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谢选骏文集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谢选骏
   网文《【留学故事系列】人生不过是一场俗世薄欢》,体现了一种动物精神的外溢:
   旅美的校友多不是基督徒,于是趁圣诞假期约了一起去航海旅游。囿于很多现实的责任,我无法前行,只有静坐在深山的一偶,无奈地对着电脑,看着朋友们兴高采烈地在坛子里讨论着各种细节。
   
   季节虽已是初冬,午后的阳光却仍然很好。信步走到凉台,凭栏远眺,这异国的远山近水,便带上了些故人的气息,席卷而来。大学时的某个元旦,恰逢农历十五,同系的几个朋友突起念头,想去看看隆冬里的卢沟晓月,于是,不由分说地跳上了自行车,顶着凛冽的寒风,一路向南。途中,突然下起了小雪,细小的雪花随风起伏,漫天飞舞,煞是好看。天冷得刺骨,但我们年轻的心,却沉浸在热切的奔赴之中,一路上笑语喧哗,快乐追逐着雪花,散落在繁华都市的罅隙里。


   
   彼时,恰风华正茂,各人虽有着各人的悲喜和烦恼,却有着一样的冲劲和执拗,喜欢什么,便是揪心裂肺的迷恋;爱上什么,便是放不下的江湖;让如今的日子,看起来更像是一篇平铺直叙的散文,少了许多可圈可点的细节。而只有在翻阅往事的时候,才会倏然发现,这尘世的日子,如水般静静流过,那些汹涌而来、或迅疾逃离的,在回忆中,居然是生命里曾经走过的最美时光。
   
   这个落叶已经枯萎的季节,空气里飘浮着一种离落,恍惚流年。遥想昔时情怀,“左手家国天下,右手儿女柔情,白马轻裘,翩翩少年”,总是不断地在心底编纂着情节,懵想际遇中抬头的惊眸、磷石擦碰的火花、和寂寞时光里刹那指尖轻触的温暖。而每一场的花事,哪怕开到荼蘼,最后都是躲不过的西风独自凉,而逃不开的,终究还是红尘的温暖,于是,曾经的年少痴狂,成了今天的老成持重;曾经飞扬的青春,成了今天平静的日子;曾经脱凡超俗的爱情,成了今天柴米油盐的俗世薄欢。所谓的深刻,不过是一种对往事的恋恋不舍罢了;而所谓的江湖,却是一地的碎片。飞扬的指下,再也敲不出离尘的美,只能在俗世的薄欢里,淡淡地抒写。
   
   倦了与心灵苦闷的较量,于是牵着丫丫柔嫩的手出门,一步步走进初冬的萧瑟里。瞬间,感觉时光点滴慢溯,岁月在掌心暗香缕缕。冬天的山林,原始静谧,意象简约,没有了鼓噪的虫儿,也少了枝蔓的牵扯,恰是心灵休憩的最好去处。远了的是红尘的喧嚣,淡了的是追逐的失落,剩下的,只有俗世的烟火和平平常常的日子,让一些浅显的欢喜,开始复苏、堆积。
   
   低下头,捉住丫丫的视线,那眼中的巧笑倩兮,顿时将周遭的风景点墨成香,世界的安静,瞬间归属到了掌心握住的这份真实。《菜根谭》中的几句话跟着涌到了脑际:“人情反复,世路崎岖;行不去处,须知退一步之法;行得去处,务加让三分之功。”流光飞舞间,我看清了命运纹路里潜藏的玄机,若说人生的开始是一种巧合,人生的最后便是无边的苍穹。此生是一场修行的机缘,伤害可以泅渡,寂寞可以转身,而俗世的清欢,释然后的淳喜,便是所谓的世道人心,自在心间吧。
   
   抬头,猛然发现,晚霞已尽将远处的天边洇染,那炽烈的红晕,透过空中交织的树叉,在视线中被切割成了不同的图案,灵动美妙。惊叹之间,顿悟:总以为远方风景无限,岂知真正的风景就在身边。生命的升腾与慈悲是经年经世后的禅悟,意外的,我却以路人的心态,看透了风景。
   
   而只要这俗世的薄欢未央,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不动声色地,一直走下去。
   
   还有网文《美国的确很无聊 但海归不敢想》更是动物精神的斤斤计较,完全言不及义,还口口声声“人文气氛”,其实不见动物精神以外的丝毫人味:
   
   美国的“无聊”不是没有东西玩。过去这几年,自驾游基本把国家公园都走遍了。钓鱼、滑雪、打猎也玩腻了。Home Improvement projects做了不少,也没有什么新意。
   
   在美国的玩意无论怎样好玩,始终缺省了那份人文气氛。人家过Thanks giving缅怀的是Mayflower登陆;咱们过端午中秋,想的是屈原嫦娥。怎也没有代入感。
   
   国内的同学、朋友基本完成了积累,现在过的是悠闲日子。有空就打球、郊游、聚会。按我现在在美国的收入,折换成人民币,大概20万一个月,在国内勉强可以应付。
   
   但问题是,海归的话,哪去找月薪20万的工作?不是说没有这样的工作。但你不能空降过去,马上就有啊。运气好的话,奋斗个10年8年,而且是废寝忘食、呕心沥血那种。说不定中途就过劳死了。运气不好的话,奋斗20年也未必有。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再奋斗个20年,那就可以进老人院打康乐棋去了。
   
   所以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如果我中了jackpot,那是义无反顾马上海归了。
   
   ……
   
   谢选骏指出:如果以偏概全,则根据上述的言论,似乎可说:他们的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那么我们呢?我自己呢?
   

此文于2017年01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