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苦难的中国
[主页]->[百家争鸣]->[苦难的中国]->[我终于没有能拯救爸爸]
苦难的中国
·短讯:美国副总统切尼称:中国扩军违反和平崛起
·中国官僚资产阶级绑架改革
·【明报】奸杀伊少女 美兵判囚100年
·鲜为人知的大屠杀:看看美国人是怎么反独?
·中国每一次统一,都要流多少血,死多少人啊!
·彭德怀元帅眼中的共产主义
·如果克林顿披露炸馆真相——将被暗杀!
·厉有宁建议保护非法私有财产!
·一个美国营养学家眼中的原始共产主义
·温家宝在圈养人民
·严禁在人民大会堂里做美梦!
·“你”已成为时代周刊2006年年度人物
·美国为什么轰炸我大使馆?!
·斯大林对华人实行种族灭绝
·07两会——中国政治“全家福”大杂烩
·美国《国防新闻》承认蓄意轰炸我大使馆!
·贫困夫妻不堪医药费相缚投江!
·国防大学政委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
·现代版“人血馒头”为何会上演?
·国难98黑色真相
·现在进行时:家贼外鳄 轮奸股市
·毛泽东王朝辉煌的微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事业——中国计算机事业回顾
·中华民族旷古未有的财富浩劫
·招沽大屠杀 从上涨13倍到下跌2500倍
·多维网公开赞美“17大最大的赢家”——无耻啊!
·天灾人祸 考验着温总 也考验着你我
·外剿内耗,胡锦涛“和谐社会”摇摇欲坠
·08两会:双簧,谎言,两手抓,超奥斯卡级政治秀!
·达赖,拿出你的血证来!
·起来,不敢做奴隶的人们!
·风云4·19
·5月1日反法,6月1日反美!
·胡锦涛,你卑鄙的出卖了一代爱国愤青!
·江贼不死,国难未已!
·我活着,我感到愧疚!
·汶川同胞们,请活得有尊严!
·温总在北川小学写下“多难兴邦!”
·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我噙着泪水,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失事直升机的信息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向保卫钓鱼岛的勇士们致敬——我落后了!
·半夜鸡叫——发改委突然袭击!
·火并!中日网民同声指责本国政府卖国求荣!
·兰德:中国人像迷失的狗
·将反华进行到底!
·我祝曼德拉先生生日快乐!
·印度:中国的野心是吞并全亚洲
·藏青会绝食—有志气!有骨气!
·中国愤青:“要南沙!不要奥运!”
·三鹿,你让我感动耻辱!
·胡锦涛,你深深地爱着美国,可是美国爱你吗?
·2008年,我们在鏖战
·朱镕基 没有解开高尔丁死结的悲剧英雄
·不听话,叫你躲猫猫,否则教你做噩梦,实在不行,上北大吧
·世人的确应该惊叹胡忽悠的两招妙棋!
·国难99十周年祭
·汶川•国难08周年祭
·512国殇•国难08周年祭
·在生与死之间,惊骇、忍耐,被关怀!
·我终于没有能拯救爸爸
·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在历史的下降期中,无知就是证据!
·每一天,我都非常惊诧我为什么还活着!我为什么还活着!
·在生与死之间,我一直在追求
·黑日!空想民主主义黑日!
·那一天,太阳变成了黑太阳!
·一个发生在旧金山的真实的故事
·我本想加上“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配作一文
·日日国殇!10月1日~10月10日世界政局随笔
·当历史与我会合时,我向历史点赞!
·博讯已经封杀我对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评论!
·评《津巴布韦十七年通货膨胀“钱不如纸”,经济失败诱发政治风暴》
·“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历史让谁走死路,谁就走死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但不是博讯!
·2018年3月11日,一个注定载入史册的奇耻大辱的日子!
·2018年3月14日 我失去了霍金教授
·每一次冒死尝试全面剖析马克思,都被博讯视作垃圾信息封杀
·10月13日发言(或许会被博讯删除)
·希望CERN与每一个在乎奇点的科学家看见这些公式
·历史上有一天等于二百年的时候
·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
·在生与死之间,在“政审”+封杀自媒体公众号之间,与博讯“标记为垃圾信息
·“苦难的中国”就刻赤海峡危机致古秘书长的公开表态
·对12月8日巴黎第四轮黄背心示威的一己之见
·让我再尝试一次网络言论自由!
·在噩耗中,为二〇一九年第一次动笔
·谨以个人名义,向朱牧师致敬!
·致德仁天皇,不,致德仁阁下
·历史上有二十年等于一天的时候
·三十周年祭随笔
·在历史进入痉挛期之时,博讯选择装聋作哑
·历史总是在你始料不及时突然开幕
·It's A Good Day To Die!
·致所有关心莹颖下落的太平洋对岸的先生、女士
·这个绝望、龌龊、虚伪、恐惧的后社会封建主义,已经找不到一个自愿的殉葬者
·作为一位政治家,完全没有任何理由追求“存在感”
·本不打算写博文的
·致所有关心鄙人的人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着我发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终于没有能拯救爸爸


   写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想不下去了!!!不能竟书而欲搁笔!!!!!
   
   2013年的一天,不敢长大的淘气的弟弟在爸爸的床上耍赖,爸爸没好气地说:“看你将来怎么办哦。”玩够了,笑够了,弟弟忽然有点忧伤地自问:“我们今天这么高兴,十年之后,我们家会是怎么样呢?”
    他不知道,这是我们家最后一次欢声和笑语。他不知道,这是他一生之中最后一次装萌。

   
   2014年05月
   8本手抄笔记神秘失踪,消失得比马航更彻底!包括我抄下的谢韬教授的遗作在内(为了抄谢韬教授的那篇文章,那天我活活累昏了过去);文件一次次无法读取;电脑一次次闹鬼;(妈妈的零钱也坐了马航)电话一次次“打错了”“吃传票”;频道一个个取消,书、杂志、报纸,看过的所有的东西,私人用品,一次次失踪;——在经济上,封锁我;在生活上,违反十八大决议非法监视我;在政治上,不加公审软禁我;在网络上,镇压我!把我的家变成百慕大三角!这些还不够!——爸爸竟然得了血液病!他身体一直很好,不许我干重家务活;这几天,他一次次发高烧,呕吐,出汗出到把几床被子湿透了!风一吹,就高烧!呕吐!高烧一次少活7天啊!!!!!!——还要查最可怕的指标:癌细胞数量!!!!!!
   
   “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家里人着想。”“这不是威胁。”——唱白脸的同志,看来你也做到了一语成谶!
   
    ——在家人健康上,在医疗费上,迫害我!!!!!!
    (我已经准备和妈妈换心脏了,(那时还要顺便把我的眼球送给那位“天怎么黑了”的小男孩),妈妈不同意!我已经准备和爸爸换骨髓了,医生不同意!!!!!)
   
   2014年07月
   
   我的时间非常紧张!爸爸的血液病突然发展成了血栓!更可怕的是,他身上其它的多年的老顽固病症也同时发作,弄得……——不得不插入尿管才能排尿(一次排出800CC!颜色深得可怕!至今还没有拔出尿管!)!昨天,花了一万五千元!才给他做完微创手术!昨天晚上,我在冲着唱白脸的同志哀叹:“我的命苦啊,又不讲效率啊。”今天上午,我刚刚从他的病床前回来,…………我说不出什么感觉,可他的气色还马胡(这绝非喜兆啊!)……————我不知道我还剩下多少日子,就要彻底地沦为孤儿!(我还要听什么“烧坏了点钞机!”“坚决铲腐,绝不手软!”(?!)而这一切都是在“每一个人全面而自由的发展”旗帜之下发生的!!!!!“每一个人全面而自由的发展”!)
   所以我尽快长话短说,明天还得去守着爸爸,不晓得他还要做几次手术!不晓得还要花多少钱!不晓得他以后还能不能正常行走!可以晓得的是以后他再也不可能禁止我干重家务活了。
   
   2014年9月
   
   爸爸还活着!
   
       ——我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每隔一周,住一周的医院……出院后也是每天十个小时嗜睡不醒……在他嗜睡期间,电脑闹鬼,电话闹鬼——生怕爸爸死得不够快啊!他可是“我只晓得听毛主席的话!”的人啊!还落得如此下场!!……医药费已经超过九万!…………“如履薄冰的意识,谁都有一点儿才好!”——我现在的的确确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了!我不知道爸爸还要活受多久的罪!——有种冲着我来!是好汉你站出来!站出来!不要天天躲着开会,投票表决是否对“苦难的中国”动手!白白浪费时间!已经判了我的无期徒刑,铁了心死不改革!封网、封节目、改新闻、改纪录片之后封起频道来了,就不要天天在暂时还没封的频道里给我凑“八的平方”来骗我,耍我!
   
   我的时间,不,爸爸的时间非常紧张,我不知道还能再守着他多久,所以,现在,定期上网维护已经变成犯罪了。
   
   2014年11月
   
   爸爸又住院了!
   果不出我所料,谷歌根本打不开,“自由”的确无时不有!“作不作客是你的自由,招不招待是我的自由!”
   电脑不消停地闹鬼,家里的东西接二连三地失踪,昨天上午电话两次凶铃!天天听着全面文革全面专政的咆哮(“白日做梦!”“动乱是祸!太平是福!”),以年为单位,以年计,看着我的“启丰二号”又一次驶进百慕大三角,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影无踪!!看着120周年民族斗争,120周年大会战流产!——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又发烧了,又咳血了!又呕吐了,又嗜睡了,今天又得去看是否发展成可怕的白血病了!!!无能为力,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他活受罪,看着他每天打一针,每朝他打一针,我都能感觉到一支看不见的针直扎进我的心口,朝心脏注射什么液体(我甚至能感觉到那股强大的液压),喘不过气来… … —— —— 只有这时,你才能慢慢懂得,什么叫“折磨至死”。
   不讲效率啊
   只有魔鬼,×××,买包子的,让老婆的歌声嫦娥奔月的,“修炼佛法,针孔录像”,才知道爸爸还能活多久,不,还要活受多久的罪!(他整天整天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他的电话还闹凶铃了!)
   没人告诉我行孝这么难,做人这么难啊!
   
   2015年09月
   我根本无法预测:今天还能不能上网(到处在封账号!),也不知道又有哪个邮箱被非法冻结了!(居然说我的邮箱发什么垃圾邮件!——谷俊山用20缸轿车载200公斤金条行贿的X、Y、Z还组织军事演习恐吓我!),不知道我的文字能不能发得出去(每次只能看见“404”!),我知道的是——爸爸一次又一次剧烈地上吐下泻!体重一夜之间骤降1.5公斤!体温高得烫手!(而医生却笑着说:“没事”(?!));紧接着,妈妈也发烧、呕吐,住进了同一间病房!随后,包括我在内,全家都病倒了!(甚至于连和我打过交道的,不知道名字的好心人也突然病退了!!!)
   ——在那个最可怕的一天一夜加一个凌晨的24小时或28小时里,我只睡了一个小时(于是走路象踩棉花);当黑暗中,电话突然刺耳地响起时,手都吓软了!——而那个早上8点钟,霍金教授又活跃了起来(最近理论科研似乎已经沸腾了),大谈黑洞里的信息可以星际~宇宙际穿越。
   ——如果那天我真的倒下去了(不打引号的,突然的,完全丧失意识与知觉),奇点研究、黑洞研究会不会跟着我一起倒下去?地球上又还有没有第二个人能再与霍金教授商榷?而爱上天安门城楼的“该当何罪”们又该当何其欢呼雀跃?庆幸我终于成为了又一块沉入河底的石头?
   
   2016年6月
   
   连续40天暴雨,犹如诺亚方舟,武汉被淹没,一片汪洋,交通瘫痪,飞机停飞,高铁停驰,买菜要游泳!,全市小车泡汤,出了人命!(而阮贼城发、李贼洪忠居然顶住了27次暗杀大难不死的王逆假打虎!逍遥法外!逍遥自在!)自4月1日李贼克强向我发动愚人节行动之后,习匪大大正在紧张策划谋杀《炎黄春秋》。而妈妈天天在电话里哄我说:“(爸爸)还好”。我不能出门,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新的坏事,只好夜夜看着少年不识愁滋味的《GLEE》(“这房间同绑架我的飞碟一模一样”),欣赏着美丽的QUINN(可惜她唱不出女高音),陶醉于《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第二季精彩的引人入胜的剧情(在第9集中,所有人物性格集体大爆发!安娜莱丝当作孩子宠爱的4个实习生都被她的强势(“对,这不够,向我开枪!”)逼疯了!逼垮了!逼哭了!麦琪拉不知所措!康纳吓得落荒而逃!然后坐在台阶上坐以待毙!!!!!卫斯与劳拉宁愿去自首去坐牢也不愿意向她开枪!(她当作孩子宠爱收养的5个实习生,一个都不敢背叛她!)(劳拉与安娜莱丝,两个女人都愿意袒护卫斯!)——从未见过如此鲜明强烈的人物性格!而且如此众多!)夜夜深呼吸,等待着最坏的结果,幻想着得过且过。
           ——我压根儿不知道,医生已经向爸爸下达了死亡通知!“急性白血病!无法查明病因!(!!!!!!!!!!)最多两年,最少3个月,这个病不能治,治了就人财两空。”我不知道,爸爸已经被插入了一根该死的PICC管!正在剧烈地呕吐、高烧、脱水性出大汗!!!!
   
   2016年7月20日,爸爸说了死话!“我要安乐死”晴天霹雳!在我眼中,太阳瞬间完全失去了光明!
   
   2016年10月,连续4次可怕的放射性化疗之后爸爸又一次勉强出院,他叫我把一大盒桂圆肉都倒进大瓶子里“不要受潮了”。
               他再也没有打开这一大瓶桂圆肉。
                     他也始终没有告诉我医生对他的最后诊断。
   
    当时我以为7月20日爸爸那一句“我要安乐死”只是他一时赌气。
   
   2016年11月4日,我又一次充当人体起重机,用右肩把爸爸一步步地搀扶下楼。那一回,我其实没有用太大的力气,是他自己主动下楼的。我边走还边难过地说:“将来我发病时谁来扶我呢?”
               我不知道,这是爸爸最后一次离开家!
    现在我甚至不敢上楼,每走一步台阶都感觉爸爸还活着。
   
   2016年12月7日,绝望的含义是——我找不到金子买一万元一瓶的从蝮蛇毒液里提取的印度药!!!!!
   
   2016年12月20日  59万元!59万元!4次化疗全部无效!失败!
   
   2016年12月31日  一生之中第一次没有一家团圆的元旦!当时我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不知道的是,——爸爸一生之中已经最后一次大哭!当两位亲戚过来看望他时,他忽然大哭起来。他不是一个好哭的男人啊……他一直喜欢笑……
   
   2017年1月3日  除了那个死心塌地追求中央级祸害、下定决心死不要脸、下定决心当隐姓瞒名的怕死鬼的唱白脸的特务同志之外,这个空荡荡的家里又多进了一只肥老鼠!当明仁陛下祝天下人平安时,当古铁雷斯先生呼吁世界和平时(他却不知道从一个大黑点上看见一张白纸),当潘秘书长降下水晶球,在全世界见证下光荣失业时,当方洛各阁下反对人心中的孤独时,当默克尔总理怒斥恐怖分子嘲弄德国人民时,我正在用手一块木板一块木板地拆沾满老鼠屎的阁楼(它们还挺新鲜哩)。
                      我不知道,爸爸当时已经高烧得再也不能起床了!
                           每个月跑一次广州、温州的大男人,慢慢地、逐渐地,不能扛东西,不能行走,不能下楼,不能下床!不能坐起来!不能侧身!不能用手指按电视遥控器!…………这叫做“折磨至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