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徐水良文集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徐水良

   

2017年元月2日


   
   有网友写文章《天蓝水清自古就有,不是谁的功劳》
   
   笔者赞同:标题说得太对了。好的环境不是谁的功劳,相反,破坏环境,倒是罪恶。
   
   当然,制止破坏环境,也是功劳。但那是制止破坏环境罪行的功劳。
   
   有网友写帖子《中国人正在从事的“伟大工程”就正是“断子绝孙”》
   
   本人非常赞赏这个揭露土壤和地下水等等环境污染问题严重性的帖子,并跟帖说:
   
   80年代经济为中心路线和生产力标准刚出来,我就指出它将导致污染,破坏环境,破坏资源,破坏文物古迹。掠夺谋私,贪污腐败,色情娼妓泛滥,轻忽教育医疗,出卖国家利益等等等等。
   
   但当时怎么也没有料到,情况会发展到现在这么严重。
   
   这是本人在当时,三十年前,写的的一段话:
   
   //前一段把生产力标准捧上了天,甚至说它是“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和检查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凡是对生产力有利的,都是允许的”,【注:引号中的话摘自中共13大政治报告,该报告由赵紫阳宣读】等等,完全是胡说八道。过去用政治标准来取代经济、文化、道德、文艺及其它一切工作的标准,是非常错误的。现在,把生产力当作最根本的标准,也是错的,它只是经济标准之一,它从属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这一根本标准。按上述主张“凡是对生产力有利的,都是允许”的人的逻辑,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也会采取某些地方曾经有过的做法,例如开设妓院,或输出妓女,去赚外国人的钱;租借军事基地或割让,出售领土,以取得外汇或外国援助;寻求军事保护,以减少军费开支;出售国宝文物,使之变成生产力;破坏风景名胜,以求经济发展,等等做法。(另外,按这个逻辑,不知他们是否允许用希特勒式的杀人工厂来处理痴呆、残废、老弱、患有患烈性传染病及不治之症等等各类人,以减轻国家及社会负担,来取得生产发展呢?)按我们的标准,即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以及从属于这一标准的道德标准(抱括人道标准),文化标准、祖国的自由独立标准(政治标准之一),我们自然将坚决反对这样做,因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高于生产力标准。//
   
   (80年代,本人在监狱中,对中共“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所谓基本路线,有过许多批评。上面是其中之一。)
   
   下面是稍后一些时间写的一段话:
   
   //重视经济,而忽视或者没有足够重视人和人的发展,例如忽视教育,忽视科研,忽视文化、忽视医疗、忽视环保,忽视人的生存环境、忽视道德、忽视人的素质的提高、忽视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友爱、和谐,以及从不考虑使经济发展从属于人和人的发展等等,都是这种以经济为中心的战略政策的重要表现。//
   
   为了子孙后代,大家都应该来关注环境保护。
   
   有人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辩护。
   
   本人反驳:三十多年来,我一再强调,并且警告:改革,必须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带动经济、文化、教育、医疗等各方面的全面改革。以经济决定论为指导,搞以经济为中心,搞错改革程序,先搞经济改革,后搞政治改革,胡说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那就必然变成权贵的谋私掠夺,必然走上邪路,导致一系列问题,导致改革的失败。
   
   历史证明本人的意见、预言和警告,是正确的。
   
   现在的互网上,网友对污染问题及对污染负有责任的政府,是一片批评之声。但也有人为政府及污染问题辩护,反对本人意见,说:“造成今天这种恶劣生存环境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解决十亿农民的吃饭问题,你不只见到以前山清水秀的村庄被污染,你应该还见到你村里的乡亲在污染厂打工。中国的污染问题根本无解,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十亿农民饿死一大半,要么十四亿人一起死。”
   
   笔者反驳:别找借口转移罪责。把权贵的问题推到民众头上。日本是一个大国,那么一点土地,养活一亿几千万人。条件并不比我们好。为什么别人能做到,我们做不到?
   
   环境污染,是公共领域的问题,属于公权力管。别把责任推到私人领域广大民众,尤其推到农民头上。相反,民众,尤其是农民,不断抗争要求解决污染问题,往往还被打压。公权力造成污染问题,怎么能怪到民众头上?
   
   不给别人发表不同意见的言论自由,禁止发表公权力不喜欢的意见,坚持错误,拒绝诤言,拒绝监督,一意孤行,是造成此类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
   
   该网友坚持说:“真只是上层原因就好了,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上下层素质都差。日本百年前就是工业化国家,中国现在还是农民国家,日本只有区区二百万农民,还得在国家政策保护下存活,不然会被二百万美国农民打的满地找牙。中国有十亿农民,你看着办吧。”
   
   我判断这些为公权力、为污染辩护,攻击农民的人,正是这些年为当代农奴制度辩护,不断攻击农民的上海等城市市侩五毛。
   
   所以,本人反驳:农民怎么了?英国、尤其是美国民主,都是农民建立的。当时还没有开始工业革命,全国都是农民,文盲遍地,大多数人都是文盲。美国开国先贤,绝大多数是农民。
   
   农民,绝对要比上海等地的土市侩城市臭虫好得太多。
   
   过去许多年,参加反污染抗争的,大多数是农民。
   
   这些年全国多少农民参加反污染抗争?但上海城市市侩臭虫有几个参与抗争?你们还好意思出来污蔑农民,维护权贵?
   
   这些为污染辩护的人继续坚持攻击中国农民,说:“眼界开阔了,不一定就能脱离‘农民的思维’”,“农民绝对成不了社会中的主流一份子!!”
   
   本人反驳:你们城市市侩对历史、对所有知识,都无知得可怜。还要造谣污蔑别人,污蔑农民?
   
   美国独立建立民主政体时,绝对是农民社会,农民不仅占社会主流,不仅是一般的主流,而且全国都是农民。从华盛顿开始,美国先贤几乎都是农民。绝对没有你们上海市侩臭虫这样的臭虫。但美国恰恰建立了先进的民主制度。
   
   相反,你们上海市区没有农民,可是你们城市臭虫建立了自己的自由民主制度了吗?
   
   上海有许多知识渊博、思想开放的人,上海是一个开放的城市。但上海那少数不断污蔑农民、维护权贵,为污染辩护的城市市侩臭虫,却绝对是无知无识,窝在上海小弄堂里,思想狭隘的上海瘪三城市土老帽市侩小市民。
   
   这些为污染辩护的人继续攻击农民说:“我说的是农民国家,而不是农业国家,真是农业国家还倒好了。向上看,打死的大小老虎十之有九是农民,向下看,从产业工人到专家教授学者有多少是农民山寨的,发达国家在吃高科技的大餐,我们只配捡盘底外加收拾垃圾,还得看人家的脸色。别以为大建工厂就会变成工业强国,农民搬进城市就变成市民,这么简单的话中国早就倔起了,而不是做了一百年的强国梦。只管一年一季的农民意识大行其道,政治,经济,军事,艺术,都能闻到无处不在的浓浓的农民味道。”
   
   等等等等。
   
   本人反驳:算了吧,你这样污蔑农民,为污染辩护,为权贵推卸罪责,维护权贵,纯属颠倒黑白,纯属谬误。
   
   我上面说了:这些年全国多少农民参加反污染抗争?但上海城市市侩臭虫有几个参与抗争?还好意思出来污蔑农民,维护权贵?
   
   在这个地方,就你们几个人,我的判断应该是来自上海,不断在污蔑农民,说污染问题是中国农民造成的。
   
   但是,实际情况是:没有农民的上海,是全国污染的最早先驱和急先锋,当全国小河都很清澈的时候,上海的小河,包括较大的苏州河,却是漆黑发臭,臭气熏天。连黄浦江也污染得厉害。当全国自来水都是清冽甘甜的时候,上海自来水却是一股怪味,难以入口。你上海污染那么严重,见到你们上海市侩臭虫抗议了吗?没有!相反,你们却都很高兴,甘之如饴,觉得上海的污染伟大正确光荣无比。还不断污蔑全国各地的人是乡下人,包括把杭州、苏州、南京等大城市的人,都说成乡下人。
   
   全国没有污染的时候,你们上海率先污染,难道上海的污染,是农民,尤其是外地农民造成的?
   
   这些年,在你们上海带领下,包括你们上海在外地扶植的污染企业的带领下,全国都污染了。(你们上海在全国扶植了多少污染企业?把多少上海的污染推向全国?)于是,全国农民和城市居民不断发起反污染抗议,这个时候,你们上海市侩有几个参与抗议?你们竟然还好意思不断污蔑中国污染是因为中国农民。是农民造成的,把污染责任推到农民头上,为造成污染的权贵和公权力开脱罪责。你们的脸皮未免太厚了吧?
   
   反正,你们总是千方百计找理由为污染辩护,为负有污染责任的权贵及公权力辩护。
   
   你这搞工业化,就要有如此严重的污染这种理由成立吗?中国的工业化程度远不如发达国家,但污染远远超过世界发达国家的历史上任何污染的程度。
   
   难道工业化就等于污染?难道工业化就一定要有高污染?现在发达国家的蓝天白云环境之好,难道他们就不是工业化国家了?
   
   工业化国家早已吸取教训,中国为什么不吸取教训,为什么非要走先污染,后治理;先污染,不治理;或者先污染,无法治理的道路?
   
   如果算各地污染的功勋,那上海,以及上海在各地扶植的污染企业,毫无疑问在全国的污染历史上,功勋卓著,功劳第一,你们要把这功劳算到全国农民头上,这脸皮不是太厚吗?
   
   你们不断污蔑中国农民的上海瘪三(或臭虫)小五毛,完完全全是上海小弄堂里眼界非常狭小的土老帽城市小市侩,还非要污蔑用国际眼光现代科技解释污染问题的人们是农民眼光,农民思想,你上海瘪三城市臭虫,眼界狭窄的上海小弄堂里的土老帽城市市侩小市民,是不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呀?
   
   再说一遍,环境污染,是公共领域的问题,属于公权力管。别把责任推到私人领域广大民众头上。相反,民众不断抗争要求解决污染问题,往往还被严厉打压。公权力造成污染问题,怎么能怪到民众头上?
   
   有网友赞成,说:把责任推给非责任者,是他们的一贯手法。
   
   为污染辩护的人就攻击说:“你不是工业化社会中的受益者中的一份子?那你就回到自给自足的低碳的你自认为的农业社会吧。但是,即便这样,你也脱离不了中国的工业化社会滴。”
   
   笔者反问:你这是什么逻辑?恐怕只是你为权贵及污染辩护的五毛嘴脸暴露无遗!
   
   什么受益者?那益,都被权贵受去了,一般民众受了多大的益?权贵们受了益,躲到海外享受新鲜空气蓝天白云去了!
   
   一般民众,受益微乎其微,相反,都是严重污染的受害者,而且没能力躲到海外去享受良好环境,只能与子孙后代一起,留在国内享受权贵造成的污染环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