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天路灵语
[主页]->[宗教信仰]->[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09期)]
天路灵语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3期 20-16)
·活水周报(第74期 21-16)
·活水周报(第75期 22-16)
·活水周报(第76期 23-16)
·活水周报(第77期 24-16)
·活水周报(第78期 25-16)
·活水周报(第79期 26-16)
·活水周报(第80期 27-16)
·活水周报(第81期 28-16)
·活水周报(第82期 29-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4期 31-16)
·活水周报(第85期 32-16)
·活水周报(第86期 33-16)
·活水周报(第87期 34-16)
·活水周报(第88期 35-16)
·活水周报(第89期 36-16)
·活水周报(第90期 37-16)
·活水周报(第91期 38-16)
·活水周报(第92期 39-16)
·活水周报(第93期 40-16)
·活水周报(第94期 41-16)
·活水周报(第95期 42-16)
·活水周报(第96期 43-16)
·活水周报(第97期 44-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9期 46-16)
·活水周报(第100期 47-16)
·活水周报(第101期 48-16)
·活水周报(第102期 49-16)
·活水周报(第103期 50-16)
·活水周报(第104期 51-16)
·活水周报(第105期 52-16)
活水周报(2017年)
·活水周报(第106期)
·活水周报(第107期)
·活水周报(第108期)
·活水周报(第109期)
·活水周报(第110期)
·活水周报(第111期)
·活水周报(第112期)
·活水周报(第113期)
·活水周报(第114期)
·活水周报(第115期)
·活水周报(第116期)
·活水周报(第117期)
·活水周报(第118期)
·活水周报(第119期)
·活水周报(第120期)
·活水周报(第121期)
·活水周报(第122期)
·活水周报(第123期)
·活水周报(第124期)
·活水周报(第125期)
·活水周报(第126期)
·活水周报(第127期)
·活水周报(第128期)
·活水周报(第129期)
·活水周报(第130期)
·活水周报(第131期)
·活水周报(第132期)
·活水周报(第133期)
·活水周报(第134期)
·活水周报(第135期)
·活水周报(第136期)
·活水周报(第137期)
·活水周报(第138期)
·活水周报(第139期)
·活水周报(第140期)
·活水周报(第141期)
·活水周报(第142期)
·活水周报(第143期)
·活水周报(第144期)
·活水周报(第145期)
·活水周报(第146期)
·活水周报(第147期)
·活水周报(第148期)
·活水周报(第149期)
·活水周报(第150期)
·活水周报(第151期)
·活水周报(第152期)
·活水周报(第153期)
·活水周报(第154期)
·活水周报(第155期)
·活水周报(第156期)
·活水周报(第157期)
·活水周报(第158期)
活水周报(2018年)
·活水周报(第159期)
·活水周报(第160期)
·活水周报(第161期)
·活水周报(第162期)
·活水周报(第163期)
·活水周报(第164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水周报(第109期)

    (2017-01-22)

漫谈“人”和“人类”(之七)

吴兆君

七、从海峡两岸的关系现状看人性的败坏

    对于台湾是应该独立,还是应该寻求中国大陆和台湾的统一,笔者不持立场,本文只是透过这其中的是是非非,来看所显明的人性中的败坏。

    总体上来说,两岸都是中国人,有相同的语言和文化,只是由于特定的历史原因,使得两岸分治、互不隶属已经长达60多年。将来会怎么样?两岸的状况无非是保持现状、两岸统一或台湾独立。从两岸目前的总体状况来看,一时难以打破现状,也就是说,达成统一或宣布独立,都远远不具备相应的条件。而维持现状,从表面上来看没有很大的坏处,然而,稍作分析我们就不难发现,维持现状的代价实在非常高。从这一点来说,笔者认为从中体现的是人性的败坏。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一现状就是,中国大陆有强大的军力部署,使得对台湾有足够强大的威慑力,使其不能够快步走向“台独”,更不敢宣布“台独”。这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而且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这样的威慑力,也要不断从纳税人的腰包掏出巨大的财力。而台湾方面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也要保持足够强大的军力来应对大陆的“威慑力”,以致也要投入大量的财力,不仅要研发、生产军事装备,还要购买国外的军事装备。

    这样的状况就是双方都要投入巨资用于保有“杀人利器”,而且几十年来都是如此。可悲的是,大家都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如此做呢?如果不是人性从本质上是败坏的,那么,“兄弟”之间稍稍有些宽容的话,就不会几十年来花费巨资来维持一个可悲的现状。

    “两岸统一”有什么不好呢?台湾从此不需要再担惊受怕,也可以省下巨额的军费,就如今日的香港一样,有“共军”保护可以高枕无忧。而大陆方面,只需要拿出时刻准备攻打台湾时的军费的百分之一,用于保护统一后的台湾就足够了,也可以省下大量的军费。何乐而不为呢?

    但话又说回来,台湾独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会带来世界末日吗?两岸分治、互不隶属、六十多年来各过各的日子,实质上是相互完全独立的,只是在说辞上不是独立。就为了说辞上的这点儿事,就造成了大陆威慑、台湾应对,几十年来花费巨资,如果不是由于人性的败坏,只要稍稍多一点智慧和良善的话,也不会如此。

    台湾自从1949年10月起,就在本质上独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直到今天仍是如此。若是明天台湾宣布独立,只是言辞上有了变化,其实质并没有改变,对大陆人民没有什么不好,只是中央的领导人有失面子。所以,为了他们更有面子,能够名垂青史,所以就要统一台湾,甚至不惜“武力统一”。从双方的军力来看,“共军”必胜,问题在于为了这个胜利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共军”能够抹平台湾全岛,而“台军”能够抹平广州和上海。这样的胜利能够使人名垂青史吗?终于实现了伟大的统一,但为了这样的统一而付上了巨大的代价,这样的统一有什么意义呢?

    统一本来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东德和西德为什么那么快就实现了统一呢?中国人为什么做不到呢?两岸统一的阻力在于“专制”要统一“民主”,再加上“一国两制”的样板走向了方面(成了反面教材)。人们很容易就联想:一旦统一,共产党对待台湾同胞必然如同他们现在对待香港同胞一样。承诺可以实现“香港特首”直选,但未能实现;那么,我们怎么能够相信,统一之后“台湾特首”可以实现直接选举呢?然而,不信守承诺就是人性败坏的表现。

    另外,如果在台湾人民的印象中,共产党没有善待他们所统治下的老百姓,那么,他们就认为,一旦统一,自己也不可能受到善待,所以就不愿意统一。共产党会说,我们是人们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宗旨。但在中国大陆,刘晓波们会说没有言论自由,他是因言获罪;聂树斌们会说有太多的刑讯逼供,否则不会违心承认强奸杀人;被强拆的人们会说,这个社会没有公平正义,一个温馨的家被毁于一旦;访民们会喊着说,这是什么世道,为什么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所以,台湾人民从刘晓波们、聂树斌们、被强拆者和上访者等等,所有没有被善待的人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可能的未来,于是就心生恐惧。就这样,抵制统一的意志就形成了。这样看来,实现统一的努力应该从善待每一个老百姓做起。如果要从中华民族的统一大业上着眼,与其要铁青着脸说,若不愿统一我们就不惜一切代价地狂轰滥炸,倒不如面带平和的笑脸说,只要你们愿意统一,共产党就愿意在大陆实行台湾式的民主与法治。

   毫无疑问,人性若是良善的,就会面带着平和的笑脸来说话;可惜人性是败坏的,我们就不得不总是看到有人在铁青着脸说话。

   

陶恕:牧者心声 (04)

   神已应许祂是永恒不变的。神的恩典是无限而永恒的,也是浩瀚无垠、无穷无尽的。基督徒德行的最大根源与动力,就是基督的爱,而非摩西的律法。虽然如此,但律法中所包含的道德原则,却一点也没有废去。神的恩典既能使旧约时代的信徒成圣,也能使今天的信徒成圣。

   基督信仰最崇高的目标,就是使人像基督。真正的信仰势必引发道德的行动,唯有实践的基督徒才是真基督徒。真基督徒就是基督的化身,因为诚如神完全的属性从古至今都在基督里,而基督也透过圣灵住在真信徒的本性里,只是信徒总是不及基督那样的完美。

   主耶稣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对基督的爱不仅是情感的爱,也是一种意志的爱。除非我们愿意遵行祂的话,否则我们是不可能在心里充分地爱祂。

   如果一个传道人不能够对付自己那渴慕荣誉和称赞的欲望的话,他终其一生不过是从事宗教工作,很多人不过是为自己攫取荣耀而已。我们应该切记:荣耀单单属于神!如果我们窃取神的荣耀,神就会教会中蒙受亏损。圣徒的事奉能使基督的身体得到造就。这种事奉不仅是指我们所谓牧养的事工,乃是指所有基督徒都参与的圣工,是一同建造基地的身体。

   神渴望藉着基督的身体(就是教会)来成就祂最终的工作——祂永恒的工作。在做神的圣工的过程中,天生的资赋与才能是不足够的,大能的圣灵必须自由运行,以祂创造与赐福的能力赋予我们生命。不论人做什么,也不论他看来是如何成功,假如圣灵不是他工作的主要能力源头,在他死后,他所建立的都会全然瓦解。

   【吴兆君摘自《心意日新》(作者:陶恕 牧师,宣道出版社)01-22】

   

   《周金海:经历神的捷径》摘要(之八)

第五章 灵里的看见(一)

   “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的大呢!”(太6:23)

   何为灵里的看见?简言之,灵里的看见就是圣灵所给的启示——即神的灵使人有所看见的。另一说法是:人在圣灵里所看见的,不是在肉体里所看见的,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眼界;前者是属灵、属天和从神来的眼光,后者是属肉体、属地和从人来的眼光。

   神的眼光和人的眼光是何等不同!我们一旦明白这个真理,我们对神的事(圣灵或教会的事),就不敢随便下评语了。但事实上,今日教会中有很多人的意见和肉体的活动;难得看到一间教会是圣灵在那里掌权,大家都肯放下自己的看法,而愿意照着神的旨意(圣灵的原则)来决定事项。教会中意见纷纷,其基本原因就是缺少灵里的看见。

智慧、启示的灵

   保罗为以弗所教会(也是为众教会)祷告时说:“求神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给你们,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真知道…、、”。这种“真知道”就是圣灵在人里面所给的启示,也就是灵里的看见。

   一个灵里的眼睛未被开启的人,他所看到的只是物质的世界和一切属地、属人之短暂事物,即圣经所说:“必朽坏”、“将要败亡”和末日“都要被烈火销化”之事物。但一个灵里的眼睛被开启的人,他所看见的不仅是这有形体的物质世界,更是那无形、属灵、永存的世界——即神为爱祂之人所预备的“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彼前1:4)。

荣耀的盼望

   灵里有看见的人,他不仅在今生有盼望(基督在我们心里就是那荣耀的盼望),更在来世有盼望。圣经形容这种盼望为“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即与基督一同承受万有,一同作王,直到永远。故此,一个灵里有看见的人,他对今生短暂的事物,如世上的荣华富贵、生活享受等,必然看得淡薄空虚。即便对那些(主以外)所谓属灵的事物,如教会团体中的名誉、地位、成败、得失等,他也都看得非常淡,无所计较。因为这些短暂事物都会过去,唯有“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保罗灵里的眼睛被主开启以后,他对一切事情的看法与价值观完全改变了。他说:“我为基督已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来13:8;腓3:9)。

何等大的黑暗

   我们何等需要有灵里的看见!若不然,我们对属灵与属肉体,属神与属人,属天与属地,暂时与永远,就无法看得清楚。若是这样,我们岂不是在黑暗中摸索,糊里糊涂地做基督徒吗?灵里有没有看见,是何等严肃的一件事!

   主耶稣在登山宝训中特别讲到灵里的看见是何等重要。祂说:“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暸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6:22、23)。主这段话的教训是什么?主在这里所说不是指我们肉身的眼睛,乃是灵里的眼睛才是我们人生道路上的灯。我们灵里的眼睛如果明亮,我们对一切事情都看得非常清楚。但我们灵里的眼睛如果看不见,我们就是在黑暗中行走。那是何等危险!何等可怕!所以主才警告说:“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2017/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