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这篇文章令我对这个阎学通刮目相看]
陈泱潮文集
·旧约乃是圣经根本,不可持“旧约早已废了”的说法
·旧约是新约的根据,不可言废;圣经必须发展(多图)
·新约对旧约的更新和发展,是继承不是废除
·“废除旧约”是十足的撒但魔鬼论调
·劝告顽固妄言“废除旧约”者的短语通讯摘录
·悔改吧!不可再胡言乱语“废除旧约”!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7:
●對瘋狂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昶玮的挑戰和勸告
·对宣昶玮等所有假冒紫薇圣人者的挑战和告示
·宣昶玮,一條新的上馬凳!
·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李鬼活畫像
·陳泱潮對宣李鬼等所有假冒紫薇聖人者的再次挑戰和告示
·瘋狂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不過是一個爭名奪利的無良歹徒!
·勸告頑固以假亂真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
◎◎◎◎◎
▲政治救世部
●历史的检验:同一时空条件下政见之比较
·毛泽东、陈尔晋、华国锋、邓小平对当代中国一系列根本性重大问题的不同立场和观点
·胡耀邦谈陈尔晋(陈泱潮)
·《特權論》作者與毛澤
▲专著:铁幕惊雷——特权论
·《特权论》目录及作者与之相关的文字和实践简介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 第一章 修正主义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第二章 反修防修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三章 根源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四章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五章 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六章 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崛起
·[《特权论》第二篇 现实性] 第七章 危机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九章 基本方针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章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二章 政策与权衡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三章 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
·[《特权论》第四篇 合理性] 第十四章 扬弃论
●有关《特权论》说明
·《特權論》當之無愧是馬克思主義巔峰的經典著作
·陈泱潮《特权论》(中国民主化第一方案)介绍
·就《特权论》写作时代背景等若干问题答研究者
·尼克松破冰之旅与我的《特权论》——尼克松首次访华30周年纪念
·四五论坛编辑部(1979年):《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出版序言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陈泱潮(2002-8-26):《特权论·重印前言》上网按语
·关于特权论的几则通讯
·陈泱潮:论中共社会制度之本质
·《特权论》判定中共罪加一等
·《特权论》英文版《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说明
·致《特权论》英译者等国际友人献词及注(7个附件[图])
·陳泱潮與《特權論》英文翻譯者ROBIN MUNRO先生合影
·6.4血案是抗拒和抹杀《特权论》的必然结果
·《特权论》的真理性和影响将日益彰显!
·《特權論》寫作于極端恐怖的時代
●基调与高峰:中西方人士评述《特权论》的历史地位和意义(1)
·杰克.格雷: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
·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文革中青年的社会批判思潮的高峰
·郭国汀: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简评陈泱潮《特权论》
●1979民主墙人士有关《特权论》的部分回顾和评述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中的陈泱潮(陈尔晋)
·刘山青79民主运动回忆录文摘:鮮明的印象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胡平
·ZT: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九号文件」
●网络民主墙时代对《特权论》的部分评述和介绍
·郭国汀: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张伟国:奇士奇书---陈泱潮和他的《特权论》
·ZT郭国汀: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ZT;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烈雷: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诚挚推荐陈泱潮先生著作兼论立宪精神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郭国汀二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 郭国汀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郭国汀四评《特权论》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五评《特权论》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六评《特权论》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七评《特权论》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 郭国汀九评《特权论》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十评《特权论》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郭国汀11评陈泱潮文章
·郭国汀12评陈泱潮文章: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郭国汀14评陈泱潮文章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郭国汀15评陈泱潮文章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郭国汀16评陈泱潮文章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17评陈泱潮文章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18评陈泱潮文章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郭国汀19评陈泱潮文章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郭国汀20评陈泱潮文章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郭国汀21评陈泱潮文章
·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郭国汀22评陈泱潮文章
·灵本主义是重建中国道德文化的基石
·曾节明/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ZT:难能可贵的大智慧大方略
·天才论/郭国汀八评《特权论》
·ZT: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最自觉最明晰的表述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曾節明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聖君之學讀本:陳泱潮政論文選第一卷
·聖君之學讀本電子書《大變革與新文明》網址
·校正版:胡耀邦先生百年诞辰致习近平主席(1图)
·中国如何才能有效防范民主化后国土分裂问题
●中国与中共根本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篇文章令我对这个阎学通刮目相看


   陈泱潮
   
   2017-1-23凌晨03:45
   

    阎学通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因为特朗普背后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要实现美国再次伟大。要实现美国再次伟大,他的逻辑就非常清楚:中美之间的竞争是结构性矛盾,是零和矛盾,中国如果不衰落或者增长速度不比美国慢,美国想重新伟大是做不到的。”

阎学通从政治经济以及川普个性的分析,都是实事求是有水平的。不足之处是作为中共无神论党文化的受害者,缺乏神学认识。因此,我在这里要指出:


川普上台,不会使美国衰败,而确实会使美国更加强大。在更加强大的实绩面前,美国会更加团结,而不是撕裂。我敢于肯定川普必将使美国更加强盛的一个最重要原因是:川普一开始就把和上帝的关系放在首位!川普对以色列的态度说明了这一点,川普上任伊始即删除白宫同性恋网页等等,都说明了这一点。川普非常认真地注意全面修复美国和上帝的关系——只要美国继续被上帝视为自己的产业,美国就会更加牢固地立于不败之地!

   
    附:

阎学通:特朗普执政对中国崛起的影响


   作者:阎学通 时间:2017-01-22
   
     作者:阎学通,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  
      本文为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阎学通教授1月5日在中国国际问题高级讲坛2017上的讲座精编。本届活动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家安全研究院,新浪国际联合出品。  
      特朗普
      到底想要一个怎样的美国
      今天讲四个问题:
      1、为什么大家担心特朗普?
      大家都在说特朗普,当初奥巴马、小布什当选就没有这么热闹呢?一定有特殊性,所以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美国人、外国人都在担心特朗普执政。
      2、特朗普的战略偏好是什么?担心是担心他的政策,担心他什么政策,为什么有对他政策的担心?
      3、我们是中国人,关心美国对华政策,所以从他的偏好看他的对华政策应该是什么样。这是带有一定预测性的。国际关系研究如果是科学性的研究,应该都有预测能力。
      4、他的政策倾向性或者大家推测的倾向性会带来已有国家怎样的反应,将来会怎么调整?
      特朗普是一位“好斗”的总统
      首先介绍一下道义现实主义的理论。国际关系理论流派很多,其中一个理论流派是道义现实主义。基本原理是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决定了国家利益,国家分为主导国、崛起国、地区大国和中小国家四类,每一类国家的国家利益是不一样的。比如主导国要维持世界主导地位,崛起国要争取得到世界主导地位,地区大国只是想在地区具有主导地位,中小国家是求生存。
      实力决定了国家利益,这是一个客观结果。道义现实主义在这个客观结果上研究领导人怎么实现国家利益。国家领导人是不同的,有无为型、保守型和争斗型。这是道义现实主义对国家领袖的分类。面临同样的国家利益,他们对于怎么实现国家利益的认识不一样,这样就出现了在利益基础上、利益排序判断和策略偏好上形成一个战略偏好,就是以什么办法实现国家利益。
      以美国为例。今天讲特朗普,美国是世界主导国,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它的国家利益就是世界主导权,任何人当美国总统,这个国家利益是不发生变化的,是客观的。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说绝美国绝不接受当世界第二,特朗普说要让美国再次伟大,他们的方法有区别,但是在国家利益判断上没有区别,都是要维持美国霸主地位。
   
      他们的区别是什么呢?特朗普说让美国再次伟大和奥巴马说的美国绝不接受当世界第二区别是什么?奥巴马显然是个保守型领导,他说美国是伟大的,我们不让它衰落就行;特朗普是争斗型的,说美国就衰落了,已经衰落了,现在要让美国重新伟大,他是主动型的:让美国重新再次伟大起来。
      奥巴马没有重新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的想法,虽然奥巴马当时赢得大选也是说要变化,但是这个变化和特朗普说的再次伟大这个变化是不一样的。这样来看,奥巴马就是保守型的,维持目前状态别丢了第一就行了,好像现在还不错。而特朗普不一样,特朗普认为我们已经衰落了,我们要重新努力才能改变已经衰落的地位,所以他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性质非常相似。
      从这里我们看出,特朗普是一个争斗型领导,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有一个视频放的就是特朗普和一个人打赌,觉得赢钱没意思,说谁输就把自己剃光头。他就是一种争斗型的人。同样,在维护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目标上,奥巴马和特朗普的战略偏好是不一样的,一个是保守型的维持现状,一个是要改变现状,不改变现状怎么再次伟大?维持现状就能维持目前状态不再继续落实。这是不一样的。
      美国人到底担忧特朗普什么?
      从道义现实主义理论出发,我们来看特朗普当选对国际形势的影响。
      第一,这次特朗普当选之后更担心的是美国人。这个担心表现在美国媒体天天批评特朗普。在美国担心的是自由派、自由主义学者,全世界媒体记者基本都是自由主义,保守主义记者很少,自由主义记者最担心的就是美国的意识形态。
      在一个现代政治政体中,它的构成就是四个部分:一是有一个政治领导;二是下面有政府机构,贯彻这个意图;再者就是政党,政党有自己的意识形态,在竞争中他们的领导上来了,就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带来主导这个国家;政府要贯彻意志还要维持社会稳定,需要法律和行政法规,这就是现代国家政治体系的基本构成。
   
      为什么这次大选之前美国政治学协会组织教授们集体搞一个联合声明,动员大众不要给特朗普投票?这违反了美国政治学学者清廉、清高、不介入政治的传统。政治学家认为我们是客观的,我们不介入你们的政治,我们没有政治偏见,所有分析都是根据客观原理来做出来的,因为他说我是科学的。
      现在突然改变了,他说不行,这回我们得出来动员大家不要投特朗普,我想问大家,他们居然不顾一个学者公立立场的政治正确原则要站出来反对特朗普,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他们担心特朗普上台会改变美国的制度。
      这个制度里最重要的就是长期以来美国形成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长期形成的美国政治和法律机构。这是他们最大的担心。从学术角度来讲,自由主义学派或者美国很多学者都认为制度是决定性因素,认为制度最重要,制度是决定性的,只要有一个好的制度,什么样的坏领导人都没有关系。这是他们的理论。所以你要让一个人分粥,他一定自己分得最多;但是如果有一个制度规定,你可以分,你最后一个拿,别人先挑,他就分得特别匀,所以绝对相信制度的作用。
      但为什么美国学界这次不相信制度的作用了?美国制度这么强大,就让特朗普上去折腾吧,制度可以约束他。但怎么这次就担心了呢?我从理论角度讲,这就是道义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的区别。
      道义现实主义认为政治领导是决定性变量,是自变量,领导是能改变制度的。领导可以改变法律,可以改变制度,可以改变机构,领导可以改变意识形态。我们国家自己也经历过极左的意识形态,文化大革命就是,后来进行了调整,把极左的意识形态改变了。
      所以,现在美国学界、知识界特别在媒体上反映,他们特别担心特朗普上台以后对美国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改变。他们认为美国的制度和意识形态是维护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重要力量和重要工具。没有意识形态的先进性就不能成为世界意识形态中的主导型思想,没有意识形态的先进性就不能吸引全世界其他国家把你作为样本、跟着你走。这才是他们为什么这么担心。
      担心到什么程度?据说在美国大选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当大选结果出来,居然有教授在自己的课上公开哭泣。谁赢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他就哭泣。有一个搞统计学的说,他教统计的,他的统计分析结果都说应该希拉里赢,他说这堂课咱们不考试了,因为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现在美国自由主义学派面临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个经济利益问题了,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是世界观和意识形态何者在美国占主导地位的问题。为什么在中东地区都是伊斯兰教,仅仅分成什叶派和逊尼派,从咱们外行来讲,那点差别没多少,就那一点差别,打得你死我活,要以战争方式来解决。这就是意识形态。这次意识形态在美国的分裂带来的社会动荡和社会冲突是非常严重的,不只是换了一个领导人或换了一个政党。这也是为什么这次美国国内知识分子担心这么严重。
   
      美国的盟友们在担心什么?
      这样我们就能体会:第一,特朗普执政带来的不是一个阶级分化的问题,带来的将是美国国内政治分化的问题,意识形态对立的问题。意识形态对立带来的冲突要远远大于阶级矛盾,阶级矛盾仅仅是钱,钱带来的冲突没有意识形态、观念和信仰上的矛盾大。
      人们一旦有了某种信仰就很难改变。这就是为什么纳粹德国时期情报负责人说意识形态主义者做间谍最合适,因为这样的人极其坚定,被抓住以后绝对不会把组织机密泄露出去。意识形态坚定的结果是带来冲突。意识形态不一样,矛盾会有多激烈?那叫你死我活的斗争。
      第二,一般来讲,一个国家领导人上台以后的政策取向,朋友欢迎,敌人担心。但特朗普不是,特朗普当选了,敌人和朋友都担心。这是很奇怪的现象,为什么?
      盟友的担心是什么呢?盟友担心特朗普不再承担国际责任。特朗普提出了美国第一,说这是典型的民族主义政策,不再承担国际责任,这样就不参加全球治理。从美国角度来讲,他们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差。为什么他会问这个问题?如果全球化说是美国人发动的,中国当初说全球化就是美国化,这是咱们说的;后来咱们从全球化得到好处了,咱们再也不说了,改成我们要积极参与全球化,积极推动全球化,积极参与全球治理。
      特朗普开始问:如果全球化是美国推动的,但我们为什么推动半天却让别人成了最大受益国?这个问题就使得他有了一个理由,我们是应该参加全球治理还是不应该?现在美国人就是参与太多了全球治理,承担了太多国际责任,所以国家衰败了。
      我们国内对全球治理和国际秩序的认识是比较混淆的。建立国际新秩序,是全球权力再分配,建立新型国际经济秩序,就是经济权利要重新再分配。但全球治理恰恰是反的,是指国际责任再分配,这就为什么全球治理大家不是抢着干而是推着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