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郑恩宠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侮辱胡佳或许是“自己人”?
·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上海王宗南被查直逼江泽民牵出韩正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市民控告杨雄市长的上诉状/虹江
    (博讯2017年01月24日发表)
   
    现公开上海市民于2017年1月19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的上诉状,状告刚下台的上海市长杨雄。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作者:虹江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辛娜萍,女,1962年8月30出生,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9号底层后间。
    上诉人陆志明,男,1955年8月3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9号。
    上诉人傅小璋,男,1957年3月1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1号402室。
    上诉人阮学元,男,1930年2月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5号。
    上诉人赵德熙,男,1923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11弄15号。
    上诉人杨焕华,女, 1949年1月17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8号 。
    上诉人程良娣,女,1944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8号。
    上诉人王绍雄,女,1932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1号403室。
    上诉人张立君,女,1990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3号502室。
    上诉人夏期祥,男,1937年1月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21号。
    上诉人孙义寿,男,男,1946年7月1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9号。
    上诉人廖澄祥,男,男,1947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6号。
    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飞虹路518号。
    法定代表人曹立强, 区长。
    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人民大道200号。
    法定代表人杨雄,市长。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关于房屋征收决定纠纷因不服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
    2、判决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
    3、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4、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1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5、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2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6、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事实和理由
    上诉人系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198、200街坊的居民,对所居住的房屋拥有合法所有权或使用权。2015年12月3日,被上诉人发布《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以下简称“征收决定”),对东至四川北路,南至海伦路,西至轨道交通3号线,北至多伦路、规划横浜路范围内的房屋实施征收。上诉人等人房屋处于征收范围内。上诉人认为,涉案征收决定明显违法,上诉人经向上海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后,诉至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并于2016年12月30日收到一审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该一审判决在被上诉人明显违法的情况下,驳回了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明显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意颠倒举证责任,故意偏袒被上诉人,依法应予撤销。具体理由如下:
    一、一审判决故意颠倒举证责任,明显偏袒被上诉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 。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举证责任。”
    一审判决在第十四页中认为上诉人未提供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这明显是违反事实的,本案中上诉人提供了十六组证据,足以证明被上诉人作出的征收决定涉及多处违法,同时被上诉人自己的证据也是相互矛盾,不能达到被上诉人的证明目的,一审判决却以上诉人未提供证据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明显是颠倒行政诉讼的举证责任,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二、一审判决采信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提交的法律依据,明显违法。
    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时向一审法院和上诉人出示《关于本市旧区改造中“毛地出让”地块处置若干政策口径的意见》(沪规土资地〔2012〕652号,以下简称“652号文”),被上诉人依据该文件对历史遗留的“毛地出让”地块进行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之规定,被上诉人向一审法院和上诉人出示的652号文明显超出了法定举证期限,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没有法律依据,但是被上诉人却在一审判决中采信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提交的652号文,明显属于违法采信证据。
    三、一审法院没有正当理由拒绝调取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相关证据,明显属于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本案中虹口区198、200、404街坊(也叫多伦路2期1号地块)涉案土地已经于2005年由虹口区人民政府予以出让给利嘉(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诉人为了让一审法院查清案件事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申请一审法院向上海市虹口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调取涉案地块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出让合同以及规划红线图,现在涉案地块的实际土地使用权人及涉案土地用途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一审法院没有正当理由却拒绝调取上诉人申请的证据,明显属于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四、关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的问题。
    1、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不属于国家机密,但是被上诉人不允许上诉人对其进行质证,依法应当认定为被上诉人没有相关的证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被告虹口区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1《关于虹口区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报告》、证据11《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虹口区人民政府123次常务会议会议纪要属于是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的重大建设项目的批准和实施情况信息;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属于虹口区人民政府应当重点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而不属于国家秘密,被上诉人却认为这些本应该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为国家秘密,不允许上诉人看到这些证据,依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没有提交这些证据。
    一审判决将被上诉人未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并未经过上诉人质证的证据认定为合法有效的证据,明显是违法的。
    2、被告对上诉人证据未当庭进行质证,应当认为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证据没有意见。
    上诉人在开庭审理本案之前已经向人民法院和被上诉人提交了本案的证据,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以及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上诉人邮寄送达的《举证通知书》规定的在开庭审理前提交证据,完全合法、有效,被上诉人却不当庭质证上诉人的证据,而是在庭审后七日内提交书面质证意见,完全是当法庭审理当儿戏,不尊重上诉人,更不尊重法律,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认可上诉人的证据,对上诉人的证据没有意见。
    3、被上诉人在同一地块既存在房屋拆迁许可证又存在房屋征收决定,明显相互矛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五条:“在庭审中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在代理权限范围内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认可的,人民法院可以对该事实予以认定。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在庭审过程中被上诉人对涉案地块存在房屋房屋拆迁许可证和房屋征收决定的行为予以了认可,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施行前已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项目,继续沿用原有的规定办理,但政府不得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本案中被上诉人已经在2011年之前办理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就只能继续沿用原有规定,而不能重新办理房屋征收决定。
    4、2005年涉案地块已经被被告虹口区人民政府予以出让,涉案土地和房屋已经都被出让给了利嘉(上海)有限公司,被上诉人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应当以利嘉公司为对象。
    按照“房随地走,地随房走,房地一体,一并处分”的原则,既让涉案地块被虹口区政府出让给利嘉公司,则涉案地块上的房屋也一并被出让给利嘉公司,本案在开庭审理之前上诉人已经向人民法院申请调取证据,请求人民法院调取与本案又直接利害关系的涉案地块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出让合同以及规划红线图。既然涉案地块已经出让给利嘉公司,则涉案地块办理的产权一定已经发生了变更,被上诉人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应当以变更后的土地、房屋使用权人为对象,而不是以被征收区域的居民为对象。
    5、被上诉人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不是为公共利益,目的非法。
    被上诉人作出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上诉人所在的198、200、404街坊也不属于旧城区或者棚户区,198、200、404街坊地块交通便利,基础设施健全,房屋具有时代特点,坐落于热闹繁华的四川北路商业区,离外滩核心景观带不过2公里,属于上海市核心地段,被上诉人实施房屋征收是为了商业利益,不是为了公共利益。
    被上诉人从开始实施房屋征收到上诉人提起行政诉讼都未告知上诉人和社会公众实施房屋征收的为的是什么公共利益,早在多伦一期,就以多伦路拓宽为名。有当年房屋拆迁许可证为证。甚至以假批文欺骗原居民,以公共利益名义四个字赶走原居民,甚至强迁原居民,制造出至今还存在的悬案。结果是原居民基本被赶走但居民房屋却被虹口区政府所属企业这个上海长远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倒卖高价,谋取暴利。比如多伦路85号100号119号等等就是被长远集团倒卖的.使国有资产流失的铁证。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多伦路亦有法律文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法发〔2016〕27号)第十条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八条和《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第八条的规定,被上诉人所实施房屋征收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依法不得实施房屋征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