
·神韻音樂: 聽過才有的膚淺認識
·My Humble Understanding of Shen Yun Music
·An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Trump regarding His Visit to China
·人消費
·鄉愁 Homesickness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倒行逆施的「兩高」釋法與歷史大勢)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鎮壓令及其執行工具的非法性
   
   在99年7月20日的大抓捕之后,99年7月22日中共党報《人民日報》長篇批判法輪功的社論、民政部關于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通告》、公安部關于法輪功的“六禁止”通告普遍被認為是“取締”法輪功的正式開始;也有人認為這就代表了官方的意志和決定。然而這些“標志”性的東西合法嗎?
   《人民日報》的社論就不必論了,因為誰都知道社論只是文章,文章永遠也不是法律——雖然在中國,《人民日報》的社論往往比法律更具有“法律”效力。
   
   1、民政部通告之無稽与非法
   
   先說民政部的取締通告。首先它取締的是一個根本就不存在了的組織。法輪大法研究會原來是中國气功科研會的一個分會,96年從該會退出后就已經不复存在。据法輪功网站明慧网報道,法輪大法研究會從中國气功科研會退出后,原研究會成員曾向民政部、統戰部、人大、宗教事務管理局、國家體委、國家體育總局等机构提出過注冊社團的申請,但都沒有得到批准。在這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中的“結社自由”沒有得到體現。
   然而,作為一种气功修煉或功法鍛煉,有否一個相應的研究會或社團組織結构存在并不是必要條件。公園里練各种气功的、打太極的、跑步的、扭秧歌的、舞劍的,這些自發群眾健身活動也從未申請過成立組織。
   《憲法》第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國家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的統一和尊嚴。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触。一切國家机關和武裝力量、各政党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從這一點上說,民政部的取締令取締的雖然是一個并不存在的組織,但它的頒布本身卻是違法的,因為它与《憲法》相抵触。
   退一万步講,即便民政部的《通告》成立,它取締的也只是僅有几名成員的“法輪大法研究會”,而非法輪功本身。功法和思想如果能被行政命令“取締”的話,那上天也不必給人一個會思考的大腦了。
   
   2、公安部“六禁止”通告:“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為說明公安部通告如何違法,只需將它全文引用如下:
   “1、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所懸挂、張貼宣揚法輪大法(法輪功)的條幅、圖象、徽記和其它標識;
   2、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合散發宣揚法輪功的書刊、音像制品和其它宣傳品;
   3、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合聚眾進行‘會功’、‘弘法’等法輪功活動;
   4、禁止以靜坐、上訪等方式舉行維護、宣揚法輪功的集會、游行、示威活動;
   5、禁止捏造或者歪曲事實、故意散布謠言或者以其它方式煽動擾亂社會秩序;
   6、禁止任何人組織、串聯、指揮對抗政府有關決定的活動。”
   其實看完這個通告,不必做任何分析就已經知道了它的違法性。這個通告的制定基礎也是以思想定罪:凡是沾上“法輪功”的就統統禁止。“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所懸挂宣揚法輪功的條幅”這樣的禁令,無异于將中國拉回到了“焚書坑儒”的時代;“禁止任何人組織、串聯、指揮對抗政府有關決定的活動”這一條也就是說,“政府”不管被誰劫持著做出了怎樣荒唐的決定,公民都不能“對抗”。
   從這些“禁止”本身,就可以看出今天中國社會的所謂民主、法制、“人民當家作主”等等是一個多大的笑話。如此公然違憲,剝奪民眾思想自由和批評政府的公民權利的通告居然能夠堂而皇之地向全世界發布,并被用來作為鎮壓的依据,只能說明發布通告之人的要么頭腦中根本就沒有法律概念,要么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套用那句“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邏輯,就是“我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我怕誰?”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不厭其煩稍微再說明一下這個通告是如何違憲的。除了違反了前述《憲法》第五條、第三十五條外,它也違反了《憲法》第四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于任何國家机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于任何國家机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机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對于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机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复。”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信訪條例》第八條規定:“信訪人對下列信訪事項,可以向有關行政机關提出:(一)對行政机關及其工作人員的批評、建議和要求;(二)檢舉、揭發行政机關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三)控告侵害自己合法權益的行為。”所以公安部的“禁止以靜坐、上訪等方式舉行維護、宣揚法輪功的集會、游行、示威活動”的禁令,不僅違反了《憲法》,也同時違反了國務院《信訪條例》。
   
   3、“人大立法”大騙局
   
   以上兩個通告雖然起到了宣布鎮壓開始的作用,然而它們卻都只是行政命令,不是法律,也沒有相應的處罰條款,离“依法治國”的要求還差得很遠。
   “改革開放”以后,為了做出与國際社會“接軌”的姿態,中國《刑法》中原有的“反革命罪”被取消了,用思想來定罪在法律上就有了一定的技術難度。翻遍整部刑法,能夠有希望被用來作為鎮壓的“法律依据”的只有第300條:“組織和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然而這一條款卻沒有實施細則,也沒有給出什么是“邪教”的法律定義。
   事實上,在國際法律界,“邪教”的概念是不被認可的。東京沙林地鐵毒气案的制造者是以個體的犯罪行為而受到法庭的審判和裁決的,法庭并未對奧姆真理教本身作出判決,它依然是一個合法存在的教派。
   國際法律界之所以對与“邪教”有關的立法非常慎重,是因為“邪教”的法律定義很難界定,而“邪教”的概念很容易被濫用來妨礙公民的信仰自由。
   首次公開將法輪功冠以“邪教”二字的,仍然是江澤民。鎮壓開始之后三個多月的99年10月,江澤民在接受法國《費加羅時報》記者采訪時第一次提到“法輪功就是邪教”;10月26日,中國各大報紙在頭版頭條以“法輪功就是邪教”為題發表了江澤民的講話;10月27日,新華社以同樣的標題發表了《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文章,這篇文章反复引用了7月22日《人民日報》批判文章中所炮制的關于法輪功的謠言來論證江澤民的講話如何“言之有据”。
   三天以后,也就是99年10月30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了《關于取締邪教組織、防范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提到要“堅決依法取締邪教組織,嚴厲懲治邪教組織的各种犯罪活動。”
   從這里我們首先可以看到一點:江澤民的講話在先,人大常委的“立法”在后。也就是說,人大的“立法”是為江澤民的講話“擦屁股”的。
   我們可以看到的第二點是,《憲法》第八十條、八十一條關于國家主席權限的規定中,并沒有賦予國家主席為任何組織、個人及功法定罪的權力。《憲法》第五條明文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因此,在未經國家任何檢察院、法院判定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議通過的情況下,江澤民說“法輪功就是邪教”是嚴重的違法越權行為。
   然而,無論是人大取締邪教的“決定”,還是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即所謂“兩高”頒布的“關于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都從頭至尾也找不到“法輪功”三字,兩高的“解釋”中給“邪教”下的定義是“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義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蒙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
   我們且不論這個“邪教”定義中的“迷信邪說”從法律角度上講如何地無法操作(按照馬克思主義唯物論,世界上所有宗教宣揚的都是“迷信邪說”),只說這個“解釋”中仍然找不到“法輪功”三個字。
   當然立法不可能專門針對某個人或某個團體進行,而必須具有一定的普遍适用性,因而法律實施的三段論是:1.殺人要償命;2.張三殺了人;3.張三應該償命。
   迄今為止,已有超過6千名法輪功學員被判刑,他們的判決書中大多寫有“利用邪教組織”如何如何這一條。
   令人惊异的是,在運用“懲治邪教”這一“法律”對法輪功信眾處以最高達二十年的有期徒刑的時候,“1.殺人要償命;2.張三殺了人;3.張三應該償命”這個三段論中最重要的一環“張三是否殺了人”卻是用江澤民的講話和《人民日報》的社論來代替的。也就是說,除了江澤民和《人民日報》說過法輪功是邪教外,全國沒有任何一個司法部門對法輪功是否是邪教進行過判定。鎮壓者在此玩弄了一個偷梁換柱的把戲,將江澤民的信口開河塞到人大的“立法”和法院的判決之間,而讓許多人認為國家已經把法輪功定為了邪教,或鎮壓法輪功已有了法律依据。
   這听起來也許象天方夜譚,然而事實确實如此:鎮壓進行四年了,法院一次次地開庭“審理”,“判決書”一張接一張地下達,然而所有這些“審理”和“判決”的依据卻根本不是“法律”,而是江澤民的講話和《人民日報》的社論。
   這再一次是江澤民治下的社會現實。法律被隨意地用講話代替;而被偷梁換柱之后的“假冒偽劣”又反過來被用來欺騙了世界輿論。假貨的制造者因其比真貨持有者更加理直气壯的高聲喧囂一時唬倒了不知多少人——有誰想到泱泱大國的“三位一體”能將謊言叫得比真話還“真”呢?
   
   4、“610辦公室”:新時期“中央文革小組”
   
   “610辦公室”即“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它成立于鎮壓前夕的99年6月10日,故名。它是中共“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的決策和執行机构,常設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其職能是“指導和協調公、檢、法、司法、安全各部門偵查、抓捕、起訴、審判等處理法輪功工作的一切活動”。
   鎮壓正式開始后,“610辦公室”升級為正部級常設机构,數以万計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610辦公室”相繼成立,專職兼職工作人員達百万規模,經費充分滿足。
   各級“610”從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嚴密而獨立的體系,對中國的各級党、政、司法系統擁有絕對的權力,并且只直接對上一級“610”負責。
   翻遍中國所有的法律,這個“610”的成立和運作都找不到任何依据。從其完全凌駕于法律和同級政府机构之上的運作方式來看,只有當年德國法西斯組織“蓋世太保”、前蘇聯的“克格勃”及中國“文革”時期的“中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可以与之類比。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