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谢选骏文集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特朗普的推文”并非新创,而是毛泽东“最高指示”的别裁。他们都抛开中间阶层,直接动员群众专政的力量。
   


   有人说,“特朗普的推文”那更像野心家阴谋家罗斯福的“炉边谈话”。
   
   孰是孰非?
   
   网文《“推特总统”特朗普》说美国总统特朗普从2016年宣布参加竞选之日起,便与媒体交恶。美国的媒体大多数奉行自由主义,并且坚守“政治正确”,不支持特朗普的保守理念和反对“政治正确”的言论。特朗普在与希拉里竞选期间,全国三百多家主流报纸,竟然只有《拉斯维加斯评论报》一家发表社论对他表示支持。但这并不影响特朗普表达自己的政策主张,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是他与公众联系畅通无阻的渠道。因此舆论称特朗普为“推特总统”。*
   
   特朗普上任后这几天和上任前一样,依然每天在“推特”上发表推文,就重大政策与议题表明自己的态度。比如24日上班前,特朗普写道:“早上9点要和汽车制造商讨论就业机会,希望新工厂能够设在境内,这些工厂制造的车辆是在美国销售。”
   
   特朗普推特账户的追随者已近2200万,这让白宫官网相形失色,更让美国的媒体心中不是滋味。
   
   特朗普上任后撇开媒体,使用推特,他强调:“不是我偏爱推特,是因为美国记者不诚实。”他曾经与《纽约时报》、CNN等媒体发生激烈冲突,甚至不让CNN记者在他的记者会上提问。
   
   美国信息网站BuzzFeed指出,特朗普仅上任4日,推特已在发布讯息与接收响应上扮演重要角色。白宫发言人史派瑟和其他白宫官员也都高度重视推特平台,密切观察特朗普在这一网上平台的动态。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朗普接连通过推特发言,要求迁往国外的美国企业回归美国,让美国的企业忐忑不安。尤其是被特朗普接连点名的美国三大汽车公司高层,正苦思如何与这位新总统打交道。他们委派专人监看特朗普每日的推文,飞雅特克莱斯勒执行长马奇翁说:“这对我们是个新领域。我们未曾有过使用推特的总统,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应对。”
   
   网文《特朗普推文和罗斯福的“炉边谈话”》说,当年,罗斯福成为首个用无线电与民众“炉边谈话”的在任总统。特朗普的推文或显奇葩,但这一幕将重现。
   
   近90年前,时任纽约州州长的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尝试了一个让记者恼火的实验:他开始通过无线电直接向听众广播。他这么做部分出于好奇,但他和他的政治团队还有一个动机:民主党人罗斯福希望设法在不依赖当地报纸(大部分属于共和党)的情况下直接向选民发表讲话。
   
   这种做法效果很棒,在后来罗斯福在1933年就任总统时,他成为首个通过无线电进行所谓“炉边谈话”的美国在任总统。报纸记者对此皱起了眉头,但最终他们开始报道这些广播谈话,直到这种情况彻底变成常态。
   
   这则小小的轶事能否给人们提供一点启发,去推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及他在Twitter上的积极发帖最终会如何?随着特朗普最新一波推文涌出,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乍一看,特朗普似乎与强大的罗斯福没什么共同点。罗斯福曾经在政府部门工作过多年,并尽力行事体面。他利用无线电广播安抚民众,并在国家危难时刻将民众团结在一起。
   
   相比之下,特朗普往往会使用@realDonaldTrump账号种下纷争,发布看起来咄咄逼人(甚至具有冒犯性)的推文,有时会对真理进行创造性发挥。自2009年以来,他已发布超过3.4万条推文,如今拥有2000万粉丝。过去一周,特朗普就各种话题发布了推文:“谢谢通用汽车(GM)和沃尔玛(Walmart)开始将大量工作岗位迁回美国!”;“那些做虚假大选民调而且大错特错的同一拨人现在开始搞支持率民调了。他们正像以前一样受到操纵”;“人们正以创纪录的数量涌入华盛顿。支持特朗普的骑行者正在路上。我们将迎来伟大的周四、周五和周六!”
   
   过去一年,他不是简单地试图绕过传统媒体机构,而是主动攻击它们,例如,指责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虚假新闻”。这加深了更广泛的公众质疑:上周在达沃斯,公关机构爱德曼(Edelman)发布了一项调查,显示全球只有43%的人信任传统媒体,低于一年前的48%。引人关注的是,这个数字低于信任在线搜索引擎的人的比例。
   与罗斯福做比较可能会让民主党人感到害怕,而真正的问题是:特朗普团队研究了历史,并相信历史站在他们一边。他们指出,毕竟,罗斯福并非唯一一位利用新技术直接向选民传达信息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利用电视这么做过,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曾利用电邮和大数据瞄准选民。
   
   在这些时候,一些批评者最初嗤之以鼻,但那些沟通方式最终变成了常态。如果你信任特朗普团队,这种情况将再度出现,不管这些推文有时会显得多么奇葩。特朗普团队的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在达沃斯表示:“特朗普总统的天才之处在于他做了一个决定:在社交媒体时代,他要与人们亲密互动。”或者就像特朗普总统的另一位顾问所认为的那样:“媒体憎恨这点,但这是因为他们嫉妒。特朗普占了上风。”
   
   很多记者可能会说,这不公平。他们可能还会指出,在网络空间越来越呈现部落化行为和认知回音室特点之际,用140个字符进行政策讨论是危险的。
   
   随着辩论的继续,很明显的一点在于媒体机构面临着艰难的选择:记者是否应报道特朗普的所有推文(于是他们可能看上去成了他的传声筒)?他们是否应不去理睬这些推文(从而可能会漏掉引起轰动的报道)?他们是否应加入背景和事实查证(可能会被批评为混淆了报道和评论)?
   
   没有容易的答案。在英国《金融时报》,我们正寻找一个合理的中间地带,凭借对背景的理解择优报道那些推文,同时不沦为@realDonaldTrump这个Twitter账号的奴隶。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认为消费者将逐渐提高对可靠和不可靠新闻的辨识力,同时减少对这些推文的关注。这就是罗斯福的无线电广播和肯尼迪的电视采访所发生的事情。
   
   下一次当你读到唐纳德·特朗普的推文时(不管是从你的手机上还是在主流媒体上),你们有必要思考一下这些历史对比,并问问自己你对推文所生成的消息怎么看。是不是会有一天你的子女把这视为常态?或者他们是否把这视为政治失常?这是新一届美国总统的一大未知;所有人都在关注特朗普以及@realDonaldTrump。
   
   ……
   
   谢选骏指出:毛泽东的“最高指示”简短,罗斯福的“炉边谈话”冗长,从体裁的角度看,“特朗普的推文”不像“罗斯福的炉边谈话”。
   
   至于风格,大家看呢?
   
   网文《惊!你想不到的川普鲜为人知的另一面》这样披露:
   
   美国新总统川普是不爱高科技的守旧派,智能手机对他来说,只是打电话的工具,那么他是用什么方法发推文及掌握瞬息万变的媒体讯息?
   
   纽约Axios新闻网站报导,川普喜欢知道任何关于他的报导,因此他的助理每天会使用电子剪报软件,标记所有提到川普的报导,从中挑选最突出的文章,打印出来给他看。
   
   川普友人表示,川普虽然不怎么喜欢阅读,在搬到白宫前,他每天上午习惯看三份报纸:《纽约时报》、《纽约邮报》及《华尔街日报》,现在或许会加上《华盛顿邮报》。
   
   对于曾采访过他的记者,川普如数家珍,每次在报纸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记者名时,他可以详细地描述这名记者过去曾采访过他的次数、每一次的时间、地点及内容等。川普的办公室和酒店,挂满《时代》(Time)杂志专访他的封面照片。
   
   外界看到川普每天发推文,但并不知道他其实很少浏览互联网。一名高级顾问表示,川普不喜欢使用电脑,手机对川普来说,只是打电话的工具,也从未看过川普使用笔电。
   
   不喜欢用电脑的川普,抵制技术革命,到现在仍坚持1990年代时期的传统打印、人工传送的通讯方式。
   
   通常川普看报纸时,会用一支麦克笔(sharpie)标出重点,如果需要回应某则报导时,他会在这则报导上写下属下职员的名字,再以人工传送的方式交给那名属下,或者要求助理将该报导(上面有他的标记)转成PDF档后,以电子邮件的方法传送给属下。
   
   一名高级顾问给Axios记者看他手机上的电子邮件,很多是川普助理电邮给他的PDF档,要求他要回应的报导。
   
   如果川普仍维持传统的通信方法,那么他发的推文是怎么来的?原来川普是让助理记下他要发的推文内容,由助理在推特上发送。
   
   不喜欢阅读的川普,要求部属向他报告事情时,只能准备一页的要点(bullet points)简报。川普在接受Axios的采访时表示:“我喜欢要点式的简报,内容尽量简单扼要。”“我不需要原本只要一张纸就可以表达的事情,却被准备成长达200页的报告。”
   
   因此,除了报纸外,电视媒体成为不爱阅读的川普,吸收新闻的另一个主要来源,也就不足为奇了。川普会看黄金时段的新闻节目,如CBS的《60分钟》、NBC的《与媒体见面》(Meet the Press)、娱乐节目《走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
   
   每天上午6点,川普会看MSNBC的《早安,乔》(Morning Joe),上午7点看《福克斯与朋友们》(Fox and Friends)。另外,川普虽然在1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说CNN报导“假新闻”,但他有时仍会转台看一下CNN新闻。
   
   川普的一名友人说,川普是守旧派,认为能够上《60分钟》节目是很棒的事,川普很喜欢成为知名新闻节目主持人芭芭拉·沃尔特斯(Barbara Walters)年度《十大魅力人物》。
   
   孰是孰非?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0)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此文于2017年01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