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采访报道
    
     一本由原中央电视台记者撰写的关于基层民主选举专家姚立法的书《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出版后不久被禁。本台星期一就此采访了作者朱凌以及主人公姚立法。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描述了姚立法参选及任职湖北潜江市人大代表期间,至其后为中国基层民主艰难奋斗的历程。这本书去年十月由海南出版社出版,十二月初便被中央有关部门下令禁止销售,封存所有印本。


   
     姚立法和作者朱凌都收到了出版社的通知,但是并没有解释原因,姚立法星期一对本台说:“当时高的时间很紧,很紧张,要讲这本书盘存盘库。他说要检查,因为检查时没有期限的,而出版社也不敢去问她原因。 ”
   
     该书作者朱凌在中央电视台任法制记者七年,曾担任《今日说法》栏目主编,《中国法治报道》栏目执行制片人。直到去年辞去工作专心写作。而《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这本书花了三年时间搜集资料,一年多时间写作。
   
     朱凌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对于这本书会被禁表示遗憾以及意外,她说:“因为我在央视做了六七年,我认为在写这本时是比较严谨的,而且主动地往舆论导向方面,严格来说是以央视记者要求来要求自己的。所以真得有点出乎我意料。至于官方意见,他们也没有明确告知我,只是说暂时封存,所以我也不知道错在那里,我也想他们告诉我。
   
     (记者:你认为姚立法这个人对当局来说敏感在哪里?)我认为他的敏感之处在于比他同时代的人大代表更尽职尽责。我做公民十八岁以后做了十多年了,说实话很抱歉我都没参加过选举,因为没有任何单位任何组织通知过我去选举,过去我对人大代表的认知说实话等于零。但是自从知道姚立法这个人以后,我就开始了解关于人大代表的事。我觉得原来中国的人大代表中还有这样一个人。而且后来经过仔细沉淀我发现,他其实并不是什么了不起,只是合格,但是合格已经是很不错了
   
     姚立法是湖北省潜江实验小学的教师, 99年曾以自荐候选人身份当选潜江市(县级市)人大代表,一度被官方主流媒体树为基层民主的楷模。其后因不断揭露官方操控选举的黑幕以及体制缺陷,同时将民主理念在基层民众中广为传播,被当局列为敏感人物,不断受到打压。
   
     姚立法认为这本书已经删去了一些敏感内容,但仍然遭受被禁的命运,是因为对全国正在参选基层人大代表的一些独立候选人,以及选民,有鼓舞的作用。同时也因为该书也收录了一些他本人的文章:“这书的最后还附了我的相关文章,包括怎样竞选,还有一个调查表--你希望各级人大代表在07年的人代会上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这样等等原因加起来中宣部要封杀也几乎是在情理之中的。而且自从我访美(被邀观摩选举)之后,中宣部内部消息就广泛传开,就是说我写的、写我的东西一律不准刊登。”
   
     在该书面世的短短一个多月内,北京已经出现了盗版,证明这本书是有市场的。而作者朱凌也不断收到读者的反馈,她说:“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大学生,可能他们比较少社会压力,较容易受姚立法这样一个人物的鼓舞。也有一些特例,有一个叫‘放远镜’的先生他曾给我来了一封邮件,他也是类似自荐竞选人代成功,此前他也对人大代表选举无所知,他说因为看了这本书,做了很多准备。他也曾接受新京报的采访。”
   
     据了解,出版该书的海南出版社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编辑人员也不断受到国安部门的骚扰。记者星期一致电该书的责任编辑,她拒绝回应相关事件:“这件事情有点为难,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事实真相:
    跟大家说真话!我的案件其实跟那条“狼牙山五壮士”的帖子根本毫无关系! 实际上是某单位挟私报复我。那条帖子发出前大约半个月,我发了几条帖子揭露他们毒打广州市白云区示威民众。然后他们到我家来要求我删帖子,遭到了我的拒 绝。因此他们悍然打击报复,拘留我七天泄愤!此信息出自我所属片区片警!
   
    大批网站都登载了广州越秀区法院的通稿,内容是他们驳回了我(张广红)的诉讼请求。理由之一是越秀区公安局调查后确认我编造了狼牙山五壮士的“谣 言”,越秀区法院予以采信。但是我上来搜了十分钟就找到了我转发的原帖并截图!为什么我十分钟就查到的事情两单位查了那么多天查不到?你们都是饭桶白痴?
   
    如果说我对帖子比较熟悉所以容易查到的话,那么请问为什么广州越秀区公安分局和越秀区法院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个人问过我:你坚持帖子是纯转发的,那么你从哪里转来的?难道两单位实际上对帖子是否转发根本就没有兴趣查?难道只想找个理由入我于罪???
   
    从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到广州市行政复议办公室,再到广州越秀区法院,没有任何一个人问过我一句:你说你的帖子是转的,那么转自何处?所以实际上一 个单位是为了打击报复,另两个单位是为了互相包庇!如果蒙冤的是一个普通民众,他就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现实。可惜拈花时评(张广红)并不是完全没有话语权 的普通民众!
   
   
   草泥马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治安大队!王八蛋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治安大队!
(2017/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