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郑恩宠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美国100多教授声援北大夏业良教授
·喜闻成都访民出「简报」
·祝陈光诚加入美国三家研究机构
·湖南郴州村民自焚抗强拆!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7年1月26日星期四
    维权评论:常玮平律师:对一个人的酷刑是对整个社会的酷刑
   
   


    文/常玮平律师
   
   
    前两天发了一张“反对酷刑、支持谢阳”的照片。律师朋友多是读过前几日陈建刚律师会见谢阳后所写饱含血泪的笔录,也便讨论起何谓酷刑以及如何反酷刑的话题,另有一些朋友,问到了谢阳是谁,他遭受了什么酷刑。谢阳是谁,于我,最脱口而出的答复是朋友,此刻他却成了一个酷刑受害者。既然此次酷刑话题引发了公共讨论,作为这个酷刑受害者的朋友,于公于私,都该多讲两句的。
   
    1月20日,美国华盛顿,共和党人特朗普成功颠覆民主党政权后就任第45届美国总统。地球另一面,中国湖南长沙,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人权律师谢阳,在被关押18个月后终于得见其辩护律师陈建刚、刘正清时,对外披露了其被施以严重酷刑的情况。
   
    据陈建刚律师发布的约17000字的会见笔录所载,在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前一个月,谢阳实际每天被允许休息的时间仅约两个半小时。谢阳被要求坐在用多个塑料凳叠套起来的凳子上并保持坐姿,稍有动作变形即被威胁会因袭警而被采取任何反制措施,其腿部因长期悬空导致严重肿胀、疼痛。在明知其不吸烟的情况下,用烟喷其眼面。在监控摄像头盲区内对其进行殴打。以其妻女的生命相威胁。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其可以明确指证姓名职务的参与实施酷刑的国保、国安、检察官等公职人员共24人之多。
   
    大凡尚做过几个刑事案件的中国律师,对酷刑这个词,不至于太陌生,但碰到这次受害者是一名律师,且程度之惨烈深重,记录之翔实确切,终于使人深信不疑,进而出离愤怒了。只是若论及何谓酷刑,如何确定是否构成酷刑,很多人也不知其所以然。
   
    按照中国政府1986年签署并于1988年经全国人大批准从而已经在我国生效的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以下称《反酷刑条约》)第一条,“为本公约的目的,‘酷刑’是指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报或供状,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涉嫌的行为对他加以处罚,或为了恐吓或威胁他或第三者,或为了基于任何一种歧视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为,而这种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职人员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职权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纯因法律制裁而引起或法律制裁所固有或附带的疼痛或痛苦不包括在内。”
   
    按此定义,所谓酷刑,肉体痛苦是,精神痛苦也是,为了恐吓或威胁是,基于歧视也是,公职人员实施的是,由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也是,而且,条约不独禁止酷刑,也禁止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也就是说,哪怕骂人不算酷刑,也是有辱人格的待遇,也是被禁止的。
   
    如此,则我们一般将酷刑定义并理解为“刑讯逼供”是失之简单粗暴了。事实上,在联合国对中国政府履行《反酷刑条约》所作的全数五次审议中,每次都对中国政府未能将酷刑在国内法中清晰、明确、全面的定义而提出修改建议。
   
    在2015年对中国政府履行《反酷刑条约》审议时联合国专家发问,在审讯犯罪嫌疑人时,是否使用一个叫“老虎凳”的东西?中国政府代表答曰,有,但我们会在上面铺上垫子,坐上去很舒服。引起现场哄堂大笑。老虎凳是可以固定人手脚及形体姿态的一种审讯器具,坐着是很痛苦的。此种情况下进行讯问,可不就是酷刑么?代表的回答,无异于被问是否强奸时回答但我戴套了以求豁免一样滑稽。
   
    这也让我想起,2014年7月,本人因办理河南访民张小玉涉嫌故意杀人案(所谓受害人是名警察,张小玉后未被起诉获释)被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分局也以涉嫌故意杀人传唤24小时之事。当时,我被锁在老虎凳上审讯,几乎一夜未睡。在穿警服的警察所谓有录像的审讯开始之前,被两名着便装的不明身份人员长时间辱骂恐吓。做了律师之后,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认为警察应该不会办错案了,但被当作犯罪嫌疑人关了24小时后,说实话,我真的觉得我国的警察很low很funny。指控犯罪主要还是讲证据。把人锁着不让人睡觉逼问口供和利用体力上的优势打老婆一样,都是虚弱无能的表现。
   
    我的朋友温海波先生对酷刑颇有研究。他说,现在对酷刑,也有泛化的趋势,有些声称酷刑者并未达到肉体或精神剧烈疼痛的程度。有人问,以不让睡觉为例,你认为,多长时间可以算作是达到剧烈疼痛的程度?海波答曰,三天。我不认同海波的说法,即使一晚上不让睡,我也感觉特别痛苦,但我理解他的本意。鉴于国情,如果被骂了两句之类就动辄声称受到酷刑,反倒会模糊酷刑的定义,使真正遭受酷刑的人遭遇到“狼真来了”时的麻木。总之,他是一个严谨专业而绝非冷漠的帅小伙啊。
   
    我对辛苦而勇敢的作出这份笔录的陈建刚、刘正清律师深表敬意。我觉得至少每一个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都应该读一下这份带着血泪控诉的笔录。它是研究酷刑的一个绝好的教材。而谈及对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记录,与《反酷刑条约》相配套的联合国伊斯坦布尔议定书对酷刑的法律调查、如何访谈酷刑受害者以及医学上对受害者的评估和诊断提出了非常具有可操作性的指导,为刑事律师办理涉及酷刑案件很有裨益。
   
    谢阳的遭遇,切切实实落在酷刑范畴。无法想象,500多个日日夜夜,他怎么熬过去。我们现在仅是看到这些经历,心痛的都快要熬不过去。而不管什么法律,使得一个人失去自由之后500多天都无法得到律师的会见和法律帮助,那一定是残忍不人道,也必然是违反《反酷刑条约》的。长期审前羁押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目前滋生酷刑的制度因素。
   
    酷刑冲击的是人伦底线,反酷刑是人类对其劣根性的自我救赎。只有旗帜鲜明的反对,切实无纵的追责,不断深刻的反思,我们才能更靠近文明,才对得起自称是个法治国家。长沙市检察部门,如此惊天反酷刑大案摆在眼前,既是履行条约义务,又是国家法律赋予的职责,你们还在等什么?
   
   “Take one member of society, torture him, send him back to the society, it is as if you have tortured the entire society.”对一个人的酷刑,就是对整个社会的酷刑。对谢阳的酷刑,让所有人都不快乐,我相信,也包括在此刻的那些施酷刑者。
   
   向酷刑说不,从你我做起。谢阳兄,新年快乐!
(2017/0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