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潘洪其:“强拆”不可能“有理”]
江中学子
·“一千块”10
·“一千块”11
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1
·女失业2
·女失业3
·女失业4
·女失业5
·女失业6
·女失业7
·女失业8
·女失业9
·女失业10
·女失业11
·女失业12
·女失业13
·女失业14
·女失业15
·女失业16
·女失业17
·女失业18
·女失业19
·女失业20
·女失业21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女失业26
·女失业27
·女失业28
·女失业29
·女失业30
·女失业31
·女失业32
·女失业33
·女失业34
·女失业35
·女失业36
·女失业37
·女失业38
·女失业39
·女失业40
·女失业41
·女失业42
·女失业43
·女失业44
·女失业45
·女失业46
·女失业47
·女失业48
·女失业49
·女失业50
·女失业51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52)(图)
吴氏失业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图)吴氏失业夫妻1
·失业夫妻2
·失业夫妻3
·失业夫妻4
·失业夫妻5
·失业夫妻6
·失业夫妻7
·失业夫妻8
·失业夫妻9
·失业夫妻10
·失业夫妻11
·图中共当局严密监视(一)
·监视(二)
·监视(三)
·监视(四)
·监视(五)
·监视(六)
·监视(七)
·监视(八)
·监视(九)
·监视(十)
·监视11
·监视12
·监视13
·监视14
·监视15
·监视16
·监视17
“夕阳特务队”成员老王夫妇、徐老师夫妇、小老头、胖老头
·(图)中共线人邻居老王夫妇(A)
·老王(B)
·老王(C)
·老王(D)
·老王(E)
·老王(F)
·老王(G)
·老王(H)
·老王(I)
·老王(J)
·老王(k)
·老王(L)
·老王(M)
·老王(N)
·老王(O)
·老王(P)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潘洪其:“强拆”不可能“有理”

   2013-05-20 09:26:52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所谓“1%强拆带动99%自愿拆迁”,无非是遇到难题不管所作所为是否合法,是否符合基本的程序正义,先强拆搞定一部分,杀鸡儆猴吓倒大部分,本质上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野蛮思路,体现了赤裸裸的强权逻辑。
   
   李昌金以内心深处的傲慢与偏见,漠视强拆问题的残酷性,并把现实当合理、把残酷当起点,高调为不正义背书,为法治添堵,着实令人震惊。他深知强拆事件中地方政府是强势一方,却从不追问,被强拆的农民何时才能改变弱势状态。


   
   昨天,江西宜黄县公职人员李昌金的一篇关于强拆的访谈在网上引起轰动。两年前,李昌金曾为江西宜黄强拆辩护,并提出“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成为舆论讨伐的对象。这一次,李昌金依然不改为强拆张目的思维逻辑,他认为实施强拆毕竟是少数,比例或只占1%,但没有1%的强拆,就没有99%的自愿拆迁;公众同情被强拆者是出于仇官心理,借此获得一点可怜的道德优越感,借以逃避残酷的现实。
   
   像李昌金这样的看法,本来是不值一驳的。所谓“1%强拆带动99%自愿拆迁”,无非是遇到难题先不管所作所为是否合法,是否符合基本的程序正义,霸王硬上弓先强拆搞定一部分,杀鸡儆猴吓倒大部分,本质上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野蛮思路,体现了赤裸裸的强权逻辑。这种逻辑被李昌金一再用于为强拆辩护,对其迷惑性、危害性自然不可等闲视之。
   
   至于“反对强拆是因为仇官”,更是牛头不对马嘴。以轻巧的概念转换,将舆论对强拆的抵触与非议搁置一边,代之以“仇官情绪”这样较为柔软的道德评判,从而混淆模糊了对强拆合法性的质疑,其逻辑同样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如果顺着李昌金的逻辑,人们还可以进一步追问:公众的“仇官情绪”又从何而来?除了贪腐,屡禁不止、愈演愈烈的强拆现象,恐怕反倒是“仇官情绪”的来源之一。对这一层关系,一再为强拆辩护的李昌金多半是假装不知罢了。
   
   李昌金是江西宜黄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县政协委员,自称“八品官员”,“没有人把我当‘官’看”。但他的言论和立场,显然比很多“官”还要“官”得多。早前抛出“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论后,媒体称之为宜黄官员,他也在不少官员那里得到了共鸣,被这部分官员视为代言人并以此自许。尽管李并未直接参与到强拆现场并从中获利,但他的言论如果在官员特别是基层干部中广获认同,很难说不会对一些地方和部门实施强拆产生鼓舞和推动作用。这也是舆论对任何为强拆辩护的声音都保持高度警惕的原因所在。
   
   宜黄拆迁自焚事件过去两年了,拆迁户三人被烧成重伤,宜黄县多名主要领导被免职、被立案调查。如果拆迁户不是走投无路,而只是出于“仇官”,他们为什么单单选择自焚?李昌金不可能不知道基层强拆事件的残酷性,却以内心深处的傲慢与偏见,漠视强拆问题的残酷性,并把现实当合理、把残酷当起点,高调为不正义背书,为法治添堵,着实令人震惊。他既然深知,强拆事件中地方政府总是强势一方,但为何从不追问,被强拆的农民为何总是弱势一方?农民何时才能改变权利弱势状态,成为至少是均势的一方?
   
   中央政府近年来一直致力于依法解决拆迁问题,2011年通过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农村集体土地征收条例》也正在起草中。然而,与法治唱反调的“强拆有理论”在一些官员特别是基层干部那里仍然颇有市场。为了快速推进土地开发,仍然有人不惜以牺牲百姓的利益为前提,他们的发展观里没有法治的位置。现在,李昌金的言论再次在网上引起一边倒的批评,也从另一个层面表明了公众对强拆的鲜明态度。
   
   5月13日,针对近期个别地方相继发生的暴力征地事件,国土资源部专门下发《关于严格管理防止违法违规征地的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征地管理,防止违法违规征地、杜绝暴力征地行为,保护农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通知》要求建立健全纠纷调处机制,要化解矛盾冲突,杜绝恶性事件,对违法违规征地、采取暴力方式征地等侵害农民利益行为,引发群体性或恶性事件的,要按照有关规定对责任人员严肃追究责任。希望“强拆有理论”者不要视法律法规如无物,不要一再试探政策底线,而应当看清国家依法规范土地征收的大势所趋,及时纠正错误的做法和言论,成为法律法规的捍卫者和群众利益的维护者。
   
   本文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潘洪其

此文于2018年04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