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谢选骏文集
·中国大陆正在倒退着继续开放
·俗人退休才知道人生的意义
·投降派的逻辑
·华国锋脸上的横死纹
·神话就是语病——所指变出了能指
·量子霸权之下的全球政府
·商业窃密是全球化问题
·公民是无法控制的
·他们不要我的脑袋(软件)就要我的脑袋(硬件)
·看守所是灵魂的炼狱
·人民领袖就是要抓住人民的领子和袖子使劲整治
·圣诞节是基督教对于异教的胜利纪念日
·国内王八就是国际乌龟——“国际乌龟国内鳖”
·自由是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
·AQ就是关系学
·秦始皇君臣亲手埋葬了他们的帝国
·绿色恐怖对抗红色恐怖
·帝国就是废物的组合
·2020年人民币沦为卢布还是金圆券
·时代革命与八九民运都是对共产党的免疫反应
·纽约时代广场百万人挑衅上帝
·老美是中共的奶妈,现在断奶太早
·日本侵略者是中国共产党的先遣部队
·遭到阉割的出版物不如不出
·顾顺章是毛泽东狼狈为奸的搭档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黑鹰坠落是否斩首行动
·伊朗将军是美国国会弹劾案的替死鬼
·川普出卖耶路撒冷引爆了中东炸弹
·香港正在经历社会主义改造的撕心裂肺
·厚黑学就是废垃学
·独裁者是一块最大的废垃
·共商国是变成了共殇国是
·台湾黑鹰坠落是否大陆斩首行动
·失业是重新创业的开始
·白人身上都有黑人血统
·假新闻就是哲学意义的真新闻
·漆黑的空间是光明的起头
·漆黑的空间是光明的起头
·澳洲大火是选民自焚的结果
·三自教会不是共产党教会
·全球内战使得中美又成一夜之间的露水盟友
·得过且过的好处
·野生状态对于人类的益处
·为何寒带的人比温带的人更为懒惰
·千禧一代决定了下一个千年的走向
·温州教会与中国教会自立运动
·成王败寇是小民的逻辑
·人可以解决事情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中国人为什么憎恨乌鸦
·中国人为什么憎恨乌鸦
·泼墨女孩的中国梦
·王怡牧师可能是一位世界历史性的人物
·台湾大选所体现的南北朝政治
·共产党国家是真正的纸牌屋
·鸡鸣狗盗的革命干部
·完美主义者并非强迫症患者
·高智商的小聪明——黑暗时代反倒孕育辉煌
·动物哲学是成功的关键
·民营资本也是红色资本
·斩首领袖的新时代
·日本当局放走了逃犯戈恩
·全球政府撕毁国际法、践踏国内法、瓦解联合国
·印尼如此强奸了英国,回民如此淫乱了麦加
·不要妨碍他日理万鸡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八国联军的代价
·“使法必行之法”就是上帝的圣约
·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
·乌克兰航空班机伊朗坠毁的最大嫌犯是俄罗斯
·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终端
·美国人的数学因为种族而差
·鼠目寸光更是生存的必需
·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台独势力
·英国王室玩弄种族意识的花招
·主权国家资不抵债依靠老赖法则生存
·苏联的最后一天比苏联的第一天更加伟大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敬语是等级精神的体现、全球秩序的样板
·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原来是伊朗的亲俄势力
·病毒是进化的杠杆
·铜锣湾书店案件可能有真相吗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谢选骏
   
   (一)
   
   普罗提诺(Plotinus,又译柏罗丁;204年—270年)是新柏拉图学派最著名的哲学家,更被认为是新柏拉图主义(Neo-Platonism)之父。


   
   网文《普罗提诺:他相信神圣的三位一体,即太一、精神和灵魂》说普罗提诺认为,“人类处于神与禽兽之间,时而倾向一类,时而倾向另一类;有些人日益神圣,有些人变成野兽,大部分人保持中庸。”
   
   其实,这句话和毛泽东的“两个百分之五”大同小异,都是随心所欲的胡说八道。所谓“两个百分之五”,就是“百分之五的左派”和“百分之五的右派”,再加上百分之九十的中间群众。这种标签式的分类,无非是为了下一步的行为制造“合理性”,本身可以说是毫无价值的信口雌黄。
   
   但是另外一方面,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思想确实来自新约圣经的福音。
   
   普罗提诺认为,灵魂走向上帝的可能性就在于灵魂本身是神圣的。那么我们的灵魂又为什么是神圣的?因为我们的灵魂来自神圣的三一体——太一、理智、灵魂本体。这就是他从圣经里窃取的“圣父、圣子、圣灵”的哲学说辞——《马太福音》二十八章19节里耶稣服或以后对门徒吩咐说:“所以,你们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谢选骏指出:耶稣所说的父、子、圣灵,这就是“三位一体”学说的出处。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不是牵强附会,而是来自他的老师。
   
   普罗提诺曾经四处求学,不得要领,后来经友人介绍,投入阿摩尼乌斯(Amonius)门下,方感到振奋不已:“这正是我要找的人。”结果一学就是十一年。
   
   这十一年的学道生涯又是一个谜。阿摩尼乌斯究竟教了普罗提诺什么东西?无法可知。阿摩尼乌斯从来没有写过什么东西,学生圈子也很小,而且学生们还相约不泄露老师的教义。这个可能带来麻烦的教义,可能就是当时秘传的地下基督教。
   
   因为据记载,这位神秘人物出生于基督教家庭,后来虽然背离了自己的基督教教育,转向教授一般哲学为生。但是他似乎不甘于此,依然想调和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也就是摆脱他们的限制,而主张一切实在源于神;他还区分神、天界、灵魂等三层存在。这个三层存在,就很像是耶稣基督所说的“父-子-圣灵”。
   
   
   (二)
   
   普罗提诺出生在埃及,基本在希腊的文化传统中接受教育。那里是希腊化的重镇,也是福音早期传播的地区。尤其值得注意,埃及也是摩西所出之地、是耶稣基督的童年故乡。
   
   普罗提诺曾经参与皇帝戈尔迪的东方远征,后来在戈尔迪被罗马军队暗杀以后,他就放弃了远征而最终定居在罗马。普罗提诺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动荡时期的开始,随后旧的罗马帝国走进尾声,分裂为东方和西方的帝国。的确,普罗提诺被认为是罗马时期最后一位伟大的思想家。
   
   普罗提诺的声望来自他对于柏拉图哲学的修订和发展。尽管他的哲学同样受到亚里斯多德和罗马斯多葛主义的影响,但他的工作为随后出现的“新柏拉图主义”打下基础。
   
   他的很多作品都由他的弟子波尔菲里收集和编撰在《九章集》(Enneads)中。标题来自于希腊单词中的“九”,这表示编撰的六本作品中每一本都有九章内容。
   
   普罗提诺的哲学是神秘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综合,诚然对后来的基督教神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之所以能够发挥作用,正是因为他的哲学本来就是来自新约圣经!
   
   普罗提诺的哲学旨在帮助弟子们通过冥想回到终极存在,即太一中。正如在新约圣经中,门徒是通过类似冥想的祷告而回到父子圣灵那里。
   
   普罗提诺相信一种神圣的三位一体,即太一、精神和灵魂;虽然这不像基督教神学中的三位一体的合一,普罗提诺的这三个概念不是同等的,它们具有依次的等级或者是冥想实体的发散物。但是我们依然看到了 类似的轨迹。
   
   太一,有时普罗提诺按照柏拉图的观点称呼为“善”,它是无法被形容的。语言仅只能指向它,甚至很多用来称呼它的名字都不是真名。它无法用语言说明,是现实世界神秘的来源。在太一之后出现的是精神或“努斯”(nous),它代表直觉知识。精神同样难于被语言描述,但是普罗提诺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类比。精神像是太阳光,它将太一照亮,通过它太一凝视自己。精神就是现实事物的原型(即柏拉图理念)的来源和基础。在精神中,思维和思维的对象以及知觉者和被知觉的事物之间是统一的。现实的下一层级是灵魂,它是理性或杂乱的思想。这里存在着一种更高级的向内的灵魂,以及一种低级的向外的灵魂。普罗提诺称灵魂低级的部分为自然。正是灵魂中自然的部分产生出了现实的物质世界。而在人类的身上同时存在着灵魂的两部分。是更加关注与肉体有关的灵魂的低级层次,还是向内去沉思精神的更高级的存在,这取决于人们自己的选择。
   
   (三)
   
   理解普罗提诺宇宙进化论的关键,在于明白现实的三个层次,即太一、精神和灵魂在一个单一永恒的现实世界中是具有逻辑延续性的。时间是在沉思神圣时被自然的不充分的能力创造出来的。根据普罗提诺的观点,它在因为灵魂而产生的物质存在的较低层次出现。跟精神不同,在这一层次,它无法立刻对理念进行思维,但是在不断连续的时刻中,它可以将其视为片段式的实体而对其进行思维。
   
   普罗提诺认为,灵魂走向上帝的可能性就在于灵魂本身是神圣的。那么我们的灵魂又为什么是神圣的?因为我们的灵魂来自神圣的三一体——太一、理智、灵魂本体。这就是他从圣经里窃取的“圣父、圣子、圣灵”的哲学说辞。
   
   而普罗提诺所得到的最为显著的埃及影响,则是来自亚历山大里亚的斐洛。这位希腊化的犹太人斐洛认为,上帝是太一,他是独一的、永恒的、无限的、自足的,他既在万物之外又在万物之中。上帝的长子是逻各斯,是第二位的神,它是世界和人类理性的原型,它既是创造世界万物的力量,又是上帝和世界的中介。人类生活的目标就是观照上帝,人的灵魂只有通过禁欲修行才能从肉体和这个世界解脱出来达到与神同一的神秘的“迷狂”境界。斐洛对普罗提诺的影响是巨大的,正如Chadwick所指出的,“在许多方面上,斐洛看起来都像是普罗提诺的蓝图。”(注:A H Armstrong(ed.),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Later Greek and Early Medieval Philosophy,Cambridge1967,p.154。但Inge指出,没有证据表明斐洛对普罗提诺有过任何直接的影响,(Inge1923,p.97)因为在那个时代只有基督徒才读斐洛的书,而普罗提诺并非基督徒。)另外,波菲利在生平中说到过一个努美纽斯,他提出了一个与普罗提诺非常相似的三种神的学说,以致当时就有人指责普罗提诺剽窃了他的思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注:波菲利:《普罗提诺的生平和他的著作顺序》,第17节。)
   
   谢选骏指出:普罗提诺主张有神论,同时主张迷信与法术。他不是基督徒,但他的哲学深受基督教影响,因此才反过来对当时和后来的基督教的教父哲学产生了影响,但这也使得教父哲学不可避免地异教化了。历史就是如此复杂纠结的。
   
   《九章集》中《导言一》:普罗提诺建立了系统的新柏拉图学派的理论。他主张世界的本原是“太一”,即神;太一创造万物的过程表现为源溢的过程。他把理论世界归纳为太一,绝对完美,放射除了心智和灵魂,而灵魂的一部分以追逐心智为目标,另一部分在有形的物质躯体。太空是空无一物的,因为万物皆由他而生;所以太一就是“道”。
   
   在谢选骏看来,道是“〇”,而不是“1”。 〇不是没有,〇是一个起点。
(2017/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