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任性的中国梦]
观察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习近平的屈辱……英议会演讲中无人鼓掌
·生活与生命 (六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五)/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只会做醋!
·胡 平: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为何美派军舰入南海?传奥习会晚宴奥巴马被彻底激怒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吃虧是福新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任性的中国梦

   

   

   

   这是让中国人死都不知怎么死的节奏嘛。

   

   这下可好了,大家个头儿都一样高,谁儿都不攀比谁,一起安乐死,没恐惧。

   

   任性的中国人,要感谢党中央无微不至的关怀,做中国人太让人羡慕了!

   

   我要放声歌唱,我爱你,中国!为了人民的健康,我党有霾都不用预报了,一切交给党安排!

   

   让我代表全中国人民,谢谢你,习近平,我爱你,任性的中国梦!

   

   

   

   附:

   各地气象局被要求“立即停止霾预报预警工作”

   

   澎湃新闻 2017-01-18

   

   【核心事实】多位气象、环保系统人士分析称,气象部门不再发布霾预警预报,意味着两部门正在进一步厘清职责划分,避免在公开发布中出现两种口径的“预警”引发误解。

   1月17日晚间,一张“关于暂停霾预报预警业务的通知”图片在微博上流传。图片中的文字写道:“各省辖市气象局,各直管县(市)气象局,省气象台:2017年1月17日18:36分接中国气象局预报司电话通知,要求立即停止霾预报预警工作。请各单位接到本通知后,即刻停止制作和发布霾预报预警产品。对于出现能见度小于10KM的情况,可根据相对湿度,按照雾开展预报预警工作”,落款人为“科技与预报处”。

   

   通知

   

   当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中国气象局相关工作人员处证实了该通知的真实性。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这次关于暂停霾预报预警业务的通知只是个内部通知,并没有对外公开发布。是因为之前气象局与环保部门在发布霾相关信息时经常会出现不一样的情况。

   

   这次将要出台一个联合工作机制,以后霾预警该怎么发,由谁来发,会有一个会商机制。在新机制下,不光是环保部以及气象局,还有其他相关单位,一起会商之后统一由一个部门来发布。目前关于联合工作机制的细节还在征求意见,应该会很快公布。”

   

   多位气象、环保系统人士分析称,气象部门不再发布霾预警预报,意味着两部门正在进一步厘清职责划分,避免在公开发布中出现两种口径的“预警”引发误解。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节目主持人宋英杰在认证的微博上转发了这条消息,并评论表示:“我猜测是两部门在切磋新规,如何联合发布霾污染预警,避免之前预警等级不一致的情况。”

   

   过去,人们可能会碰到这种情况,同一时间,北京气象台发布霾橙色预警,而北京应急办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两个机构发布关于雾霾天气不同“颜色”的预警。

   为何同一天出现了两种颜色预警?这两种预警有什么区别?

   据中国天气网报道,首先,发布单位不同。霾橙色预警的发布单位是北京气象台,重污染红色预警的发布单位是北京市应急办。

   

   其次,发布流程不同。霾橙色预警是由中央气象台内部会商决定并自行发布;重污染红色预警是由设立在北京市环保局的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向北京市应急办提出发布红色预警信息的建议,之后,由北京市应急办发布重污染红色预警。

   发布标准也不同。

   

   霾橙色预警发布标准(北京市气象台):预计未来24小时内可能出现下列条件之一并将持续或实况已达到下列条件之一并可能持续:

   (1)能见度小于2000米且相对湿度小于80%的霾。

   (2)能见度小于2000米且相对湿度大于等于80%,PM2.5浓度大于150微克/立方米且小于等于250微克/立方米。

   (3)能见度小于5000米,PM2.5浓度大于250微克/立方米且小于等于500微克/立方米。

   重污染红色预警发布标准(北京市应急办):根据《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对预警级别的划定

   (1)空气质量指数(AQI)在200以上为空气重污染,预测空气重污染将持续一天(24小时),为预警四级(蓝色);

   (2)持续两天(48小时)为预警三级(黄色);

   (3)持续三天(72小时)为预警三级(橙色);

   (4)持续三天以上(72小时以上)为预警一级(红色)。

   总而言之,北京气象台发布霾预警参考的主要指标是能见度和PM2.5浓度。而应急办发布重污染预警的主要指标是AQI,需要注意的是,AQI(空气质量指数)中除PM2.5外,还包括SO2、NO2、PM10、O 、CO等其他五项参考标准,所以PM2.5浓度并不能够完全左右AQI指数。

(2017/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