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周恩来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郑恩宠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转载来源:谷歌
    学者揭秘:大饥荒全面出现后周恩来下达恐怖命令
   2017-01-13 11:10 AM
   
   

   
   
    海外出版的《新发现的周恩来》一书揭开了周恩来的伪善画皮。(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7年01月13日讯】上世纪50年代末爆发的大饥荒一直是中共讳莫如深的话题禁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饥荒是彻底的人祸而非天灾的真相逐步被各种渠道披露。据擅长研究中共党史学者在海外披露,大饥荒期间,尽管大量死人的消息已经上报到中共中央,但周恩来仍下令继续大量征粮,用于出口换黄金,在造成几千万人的死亡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避再陷IS统治 伊拉克人逃离穆萨纳
    【环球直击】1月8日完整版(1)
   
   
    海外出版的《新发现的周恩来》一书揭开了周恩来的伪善画皮。(网络图片)
   
    据司马清扬与欧阳龙门联合撰写的《新发现的周恩来》一书披露,早在1958年冬,部分地区就出现了饿死人的情况,1959年春天饿死人更多。也就是说1959年春天,大饥荒已经全面出现。面对成千上万的农民在死亡线上挣扎,周恩来在粮食上却没有采取应急救助措施,反而继续从农民口里剥夺粮食,继续出口。
   
    1959年1月至2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连续收到了大量的群众来信,反映河南省东部的夏邑、永城、虞城、柘城、鹿邑等县发生大量的浮肿病人和死人情况。4月6日,中共国务院秘书厅送上了山东、江苏、河南、河北、安徽五省缺粮情况的报告,4月9日,又送上了15省春荒情况统计表,说有2517万人无饭吃。
   
    1960年2月,江苏省省委向周恩来报告,全省城市浮肿病患者就有12万多。农村的的情况比城市更为严重。
   
    一切信息都显示,周恩来对于各地大量死人和农民缺粮是知情者。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各地的国家粮库里都有大量粮食,周恩来并未采取任何开仓放粮这样的措施来紧急制止饥荒的发生。而更为恐怖的是,他还采取了相反的动作,下令继续征收粮食。
   
    杨继绳在《墓碑》一书中讲述了这么一个情节:由于非正常死亡大量发生,1960年12月28日,中共河北省委向地、市党委发出密电:《关于必须及时发现和制止死人问题的紧急通知》。省委一方面要求它的下级注意解决死人问题,一方面大力催促它的下级完成粮食征购任务。前者只是口头上的号召,而后者却是加速死亡的切实行动。
   
    直到1961年10月5日晚,担任中共总理的周恩来召开了全国粮食问题会议,他都还在强调指出:各省务必抓紧进行征购。中共副总理李先念在会上还批评河北省征购任务完成得极为缓慢。
   
    高压之下,为了完成征购任务,各地区派大批干部深入农村。据文献记载,仅邯郸地区就派出了3638名干部下乡,分片包干抓粮食入库运动,入库粮食在增加,但农民和基层抵触情绪也在增加,他们质问:今征购任务增加了两次,为什么还要增加?在这场〝粮食入库运动〞中有多少暴行?多少血泪?这是可想而知的。
   
    难以想像的是,征收粮食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出口!正值各地大量饿死人的情况下,周恩来决定要以粮食换黄金,而且就在死人最严重的1960年开始。
   
    据当事人回忆说:1960年,中共财政赤字已经高达80亿元人民币,但为保证最低限度的国计民生的需要,还必须从国外进口大量小麦。在严重危机面前,如果政府在国际市场抛售黄金,以解决外汇紧缺问题,也不是不可以的,但周恩来不赞成这样做。他说,黄金不能卖!要以黄金作后盾。他强调,在外汇的使用上,花一个美元都要认真考虑考虑!
   
    就这样,在周恩来直接过问下,中共政府不仅没有卖黄金进口粮食,反而利用金价比较便宜的机会,每年买进几十万两黄金。年年买进,一直买到1970年。这些黄金都是用专机运回中国的。一两是1.613盎司,当时黄金价格是一盎司约为40美元,当时汇率为一美元对2.4618元人民币,粮食价格大米约为0.2元人民币每公斤,10万两黄金就需要近1亿公斤大米!且不说具体的粮食用量,但是这个决定本身就是极其荒诞无比!而且1961年也还是如此买进!
   
    而相关数据说明,周恩来在作出这样荒谬决定的时候,他对1960——1962年间的粮食情况,是了如指掌的。仅仅从1960年6月到1962年9月,根据不完全统计,周恩来就粮食问题谈话就多达115次,在其办公室退给粮食部办公厅的现在仍然保存的32张报表中,周恩来的笔迹有994处。
   
    从这些谈话和笔迹中可以看出,周恩来真正关注的主要是城市粮食供应,然而大饥荒造成的死亡几乎都在农村!很显然,周恩来考虑的是政治影响而非人的生命,城市人特别是几个类似北京的大城市如果饿死人,一旦传播出去,政治影响不可估量。但是农村即使饿死人,由于地处偏僻,在中共当时的封锁体制下,很难象大城市那样容易传播出去。
   
    《新发现的周恩来》还披露,1961年8月23日至9月16日,中共中央在庐山召开工作会议。周恩来在会上作关于粮食问题的报告,涉及估产、征购、销售、调拨、进口和集中运输的等多项议题,唯独没有提到甚至也无建议,开仓放粮!当时的库存到底有多少粮呢?几千万人是守着几百亿斤粮食库存饿死的!
   
    1961年,粮食部陈国栋、周伯萍和国家统计局贾启允3人受命,让各省填写了一个有关粮食和人口变动的统计表,经汇总以后得出的结果是:全国人口减少了几千万!这份材料只报周恩来和毛泽东两人。周恩来看到后通知周伯萍:立即销毁,不得外传。周伯萍等三人共同监督销毁了材料和印刷板。事后周恩来还打电话追问周伯萍:销毁了没有?周伯萍回答销毁了,周恩来才放心。
   
    作者指出,铁的事实证明,卖粮食换黄金是周恩来一手作出的决定,他必须对此负全责。是钱重要?外汇重要?还是人的生命重要?!作为一个被中共粉饰为爱民如子的总理,对于本国人民的死亡是如此的麻木,而对于那些死亡的证据又是如此的敏感保密,这个是何等的讽刺!
   
    庐山会议后,从中共中央到地方,从毛泽东到周恩来,再到地方大员,从官方文件、领导人讲话和新闻媒体,全部开始众口一词地宣传所谓〝自然灾害〞,而不再像1959年那样,把大批人因饥饿而死说成是瘟疫流行。
   
   (记者韩峰报导/责任编辑:唐睿)
   
   转载来源:谷歌
    大饥荒秘闻:周恩来一道命令或是数千万农民饿死原因之一
   2016-03-26 02:03 AM
   
   
   
   
    上世纪50年代末,中共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已经开始之际,中共首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下令停止对农民供应食用油一年。(新唐人合成)
   
   【新唐人2016年03月25日讯】(新唐人记者公孙觉综合报导)上世纪50年代末,中共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致使农村地区数以千万计的农民饿死。大跃进开始之际,中共首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下令停止对农民供应食用油一年。食用油脂是维持生命的6大要素之一,有分析认为,这可能是大饥荒中死的都是农民的主要原因。
   
    3月25日,美国之音《解密时刻》节目,披露中共党魁毛泽东和周恩来主政时期,为什么大饥荒中饿死的全是农民。
   
    报导指出,1958年大跃进造成的恶果到1959年开始全面显现。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紧张,许多省份已经有人饿死。粮油供应问题直达中共中央最高层。
   
    但在处理危机的过程中,中共中央从一开始做出决策:牺牲农村,保住城市。《墓碑》的作者杨继绳揭示说:〝周恩来明确表示农村停止销售食油一年。这一年,农村一滴油都看不见,没有。〞
   
    在1959年5月2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采取非常措施解决当前食油供应问题的紧急措施》的通知,决定停止对农村的食油供应。
   
    杨继绳说:〝油产生的热量比一般的碳水化合物要高好多倍〞,但当时〝油是商品,由国家供应的,由国家榨油,没有私人油坊,都是国家的,全部供应城市〞。
   
    周恩来亲口说,压农村保城市,农村一年没有供应油。到了1960年,饥荒继续发展,致使农村地区数以千万计的农民饿死。
   
    调查获悉,到1960年中国大城市的粮食储备也发生了危机,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的存粮只能够维持几天。中共中央不断接到各地告急的紧急报告。在这种情况下,中共高层再次秘密决定:宁肯牺牲农村,也要保住城市。
   
    1960年5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运粮食的紧急指示》。之后,周恩来、邓小平和李先念接连给四川省委打电话,要求他们为了〝全国大局〞做出局部牺牲,火速调集粮食,运往三大城市。
   
    当时天府之国四川的许多地方已经断粮,饿死了很多人。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知道,继续调粮将意味着四川还要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因此而被饿死。但为了所谓〝大局〞,连偏僻山区的最后〝死角粮〞都搜刮起来上交了。结果四川在大饥荒期间饿死了1000万人,成为全国各省饿死人之冠;而北京、上海、天津三大城市没有饿死一个人。
   
    后来对四川饿死人太多现象表态,周恩来承认〝四川粮食调多了,责任在国务院。我是总理,责任在我。〞但是只是口头说说而已。而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甚至带着赞扬的口吻评价李井泉是〝只有大公,没有小我。〞对于四川饿死1000万人,全国饿死近4000万人这样重大的政治灾难,没有任何一个中共中央领导人受到追究。
   
    周恩来是〝好总理〞还是杀人恶魔?
   
    署名林辉的文章早前揭示说,真实的周恩来并不是中共媒体宣传的那样〝心系人民〞,相反,他是置千万民众死活不顾还要佯装和善的大奸之徒。
   
    文章举了许多史料进行说明。比如,周恩来明知粮食不够吃,老百姓肚子饿、饿死了几千万人,但他却在此时遵从毛泽东的指令,为扩大中共势力,多次指示外贸部,称粮食、大豆、植物油等〝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挤出来,以供出口〞,〝有些商品如肉类,应该压缩国内市场的销售,保证出口。有些商品如水果、茶叶和各种小土产,应尽量先出口,多余的再供国内市场销售。〞
   
    再比如,1961年春苏联中断了对阿尔巴尼亚的经济援助后,中共除了向阿提供几十万吨粮食以外,还提供了2.5亿元外汇人民币的援款,并承担了19个成套项目。当时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艘从加拿大开来本来应该开往中国的运粮船,却因为阿尔巴尼亚需要援助而掉头驶向了该国,而此时上千万的中国人正在或已经被饿死。作为主管日常工作的周恩来或许正是下命令者。
   
    还有,在1960年城市居民成人人均粮食消耗定量降到不足一斤(有的城市只有3两)的情况下,周恩来还特批2000吨粮食生产茅台酒,供高官们享用和出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