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专访江天勇律师]
郑恩宠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盼习近平盼到什么?
·亚信会结束上海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对时局分析最到位是腾彪
·北京女律师绝食台湾女律师竞总统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中国律师互助意向书说明什么?
·李国蓓等六律师向最高院投诉
·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大批港中学生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江天勇律师

專訪江天勇律師:最可怕的酷刑是什麼
   
    江天勇律師資料照。(大紀元)
   
   更新: 2016-07-12 4:30 AM

   【大紀元2016年06月27日訊】江天勇,河南羅縣人,北京執業律師,曾參與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件維權行動,也因此在中國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還曾親身遭遇酷刑折磨。中共最可怕的酷刑是什麼?2016年春對江天勇律師的採訪談到這部分內容,以下是訪談實錄。
   記者:您在中國的一個中學做語文老師將近十年,您有甚麼感受?
   江:中國學校的課本就是洗腦啊,語文、歷史都是,選的課文都要表現共產黨那套東西,裡邊很多東西是騙人的,比如甚麼周總理的睡衣呀,十里長安送總理啊,都認為周總理是個完人,但實際周恩來不是甚麼完人;還有抗美援朝,歷史書上寫甚麼美帝國主義發動侵朝戰爭,目的是以朝鮮為跳板最後侵略中國,我後來才知道抗美援朝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我們都給蒙了!
   初中的《青少年修養》《社會發展簡史》《法律常識》,高一的《共產主義人生觀》,高二的《經濟常識》,高三的《政治常識》,這一系列課本就是撒謊。《社會發展簡史》一定強調共產黨的領導是正確的,最後實現共產主義怎麼怎麼樣的,純屬胡扯;甚至數學、物理、化學,都要在教學過程中,對學生進行思想品德及政治教育,比如數學題裡說文革生產槍炮多少多少,它灌輸這些東西!
   唉,教學時我跟學生說兩套,一套按照教材說,一套我也告訴孩子我認為正確的東西、我的質疑,最後我要告訴孩子,考試不能這麼寫,這麼寫是沒分的,考試時甚麼答案會得分……
   無論在學校還是單位,洗腦啊,它不知不覺的,防你都防不過來。有中共就有洗腦,它最講政治工作,從上到下,甚至到街道,從政委到指導員都是洗腦的。從文革的學習班,後來我小時候參加的那個文化室,看著是提供一個場地,放幾本書,組織各種活動,其實就是洗腦,它說甚麼是壞的,甚麼就是壞的,它說甚麼是好的,就是好的,它樹立它的榜樣,說打倒誰,一下子就打倒……
   我經常說讓自己眼睛睜大點,頭腦清醒點,別被它騙了,但還是被騙了,比如南聯盟危機,大使館被砸,周圍人都上街,我也熱血沸騰,雖然我沒上街,但也熱血沸騰,覺得美國怎麼怎麼的。一個人不和外界接觸,只接收一種信息,你很難不受它洗腦!
   我以前愛看所有報紙的國際版面,《參考消息》、《世界軍事》,還愛看《環球時報》!看後熱血沸騰啊,國家怎麼發展了,我們能做飛機了、結束了甚麼甚麼歷史了,我愛國嘛!
   中學教書實在沒意思,很早我就對民主自由感興趣,而律師這個行業與人的權利、民主自由現政關係最近,所以後來就我就當了律師。
   記者:您既然是一個非常愛國的人,為甚麼政府經常會說您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江:我們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人要愛國,要關心政治,要有社會責任感,但那是假的,一旦你真正的愛國,你真正的維護法制,你真正為國家好,在它眼裡就是對它最大的威脅了。當你真正愛這個國家你可能就會犯罪了,它所謂的煽動顛覆,不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顛覆共產黨的統治。
   早期我做案件,和國保「喝茶」,我竭力讓他明白我是為了國家法制建設,是做好事,真不是為了名為了利,結果我錯了,它打擊的就是做好事的,他怕的就是你這種不為名利、有社會責任感的!你不求為名利,對他最麻煩了,不好收買。如果你不是為錢去做案子,在它看來就是專門要跟它做對的,更危險,它喜歡你是為錢去做事。它建這國家不是為這個國家,不是為了人民,它是為自己的利益。
   我是基督徒,我知道它背後是個邪靈,它來就是要毀的,毀掉你善良,因為它就是邪的,因為它就是做壞事來的。
   記者:2011年您在被關押期間,曾經被虐待體罰,而且還被逼迫每天唱紅歌?
   江:唱紅歌,那也是酷刑,整個就是洗腦。那次他們懲戒我不是目的,他們的目的是要改變我的觀念,要給我洗腦。
   2011年那次,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被關在甚麼地方,一個很小屋子,窗戶和門是關得嚴嚴實實的,窗簾,不讓你知道白天黑夜,不知道時間……所有帶字的東西都弄走,沒有一片紙,沒有一個文字,完全隔斷信息,禁止聊天,完全沒有語言……出來後我發現這種精神摧殘對我傷害很大的,我的記憶嚴重衰退,健忘,我連用了很多年推特的密碼、skype的密碼都忘了……早晨6點起床洗漱……然後唱紅歌,我說我不會唱,那就背!背歌詞!我說不會背,那你必須大聲讀!讀紅歌詞!《走向新時代》《黨啊親愛的媽媽》,還有《五星紅旗》,很噁心的!天天早晨你必須把歌詞讀一遍,大聲讀!……必須的!……面壁,長期保持固定姿勢……膝蓋頂著牆……腰斷了一樣……坐地上……只能兩個姿勢,腿伸直腳頂著牆,腿貼著地伸直90度以上……坐不住啊……再一種方式,蜷著腿,坐不住……坐不住我就抱著腿……每天都坐,叫反思……
   提審,拳打腳踢……咣!他們說,「我們可以依法辦事也能違法辦事,因為有權違法辦事……」有一次,我問打手:「你是人,我也是人,你為甚麼要做這些非人的事?」他愣了幾秒,又過來一拳,拳頭面比我臉還大,他說:「你不是人!」我就站起來,眼睛看著他;他又打,我又站起來,打得我滿嘴的泡……夜審,剝奪睡眠,有五天沒合過眼……作為基督徒,一路走來,很多事還是感覺確實是與神同在的……
   毆打辱罵,這都不是最難受,最難受的是不得不接受洗腦的過程,它強迫你把黑的說成白的,真的讓人崩潰!你認為是白的,它最後一定要讓你自己講是黑的,你光簡單承認是黑的不行,你必須深挖思想根源,你必須把它為甚麼是黑的、為甚麼不是白的邏輯說出來,不能用中性詞彙,必須用它們的詞,它強迫你接受它的觀念,逼你改變對一件事情的想法,那過程就快把你逼瘋了。他說說說說,說個不停,我不聽,我就看著他的嘴動,看著牆,我那時理解為甚麼審訊時人會想跳樓想自殺了。我看看周圍,窗戶封得死死的,我忍著,我不能瘋,瘋不瘋我都不能跳樓,不能跳起來打他,誰能保證自己一個小時後不突然跳起來打他?保證自己不會突然跳樓或者撞牆?那時我理解了,怪不得有些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不長時間人就會殘了、瘋了。完全不把他們當人。我這還好一點,他們還害怕我自殺,但不知道接下來的每分鐘我會怎麼樣,不知自己能抗到啥時候,會不會瘋掉……打呀辱罵呀,都不是最難受的……
   記者:您調查代理過一些暴力計生的案例?
   江:我很早就認為計劃生育有其必要性,我曾經認為中國人多了就是不好整,因為我是被它洗腦了!後來才發現我完全被它忽悠了,中國根本就不是人多的問題。
   在外國,計劃生育指家庭計劃,夫妻倆計劃生孩子的時間間隔,但我們用這個詞完全是國家、政府的強制行為,不是人自己的選擇。中國人連自己生孩子都決定不了,中國人結婚得有結婚證,懷孕得有准孕證,生孩子得有准生證,孩子辦不了戶口,道道關卡控制你,魔鬼撒旦控制。第一個,通過這種辦法控制人,讓你始終擺脫不了公共權力對你生活方面的影響,第二就是當局通過這種辦法撈錢。山東到處都有法制教育基地,見人就抓,抓一個進去一晚上就100元,在裡面學習計劃生育怎麼怎麼好,抓人做計生,就跟抓牲口一樣,慘無人道啊,後來我發現魔鬼並不是直接讓你幹壞事。人是神造的,內心還是有來自神的最基本的良善,因此直接幹壞事人還是牴觸,心裡還是不安的。魔鬼撒旦引誘人幹甚麼是通過利益,用利益收買人做計劃生育,連醫生都參與作惡啊。有一個女子,孩子第二天就要出生了,就把她抓住啦,弄過去,直接用長長的針,從下面對著孩子打針,把孩子弄死,再弄出來,很殘忍。現在讓你生二胎,也不是你自己的計劃,他讓你不能生你就不能生,他說讓你生你才能生,也還是國家控制。
    人權律師江天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提供)
   附:江天勇律師近年被迫害的經歷
   2009年7月律師證被北京司法局註銷後一直未獲發還。
   2011年2月19日,中國「茉莉花事件」中,被警察帶走後失蹤二個月,被秘密關押,飽受嚴刑拷打、威脅、羞辱及洗腦迫害。
   2012年5月,因為參與陳光誠的維權事件,持續受到國保監控,被打致左耳失聰,後被軟禁在家。
   2013年5月13日,江天勇和六位律師到四川資陽市「圍觀」資陽法制教育中心——二娥湖洗腦中心,他被數名身份不明的人毆打倒地,小腿被石頭砸傷。
   2014年3月20日,江天勇前往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公民,後在賓館裡被綁架,然後被塞在車子的後備箱帶到建三江公安局大興分局,遭受嚴重刑訊逼供,包括暴力毆打、鐵鏈子吊銬,4月22日,江天勇被釋放,天津醫院檢查的診斷顯示,八根肋骨骨折。#
   (未完待續)
   採訪整理:李慧,責任編輯:蘇明真
   
   专访江天勇律师:留下来 因为我想改变它
   
   江天勇律师资料照。(大纪元)
   
   更新: 2016-07-13 6:41 AM
   【大纪元2016年06月27日讯】江天勇,河南罗县人,北京执业律师,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件维权行动,也因此在中国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但他仍坚持留在中国,想努力改变中国的现状。以下是2016年春对江天勇律师的访谈实录。
   (续前文)
   记者:您在国内的遭遇,您家人也受牵连吗?
   江:2011年我被绑架,当时我妈就被警察一下子打倒了,我弟弟也被打,我被强塞车里面,他们跟土匪一样把我秘密绑架了,关我了两个月,我妈妈瘦了几十斤,吃不下饭……我们搬了好多次家,零九年我送孩子上学,他们不让我去,结果发生冲突,他们一掌把我太太打倒在地,孩子在旁边哇哇哭,这孩子上学放学都能看到我被软禁不许出家门……
   其实最开始对孩子的教育,不太在意,在哪都能受教育,我真正觉得孩子必须出去受教育,是她上小学。那一年“六一儿童节”,回家,高高兴兴回来,弄个红领巾回来,说老师说红领巾怎么怎么的。真可恶啊,有个电影叫《启示录》,那里面讲得很清楚,共产党的这种宣誓,或者戴它的东西啊,其实就是给打上兽记,包括它的党徽、团徽,旗子,毛泽东像,红领巾,看起来是个东西,实际是有邪灵的东西在里边。
   但你完全不让孩子戴那个,人家都戴你不戴?那孩子就会被孤立起来,而且那东西被宣扬成进步的象征,你能指望小孩子能理解多少啊?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逃离,所以2013年我太太和孩子就出去了,没办法嘛,而且我太太也被骚扰得很厉害。那时他们拿我太太、孩子威胁我:我们弄不住你,可以弄你老婆孩子。这是明的,还有暗的,动不动就问,你孩子几年级呀?准备上哪上学呀?总之他谈话就让我感觉他惦记我的孩子。他们说,我们想让她上学,她就能上学,我们不想让她上学,她就上不了学,而且如果你和我们合作,那点事算啥呀,可以上最好的学校。可以在北京参加高考,那点事对政府算啥呀,不就一句话的事吗?!又威胁又利诱,所以后来我意识到,孩子将来必须得走,不走就是人质,他们走了我才可以放手去做事,我没想离开中国,作为律师一到那边就废了,在这边才真正需要做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