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全球起诉风云激荡 法网恢恢无处可藏(图)]
九剑博客
·抗命 人民日报暗示六四屠城 许多记者保留未来审判证据 图
·赵紫阳敏感谈话泄露 大曝中共高层内幕
·黄洁夫的“最大奇迹”隐藏骇人秘密 震惊网络
·邢仁涛:抓捕江泽民 势在必行
·【透视中国】辛灏年: 民权与人权 (完整版)
·一个〝刽子手〞自白的惊悚到全面爆发的屠杀
·本溪绑架案非法开庭 律师齐呼:法轮功无罪
·邪不压正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禁闻】黄洁夫亲做肝移植 泄漏活摘秘密
·白宫回应活摘器官 发起人:美应行动制裁中共
·玉清心:解体“610” 制止江泽民为祸中国
·大陆前检察官:黄洁夫是白衣屠夫 应送国际法庭
·解密:六四清晨一幕 军民对视20分钟后疯狂扫射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迫害法轮功主犯许永跃罪状公告
·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 加国会谴责
·610、国保、信访官员等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为唐吉田筹手术费 3小时募22万
·江泽民苦心〝拼爹〞仍出丑 江上青被曝也是叛徒
·刘慧琼: 北京610等利用我编造赵昕自伤
·广州区伯指称遭“嫖妓”构陷及虐待
·“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揭秘
·郭文贵犯王岐山大忌 公开信被删 鱼死网破刚开始?
·中共自曝官员“两面人”特质 专家析原因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
·《反右绝密文件》揭示不为人知内幕
·乌克兰拟立法清除共产主义污垢
·制造「人间地狱」的辽宁监狱管理局常委宋万忠落马
·王立军的恐怖发明与专利
·中共海外大面积追逃贪官 分析:大厦将倾
·“区伯嫖娼”细节曝光 长沙电视台涉假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2)
·区伯:已委托律师将状告长沙市公安局
·江派经济血脉被斩断 港亚视“失血”关门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3)
·【禁闻】〝六四〞屠城再解密 38军最凶残
·【禁闻】3月405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辽宁居首
·共产共妻真谛:以革命为名义的集体强奸
·世界十大恶书榜《共产党宣言》居首(图)
·【禁闻】追查国际22份录音—活摘证据
·【禁闻】区伯指〝嫖娼〞事件做局者是国保
·欲盖弥彰 江泽民伪造生父家世履历露馅
·【禁闻】鲍彤:公布周永康活摘 或抓黄洁夫
·央视名嘴毕福剑饭局调侃毛泽东共产党引网路轰动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4)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5)
·澳洲放新纪录片: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后 活着被扔进焚化炉 组图/视频
·加拿大新纪录片披露中国人体器官交易黑幕
·“法轮功必须验血”四川活摘罪行疑迹曝光
·澳洲多家主流媒体曝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澳电视台播纪录片《活摘》 各界震惊
·迫害法轮功的人的悲惨遭遇
·从打手到良心犯 一位中国女警的艰辛路
·从打手到良心犯 崔会芳获代理律师探望
·【今日点击】新纪录片揭露中国大陆活摘器官黑幕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6)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7)
·曝光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丧心病狂的酷刑
·【石涛评述】天安门如播放曝中共恐怖罪行纪录片
·【热点互动】从毕福剑戏诘毛泽东看中国民意
·盘点中共卖国记录:1949年后出卖多少国土?
·组图视频:震撼!两亿人“三退” 多伦多唐人街大型集会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7)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8)
·【特稿】二亿人“三退”是中华之福
·新西兰庆两亿华人三退 民众支持
·陷害无辜 河北三河市法官检察官被控告(图)
·三退破2亿 陆民盼退空中共
·三退人数飙破2亿 华人觉醒唾弃中共
·【热点互动】乌克兰立法去共化: 共产党与纳粹等同?
·觅真:退党大潮使中共走向彻底崩溃覆灭
·袁斌:一位农民〝毛粉〞的转变
·“三退”人数突破两亿 中国人正走向光明
·【禁闻】三退破2亿 〝体制内〞官员渐觉醒
·玉清心:2亿人“三退”是巨大民意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9)
·朱欣欣:“三退”让中共的根基完全垮掉
·黄潜狱中自述与华夏正道被捕详情
·世界最大“腐败党”中共把中国人害苦了
·【热点互动】两亿人的选择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退党大潮使中共走向彻底崩溃覆灭
·【禁闻】三退超2亿 大陆律师:退党合法!
·大陆各界谈2亿人三退 :中共船要沉赶快退出
·要见父亲罪几何?河北〝缇萦救父〞遭判3年半
·2亿人“三退”是道德选择 中共伪术失灵
·中共省部级高官纷退党:你们真是做好事
·【组图】“列宁倒了”共产幽灵在乌克兰终结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0)
·〝三退〞到底是件什么事?
·中共为什么以“死囚”掩盖活摘罪恶
·悉尼各界集会 谴责中共活摘罪恶
·澳洲SBS播放《活摘》记录片 各界反响强烈
·明慧网:记被迫害致死的北京法轮功学员(1)
·廖祖笙:话说周永康七次跪求免死
·【禁闻】乌克兰拟禁共产主义 评:清算来临
·【禁闻】红色高棉屠杀40周年 民间吁清算
·【禁闻】退休高官辛子陵:须清算中共罪恶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1)
·明慧网:记被迫害致死的北京法轮功学员(2)
·专访辛子陵:江泽民一定会受到历史审判
·逾2亿人退出中共 全球“去共潮”势不可挡
·北京千人签名按手印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起诉风云激荡 法网恢恢无处可藏(图)

http://img.secretchina.com/dat/media/21/2016/02/21/20160221210155232.jpg
   江泽民此时的处境:多行不义必自毙。(图片来源:大纪元合成图片)
   
   
   第廿一章:全球起诉风云激荡 法网恢恢无处可藏

   
   自从江泽民在芝加哥被起诉之后,江泽民每天所思所想的重心就扑在了如何应付法轮功在海外的起诉上。
   
   江命令下面人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法轮功的起诉成功”,所以他在经济和军事上的考虑都以应付法轮功为第一要素。江愿意牺牲巨大经济利益以换取美国政府干涉诉江案的进行。江还向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偷偷派出了一个27人的工作小组,专门研究美国参众两院议员的个人兴趣爱好,想对症下药拉拢他们为自己的诉讼案求情。
   
   但偏偏天不从江愿。到2005年6月为止,全球已有29个国家35位律师组成了全球公审江泽民集团的律师团,在15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针对江泽民的16个诉讼案。如果把对江泽民和另外22个中共官员的起诉包括在内,共有47个以上的诉讼案,堪称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人类人权史上一桩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
   
   为此,在本章有必要对这一最让江泽民头痛而又影响深远的诉讼案作一次比较全面的回顾。
   
   1、第一桩起诉江泽民案
   
   2000年8月,香港居民朱柯明、北京居民王杰在北京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检察院寄出申诉状,控诉江泽民、罗干、曾庆红非法取缔和镇压法轮功。这是第一起诉江案。此诉状经挂号信寄达高检后,被告江泽民、罗干亲自下令逮捕原告。两名原告在诉状递交两周后在北京被捕,其中王杰已于2001年被迫害致死,朱柯明被秘密判刑五年后一直被关押在天津茶淀监狱。
   
   1999年法轮功遭到江泽民一伙的全面迫害后,朱柯明与王杰从书店买来有关法律书籍,分头查找法律条款、撰写申诉事实与理由,并在2000年7月左右写成致高检的申诉状。诉状指控江泽民(时任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国家军委主席)、罗干(时任国务委员、政法委书记)、曾庆红(时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组织部部长)迫害法轮功,“严重败坏了国家声誉和社会道德,破坏了国家体制、宪法及法律”。8月25日,朱柯明与王杰从位于北京长安街的一家邮局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寄出了申诉状。
   
   江泽民和罗干知道此事后气急败坏,立即指示作为重大案件展开大搜捕。因为朱柯明曾在北京燕山石化任外贸经理等线索被发现,9月7日,在诉状寄出两周后,北京市海淀区及房山区身着便衣的二十多名警察在一名副局长的带领下于晚间11点左右包围了朱柯明、王杰当时借住的寓所,朱、王两人不幸当场被捕。
   
   江罗发泄私愤
   
   朱柯明、王杰二人9月7日被捕后便不再有任何消息。经关心他们的法轮功学员及朋友通过各种渠道多方打探,方知二人“是江泽民、罗干直接抓的”,“任何人不许过问,不许讲情”。
   
   朱柯明和王杰被捕后,江泽民和罗干没有什么要问的,只是要发泄私愤。于是,公安对朱柯明和王杰没有审讯,只有猛烈殴打与酷刑,但二人毫不畏惧,宁死不屈。身为中国大陆公民的王杰受到的迫害尤为惨烈。
   
   2000年11月30日,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在给王杰的《诊断证明书》上写道:“于2000年11月24日至2000年11月30日住院治疗,共7天。出院诊断:慢性肾功能不全、慢性肾小球肾炎。”这些问题都是酷刑折磨所致。此时王杰的体重已由被抓时的70公斤降至50公斤。
   
   2000年11月30日,王杰的亲属接到通知,将王杰接出“保外候审”。据知情者介绍,当时王杰已经完全意识不清、大小便失禁、需要隔天洗肾一次。记者看到另一张医院单据上写道,从2000年11月30日至12月16日,王杰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住院16天,费用结算为9806.98元,其中相当大一部分为肾透析所用。
   
   王杰在北京友谊医院期间,警察每天在医院监视,王杰身体一直没有起色,也没有开口说话。后来警察同意亲属接回家用中药调养,但条件是“候审”,以便王杰身体好转了再抓回去继续迫害。
   
   “最痛苦是警察用膝关节磕我肾脏的时候。”
   
   王杰被接回家后情况有所缓解,但仍然身体动不了,更不能走动。家人问及在里面受了什么苦,王杰不答,只是流泪。
   
   2001年4月中下旬,王杰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转辗来到海外。同年5月2日,王杰出现失去正常记忆的症状,呼吸困难,身体极度虚弱。有人从明慧找来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文章(其中提到被恶警灌水、烟烫、冷冻、殴打等),以及密勒日巴佛苦修的故事鼓励王杰。一天,王杰忽然开口说道:“这些我都受过。”王杰曾问身边的一位学员:“你知道渣滓洞吧,渣滓洞的刑罚我都受了。”该学员问:“打你的时候,有没有过一点儿害怕?”本来不爱说话的王杰听了立刻瞪大眼睛:“可能吗!”意思是根本不怕。
   
   王杰脚腕处被铐得露出了骨头,伤口很久才愈合。王杰说,警察常使用的一种酷刑是用东西将人裹起来狠打,因为这样打看不出外伤。
   
   友人曾问王杰:“王杰,最使你痛苦的时候是什么?”王杰回答:“警察用膝关节磕我肾脏的时候。”王杰被抓进房山拘留所后,每天都受到毒打。警察受命于江泽民和罗干,无意问话,只是一味毒打。就在恶警用膝关节猛磕王杰的肾脏之后,王杰昏迷了一个月,经抢救才又苏醒。
   
   在最后的日子里,王杰出虚汗、吐血,有时只吃一两口饭血就喷出一两米远,喷出的血呈番茄汁状。知情者回忆这段情况时说,医学上认为这是伤到中枢神经才会出现的症状。王杰的身体极度虚弱,夜间睡觉时为了维持呼吸,竟然需要慢慢解去内裤,以减轻腰间松紧带造成的些微压力。但是,他一直默默地、坚强地忍受着痛苦。2001年6月18日深夜,王杰倒在洗手间的地上,没有再苏醒过来,时年38岁。
   
   2001年2月,朱柯明的家人曾接到通知,让去房山接人。然而当家人到了房山,警察却说人已经被接走,没有说被谁接走的。
   
   2001年4月,朱柯明的家人再次接到通知,得知朱柯明已被秘密判刑五年,转移到天津茶淀监狱。直到现在,每天都有警察在朱柯明身边监视,朱柯明被狱方称为“全监狱最后一名”,因为他不但坚决不接受洗脑转化,而且每月都写上诉书。
   
   警察说只要他写“四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就可以出去,但朱柯明坚持信仰,毫不妥协。朱柯明写的上诉书,狱方并没有为其递达应该收件的有关部门。
   
   从2001年8月起,香港与美国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努力,呼吁释放在北京被捕的香港居民朱柯明,美联社、BBC监察、法新社、《苹果日报》等海外媒体都曾予以报导。
   
   2、江最恐惧的诉讼案
   
   江泽民最恐惧的是2002年10月在美国芝加哥被提起的诉讼案。
   
   在中国大陆,江泽民集党政军权力于一身,国内百姓没有办法对他怎么样。像朱柯明和王杰这样勇敢的法轮功学员能提出诉讼,但最后遭到的却是残酷迫害。于是,人们开始在海外寻求起诉江泽民。
   
   为什么可以在美国起诉江泽民
   
   江泽民向来喜欢在西方做秀,显示自己开明形象。江性格上也是色厉内荏,外强中干,他可以不在乎国内人的看法,但却非常在意国际社会的态度。江泽民虽然在国内大肆镇压,但在国际上从来都一口否认迫害的存在。当国际视线对这场迫害开始关注时,江泽民就把迫害转为极其隐蔽的方式、在法律幌子的掩盖下继续进行。如果法轮功学员能够在国际上以法律的方式对迫害真相进行有效的曝光,让国际社会了解这场残酷迫害的实质,将对江泽民及其党羽产生强大的震慑作用。
   
   江泽民想在海外诋毁、打压法轮功的急切心态,可以从美国著名的《华盛顿时报》2001年3月9日披露的一则故事一窥端倪。报导说不久前三位中国资深外交官访问了华盛顿。这三位分别是前驻美大使、前外交部副部长朱启祯,前驻美大使、前驻联合国大使李道豫,以及前驻加拿大大使张文朴。按照白宫国安会官员事先估计,三位前大使要谈的是美国对台军售、美国将在联合国国际人权大会上提出谴责中共人权纪录的决议案以及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等问题,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原本也准备就这些问题与三位大使交换意见。不料,双方刚一落座,一位大使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份稿子开念,内容是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声讨,宣读了二十分钟。报导说,赖斯对北京官员的这番说教相当恼火,等对方念完讲稿后,就匆匆结束会晤,愤然离开。江泽民在海外尚且搞得如此肆无忌惮,在国内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更不用说了。
   
   民主自由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当年的清教徒为了躲避宗教迫害,追求信仰自由而来到了美国,因此美国对宗教自由和人权价值很看重。美国的开国之父们如麦迪逊、杰斐逊等都写过大量文献,阐明人民应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和其它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1789年,在美国开始构建联邦司法系统的时候,国会参众两院就通过了《异域侵权索取法案》,允许在美国的律师对外国人在海外的某些违法行为进行求偿。1992年,美国参众两院全票通过《酷刑受害者保护法案》,允许美国的法院对种族灭绝罪、酷刑罪和其他反人类罪行进行审理。无论犯罪者是否是美国人,也不论犯罪行为是否发生在本土,只要犯罪者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就可以成为被告。例如菲律宾前独裁者马科斯逃到美国夏威夷后,于1988年10月21日被美国联邦大陪审团在纽约曼哈顿立案,起诉马科斯夫妇犯有诈骗罪。其他一些民主国家也有类似的法律。
   
   群体灭绝罪
   
   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完全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也违反了国际公约。如联合国大会1948年曾通过《防止及惩治残害人群罪公约》,其中规定: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族裔、种族或宗教团体,构成群体灭绝罪。对此类犯罪,无论犯罪者为依宪法负责的统治者、公务员或私人,均应受到惩治,任何人不能享有豁免权。对此类犯罪实行的是“普遍管辖原则”,也就是即使该国非犯罪行为地,行为人或受害人不具有该国国籍,该国都可适用其国内法规来惩治此等犯罪行为。
   
   因此,对江泽民的诉讼具备充足的法理基础。美国的两个法案,为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对江进行起诉提供了条件。2002年10月,在江泽民访问芝加哥期间,法轮功学员成功地完成了递送传票的程序,把江泽民告上了美国法庭。
   
   法律的震慑
   
   芝加哥诉江案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起诉案。在案件上诉到美国各级法院的过程中,全世界都知道了江泽民对法轮功所发动的群体灭绝和酷刑迫害。
   
   同时这起诉江案还掀起了全球起诉江泽民的连锁反应。控告江泽民的诉讼案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世界各国的30多名律师一起起诉江泽民。这么多的律师共同起诉同一个人,这在世界的历史上、在法律史上还没有过先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