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血淋淋的酷刑记录”]
九剑博客
·洗尘:中共要绑架更多人为“活摘”买单
·玉清心:中国器官移植大会无法掩盖真相
·【今日点击】天津大爆炸的原因是最高国家机密
·【今日点击】9.3阅兵前出事 政坛大地震
·【独家】天津爆炸后习近平震怒跳起 对江父子采取行动
·十四万六千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暗杀当局领导人失手 江泽民引爆天津销毁证据?
·李克强亲临天津善后 爆炸案撕开张高丽家族黑幕
·台立委联署举报 声援全球14万告江潮
·不见血的谋杀 中国上百精神病院接受政治任务
·众人齐说:〝江泽民太坏了,告倒他!〞
·反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澳洲民众支持
·陈思敏:控告江泽民 是为中国人民除害
·天津大爆炸 江泽民向习近平讨价还价细节曝光
·马英九称毛出现开罗宣言电影为〝大笑话〞
·【传奇时代】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别节目
·李东生下台 “610”残酷镇压法轮功罪行再聚焦
·逾15.7万人控告江泽民 覆盖大陆所有省份
·【禁闻】告江人数超15万7千 各国政要支持
·瑞士政要联名致信习近平 敦促起诉江泽民(图)
·《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 全球首发
·洛杉矶诉江研讨会 良知不能泯灭
·【禁闻】港媒:去江化成大陆政坛潮流
·吉林祖春荣控告江泽民害死丈夫 摘空器官
·恶有恶报 中共〝610〞头目李东生被公诉
·诉江大潮使人类社会的局势发生巨变
·江泽民可能已出事的25种征兆(更新版)
·逾十六万人控告江泽民 十万递达高检高法
·16年血泪迫害 逾16万人控告江泽民
·子华:迫害法轮功 江泽民给人类带来灾难
·中国知名爆破专家魏在鑫被迫害致死 妻告江
·画家郑艾欣被迫害致死 母亲控告元凶江泽民
·香港两万人联署举报江泽民 议员政要支持
·亚洲举报江泽民 两个月35万人联署
·江泽民的地狱恶梦
·知名博主华夏正道狱中预言 江曾即将落马
·毛泽东忌日 大陆网民批毛〝七大罪〞
·逾17万人诉江 中科院校友群起加入
·【今日点击】斩妖除魔 江泽民和共产党都死定了
·全球律师界声援控告江泽民大潮
·洛杉矶举办首次英语诉江大会
·【细语人生】起诉江泽民第一人-千万富翁朱柯明的故事(上)
·【禁闻】身系3888命案 江泽民遭逾17万人控告
·【百种酷刑】:十指插针
·美国会诉江研讨会 律师界发声支持和声援(视频)
·【特稿】擒贼先擒王 抓江泽民稳定中国社会
·【今日点击】动向:四大喉舌点名痛批江泽民
·美国会听证 要求在奥习会提出停止迫害法轮功等问题
·陈思敏:欧美两场会议 诉江议题深入化
·抓捕江泽民 习近平可破乱局
·江迫害法轮功成沉重包袱 习抓江可解困局
·【禁闻】习近平访美 主流媒体聚焦法轮功
·逾18万人血泪控告江泽民 11万诉状递达中共最高检
·牙齿全松动 高智晟曝狱中遭受非人折磨
·王琨:不抓江泽民 习近平〝朽木造车沙漠难走远〞
·郑中原:中共害怕高智晟的真正原因(图)
·做“法轮功工作”的人们,你们的角色转变了吗?
·“擒贼先擒王 抓捕江泽民”系列分析报导之三 习近平抓江可缓国际压力
·“擒贼先擒王 抓捕江泽民”系列分析报导之四江泽民带着中共末路狂奔
·“擒贼先擒王 抓捕江泽民”系列分析报导之五江泽民出卖相当于40个台湾的土
·高智晟:不离开中国 终将迎来〝大自由〞
·习近平访美 〝法办江泽民〞声浪最强
·法轮功之友纽约时报刊致习近平主席公开信
·擒贼擒王之六:江突破道德底线 中国乱象丛生
·异象预警 习抓江势在必行
·9月29日全球控告江泽民
·擒贼擒王之八:以史为鉴 抓江宜坚决果断
·中共活摘器官多年 证人揭巨大血腥产业链
·亚洲55万人举报 呼吁法办江泽民
·擒贼先擒王之九:抓捕江泽民开创新局面
·美国PBS纪录片《难以置信》揭活摘内幕
·习访美期间 美媒播纪录片曝中共活摘器官
·十一国殇日 大陆各界声援诉江促退党
·【禁闻】中共建政非建国 十一国殇不国庆
·請繼續看相關文章 法轮功学员香港十一游行促解体中共审判江泽民
·【清算国际】中共黑社会性质必然导致公检法司系统的全面堕落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英国大报关注
·〝史诗级〞经济决战来临 中共将被世界彻底抛弃
·【禁闻】中国未入TPP 学者: 各种危机将大爆发
·【特稿】中共亡党危机:信仰崩溃无合法性
·专访皮博迪大奖纪录片《活摘》导演李云翔
·中共亡党危机:中共是外来的卖国政权
·中共亡党危机:江泽民从内部毁掉中共
·觅真:报应如影随形 迫害法轮功必遭天谴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主犯黄洁夫罪状公告
·中共亡党危机:中共灭亡是即将到来的现实
·【禁闻】山东女告江 德媒整版曝其恶梦般遭遇
·【特稿】试图挽救民族危机 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
·【特稿】抛弃中共 习近平可望青史留名
·【禁闻】首届〝马克思主义大会〞 遭遇难堪
·金言:再次站在历史十字路口的习近平
·十三岁的负重
·数千名法轮功学员 洛杉矶盛大游行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石涛:〝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应解散〞啥意思?
·江氏集团的罪恶不可饶恕
·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
·16年前 法轮功真相记者会 震惊国际
·【解散党组织】基层党组织的溃烂(上)
·【解散党组织】去除画皮从基层做起(下)
·亚洲近77万人举报 要求大陆速究江泽民罪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淋淋的酷刑记录”


   http://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17/01/001tpsx1zy786EuXMEK26690-600x400.jpeg
   

   “血淋淋的酷刑记录”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曝光
   

   据谢阳家族公开发布的联合谴责声明说,有知情人士透露,谢阳于去年8月在指定监视居住点遭到酷刑。(图片来自陈建刚律师博客)
   据谢阳家族公开发布的联合谴责声明说,有知情人士透露,谢阳于去年8月在指定监视居住点遭到酷刑。图为谢阳律师。(陈建刚律师博客)
   
   【大纪元2017年01月19日讯】大陆维权律师谢阳是“709”大抓捕事件的在案人之一,于2015年7月11日被中共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抓捕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被羁押在湖南省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据谢阳家族公开发布的联合谴责声明,有知情人士透露,谢阳于去年8月在指定监视居住点遭到酷刑。
   
   近日,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公开发布了《会见谢阳笔录》,共计两份,会见时间是2017年1月4日和2017年1月12日,会见地点是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西二会见室。
   
   在《会见谢阳笔录》中提到了中共警方在对谢阳律师指定监视居住(实为秘密关押)期间,对其长时间进行刑讯逼供,手段包括“熬鹰”(初期几乎24小时轮班审讯,反复恐吓、辱骂、控制饮食、暴力殴打。)除了“熬鹰”还有一些慢性的整人方式包括“烟熏”、“吊吊椅”等酷刑。
   
   期间,警察甚至对谢阳变态的恐吓:“我白天休息得很好,每到晚上这个时候我就很兴奋,我就是要故意折磨你,你看着,我要把你折磨成一个疯子,你别以为你以后出去还可以做律师,你以后就是一个废人……”
   
   据谢阳回忆说,“那种生不如死的状态没有办法形容。我第三天就崩溃了,精神完全崩溃,晚上审讯我的尹卓等人,他们就是故意来折磨我,我已经心神恍惚。我求他们让我休息几分钟就可以,但他们不同意,仍然持续折磨我。”
   
   警方故意折磨谢阳已经超出了他能够承受的极限。谢阳说,“我当时想自杀,他们怕我自杀,陪护人员从三个班增加到四个班,一分钟不离地盯着我,怕我撞墙自杀。在这种生不如死、求死不能的状态下,我如果不按照他们给的三个方向——‘为名,为利,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当中选择写材料或者做笔录的话,我当时就会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我没得选择。”
   
   《会见谢阳笔录》中提到的参与迫害的公安系统人员包括:湖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李峰,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李克伟、副支队长王德华,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王铁铊、副大队长朱恒、指导员叶云国,洞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谢乐石等。
   
   对谢阳的迫害从湖南省公安厅、公安局一直延续到省检察院、长沙市检察院、看守所。
   
   以下是《会见谢阳笔录》,全文上万字。这份笔录被律师界认为是中共暴政下的“血淋淋的酷刑记录”。
   
   会见谢阳笔录(一)
   
   时间: 2017年01月04日15:08:56开始;
    地点:长沙第二看守所西二会见室;
    被会见人谢阳,以下简称“谢”;
    会见人 陈建刚律师、刘正清律师,以下简称“律师”;
    记录: 陈建刚 ;
   
   律师: 谢阳,你好。我们是你妻子陈桂秋为你聘请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和刘正清,你是否同意?
   
   谢:同意,我同意委托你们为我辩护。
   
   律师:今天我需要向你了解一下有关案件的情况,请你慢慢向我介绍一下你被抓捕、被审讯的情况好吗?
   
   谢:我是2015年7月11日凌晨在怀化市洪江市托口镇黔洲大酒店被抓。我当时在休息,来了好多人,有便衣也有穿警察制服的,强行进入我休息的房间,没有给我出示任何证件,但是给我看了一张传唤证,然后直接把我带走了,带到洪江市公安局。我身上所有的东西,包括手机、电脑、身份证、律师证、钱包、银行卡、公文包等所有东西都被抢走了。把我带下楼后我发现有三台车,共计十多人来抓我。
   
   律师: 到了洪江市公安局,下一步做了什么?
   
   谢:到公安局的时候大约是凌晨6点,天刚蒙蒙亮。有人把我带到执法办案区的一个房间,让我坐在一个审讯椅,也就是一个铁椅子,我坐上去之后就被锁上了。然后他们就对我不管不问了,一直这样锁着我。
   
   律师: 当时有说对你拘留或者逮捕吗?为什么立即把你锁起来?
   
   谢:没有啊,没有说对我采取任何法定强制措施,上来就把我锁起来,一锁就是三个多小时,没人管,我就这样一直被锁著。
   
   律师: 然后呢?
   
   谢:到了大概9点多,来了两个警察,也没有给我出示任何手续和身份证件。他们口音绝对不是洪江本地的警察,也不是去抓捕我的人,是后来才来的。
   
   律师: 他们找你问了什么?
   
   谢:他们问我是否加入了“人权律师团”这个非法组织,还问了“人权律师团”的一些相关情况。我说据我所知没有“人权律师团”这样一个组织,他们说在微信上有这样一个聊天群,我说我在这个群里。他们说“这个群里面的律师具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属性”,然后又询问了谁是组织者、都干了什么事等等。
   
   律师: 你是如何回答的?
   
   谢:我回答这个群里面几乎都是律师,这只是我们有共同兴趣的人建立的一个群,是一个交流平 台,没有任何组织者,每个人都是独立平等的,相互之间没有隶属关系,仅仅是交流聊天所用,会发布一些信息,大家相互交流,甚至开玩笑等等。
   
   律师: 然后呢?
   
   谢:然后警察又问我,你们是否对外以“人权律师团”的名义对一些案件发表联署声明和意见,我说是这样,这都是我们个人的行为,联署也是个人行为,个人自愿。然后又问我是否愿意退出“人权律师团”,我说首先我没有加入“人权律师团”这样一个组织,既然没有加入就谈不上退出。然后他们又问我是否愿意退出“人权律师团”这个聊天群,我说这是我的自由,你们无权干涉。
   
   律师: 再然后呢?
   
   谢:他们告诉我公安部目前对微信“人权律师团”这个聊天群有了定性,说这个群里面的律师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希望我能认清形势,如果我能积极配合他们,我可能会获得宽大的处理。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他们最后对我说“北京和省里面的领导都过来了,如果你能退出人权律师团的话,你能获得宽大的处理。”我就问你们所说的宽大处理是怎么回事?他们说,你应该知道,现在全国对“人权律师团”的律师进行约谈,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的话,就有可能追究你的责任。
   
   律师:然后呢?
   
   谢:我当时以为仅仅是找我约谈,要我答应退出“人权律师团”这个群。但我仍然表示这个群仅仅是个聊天群而已。他们给我做了笔录,仅仅两页纸,就是关于聊天群的事情,传唤证上说聚众扰乱单位秩序,但是笔录上对此只字未提。还问了我一些我参与的一些案件,比如建三江案、庆安枪击案等。我说我参与了。他们问是谁指使我干的,我说我是自己愿意去的,没有任何人指使我,并且我已经办理了委托手续,这是我正常的执业范围。我看了我案子的案卷,当时的这份笔录并没有附在本案案卷中。
   
   律师: 做完笔录然后呢?
   
   谢:做完笔录后,他们说对我态度比较满意,需要向领导汇报一下,还说我应当能获得从宽处理。他们就离开了。大约十多分钟,时间大约是10:30分以后,来了一个警察,给我做了自我介绍,他叫李克伟,是负责我的案件的领导。我问他你是多大的领导?他用手向上画了一个圈,说“这整个大楼(洪江市公安局)都归我管”。我当时猜他大概是长沙市公安局的局长或者副局长。我后来知道他是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李克伟。
   
   律师: 然后呢?
   
   谢:他告诉我,说对我的态度很不满意。说我对我自己的事情都是轻描淡写,“对你自己的事情没有从骨子里面进行反思,还需要给你重新做笔录,否则你不能获得我们的宽大处理”。我当时对他们这种出尔反尔的做法很失望,我问,“你所说的从骨子里反思应该怎样反思?有什么标准?”他说“标准由我们来掌握”。我说,“你们掌握标准,而这个标准又没有可衡量性,我对你们的诚信极度失望。我不愿意和你们合作。”
   
   律师: 然后呢?
   
   谢:他们又一个警察拿来我的手机,给我要密码,要开我的手机。我说你们没有这样权利,我拒绝了。后来我知道这个警察是怀化市国保支队的警察,是一个负责人,但不知道什么名字。
   
   律师: 再然后?
   
   谢:李克伟对我说不是针对我来的,还是希望我能转变态度,能积极配合他们。然后中午吃饭,饭后没有继续往下谈,一直到下午五六点钟。警察中安排了一个辅警陪着我,晚上的时候不让我睡觉,我就这样被锁著,一直锁到天亮。整个晚上辅警眼睛盯着我,不让我睡觉。我一闭眼睛打盹,他们就推我,拍我,训斥我,我就这样被逼睁着眼睛到天亮。
   
   律师: 天亮以后呢?
   
   谢:大概凌晨5点多,突然进来五六个人,有便衣有穿制服的,他们拿来一份《监视居住决定书》的传真件,让我签字,我签过字后,他们就把我带上了警车拉走了。一直拉到长沙去,直接去了开福区德雅路732号国防科技大学第一干休所,这是案卷中显示的,我被带进去之后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只是能确定这是在长沙,但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在车上,有一个叫做李峰的警察,我后来知道他是湖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的人,他给我讲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了,希望我能把握住第二次机会,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能对他们积极配合,然后他向上级汇报,争取对我宽大处理。我想我办的事情都是光明正大的,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我就告诉了他们我的手机密码,他一路上查看我的手机微信。他对我做过的事情很熟悉。
   
   律师: 然后呢?
   
   谢:到长沙带我到关押地点的时候大概是2015年7月12日中午的时间。他们把我带到那个酒店,从一个小门进去的,两个警察从左右分别抓着我胳膊按着我脖子把我押著往前走,把我带到二楼一个房间,我后来知道是207房。房间就是一个比较小的房间,有一张小床,两张桌子,有两把椅子。从门口进门,左上方有一个摄像头。
   
   律师: 你进去之后呢?
   
   谢:他们把我带进去之后,让我坐在椅子上面,有三个人陪着我,他们不是警察,我后来知道他们是陪护人员。
   
   【今日到此为止2017年01月04日16:54:45】
   
   陈建刚律师: 【2017年01月05日09:23:32】今天刘律师回去了,我们继续开始笔录。(以下律师为陈建刚)
   
   谢:好。
   
   律师: 你被押到这个207房间的时候,从11日一个白天一个晚上,到现在半个白天,至少已经30个小时以上没有休息了,你有没有要求要休息一下?当时困不困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