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谢选骏文集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谢选骏:反资本论(Anti-Das kapital)
   
   
   (1)
   

   谢选骏的《反资本论》(Anti-Das kapital)指出——资本是社会控制的手段。此书拆穿了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合谋制造的谎言。
   
   (2)
   
   卡尔·马克思写作、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编辑的《资本论》(Das Kapital,1867—1894年)是一本永远也无法完成的著作,因为它不能自圆其说,卡尔·马克思自己也无计可施,最后只能抱恨死去。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虽然编辑了,也无法使其圆满。
   
   (3)
   
   《资本论》(德语:Das Kapital)是马克思用德语写作、由恩格斯等编辑的一部政治经济学著作,第一卷初版于1867年。这部作品对资本主义进行了批判性的分析,对日后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诸多领域有着深远影响。
   【谢选骏指出:可是这种“深远影响”却是一种“深远的错误影响”,它所鼓动的革命使得人类误入歧途。事实证明,马恩的的《资本论》只是为了证明早于《资本论》二三十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1848年)里的政治欲望,因此严格地说,《资本论》陈述的不是实事求是的科学,而是先入为主的成见和伪科学。】
   
   (4)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古典经济学家的理论进行了仔细的分析和批判,提出了全新的观点,同时吸收了黑格尔的辩证法方法,也受到了法国社会主义者傅里叶、圣西门,以及无政府主义者蒲鲁东等人的影响。马克思自己认为他的目的是:“用辩证的方法,经过批判,得出一个科学的结论”,通过分析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找出现代社会的运动规律”,为现代工人运动提供科学的依据。为此,他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中埋头钻研经济材料达12年。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不懂,一个科学的结论,不是用“辩证的方法,经过批判”,就可以得出的。科学的结论,需要通过可以重复的实验。】
   
   (5)
   
   以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古希腊哲学,是马克思另一个重要的思想根源。马克思早年受过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化的训练,熟悉西方古典诗歌和哲学。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哲学本质的比较。很多学者认为马克思对“资本”“三段论”式的分析框架(商品流通的“一般形式”C-M-C,以及“高级形式”M-C-M,其中C代表商品,M代表货币)深受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和尼各马可伦理学的影响。马克思关于机器和奴隶制等的观点也有着亚里士多德思想的痕迹。
   【谢选骏指出:这些专业学者的看法是实事求是的。这些事实说明,马克思本质上不是一个“向前看”的革命者,而是一个“向后看”的反动派。反动派并没有什么不好,革命者也不见得就好,问题是,马恩二人以反动派的身份来扮演革命者,就把他们主导的国际共产主义,引入了一个死胡同,使他们的革命变成了一种最为血腥的反革命。结果在俄国类似恢复了农奴制度,在中国类似进行了蛮族入侵。】
   
   (6)
   
   尽管马克思对商业活动对社会的影响相当关注,他在《资本论》书中却坚持用“客观的方法”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运动法则”,分析其根源,并预测其未来发展。他的目标是揭示资本积累背后的动力,解释消费、竞争、地租、资本的集中、劳动工资的增长、工作环境的变化、金融系统的运作,以及利润率的递减趋势等诸多经济现象,并分析它们对社会发展的影响。
   【谢选骏指出:但是,马恩二人却把“资本”孤立起来进行“研究”,完全没有涉及社会控制的其他领域,其目的,仅仅是为了用1867年的材料去证明1848年《共产党宣言》。】
   
   (7)
   
   马克思首先讨论了商品和价值的定义。商品是供交换用的劳动产品。同亚当·斯密等古典经济学家一样,马克思认为商品的价值分为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独立于人的主观意识之外的“物”,具有客观的有用性。这种有用性构成商品的使用价值。在不同种类不同数量的商品进行交换时,商品的交换价值得以体现。马克思否认商品交换价值的主观性,认为不同商品间可以交换,是因为有某种客观的衡量标准来确定不同商品的价值。马克思批判继承了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认为劳动是衡量不同商品价值量的唯一标准。这里的劳动,指抽象意义上生产商品所付出的人的劳动。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错了。商品的价值虽有“客观的有用性”,却不是“独立于人的主观意识之外的‘物’”。局部地说,劳动可说是衡量不同商品价值量的标准,但是,这需要有其他社会控制条件的支持,包括硬暴力和软暴力。】
   
   (8)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源于资本再生产过程中对劳动者的剥削和异化。资本家按照市场价格支付劳动者工资,但劳动者在规定工时内所生产商品的实际价值超过了所获的工资。这部分超出工资的价值被资本家无偿占有。马克思将这部分价值称为“剩余价值”。由于资本家垄断了生产资料,劳动者无法独立地进行生产,故只能出售自身劳动力,供资本家剥削。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大错特错。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是人性中特有的创新和贪婪,至于资本再生产过程中对劳动者的剥削和异化,只是创新和贪婪的一种社会控制的形式。所以,资本家不能垄断生产资料,劳动者也可以转化为资本家。】
   
   (9)
   
   马克思认为,资本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在马克思的分析中,资本家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会刻意压低劳动者的工资,使工资保持在一个仅能维持劳动者(及其家庭)生存、并使人口得以增长的较低水平。新增的劳动人口为资本的再生产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剥削对象。由于资本家之间的激烈竞争,竞争力较弱的中小企业逐渐失势,被强势的企业吞并或击垮。这导致小资产阶级逐渐沦为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在人口中的比例逐渐下降,而无产阶级的比例则相应上升。这导致社会最终被割裂为两个利益直接对立的阶级。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老牛弹琴”、毫无创意,按照他的胡说八道进行“辩证分析”,不仅“资本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也可以说“文明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哲学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诗歌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孩子只有不停地榨取父母的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卡尔马克思,你说的是人话吗?】
   
   (10)
   
   马克思的研究,主要着眼于资本主义的结构性矛盾,而不是表现为阶级矛盾的社会矛盾。“矛盾运动(gegens?tzliche Bewegung)的根源是劳动的二重性”,并不单纯表现为劳动与资本,或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斗争。马克思借用黑格尔的术语,将这种运动描述为阶级“背后”更深层次矛盾的体现。这种矛盾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客观规律。同样,《资本论》并未明确提出社会主义革命的具体计划,而着重构建了关于潜在的社会革命的爆发条件的理论。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的,资产阶级一手创造出了自己的掘墓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科技进步推动了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体现为商品的使用价值);但另一方面,生产率的提高同时降低了商品的交换价值,并导致了利润率的降低。这导致了“生产过剩下的短缺”。其具体表现是,资产阶级为了追求利润,不断扩大生产规模。而占社会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因为工资水平较低,无力购买新增的大量商品,导致商品积压,最终导致经济危机。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与生产产品的社会化之间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它导致经济危机周期性地反复发生。该矛盾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无法得到根本的解决。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之所以能够掳获了小知识分子的头脑,就是因为他用犹太人做生意时候的精明狡猾,掩盖了他的目的。所以《资本论》并未明确提出社会主义革命的具体计划,而着重构建了关于潜在的社会革命的爆发条件的理论。以此“科学论证”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先入为主”地宣告了的,资产阶级一手创造出了自己的掘墓人。】
   
   (11)
   
   “商品”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最基本单元。它在为消费者提供有用性的同时,又为商品生产者带来利润。由于商业交换本身并不必然受到道德约束,流通和对利润的追求会导致社会中经济与道德的冲突和分裂,以及主观的道德价值与客观的经济价值的分离。马克思认为,政治经济学应该研究价值的分配方式,使经济学的发展符合法律和道德观念。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在这里剽窃了卢梭关于“科学和艺术的发展使得道德败坏”的论调,其实卢梭这样说也毫无新意,因为中国的老子道德经早在2000年前就这么助长了,卢梭不过鹦鹉学舌、老调重弹,偏偏粗通文墨的法兰西第戎科学院。(第戎科学院开展了一次有奖征文活动,卢梭的参赛题目是《论科学与艺术是否败坏或增进道德》,卢梭的论文论证了科学和艺术进展的最后结果无益于人类,获得头等奖。)但是,马克思竟然会认为自己比老子和卢梭还会高明一点,他竟然想熊掌和鱼两样都要。】
   
   (12)
   
   马克思认为政治经济学家应该按照客观规律去研究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社会的经济发展规律如同自然科学一样”,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们应该了解这种规律,依照客观规律行事。商品生产要进行社会化,要有意识地控制商品生产,以使其达到最大的利用度。但是,马克思也在第一版序言中明确指出,即便人们认识、掌握了社会发展的规律,也不能幻想通过改变上层建筑,促成社会的跨越式发展。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的主要问题是“不通人性”。《资本论》的主要问题是“只见资本不见人”。事实证明,“社会的经济发展规律恰恰不同于自然科学”,因为人不是物,人有原罪。】
   
   (13)
   
   《资本论·第一卷》:分析“资本的生产过程”。
   
   《资本论·第二卷》:分析“资本的流通过程”。
   
   《资本论·第三卷》:总论“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
   
   《资本论·第四卷》:《剩余价值理论》(也被译为《剩余价值学说史》)。
   
   【谢选骏指出:大家看看,这个四卷熊文里面,还有一点点关于人性的分析吗?马克思指导下的共产主义社会,正因为不通人性,而导致了大规模的“改造”和屠杀。结果如何呢?改造全部失败,只有屠杀和饥荒载入史册。】
   
   (14)
   
   《资本论》第一部出版于1867年,在马克思去世前已经完成了第二部和第三部的草稿,由恩格斯完成最后的编辑出版工作,在1885年、1894年相继出版。第四部叫做《剩余价值理论》是由卡尔·考茨基在1905年-1910年编辑出版,其他部分手稿都是几十年以后出版的。有论者认为,《资本论》是马克思按照层层递进的辩证逻辑撰写的,因为出版周期长达一个世纪,在人们能获得全书之前,已经根据最早出版的《第一卷》形成了所谓“经典化、公式化”的理解,从而妨碍了人们对马克思真正意图的理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