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大陆民国派台湾行]
雷声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民国派台湾行

两岸冷对下的大陆民国派台湾行
   
   
   
   孔识仁

   
   
   
   民国105年夏,三位大陆民国派知识分子在两岸冷对之际,来台参观,并且与台湾知识分子交流意见。
   
   他们心中怀有中华民国的理想。在台数天,通过参观和座谈会以及街头与台北市民的交流,他们发现台湾与他们心中的中华民国有许多相同相近之处,也有若干错位和落差。但是他们切身体会到自由民主和人文的台湾的可贵,这与他们心中的老中华民国的理念是合拍的。这是两岸的民国思想的共识。大陆民国派其实追求的是老中华民国的理想,台湾是首要内在的参考系,美欧是外在的参考系。他们希望由此重构未来的大陆以及两岸前途。
   
   一、两岸官方冷民间热的台湾行
   
   他们原来计划拜访民主进步党、中国国民党、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并且托了与这些单位熟悉的台湾人士去联系,但是原来都曾接受过我们拜访的这些单位皆推托理由,连智库都婉拒拜访。民进党以前很乐意大陆民运人士拜访的,但是现在是执政党,又处于刚上台两岸冷对的格局,可以理解他们的小心。陆委会是公家单位,当然更小心谨慎。国民党在野,但朝野尖锐对立,国民党正在借力打力,要「和共」,不愿让中国共产党不快。
   
   尽管大陆民国派与台湾国民党在少数理念上还有貌合神离之处,但是双方的目标和整体理念已经大相径庭。最根本的差异在于:中国国民党的目标和立场、思想、战略等,早就实质性变化为「台湾国民党」,缺乏理念而盛行机会主义。而大陆民国派则是继承大陆老中华民国的立国理念而开来。两者差异很大。
   
   三位大陆民国派知识分子,本文出于简便,就以A君、B君、C君为代号。
   
   他们陆续来台相聚在台北。晚上聚餐。A君说:「前一天晚上我都睡不着觉。一下飞机看到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真是太让我激动了。」B君说:「台湾人讲话客客气气,细声慢语地,很讲礼貌,跟我们大陆人很不一样。」C君说:「我们都是三民主义的信徒,很期盼来台湾看看,台湾是不一样的,百闻不如一见。向陌生人问路,他们都礼貌有加,很热情帮忙指路。下午买东西时,与一位小姐闲聊,她无意中对我说了一句外国人很喜欢台湾的小吃,呵呵,我成了外国人,中华民国成了台湾的专用名词。」
   
   B君说:「我有一位台商朋友,他说台湾人现在多数人的认知就是台湾就是台湾,大陆就是中国。我们笑话几十年的中共政权假冒几千年的中国,而台湾人却很认中共的账,认为中共就是中国。」C君说:「这也算是两岸错位的黑色幽默。」席间,大家还讨论了大陆「民国热」的发展。
   
   三位大陆民国派知识分子先参观军史馆。大家很有兴致参观国军军史,特别是抗日战争史,看到实物如枪支、小炮等。大陆的「民国热」和民国派的迅速扩大,较大程度受益于民国抗战史真相的揭露和传播。由于得益于网路的便捷,下列真相得到广泛传播,即:中共不仅不抗战还袭击国民革命军借机扩张势力,国民政府才是抗日卫国的;中共后来又在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扶持下,依靠远远胜过国军的军火援助,再凭借血腥「土地改革」强制形成的战争动员力和供应力,打败中华民国赢得政权;然后才有死八千万人和中华文化被摧残的大浩劫,才有当代红色权贵的资本主义。所以抗日卫国史和民族主义成为「民国热」极有力的推手,而对于中共的普遍不满,是「民国热」和民国派产生的「温床」。
   
   然后他们参观了国立国父纪念馆和国立中正纪念堂。虽然国父纪念馆游人如织,但是向国父孙中山行礼的人较少,这是一个遗憾。大家列队恭恭敬敬向国父三鞠躬。由于大陆与台湾的历史记忆和当代社会思潮有较大差异,大陆民国派要重光民国的宪政理想和历史遗产,所以对于民国和国父及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缔造者蒋中正的推崇日渐提升,特别是对于彻底反共产主义的蒋公更有温情的理解。台湾现代史和政治状况较为特殊,所以对于蒋中正的评价与大陆民间思想趋向不同;再者,台湾社会与大陆民间的思想背景也不同。但是台湾社会和大陆民间对于宪政和自由民主的认同则没有不同。
   
   在中正纪念堂,三位大陆民国派知识分子从漫长台阶一步步走上去。A君说以前上学时被灌输蒋介石如何反动,国民党如何祸国殃民。长大后才发现真正祸国殃民的是中共,蒋公才是民族英雄。中正纪念堂的游客很多,大家只能在礼兵行礼后人潮退去,抽空向蒋公像敬礼。步出纪念堂时,C君提到中正纪念堂建得太大了,把国家戏剧院和国家音乐厅置于两旁,这样观感不好,难怪被指责为独裁者、威权统治者。
   
   B君说:这是蒋公身后事,不是他身前安排。不过这样做观感是不好,大陆自由派就常拿毛泽东纪念堂和中正纪念堂作比较。A君又说:蒋公毕竟领导了抗日卫国战争和使中国成为联合国五大国之一,又是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的缔造者,殊死抵抗苏联扶持的中共叛乱,彻底反共救国,这是自由派和改良派不能否定的。
   
   慈湖祭蒋之行,几乎是所有大陆民国派人士所向往的。这三位大陆民国派知识分子也不例外。台湾许多人对于蒋公印象是实行白色恐怖的威权统治者,因为本土化思潮的因素,台湾许多人有意无意忽略了蒋公在严重内乱外患的大陆推行宪政的经历。大陆民国派对于蒋中正有较高评价,但是忽略了蒋公晚年传位蒋经国、还有戒严期太长等的错误,也因为大陆未来要民主化、要光复民国,所以有此忽略。台湾要本土化,所以也有对于大陆中华民国的理念和历史成就刻意忽略,特别是绿营为台湾独立而抹杀贬低大陆国史。
   
   大家向蒋公三鞠躬,并且致献花圈。A君说:「小时候我们被教育蒋介石如何坏,感谢网路,我们看到了许多历史真相,发现蒋介石时期可以组党、游行示威、搞学潮,连共产党的影视小说也常不经意流露出这些历史真相。抗日战争也是蒋介石领导的。我们追求民主,但是现在才发现原来我们的祖辈早就做过,还有制宪、行宪的成就。」B君说:「我小时候是中共机关大院长大的,特恨蒋介石,现在很尊敬蒋公。我父亲就说我很反动,他是高干,脱离不了共产党员的认识水平。」
   
   C君说:「是呀,我的表哥也是国粉,他老子是部队里的副师长。他在外骂毛泽东,称赞蒋公是民族英雄,在家是不敢说一句的,怕他老子。我姨父是中共的军头,很厉害霸道的。」此次祭蒋,遗憾的是国防部后备指挥部桃园管理组以时间紧为由,取消诵读祭文,而以前都是允许诵读祭文的。这或许是「新政」。
   
   下午回台北谒忠烈祠。一入忠烈祠大门,大家就向忠烈们行礼致敬。然后大家瞻仰了文祠和武祠,瞻仰了仰慕已久的辛亥革命烈士林觉民、秋瑾,以及抗日和戡乱的烈士张灵甫、黄百韬等。
   
   A君说当代就缺少了烈士的英雄主义精神。B君说:现在自由派吹捧顾淮、林昭,真是笑死人了。顾淮是在追随中共歧途中渐渐觉醒,转变为自由主义者。论学问,无法与民国的大师比;论事功,没有革命过。吹捧他的自由派,很多人是中共改良派转成民主派,所以惺惺相惜,这是他们的水平和品位。C君说:林昭更糟,实际只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异议受难者,连明确的反共意识都没有,自由派实在找不到象样的烈士。A君说:自由派找烈士也只能找共产党出身的叛逆。中国为自由民主献身的烈士太多了,像辛亥革命时期、抗日卫国时期、戡乱时期。现在自由派的思想没法与先贤先烈合拍,他们是喝共产党奶但是没有自觉脱胎换骨的自由派,没有与过去彻底决裂。
   
   他们参观了台北市二二八纪念馆。大陆人其实对于发生在台湾的「白色恐怖」时期是有所了解的。中共大肆宣传「二二八起义」、「白色恐怖」以证明中华民国政府统治的非法性、反动性、反人民性等,同时用以反证中共的正当性,这些已进入大陆历史教育的课本。在这种文教宣传背景下,不少大陆自由派又受台湾绿营观念影响,因而否定国民党统治从而不认同中华民国的正当性。
   
   但是大陆民国派是二十一世纪发展起来,是「六四」后中共正当性被质疑和否定的思想氛围里产生的;是在发现历史真相,「民国热」,追求自由民主和中华文化传统复兴的背景里成长的。所以,大陆民国派大多理解「白色恐怖」发生的时代背景和原因,对于无辜者是同情的,但认同政府镇压红色力量的正当性和必要性。
   
   大家仔细看了二二八纪念馆里的图片、电影、文字等。A君说:死这么多人很可惜,小蒋的统治术很有「俄国味」,坏了国家的正道。B君说:看了这么多,台湾怎么不讲戡乱的正当性呢?戡乱又不是党派斗争,怎么流行讲「国共内战」呢?C君说:现在台湾只讲台湾,不管「白色恐怖」的原因,认为内战是大陆的事,所以只讲「白色恐怖」的后果,且不讲抗击共产主义红潮保住台湾的一面。这样看起来,「白色恐怖」与共产党「红色恐怖」是大同小异的同一类型,这是片面的、不对的。A君说:历史归历史,我只同情无辜者和老百姓,不喜欢意识形态斗争使历史真相被以偏概全。
   
   二二八纪念馆外的「悼念墙」,一张张白纸像一颗颗白色的心,令人感伤。大家在「悼念墙」前瞻仰许久,最后集体留影纪念。
   
   二、座谈会:大陆民国派的理想和民主台湾
   
   三位大陆民国派知识分子受邀参加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里举办的一个座谈会。他们提前来到会场,台湾梁怀茂老先生也提前来了。他们得知梁老先生曾是胡琏将军国军第十二兵团军事政治学校的学生,经历过戡乱战争现场,还参加过金门八二三炮战,顿生仰慕之情。纷纷请教当年戡乱战争之实情。
   
   座谈会开始了。台湾曾建元教授说:「非常难得与大陆民国派人士有一个观点的交流。我们只知道在网路上活跃的国粉,现在可以与国粉就大陆民国热和民主化相关议题交流看法。先请远道而来的贵宾谈谈看法。」
   
   A君首先说:「我对台湾印象最深的是台湾人的素养,斯斯文文,彬彬有礼,这比中共占据的大陆的民风要好得多。这也应该是中华文化未经摧残的结果。然后台湾实行了宪政,实现自由民主,这是华人世界的典范。尽管远远没有完善,但是无论经验还是教训,都是大陆复国后的借鉴。
   
   B君说:「大陆民国热是大陆社会发展的大气候,这是全方位的,有历史真相(抗战史、其他民国史等)的揭露和传播、民国追求民主宪政的传统和成就、民国知识分子精神、民国文化教育精神的回归、民国人(传统中国人)的伦理和生活品味等等。中国人只要回顾自己传统,就必然要回到民国,所以说当代大陆思潮必然要有民国化一面。而反中华性的共产主义化已经被证明行不通、必须毁弃的。未来大陆必然要民主化和复兴民族传统,必然要回到民国的历史经验,必然与老民国的国家发展路径和目标高度重迭,这是不可回避的。当前中共腐败和专制统治导致天怒人怨,中共统治唯一让人民抱有希望的就是经济发展和红利。只要中共党国体制下的两极分化经济出现大危机,红利没有了,老百姓长期积累的不满就会爆发,民主化就会发生,回归民国就会成为必然。从民主运动来看,民主复国是大陆民运的本土化、中华化,是继承祖辈的理想和传统,驱逐『黄俄』的共产主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唯有人民走向自由,国家回归中华性,中国人成为真正的中国人,如此才会有真正的『中国崛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