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公冶长篇第三章)

   子贡问孔子:“我端木赐怎么样呢?”孔子说:“你,是器具。”问:“什么器具呢?”孔子说:“是瑚琏。”

   瑚琏,古代一种以玉装饰的贵重华美的器具,夏代称瑚,殷代称琏,周代称簠簋(fǔ guǐ),是天子诸侯祭祀时用来盛粮食(黍稷)的祭器。在礼器中的地位仅次于象征天子权威的鼎。春秋时,簠簋也形容人有大才。

   子贡在语言、外交、政治、商业等方面都具有非凡的才能。太史公在《史记》的《孔子世家》、《仲尼弟子列传》、《货殖列传》中对他有详细介绍。《孟子-公孙丑》、《 列子-仲尼》、《论衡-知实》及《论语》中也有零星记述。

   子貢見孔子以君子推許子賤,所以有此一问,而孔子以此告之。子贡才有余而德不足,故孔子肯定子贡大才,与其才不与其德。

   朱熹说:“子貢見孔子以君子許子賤,故以己為問,而孔子告之以此。然則子貢雖未至於不器,其亦器之貴者歟?”(《集注》)认为子贡在孔子心目中,虽没有达到“不器”的境界,却也是器之贵重者。

   从本篇各章可以看出,孔子不轻许人。孔子对子贡的评价虽高,却也不无保留。如学而篇:“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可见子贡境界虽高,终究不尽如意。

   又如: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很明显,在孔子眼里,子贡不如颜回。又如:“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赐也,非尔所及也。”明确指出子贡的不足。

   《说苑杂言篇》载:“孔子曰:丘死之后,商也日益,赐也日损。商也好与贤己者处,赐也好说不如己者。”孔子预测自己死后,子夏(卜商)会喜欢与贤于己者交往,子贡(端木赐)则喜欢不如己。子夏与子贡均在孔门“四科十哲”之列,但比较而言子夏确更优秀,七十二人中“唯子夏于诸经独有书”(洪迈《容斋随笔》),即只有子夏一人对六经进行了系统研究并著书。首发2017-1-12《广西老年报》

(2017/0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