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曾节明文集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王炳章、彭明、张宏堡、李大勇就是答案
   
   
    迄今为止,民运反对派领导人中,王炳章、彭明、张宏堡、李大勇遭到中共最为残酷的镇压:


    已经置身海外的王炳章、彭明,接踵遭中共不惜代价地越境绑架回国,彭明在被监禁十二年后更遭中共毒杀,器官被秘密摘除;张宏堡遭中共车祸暗杀;李大勇被潜伏在身边的共特毒死。
    中共当局对待王炳章、彭明、张宏堡、李大勇四人,采取了超越所有其他反对派人士的残酷手段,最有力地说明了:王炳章、彭明、张宏堡、李大勇对中共的威胁,超过反对派的其他所有人。
   
   
    彭明和王炳章的共同点是:都富于组织才能,是天然的政治领袖,都主张以暴力手段推翻中共:王炳章闯关回国策动起义;彭明计划对中共实施“超限战”,并在东南亚建立反共武装基地。
    由彭明和王炳章的遭遇可以看出:中共对主张并身体力行暴力革命的人,最为仇恨,必欲除之而后快(这当然不包括某长期干嚎“全民起义”,却又针对性极强地把所有身体力行革命者打成“特线”的贼喊抓贼者)。
    除彭明和王炳章之外,另一个鲜为人知的暴力革命策动者王一鸣,逃到泰国后在网上教授定时炸弹制作,鼓吹暗杀中共官员,迅即在2013年遭泰国警方逮捕,并几乎是连夜移交给中共遣返回中国,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中共为何对暴力革命者最为仇恨,却全然不惧“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对派?因为中共当局不同于西方国家政府,甚至不同于斯大林之后的苏共和一些东欧的共产党,它是一个特别流氓无赖的匪党,它只认实力,不讲道理,不会为任何道义打动,这一点,彭明在《民主工程》也有详细的论述。
    暴力反抗能够有效地增加中共“维稳”的代价,而和平理性非暴力只会令其镇压更为肆无忌惮。
   
    因此,现今的维权道路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民运可以帮助维权,但若自身维权化,则断无出息。网上的签名、抗议、呼吁、、.都属于维权,对中共是毫无用处,但若游说外国政府制裁中共官员,则就超越了维权,因此某特线老贼眼尖手快,眼见民运要游说特朗普制裁中共官员,立即咋呼:游说外国政府制裁中共官员的行为是特线“花瓶”民运!
   
    由此也可看出:1989年柴玲在甘地崇拜者张伯笠的鼓动下,逆赵紫阳“五四”讲话而动,发起“513”绝食,实在是昏了头,因为这一行动导致大局逆转,反对镇压的赵紫阳下不了台阶而李鹏起死回生、、.二是把中共当局当作英国当局。这显然是不折不扣的双重愚蠢。
   
   
    比王炳章更惨的是,彭明在被关押迫害了十二年后,又遭中共当局毒死。为什么彭明会更惨?因为彭明的威胁更大,他除了暴力反共外,还做了王炳章未做的事——就是首创了反对派的“政府”——中国联邦政府。这就是彭明与张宏堡、李大勇的共同点——都组织了反对派政府以求取代中共政权:
   
    彭明于2002年创立了中国第一个反对派政府—— 中国联邦政府,2004年即遭中共特务引诱至缅甸,在缅甸被绑架回国;
   
    张宏堡于2006年四月组建“中国影子政府”,当年七月即遭中共以“车祸”暗杀于亚利桑那州;
   
    表面上,于2006年成立的“过渡政府”,总统是伍凡,但伍凡除了炮制“军中声音”和涉嫌出卖国内人士之外,什么事都不做,李大勇才是法轮功背景的“中国过渡政府”的实际组织者和操盘手,李大勇更是过渡政府“退党中心”主任。结果,李大勇于2014年三月二日因“急性肝硬化”暴死,年仅四十九岁。“急性肝硬化”是常见的中毒症状,而之前李大勇并没有肝病病史。
   
    综上可见,中共对反对派中组织政府者的态度,就是一个字:杀!
    中共之所以如此仇恨反对派中组织政府者,是因为政府能够为反对派各派提供一个统一的平台,故政府在整合人才和资源等多方面,比起政党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比如,海内外暗恨中共的华商,更愿意资助一个民间政府,而不太愿意资助一个在野的反对党,因为投资者都有着回报心理,现今海外民运,没有如当年同盟会那样统一的、强势的政党,你凭什么让投资者相信中共垮台后,代替中共的就是民主党、共和党、或社民党呢?
    但是对于民间政府,投资者的信心就会大很多,因为政府不是一个党的平台。
   
    此外,反对派的民间政府还起到汇聚国内抗争的旗帜作用。国内维权运动为什么十多年来没有任何成就?主因是抗争的非组织性,各维各的“权”,形成不了合力,也提升不了境界,甚至为了一己之利或得了两块豆腐,就奴性十足地拥护共产党,与“反华势力”划清界限、、.这样的维权,中共何惧之有?
   
    如果国内维权能够打出统一的旗帜,中共早就收敛了、让步了;如果杨佳在手刃公安时打出反对派的旗帜,中共早就派人到海外与民运谈判了!
    没有组织性的抗争,再出十个杨佳式的刀客,也是撼动不了中共政权的。
    而有了反对派民间政府,才能够大力推进国内抗争的组织性。
   
    在民间政府组织者中,中共之所以特别痛恨张宏堡,杀得飞快,是因为张宏堡拥有数亿美元的资产,这笔巨额资金一旦与民间反对派政府结合起来,必然爆发出巨大的政治能量。
   
   
    彭明富于天才,但没有钱;张宏堡有钱,但缺乏政治才干。当年彭明与张宏堡未能结合,是中国反对派的重大遗憾。
    而今后一旦彭明式的人物与张宏堡式的人物结合起来,则是中共最可怕的噩梦!
   
    综上可以归纳:中共最怕反对派身体力行暴力革命;中共最怕反对派组织政府;中共最怕反对派策动国内民众有组织地抗争;中共最怕反对派与有钱人结合。
   
   
   曾节明 于2016.12.11丙申庚子丁卯于雪阴纽约州
(2016/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