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徐水良文集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2012年
2012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徐水良


   

2017-1-30日


   

   

一、再谈贵族和贵族精神问题

   
   有网友贴出江汛、马楠的文章《寻回中国贵族精神的轨迹》。文章引用刘再复的大量谬论,胡说什么:“不能把贵族精神和平民精神对立,奴才精神才是贵族精神的对立项。刘再复表示,贵族特权可以打倒,贵族精神不可打倒,因为它是自尊、低调、守持游戏规则与心灵原则。”等等等等。
   
   这个刘再复,为了搞乱概念和思想,纯粹是胡扯胡话,胡说八道。在历史上,贵族就是与平民相对而言的社会阶层。贵族精神当然也是与平民精神相对而言。奴才,则第一与主子相对而言,第二与坚持反抗不愿当奴才的勇士相对而言,奴才精神,一是和主子暴君精神相对而言,二是与反抗精神、勇士精神相对而言。刘再复说它是与贵族相对的对立项,纯粹是胡扯。
   
   文中充满了类似的胡言乱语。只是我没有时间来详细评论。
   
   这刘再复从来歪曲历史、捏造规律、胡说八道。是炮制制造“告别革命”理论的可疑人物,为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混淆是非搞乱思想及理论,提供了重磅谬论。这个“告别革命”谬论,是中共及其特线长期顽固坚持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混淆是非歪曲历史和历史规律的谬论,引起了中国理论界以及民主运动中,二十多年的空前大辩论。
   
   还有网友贴出徐贲的《中国社会为何普遍粗鄙化?》
   
   徐贲的文章,有一些很好的论述。他和他的文章,与刘再复性质不同。但他有时也往往是搞不清概念差别的一个学者。
   
   刘仲敬、刘再复等等许多吹捧贵族的人们,其共同特点,就是把知识阶层温文儒雅的文明风度,说成贵族精神,这完全是颠倒黑白,歪曲事实。混淆是非。
   
   实际上,贵族风度,历史上往往是粗鄙野蛮的风度。温文儒雅的文明风度,属于文明的有知识的知识阶层,把知识精英文明风度说成贵族风度,与往往是持有粗鄙野蛮的风度的贵族混为一谈,完全是为了混淆是非,制造谬论。
   
   与《河殇》蓝色文明黄色文明等等等许多无稽之谈一样,与刘再复等等“告别革命”等谬论一样,这贵族谬论,也是红色贵族权贵及其代理人,设法炮制出来为红色贵族张目、或推卸罪责、转移方向的理论。那河殇的一系列谬论,就是把马列文化和共产党共产专制的罪责,推到传统文化头上,从而达到转移斗争大方向的目的。
   
   所以,这个贵族理论一出来,就像河殇、告别革命等谬论出来时的情况类似,被一些可疑势力,包括中共特线势力力挺,并且大肆吹捧宣传。其原因,就在这里。
   
   无论如何,民主制度就是人人平等的平民制度,不是等级分明的贵族制度。相反,贵族和僧侣,历史上是民主革命的主要对象。吹捧贵族和贵族精神,就是为了达到反对和抵制民主革命的目的。
   
   炮制吹捧贵族和贵族精神的谬论,就是要反对人人平等的自由民主制度,把贵族或红色贵族、红色权贵这个革命对象,这个自由民主的敌人,打扮成社会推崇的崇高的正面榜样,以此来抹杀红色贵族本质上是民主革命敌人的性质。尤其是通过对贵族和贵族精神的吹捧,来提倡红色权贵等伪精英治国,来抵制和反对人人平等自由民主。来坚持血统论等等的等级专制制度,抵制和反对人人平等的自由民主制度。不断污蔑攻击人人平等的自由民主是什么“民粹主义”。
   
   历史上的贵族,一般都是很粗鄙很野蛮很反动的。欧洲贵族是这样,否则欧洲贵族就不会与僧侣一起,成为欧洲民主革命的敌人。
   
   中国的贵族也是这样,中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由《曹刿论战》提出的、并且历史上一直长期流传的“肉食者鄙”的看法,就是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对当时贵族权贵的评价和看法,也是中国人在历史上对贵族和贵族精神的一贯认识,与刘仲敬、刘再复们颠倒历史事实的谬论,完全相反。
   
   尤其是中共红色贵族的“贵族精神”,从来是粗野无耻的土匪流氓精神的代表,而不是儒雅文明的知识阶层和知识精神的代表。
   
   有网友说:这事儿非常好检验,刘阿姨这帮拿共党官2钱吹贵族的,却黑民国贵族。
   

二、再谈神棍和信仰问题

   
   有人转帖比尔·华纳的演讲《因何而恐惧?—伊斯兰教一千四百年扩展的秘密》在大陆各种网站大量流传。
   
   本人评论:三个一神教从来相互歧视、迫害、屠杀和战争。只看对方问题,不说自己问题,不反省自己,只攻击对方,也是三个一神教神棍的共同特点。比尔·华纳这个演讲,就典型地代表了上述特点。
   
   现在三个一神教中,伊斯兰问题当然是最最严重的。但是,如果不是三个一神教一起放弃其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原教旨(即他们经典的原来的教义),或被原教旨主义者称为“基本教义”的原教义或教旨,就只能回到历史上相互歧视、迫害、屠杀和战争的时代去。
   
   其实,一神教,只要不放弃其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原教旨教义,内部不同派别之间的冲突,纷争、屠杀和战争,并不下于外部的冲突、纷争、屠杀和战争。
   
   准宗教马列教,本质上与上述上述三个一神教类似。
   

三、再谈革命问题:两种方向相反的变化要求同时并存

   
   高玉秋先生又转帖“政治视野之光”的文章《为什么美国独立战争是一场保守革命?》
   
   笔者评论:把保守革命,进步反动,善良邪恶等概念变成一个概念,非常荒唐。
   
   各种准确的、其含义相对而言的反义词,一般都是相对而言的概念和词汇,其意义恰恰相反。
   
   保守、不变,与革命、变化相对;进步与反动相对;善良与邪恶相对;好与坏相对。都是意义完全相反的词汇。
   
   杜撰出保守革命(保守的革命),进步反动(进步的反动),善良邪恶(善良的邪恶),好的坏这类概念,完全是思维极端混乱,不懂逻辑的弱智智力的表现。
   
   保守的意思是保持现状,守护现状,就是保持不变的意思。你可以说比较温和的革命,不太激进的革命,变化比较小的革命。但你不能说保守的革命,即不变的革命,没有变化的革命,没有进步的革命。因为革命,就是突发性变化,根本性变化,而且是比较巨大的变化,并且是向前进步的意思。
   
   而且,实际上,美国革命,即美国独立战争,是美国革命以前的革命中,最不保守,最彻底,最激进的革命之一。其革命结果,用美国宪法保障下来,迄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彻底最先进的革命和革命成果之一,完全不是什么“保守革命”。只有十多年以后的法国大革命,其激进程度才超过美国革命。但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专政,走过了头,走向了历史和自由民主的方面。但美国革命却没有这个弊端。所以,实际上,如前所述,迄今为止,美国革命仍然是世界上最彻底最先进的革命,美国革命和美国宪法提出的人人平、政教分离、禁止设立贵族等等等许多原则,迄今仍然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原则,而完全不是“政治视野之光”胡说的“保守革命”,即保持革命以前制度不变的所谓“革命”。
   
   当然,由于对进步和反动两个方向的颠倒认识,这革命,这进步变化,对于不同的人,不同的立场,往往就有两种截然对立的方向。马列共产主义的所谓“革命”,对于历史上真正的革命说来,对于走向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宪政等普适价值的革命说来,实际上是一种巨大的、反方向的反动突变,一种历史的大倒退。是彻头彻尾的假革命、反革命。
   
   所以,一旦社会矛盾极度尖锐,革命时机成熟,社会的各种力量,都倾向于变化。维持现状的力量就会变得比较小。但是,向哪个方向变化?两种对立的社会力量,就会有两种对立的前进方向。这正是革命即将来临的标志。
   
   因此,习近平当政的目前中国,贪官和民众,毛左和革命民主派,两者都不想维护现状。但两者要求的方向,截然相反。这一切,同样也是革命即将来临的标志。
   
   有网友转帖王德邦先生的《中国“官心思乱”急于“民心思变”》
   
   本人评论:这是革命即将来临标志:各种社会势力不想维持现状,并且两种相反方向的变化要求,同时并存。
   
   一般说来,革命来临之前,各种社会势力往往都倾向于不想维持现状,而要求改变现状。但不想维护现状,就有向前走,还是向后走的问题存在。这时,总是有向前、向后两种相反方向的变化要求,同时并存。相反,努力维持现状的力量,就往往变成少数,或者虽然表面上还是大多数,但是事实上,变得并不占有优势。因为要求变化的力量是积极的,要求维护现状的力量,往往是消极的。所以,维护现状的力量虽然表面上占大多数,但由于其消极不作为,面对要求变化的积极力量,并不占有优势。
   
   正像我在楼上所说:一旦社会矛盾极度尖锐,革命时机成熟,社会的各种力量,都倾向于变化。维持现状的力量就会变得比较小。但是,向哪个方向变化?两种对立的社会力量,就会有两种对立的前进方向。这正是革命即将来临的标志。
   
   因此,习近平当政的目前中国,贪官和民众,毛左和革命民主派,两者都不想维护现状。但两者要求的方向,截然相反。这一切,同样也是革命即将来临的标志。
   
   有网友跟帖说:秘密处死37访民5天用1幼女的贪官早就加入反专制大潮。所以我一直说,民主离不开法制,涉及改朝换代的社运的法制建设必须包含重要一项,就是对之前罪行的清算,也就是转型正义,清算血账。没有清算,光看谁口号漂亮就支持谁,必然换汤不换药,甚至连汤都不会换或者换一锅更腥的汤
   
   该网友并引用本人帖子:
   
   //徐水良:共匪汉奸党是魔鬼,一个贪官竟然任意处死37人,奸污幼女一百多人。
   
   5天享用1个处女——连承敏,奸污100多名幼女。原山东临沂市委书记,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为了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在离任前连承敏下令用注射的方式处死火化了关在临沂市精神病医院的37名上访者。据称连已经把老婆孩子移民到了加拿大,预计他会潜逃至加拿大与家人共同享瑞士银行的200多亿。//
   
   再说一遍:在习近平当政的今天,贪官与民众都要求变化,但变化方向完全相反。

此文于2017年01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