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7-01-16~22日

   
   所跟帖:韩武:第一次中国民主革命大圆桌会议筹备会议成功召开
   
   徐水良:热衷于可笑的过家家游戏,表面上是脑袋不正常。实际是中共特线败坏反对派名声的长期策略。尤其是其中搞临时政府之类的过家家游戏,目的之一,就是把严肃的民主事业和从事民主事业的反对派,塑造成一心想当官的官迷,为了满足他们官迷的官瘾,竟然抛弃一切民主原则,去组织过家家的“政府”,去当过家家的官。
   
   当然,主帖对临时政府之类一笔带过,主要是讲所谓狭义民运圈的所谓大团结大联合的问题,这个所谓大团结大联合问题,下面再说。
   
   中共情报机构之所以十多年如一日,指使他们的特线搞这类过家家的游戏。尤其是搞临时政府之类的过家家游戏。原因在于中共担心,反对派有一天会真的组织自己的真正的、有实力、有权威、民众支持的真政府,所以,他们要让他们的特线,在目前反对派没有能力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先发制人,去占领这个阵地,并且把这些“临时政府”“过渡政府”“临时国度政府”这类形式搞臭,把反对派的这种未来可能和道路,彻底堵死。
   
   实际上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完全是陈腐思维、一批蠢货。未来民主政府取代中共政府,绝不会以这种不遵守任何民主原则、和任何正常的政治规则的、极其可笑的方式进行。
   
   其实只要看一看其他国家的转型,其他国家民主政府取代共产政府和其他专制政府的历史,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就不应该有这种弱智的陈腐思维,去搞这种弱智游戏,以此葬送他们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参与这种游戏的特线。
   
   至于狭义民运圈大团结大联合的问题,我早已论述,在特线占狭义民运圈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在狭义民运圈特线占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搞这种“统一民运”,只不过是让真民运统一到特线阵营去。
   
   实践证明,每一次这种所谓的大联合大团结,最后结果带来的都是大内斗、大分裂,都是进一步败坏民运的名声。中共特线坚持要搞这种目前狭义民运圈真民运和特线完全对立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的所谓大团结大联合,这另一个目的,正在这里。这就是他们准备制造新的大“内斗”的一种阴谋。
   
   他们搞这种所谓大团结的第三个目的,就是转移反对派的精力、注意力和方向,把他们从能够做的一些对中共有杀伤力的事情上,例如从互联网上,引导到不可能产生效果的、徒劳无功的、把真民运统一到特线阵营的“大联合大团结”这方面去。
   
   中共及其特线搞这类事情的第四个目的,就是企图占领和垄断中国民主革命的名义和阵地,努力掌控对中国民主革命的话语权。
   
   中共特线已经有多年没有搞这种阴谋了。因为大家都已经知道这“大联合大团结”怎么回事了,他们多年搞不成这种阴谋了。这是他们一次新的尝试。
   
   在这次会议前,我早就指出,这类会议,是完全不切实际的事情。
   
   可惜,有少数真正反共的人士这次却上当了。
   
   希望被特线欺骗的人们,赶快出来。希望其他反对派人士别上当。
   
   曾节明:你特线老贼一贯急中共所急,配合中共大力攻击反对派组织政府
   
   徐水良:谢谢你们公开五毛赞扬你们五毛群体,攻击本人,来佐证本人意见正确。
   
   张三一言:致最真诚的祝贺愿民主事业有成
   
   徐水良:张老与多年来一样,很容易被五毛“好消息”欺骗,糊涂病又犯了。与曾节明一类五毛去合唱,你觉得光荣吗?
   
   张鹤慈:(签发)?国防部长的签发?还是副总统的签发?
   
   cwing:老五毛的任务,是提供一极给新5毛骂,掩护新5毛,当人肉梯子给兄弟踩
   
   徐水良:这是中共情报机构一贯策略。
   
   ====
   
   徐水良:[转帖]“世界公民”周有光110岁生日快乐!
   
   徐水良:向周老致敬!
   
   周老才是真正的中国国宝、中国脊梁。
   
   徐水良:ZT周有光先生去世享年112岁
   
   cwing:惋惜。享年112岁零1天这生日还不如不过
   
   徐水良:文明世界的坏人,必须用一百句真话掩盖一句假话,相反,中国的好人,必须用一百句假话掩盖一句真话,才能表达自己的敏感意见。
   
   所以,在中国,像周老先生这样少说假话,多说真话的品格,就特别令人尊敬。
   
   ====
   
   大炼钢铁的钢铁哪里去了?
   
   徐水良:大炼钢铁练出来的是炉渣,无论是铁矿石、铁质工具、或其他铁器,几乎都被变成了炉渣。向上报是炼出了钢铁算是钢铁数量。但那炉渣能用吗?以后,当然逐步被丢到垃圾和其他填埋场去了。
   
   ====
   
   cwing:凤凰网无意中透露凤姐是个团队,吃瓜群众不禁要问,还有哪些团队?
   
   徐水良:中共支持民运特线许多做法和经费,通过凤凰网。凡上凤凰的,都要问一个问号。
   
   刘刚:请老徐另外开贴打问号去
   
   徐水良:别自作多情。我跟的是cwing的帖。对你吕布式三姓家奴,习系家奴,不感兴趣。你不过是先当政法系特线走卒,因家暴案被迫与政法系反目,改投习主子再当习系走卒,为习系打政法系而已。别以为对你这种无耻之徒,别人会看重你。
   
   而且我说的是凤凰网,不是说与你同类比你高档的凤姐。说实在的,那凤姐虽然与你同类,但与你这样的无耻无赖相比,却要高几个档次。
   
   刘刚:我揭露“凤凰网”徐水良剽窃了“凤姐团队”
   
   徐水良:那凤凰网,我在国内时,就从朋友处知道是中共筹建。有朋友把那个筹备文件都复印了。后来我们还揭发,中宣部通过凤凰台转资,投资金钱到海外特务网多维。还要你来揭露?还要剽窃你无赖的东西?
   
   告诉你,凤凰台还在筹建时我朋友就告诉我了。你无赖那个时候能知道吗?
   
   你无赖特线知道那凤凰台有哪些单位组建和领导?
   
   博讯螺杆:土共网络大扫荡,连一个P民也不放过,罗玉凤微信公众号被封
   
   徐水良:中共太急于掩盖,露马脚了。你的配合也有点太急。都露马脚了。我本来不信刘,现在倒有点信。
   
   我一直观察,几个中共海外电视台帮助她,帮助出国,帮助吹捧,网络造势。到海外后又参加第二正义党全委会,又有许多特线吹捧。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她是真民运。
   
   百无聊赖:有的拿齐所在专业排名top3的常青藤offer,都过不了签证,不知道当初罗怎么出去?
   
   徐水良:由中共派驻海外的美国中文电视邀请出国。海外和国内媒体及五毛大肆吹捧。包括凤凰网,包括国内网路,包括海外花瓶民运,都大肆吹捧。独评和这里有的人也特别积极。所以我说:
   
   这次中共太急于掩盖,露马脚了。螺杆的配合也有点太急呼呼了。都露了马脚。
   
   那中文电视,就是中共派驻海外,邀请司马南,并让司马南当主持人的那家中文电视。司马南其实也应该是中共外派出来的。
   
   ====
   
   国内五毛也大捧特捧凤姐,凤姐是天朝海外电视台、国内媒体和海内、海外五毛一起捧起来的。看来你们在这里吹捧的,真是一批五毛。
   
   ====
   
   BEETHOVEN:福山:美国已成失败国家
   
   徐水良:福山这个人没有花头,缺乏深刻思想,就靠故作惊人之论来哗众取宠。
   
   铁梅:我早就说了喜莱丽和民主党无视全球化,造成的美国产业空心化问题…………川朴这号的连一张选票也不应该得。
   
   徐水良:候选人总会代表一部分人。民主国家无论问题再多也还是有希望的。民主国家有自己的自我纠错能力。尤其像美国这样的伟大国家,问题再多,还是不能说是失败国家,还是会吸取教训逐步解决。
   
   各种候选人,即使很差,还是有一定追随者,不可能一张选票也没有。尽管我不赞成川普,但也不能说川普一无是处。更可况川普的某些东西,还是有政客们不具备的一定的长处。
   
   ====
   
   这里朋友说国内还是有人相信盛雪。本人认为,其实,其中绝大多数是政法系特线,是带着任务挺盛雪、吹捧盛雪的,故意装出相信盛雪的样子而已。
   
   =====
   
   有网友说:周立波保释“感谢祖国”很诡异不合逻辑
   
   徐水良:让人怀疑此人是个五毛,由上级救援出来,所以说“感谢祖国”。
   
   中国的企业,甚至不少艺人背后,都有官方背景,有的甚至是五毛背景。周立波刚保释出来,就说感谢祖国,似乎很奇怪,但了解这个总的情况,就不难理解这类问题。
   
   =====
   
   胡平: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徐水良:现代贸易战,当然要与中共这些最要害的问题联系在一起打。它们既是人权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又是中共制造贸易不平等问题的基础问题和根本性问题。
   
   铁梅:人权不是一张牌,而是西方国家的立国基础和价值观
   
   徐水良:低人权优势、大规模偷盗知识产权等等,是中共贸易不平等基础。打贸易战当然必须打这些方面。不打掉这些中共贸易不平等的基础,何来贸易平等?
   
   只有这样,才能把贸易问题和普适价值问题,结合到一起,对中共形成压力。
   
   铁梅:但是你们新总统就职典礼上说“我们不寻求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于人”。
   
   徐水良:我不支持川普,但目前情况下,支持他打贸易战,并与人权等等问题挂钩。
   
   人权战,64镇压时打过一次,可惜西方主动撤退了。以后西方没准备打,更没有实际打过。
   
   h:人权属于普世价值,奥巴马希拉里打了多少年了有没有用
   
   也不知道老胡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中国人权是捧不起来的阿斗。
   
   现在川普手里的
   
   台湾牌
   南海牌
   收关税
   
   那一招都比中国人权凶
   
   在我看来 最厉害的是让日本和南韩发展核武器
   
   徐水良:奥巴马希拉里什么时候打过(人权战)?贸易战当然必须与中共低人权优势等联系起来打,把贸易问题和普适价值联系到一起才能占领道德制高点,打起来既名正言顺,又形成真正巨大的压力,并且争取中国中共现代准农奴社会、准奴隶社会的底层准奴隶民众的支持。
   
   而且只有抓住低人权优势等等问题,你增加关税才会名正言顺。就是你违背现代自由经济和自由贸易准则,搞不自由的准奴隶制生产,那增加关税才名正言顺。否则中共说那是他们生产成本低,你增加关税就缺乏强力依据。
   
   我没有否定上面h提到的其他手段的意思,我的意思,只是说贸易战必须与人权战一起打。
   
   赛昆:你显然没读过TPP里面有“人权条款”。
   
   徐水良:你显然没理解这里说的是说打人权战。不是指不痛不痒人权条款。
   
   什么时候有过人权战?那人权战还是64镇压时打过一次,但西方国家主动撤退了,日本是最先撤退的一个。以后就没打过人权战。
   
   这里不是指那些现在还在不痛不痒讨论中的人权条款。那与人权战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呢!而且,因为TPP即将被川普否决,这人权条款也就即将不起作用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