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郑恩宠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谁在保护上海的郭广昌?
·卢武铉从维权律师到韩国总统
·郭广昌是刑事传唤还是失联?
·郭广昌政商同盟将瓦解
·郭广昌限制出境是犯罪嫌疑人?
·刘亚洲谈基督教、佛教、道教和儒家区别
·逮捕郭广昌需全国人大批准?
·郭广昌案好戏在后面?
·郭广昌行贿王宗南就可定罪?
·关注、举报郭广昌的十年历程(上)
·郭广昌案冲击南京政商两届?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多元化研讨福山是幸事?
·夏霖律师涉诈骗案台湾律师竞选总统
·现有美丽岛后有蒋经国开报禁、党禁
·台湾美丽岛事件何时爆发?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蔡英文胜选台湾有女总统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上海政协2副主席9常委请辞
·当面批评上海一些访民是混蛋!
·上海访民又请本地律师了
·为何有人对援助资金急吼吼?
·上海拆迁户感谢政府和律师善意
·同维权律师关系不同命运也不同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王炳章女儿在加大学读法律
·郭国汀律师三次飞跃
·美制裁朝鲜习近平批示访民方案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市民控告杨雄市长的上诉状/虹江
    (博讯2017年01月24日发表)
   
    现公开上海市民于2017年1月19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的上诉状,状告刚下台的上海市长杨雄。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作者:虹江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辛娜萍,女,1962年8月30出生,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9号底层后间。
    上诉人陆志明,男,1955年8月3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9号。
    上诉人傅小璋,男,1957年3月1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1号402室。
    上诉人阮学元,男,1930年2月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5号。
    上诉人赵德熙,男,1923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11弄15号。
    上诉人杨焕华,女, 1949年1月17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8号 。
    上诉人程良娣,女,1944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8号。
    上诉人王绍雄,女,1932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1号403室。
    上诉人张立君,女,1990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3号502室。
    上诉人夏期祥,男,1937年1月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21号。
    上诉人孙义寿,男,男,1946年7月1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9号。
    上诉人廖澄祥,男,男,1947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6号。
    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飞虹路518号。
    法定代表人曹立强, 区长。
    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人民大道200号。
    法定代表人杨雄,市长。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关于房屋征收决定纠纷因不服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
    2、判决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
    3、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4、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1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5、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2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6、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事实和理由
    上诉人系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198、200街坊的居民,对所居住的房屋拥有合法所有权或使用权。2015年12月3日,被上诉人发布《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以下简称“征收决定”),对东至四川北路,南至海伦路,西至轨道交通3号线,北至多伦路、规划横浜路范围内的房屋实施征收。上诉人等人房屋处于征收范围内。上诉人认为,涉案征收决定明显违法,上诉人经向上海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后,诉至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并于2016年12月30日收到一审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该一审判决在被上诉人明显违法的情况下,驳回了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明显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意颠倒举证责任,故意偏袒被上诉人,依法应予撤销。具体理由如下:
    一、一审判决故意颠倒举证责任,明显偏袒被上诉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 。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举证责任。”
    一审判决在第十四页中认为上诉人未提供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这明显是违反事实的,本案中上诉人提供了十六组证据,足以证明被上诉人作出的征收决定涉及多处违法,同时被上诉人自己的证据也是相互矛盾,不能达到被上诉人的证明目的,一审判决却以上诉人未提供证据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明显是颠倒行政诉讼的举证责任,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二、一审判决采信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提交的法律依据,明显违法。
    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时向一审法院和上诉人出示《关于本市旧区改造中“毛地出让”地块处置若干政策口径的意见》(沪规土资地〔2012〕652号,以下简称“652号文”),被上诉人依据该文件对历史遗留的“毛地出让”地块进行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之规定,被上诉人向一审法院和上诉人出示的652号文明显超出了法定举证期限,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没有法律依据,但是被上诉人却在一审判决中采信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提交的652号文,明显属于违法采信证据。
    三、一审法院没有正当理由拒绝调取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相关证据,明显属于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本案中虹口区198、200、404街坊(也叫多伦路2期1号地块)涉案土地已经于2005年由虹口区人民政府予以出让给利嘉(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诉人为了让一审法院查清案件事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申请一审法院向上海市虹口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调取涉案地块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出让合同以及规划红线图,现在涉案地块的实际土地使用权人及涉案土地用途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一审法院没有正当理由却拒绝调取上诉人申请的证据,明显属于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四、关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的问题。
    1、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不属于国家机密,但是被上诉人不允许上诉人对其进行质证,依法应当认定为被上诉人没有相关的证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被告虹口区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1《关于虹口区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报告》、证据11《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虹口区人民政府123次常务会议会议纪要属于是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的重大建设项目的批准和实施情况信息;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属于虹口区人民政府应当重点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而不属于国家秘密,被上诉人却认为这些本应该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为国家秘密,不允许上诉人看到这些证据,依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没有提交这些证据。
    一审判决将被上诉人未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并未经过上诉人质证的证据认定为合法有效的证据,明显是违法的。
    2、被告对上诉人证据未当庭进行质证,应当认为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证据没有意见。
    上诉人在开庭审理本案之前已经向人民法院和被上诉人提交了本案的证据,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以及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上诉人邮寄送达的《举证通知书》规定的在开庭审理前提交证据,完全合法、有效,被上诉人却不当庭质证上诉人的证据,而是在庭审后七日内提交书面质证意见,完全是当法庭审理当儿戏,不尊重上诉人,更不尊重法律,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认可上诉人的证据,对上诉人的证据没有意见。
    3、被上诉人在同一地块既存在房屋拆迁许可证又存在房屋征收决定,明显相互矛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五条:“在庭审中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在代理权限范围内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认可的,人民法院可以对该事实予以认定。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在庭审过程中被上诉人对涉案地块存在房屋房屋拆迁许可证和房屋征收决定的行为予以了认可,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施行前已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项目,继续沿用原有的规定办理,但政府不得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本案中被上诉人已经在2011年之前办理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就只能继续沿用原有规定,而不能重新办理房屋征收决定。
    4、2005年涉案地块已经被被告虹口区人民政府予以出让,涉案土地和房屋已经都被出让给了利嘉(上海)有限公司,被上诉人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应当以利嘉公司为对象。
    按照“房随地走,地随房走,房地一体,一并处分”的原则,既让涉案地块被虹口区政府出让给利嘉公司,则涉案地块上的房屋也一并被出让给利嘉公司,本案在开庭审理之前上诉人已经向人民法院申请调取证据,请求人民法院调取与本案又直接利害关系的涉案地块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出让合同以及规划红线图。既然涉案地块已经出让给利嘉公司,则涉案地块办理的产权一定已经发生了变更,被上诉人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应当以变更后的土地、房屋使用权人为对象,而不是以被征收区域的居民为对象。
    5、被上诉人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不是为公共利益,目的非法。
    被上诉人作出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上诉人所在的198、200、404街坊也不属于旧城区或者棚户区,198、200、404街坊地块交通便利,基础设施健全,房屋具有时代特点,坐落于热闹繁华的四川北路商业区,离外滩核心景观带不过2公里,属于上海市核心地段,被上诉人实施房屋征收是为了商业利益,不是为了公共利益。
    被上诉人从开始实施房屋征收到上诉人提起行政诉讼都未告知上诉人和社会公众实施房屋征收的为的是什么公共利益,早在多伦一期,就以多伦路拓宽为名。有当年房屋拆迁许可证为证。甚至以假批文欺骗原居民,以公共利益名义四个字赶走原居民,甚至强迁原居民,制造出至今还存在的悬案。结果是原居民基本被赶走但居民房屋却被虹口区政府所属企业这个上海长远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倒卖高价,谋取暴利。比如多伦路85号100号119号等等就是被长远集团倒卖的.使国有资产流失的铁证。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多伦路亦有法律文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法发〔2016〕27号)第十条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八条和《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第八条的规定,被上诉人所实施房屋征收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依法不得实施房屋征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